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女人为何容易被甲减盯上?

        曹沉香

        现在有很多人,尤其是女性,深受甲减困扰。患者忧心忡忡地来到内分泌科询问:“我的甲减能治好吗?”“会不会影响怀孕?”“我的身体会不会受到很大伤害?”

        在医学上,甲减的全称是“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指的是甲状腺分泌的激素减少或者激素作用下降引起的全身性低代谢。相对于男性,女性更容易患上甲减。

        1. 甲减降低成人身体机能

        甲状腺是位于人体颈部的一个小小的内分泌腺体,它形似一只蝴蝶趴在喉结下方的气管上,两只翅膀贴在气管的两旁。其体积虽小,作用却很大。如果把人体比喻成一部汽车,那么甲状腺就是发动机,它主宰了人的生长发育和几乎所有的生理代谢。可以说,没有甲状腺及甲状腺激素,人体就如同没有发动机的汽车。

        甲减,即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可发生在人的不同年龄段,所造成的健康损害也不一样。

        人在未成年以前发生甲减,不仅影响生长发育也会影响智力发育,比如,婴幼儿甲减会出现呆小症。甲状腺激素对胎儿的神经系统发育非常重要,备孕的女性和孕妈妈的甲状腺功能需要处于一个良好状态,这就是怀孕早期要筛查甲状腺功能的原因。

        人在成年后发生甲减,主要后果是会使身体机能下降。患者在早期可能没有明显的症状,多是通过体检或者意外发现病情。当甲减继续发展,人体的代谢持续降低,就会出现明显不适,比如没劲儿、怕冷、浮肿、体重快速增加、记忆力减退、肌肉关节疼痛僵直、月经失调、心跳慢、心律失常、贫血、高血脂,还有人会出现打鼾(睡眠呼吸障碍)、肝肾功能损害、肌肉损害等。出现甲减,如果不及时诊治,任其加重,严重者可出现黏液性水肿昏迷,甚至导致死亡。

        2. 女性比男性更易患病

        是什么引起了甲减?最常见的原因是“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又称“桥本病”,任何年龄段都可以发病,且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病,多见于30岁至50岁女性。其他引起甲减的原因还有手术、放射性碘治疗、其他类型的甲状腺炎等等。

        “桥本病”的发生,与身体的自身免疫紊乱密切相关,它可以和其他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同时出现。同时,它也有家族聚集性,也就是跟遗传相关,如果近亲属患病,那么你的患病风险就会较高。这种病不是因为碘吃得过多或者过少造成的,所以补碘或者禁碘都不能预防和治疗“桥本病”。这种病之所以出现女多男少的特点,很可能与雌激素、孕激素等女性激素有关。

        确诊甲减一定要做甲状腺功能检查,也就是常说的“甲功三项”“甲功五项”。甲状腺功能检查至少包括两个部分:一是脑部的垂体产生的促甲状腺激素(TSH),它的作用是刺激甲状腺产生甲状腺激素,所以甲减的时候为了刺激甲状腺产生更多的激素,TSH就会升高,TSH越高说明甲状腺激素缺得越多;二是甲状腺激素,分为T3、T4,由甲状腺细胞产生后进入血液,大部分甲状腺激素会跟一种特殊的蛋白质(甲状腺球蛋白)抱团,没有跟蛋白质抱团的叫做游离T3、游离T4,游离T3才是真正发挥生理作用的部分。

        除了甲状腺功能检查外,还有两项检查很重要。一是甲状腺自身抗体,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和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b)。这两个抗体是自身免疫功能紊乱的标志,患者的其中一个抗体或者两个抗体明显升高,是确诊“桥本病”的重要指标。抗体的高低反映了当前身体免疫紊乱的状况,目前还没有特效药或者方法可以降低它。单纯抗体升高而没有出现甲状腺激素下降的人,除非特殊情况(如备孕、孕期等),一般不需要治疗。二是甲状腺超声检查,超声是检查甲状腺形态的最佳手段,可以帮助我们判断甲状腺的大小、血流、有无结节,以及周边淋巴结的情况等。

