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关东军当然是侵略军

——澄清网上为日本关东军开脱罪责的错误说法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12月10日        版次: 15     作者:

    高士华

    近几年网上有一些关于日本关东军的错误说法: 1900年八国联军进北京后,俄罗斯乘机出兵占领了中国东北全境,当时清朝政府打不过俄罗斯,和俄罗斯谈判俄方又蛮不讲理,于是不得不向日本请求帮助。日本应中国政府请求,先后派出30多万日军到中国东北和俄军作战,以“牺牲”14万日军生命的代价,打败了俄军,把东北从俄罗斯手中夺回来交还给了中国。中国为了感谢日本的帮助,决定把满洲铁路及沿线地区以及旅顺、大连等地方划归日本管理,允许日本在东北移民屯田开垦,并允许日本在东北驻军,以防范俄罗斯的再次侵略,这就是日本关东军到中国东北来的原因。 这种解释漏洞百出,站不住脚。要弄清这些问题,需要从日俄战争开始说起。

    在日俄战争中,交战双方无视中国的存在,在中国大打出手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期间,沙俄以保护铁路、侨民为借口,派十几万军队侵占我国东北。1902年4月8日,清政府与俄国订立《中俄交收东三省条约》,要求俄军分三期在18个月内撤走,但1903年春俄国不但没有按期撤军,反而增兵并向中国政府提出由俄国独占东北等无理要求。这样一来,俄国独占东北的计划就与怀着同样野心的日本发生了直接冲突。

    日本明治维新后,开始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实行“富国强兵”政策,大力发展军队,对外实行扩张。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打败清朝,强迫清政府于1895年4月17日签订了《马关条约》,其中一条就是中国割让辽东半岛给日本,后来由于三国干涉还辽,清政府增加三千万两“赎辽费”才把辽东半岛“赎回”。在三国干涉还辽中,最活跃的是沙俄。深感屈辱的日本卧薪尝胆,经过几年的积极准备后,决定与俄针锋相对,武力对决。1904年2月10日,日本正式对俄宣战。这场战争完全是交战双方为了争夺殖民霸权进行的一次非正义的帝国主义战争。软弱无力的清政府发表所谓“中立”上谕,对日俄的侵略行为局外旁观。交战双方根本没把中国的“中立”放在眼里,完全无视中国的存在,在中国的土地上大打出手。

    1905年9月5日,认输的沙俄与日本签订了《朴茨茅斯条约》,向日本转让辽东半岛的租借权和南满铁路及其相关权益。需要说明的是,这个条约的谈判清政府没有受邀参加,是日俄间的私相授受。日俄订约后,日本又强迫清政府承认《朴茨茅斯条约》中有关中国的各项规定。日俄战争后日本从1906年开始派兵守卫南满铁路沿线,10月设立关东都督府,府内设陆军部统管驻军。1919年4月,日本将关东都督府改为关东厅,将原关东都督府陆军部升格为关东军司令部。从此,关东军正式命名。到现在,有些日本年轻人还会奇怪,为什么属于日本陆军的关东军,其名字来自中国,反而和日本的关东地区毫无关系。1931年关东军有一万人左右,九一八事变就是这支部队一手策划的。后来规模继续扩大,到全盛时期的1941年前后,自称拥兵百万,是日本陆军中最精锐的部队。

    仍需加强对日本侵华史的整体研究,有力回击一些错误历史认识

    通过回顾日俄战争的过程及其影响,我们可以明白以下几个问题:

    (一)中国没有请求日本帮助赶走在中国东北的沙俄军队,“中立”只是积弱状态下的被动选择。虽然中国和日本都希望沙俄军队离开东北,但目的完全不一样。中国是希望收回主权,日本是图谋据为己有。

    (二)日俄战争后日本把东北大部归还中国是其根据当时的形势决定的,不是出于“好意”,当时除了日本、沙俄之外,美、英等国对东北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利益索求,日本不得不克制自己的野心。看看日本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全部占领东北便知:不是不要,时候不到。而且日俄战争后日本已经占据了东北南部军事、经济上最为重要的区域。

    (三)日本关东军产生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不是开着枪、开着炮强行在中国登陆的,但也是武力侵略的产物,是不平等条约的产物,不存在清政府为“防范俄罗斯的再次侵略”允许日本驻军的情况。

    (四)至于日本宣称为战争做出了重大牺牲,完全是为了制造战后持续占领东北的借口。对此,中国学者早就做过辛辣的批判:“无论俄国或日本,都是外来侵略者,俄被日代,无非是虎去狼来。但日本帝国主义却从此创立了一个‘理论’,叫做‘满洲’(即东三省)是它以10万生命、20亿日元代价所得之地,必须掌握在它的手里,它理应成为这里的主宰。”

    近年来,主要是互联网上,对日俄战争、关东军有不少错误看法。作为中国人,我们仍需加强对日俄战争的全面研究和对日本侵华史的整体研究。只有这样,才能对外有力回击日本有关的错误历史认识,对内彻底纠正各种不正确看法。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