即时新闻

“叫我讲掘煤,也许比讲文学要好一些”

鲁迅:非典型地质学者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12月10日        版次: 15     作者:

    鲁迅的矿路学堂毕业证

    游宇明

    提到鲁迅,我们想起的身份有许多:首先当然是文学家,鲁迅一生创作了包括短篇小说、散文、杂文、散文诗、诗词在内的大量文学作品;其次是翻译家,鲁迅生前就出版过十几种翻译著作;再其次是中学教师、中专校长、教育部公务员、大学教授、国民政府大学院特约撰述员、业余编辑、版画爱好者,最后几年则是自由撰稿人。只是有一点,我们很少想到:当年叫做周树人的鲁迅曾认真钻研过地质学,他在一个文学讲座中这样说:“我首先正经学习的是开矿,叫我讲掘煤,也许比讲文学要好一些。”不过,他后来没有继续从事相关工作,我们不妨将其称之为“非典型地质学者”。

    1903年10月,周树人参加了在东京上野召开的中国留日学生浙江同乡会声讨高尔伊等人出卖浙江矿权大会。会后,他以“索子”的笔名在《浙江潮》上发表了《中国地质略论》,这篇将近一万字的论文谈不上如何独创、高深,却是中国近代地质学的启蒙之作。文章分为绪言、外人之地质调查者、地质之分布、地质上之发育、世界第一石炭(煤炭)国、结论六个部分。此文的诞生有特定的时代背景。1898年,浙绅候补道高尔伊组建宝昌公司,经英国福公司华人经理刘鄂介绍,向意大利人开办的惠工公司借款500万两,承办衢州四府煤铁等矿。宝昌公司完全是个皮包公司,无资金、无设备、无人才,高尔伊不过是惠工公司的买办。1903年2月,蒙在鼓里的外务部居然批准了这宗交易。消息传出,浙江人深感愤怒,风潮不断。周树人等留日浙江学生也是心急如焚。周树人的论文如此开笔:“战国非难。入其境,搜其市,无一幅自制之精密地形图,非文明国……吾广漠美丽之中国兮!而实世界之天府,文明之鼻祖也……可容外族之赞叹,不容外族之觊觎者也”。

    1904年,周树人与南京矿路学堂、日本弘文学院的同学顾琅合写了一本地质著作《中国矿物志》。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全面记述本国矿产资源的书籍,也是国内最早运用现代科学理论分析我国地质矿产的专著。此书详细介绍了18个省的矿产资源及其分布,附有《中国矿产全图》《中国各省矿产一览表》,在当时产生了很大影响,一上市洛阳纸贵,不足8个月就印了3版。清政府农工商部对此书予以高度评价,学部则将其推荐为“国民必读书”、“中学堂参考书”。

    周树人对地质学是真心喜欢的。说起周树人学地质还真有个故事。出于尽快找到工作供养母亲和弟弟的考虑,周树人1898年4月初入南京时学的不是地质,而是海军,考取的学校叫江南水师学堂,因为体育挂科、讽刺教员,受到学校严厉处分,年少气盛的周树人接受不了,毅然退学,并于1899年考取南京矿路学堂。他在南京矿路学堂整整学了三年有关地球科学的知识,主要课程有《矿学》《地质学》《测量学》等等。周树人从不满足于课堂上老师的讲授,下了课到处找书看,还曾认真抄录过英国著名地质学家赖尔的《地质浅说》译文,连很难画的地质构造图也描绘了下来,装订成厚厚的两本,经常翻阅。我留心过他在南京矿路学堂的一张成绩单,发现他矿学、地质学、化学、熔炼学、格致学、测算学、绘图学等主要功课最低成绩八分五厘,最高成绩八分七厘(十分制)。1902年,周树人以一等第三名的成绩顺利毕业,并获得了学校颁发的金质奖章。

    世间许多事是我们意料不到的。1903年,周树人考取留日官费生,因为父亲当年被中医耽误、日本明治维新发端于西医等原因,决计改学与地质没有多大关系的医学。后来更是因为一部幻灯片的刺激彻底弃医从文。从此,作为文学家、思想家的鲁迅名满天下,自上世纪初开始一直备受读者敬爱;作为非典型地质学者的周树人则隐居幕后,慢慢湮没在发黄的故纸堆里。

    鲁迅在职业上的转型既是个体的,更折射了其时的世道人心。

    (作者为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副教授)本版供图:夏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