        3. 甲减患者需终身服药

        经医生诊断,确定患上甲减的患者需要补充甲状腺激素。甲减治疗的原则就是缺什么补什么、缺多少补多少。

        过去我们使用动物甲状腺组织提取的甲状腺片,现在则使用人工合成的左甲状腺素钠。后者效果稳定且安全,是目前甲减治疗的首选。医生会根据个人情况和甲状腺功能检查的结果来调整药物剂量。

        为了让药物充分吸收,需要空腹服药,与早餐的最佳间隔时间为1小时;如果无法做到,可以选择晚上睡觉前服药,具体情况请遵医嘱。

        大多数甲减病例是不能被治愈的,患者通常需要终身服药,即便检查结果正常后也不能停药。这就像汽车需要不断加油,停药就是不给身体加油,甲减症状会再次出现。

        此外,药物的剂量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甲状腺本身病变加重、生了其他病、怀孕等,都会影响身体对药物的需求量。甲减早期,多数人不会有特别明显的不舒服,靠自我感觉来判断药物剂量合不合适并不准确。所以,甲减患者需要规律复查甲状腺功能,确保药物剂量合适,复查时间长短可咨询自己的内分泌科医生。

        4. 补甲状腺激素会不会补成甲亢

        最后我们再来谈谈大家关注的几个问题。

        首先,补充甲状腺激素会不会有副作用?不少患者谈激素色变,担心长期吃药会长胖、引起甲亢、损害肝肾、对胎儿不好。其实,甲状腺激素不是长胖的激素,它帮助人体新陈代谢,缺乏它才会导致体重增加。现在使用的左甲状腺素钠片是人工合成的四碘甲状腺原氨酸钠,跟人体产生的甲状腺激素相同,进入体内后经过转化才能发挥作用,所以左甲状腺素钠不会引起肝肾功能的损害,在医生的指导下服药也不会造成甲亢。

        孕妈妈需要有足够的甲状腺激素才能保证胎儿的生长发育,尤其是神经系统的发育,所以甲状腺激素分泌不足的备孕女性和孕妈妈口服左甲状腺素钠是益于怀孕和胎儿发育的。

        其次,需不需要食补?需不需要避免运动?我们认为,甲减患者补足了甲状腺激素就是正常人的状态,不必时刻将自己当做病人对待,只要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就好。

        第三,甲减患者能不能怀孕?患了甲减是可以生育的,但需要注意:备孕前检查甲状腺功能,配合医生将甲状腺功能调节到最适合怀孕的状态;孕期根据医生的要求及时检查甲状腺功能、调整治疗。特别提醒,有“桥本病”的女性也要在备孕前进行甲状腺功能检测,及时咨询内分泌科和产科医生。

        在临床上,甲减尤其是孕期甲状腺功能不足很常见,它并不可怕,不必过度忧虑,但也不能置之不理。及时咨询专科医生,积极对症治疗,才是正确的应对之策。

        (作者: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内分泌科医师)  

  • 冬季肺炎高发 老年人请当心!

        周艳辉

        冬季昼夜温差大,气候寒冷,最易导致感冒。近年来,呼吸道疾病的发病率在持续增高,严重者往往会引发肺炎。对于老年人来说,肺炎造成的健康危害极大且病情进展迅速,致死率高,一定要给予重视。

        细菌性肺炎最为常见

        在当今社会,肺炎是最为常见的一种疾病。

        肺炎可以分为大叶性(肺泡性)肺炎、小叶性(支气管性)肺炎、间质性肺炎。其中,大叶性肺炎主要是由肺炎链球菌引起,病变累及一个肺段以上的肺组织,以肺泡内弥漫性纤维素渗出为主的急性炎症。病变通常起始于局部肺泡,并迅速蔓延至整个肺段或肺叶。小叶性肺炎是以肺小叶为单位的灶状急性化脓性炎症,由于病灶多以细支气管为中心,故又称支气管肺炎。病变起始于支气管,并向其周围所属肺泡蔓延。间质性肺炎是以肺间质为主的炎症,主要侵犯支气管壁肺泡壁,特别是支气管周围血管,有肺泡壁增生和间质水肿。

        可以引起肺炎的病原体有很多种,包括细菌、病毒、支原体、真菌和其他病原体,从而引起肺充血、水肿、炎性细胞浸润和渗出性病变。

        细菌性肺炎是老年人最常见的肺炎。虽然肺炎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流感嗜血杆菌等多种细菌都可引起肺炎,但绝大多数病情源自肺炎链球菌。肺炎链球菌是革兰阳性球菌,有荚膜,其致病力来自于高分子多糖体的荚膜对组织的侵袭。

        肺炎严不严重,需确定是何种类型的肺炎、到达了何种程度。但不论情况如何,患者都应尽早就医接受治疗。

        老人起病隐匿发展快

        肺炎的临床表现主要有发热,咳嗽,咳小量痰或大量痰,可能含血丝,肺部X射线检查可见炎性浸润阴影,可伴胸痛或呼吸困难等。

        然而,老年人肺炎常常缺乏明显呼吸系统症状,症状不典型,病情进展快。首发症状一般为呼吸急促及呼吸困难,或有意识障碍、嗜睡、脱水、食欲减退等。但通常没有咳嗽、咳痰、发热、胸痛等常规症状,因而易发生漏诊、错诊。

        相比年轻人,老年人的基础体温较低,对感染的发热反应能力也较差。即使是患上肺炎链球菌引起的肺炎,也很少有典型的寒战、高热、铁锈色痰和大片肺实变体征。据文献报道,老年人肺炎患者存活率仅28%,非存活者中只有13%的人在病程中出现过发热。

        此外,老年人咳嗽无力,痰多为白色或黄色脓性,易与慢性支气管炎和上呼吸道感染混淆。他们的症状较常表现为呼吸频率增加,呼吸急促或呼吸困难。因此,在诊断老年人肺炎时,还需与可发生肺部阴影的其他疾病,比如肺栓塞、肺肿瘤、肺结核和肺不张等鉴别。

        总之,老年人肺炎是一种棘手的疾病。同是肺炎,年轻人可以不住院,用几天抗生素就可治愈。而老年人因机体老化,全身和呼吸道局部的防御和免疫功能降低,心肺肝肾等重要脏器的功能储备下降或患多种慢性严重疾病、营养不良等,若得了肺炎便是重症。起病不久即可能出现脱水、缺氧、休克、严重败血症或脓毒症、心律失常、电解质紊乱和酸碱失衡等并发症。

        正确且足量应用抗生素

        及时发现并确诊肺炎,对老年患者的健康尤为重要。除了早期发现、及时诊断外,治疗老年人肺炎的关键在于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合理应用抗生素 老年人一旦确诊肺炎,宜尽早正确且足量应用抗生素,必要时联合用药,并适当延长疗程。老年人口服药物吸收不稳定,宜注射给药。肝肾功能减退者,根据抗菌药物代谢和排泄途径,酌情减量。肾功能已有明显减退的,应慎用氨基糖苷类抗生素,有肺脓肿形成时应及时予以引流。

        抗生素的选择需因人而异。若患者尚未到高龄,平时健康状态较好,没有严重的慢性疾病和重要脏器功能不全,可选用一般抗生素,在体温、血象正常,痰液变白后3天至5天停药观察。若患者高龄,基础状况差,伴有严重慢性病和肺炎并发症,或肺炎中毒症状很重,则可选用强效广谱抗生素或联合用药,以尽早控制感染。治疗这类老年人的肺炎疗程应适当延长,在体温、血象和痰液正常5天至7天后再考虑停药。

        肺炎治疗过程中应复查胸片,原则上抗菌药物应用到肺阴影基本或完全吸收,至少应大部分吸收为止。但部分老年人,尤其是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或长期卧床者,两肺底常可听到细湿啰音,则不必为此长期应用抗生素。

        二是重视全身综合治疗 老年肺炎患者应住院治疗,卧床休息,室内保持空气流通和适宜的温度和湿度。发热和呼吸急促的患者不显性失水(指弥散到皮肤和呼吸道表面而蒸发丢失的水量,如汗水等)增加,应予补液并维持水电解质和酸碱平衡,以利于排痰和减少并发症。如伴胸痛可用少量止痛剂,体温过高者应予降温,以免诱发或加剧心力衰竭或急性冠状动脉供血不足,但要避免大量给予解热止痛剂致使患者大汗淋漓而虚脱。

        另外,虽然止咳平喘和祛痰剂的应用有利于解除支气管痉挛和帮助痰液稀释排出,但应避免应用强效镇咳剂。因为如今强效镇咳剂大多是中枢性止咳药,主要对大脑中的呼吸中枢起抑制作用。虽然止咳效果好,但有些药物含有吗啡类生物碱及其衍生物,长期使用会导致成瘾。在临床上,这类药物只给予剧烈且频繁咳嗽的患者或其他药物治疗无效果的患者短暂使用。

        (作者单位:北京小汤山康复医院护理中心)

  • 孩子玩手机超1小时
    影响心理健康

        王鑫方

        美国一项研究显示,孩子如果每天使用智能手机、电脑和电视等终端电子设备的时间超过一小时,会伤及心理健康。时间越长,伤害越大。

        佐治亚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州州立圣迭戈大学的研究人员做了一项调查,请4.4万余名2岁至17岁孩子的家长填写问卷,内容包括孩子每天使用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的屏幕时间、医疗情况和心理健康状况。结果显示,调查对象的孩子人均每天花3.2小时看电视、电脑或手机。孩子年龄越大,看屏幕时间越长。

        研究人员分析问卷后发现,每天一小时的屏幕时间是影响孩子心理健康状况的关键节点。低于一小时,不管他们是否接触这些电子设备,心理健康状况几乎没有区别。一旦超过一小时,时间越长,内心幸福感越差,焦虑或抑郁风险越高,自我控制能力和情绪稳定性越差,好奇心也在下降。

        这种关联在低至两岁的幼儿身上就能体现出来,在大孩子身上显现得更为突出。例如,两岁至五岁幼儿中,看屏幕时间过长者情绪激动后难以平复的几率比看屏幕时间少的孩子高46%,发脾气的几率是后者的两倍。日均看屏幕时间超过7小时的青少年,抑郁或焦虑风险两倍于看屏幕时间低于一小时的同龄人。

        研究人员在最新一期《预防医学报告》刊载的文章中写道,有必要为幼儿和青少年设置每天使用电脑、手机等电子终端设备的时间限制,以利于孩子们的心理健康发展。

  • 中年时压力大
    或易导致健忘

        袁原

        中年时压力过大,可能导致人们不到50岁就出现健忘、大脑萎缩等症状。

        德克萨斯大学卫生科学中心圣安东尼奥校区的研究人员历时8年,随访2000多名平均年龄48岁的美国男女,得出上述结论。研究人员为他们做大脑核磁共振成像、血清皮质醇水平检测并测试他们的记忆力和认知能力后发现,皮质醇水平最高的研究对象最健忘。

        皮质醇是压力状态下人体分泌的一种激素,令人有效应对压力。压力缓解后,人体皮质醇水平即可下降。如果长期处于压力之下,皮质醇水平居高不下,就可能导致机体运转不良,出现焦虑、抑郁、心脏病、头疼、体重增加、睡眠等问题。先前有研究显示,皮质醇水平关联阿尔茨海默病风险,但主要是以老年人为研究对象。此次的最新研究以平均年龄48岁的男女为对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压力对中年人的影响。

        研究人员发现,调查对象中皮质醇水平较高人群不仅健忘,他们的大脑结构似乎也有所改变。皮质醇水平较高人群的端脑平均占脑容量的88.5%,而皮质醇水平正常人群的端脑平均占脑容量的88.7%。端脑是大脑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位于整个大脑最上端,略呈半球状,包括左、右大脑半球。美国阿尔茨海默病人协会专家基思·福利表示,如果中年就可见大脑结构性改变,可以想象他们到了可能患上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年时会发生什么。

        本版供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