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藏在冰糖葫芦里的爱

        牛栏山第一中学高二(15)班 张嘉一

        从街边走过,一首老歌从一家店里隐隐传出,“都说冰糖葫芦儿酸,酸里面它裹着甜,都说冰糖葫芦儿甜,可甜里面它透着酸,糖葫芦好看它竹签儿穿,象征幸福和团圆……”

        我抬头看了看五彩斑斓的树叶,天气转凉了,冬季要来临了,又到了吃冰糖葫芦的季节。那一颗颗圆圆的、红彤彤的山楂,整齐地穿在竹签上,上面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糖浆,有的还夹着豆沙或是糯米,撒上芝麻,咬一口,先是糖衣的酥脆,然后是山楂的绵软,糖浆与山楂、甜与酸的完美结合,组成了这令人回味无穷的冰糖葫芦。

        小时候第一次吃冰糖葫芦是在幼儿园放学后。我特别喜欢和爷爷一起玩儿,爷爷总能为我带来许多欢乐。一次放学回家,我进门就去找爷爷,光着小脚丫跑遍了整个屋子,也不见爷爷的踪影,第一反应就是爷爷不要我了,于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奶奶在旁边一个劲儿地哄我,也不管用,我越哭越凶。哭着哭着,突然听到有开门的声音,原来是爷爷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见我哭了,爷爷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我面前。我抹了一把眼泪,跑过去抱住了爷爷,爷爷一边打开袋子一边哄我,“别哭,别哭,你看这是什么?”一串红彤彤、亮晶晶的冰糖葫芦展现在我眼前。我立即破涕为笑,坐在爷爷怀里,狠狠地咬了一大口,一股酸甜的味道在我口中弥漫开来…… 哦!这就是冰糖葫芦的味道,是如此迷人和美妙。

        爷爷告诉我:我很小的时候,在街上就老伸着小手,嘴里“咿呀咿呀”的,想去够一串冰糖葫芦。但是我还太小,不能吃,爷爷只能带我走开。如今长大了可以吃了,爷爷惦记着,冰糖葫芦一上市,就赶快给我买了一串。我一边听爷爷讲,一边一口一口地吃着酸溜溜、甜蜜蜜的冰糖葫芦,脸上泛着幸福的光芒。从那以后,冰糖葫芦仿佛就是我们祖孙二人共同拥有的幸福生活。那冰糖葫芦仿佛真的有一种魔力,只要我一不开心,吃上一串,所有的烦恼好像都烟消云散了。

        放学后的我手中经常会举着一串红彤彤、亮晶晶、甜蜜蜜的冰糖葫芦,而另一只手牵着爷爷的大手,兴致勃勃地向爷爷讲述这一天在学校里发生的所有开心或不开心的事情,爷爷不光耐心听我讲,感受我的喜怒哀乐,还会适时地给我指导。正是在他的话语中,我领会到了做人应该感恩、分享、宽容、友爱和坚强。我们每天都这样走着,走着走着,我长大了,爷爷也老了。如今上了高中,住在学校,只能一两周才回去看爷爷一次。

        这个周末去看望爷爷奶奶,一进门,我惊奇地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曾经那么熟悉的牛皮纸袋。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果然是一串红彤彤、亮晶晶、甜蜜蜜的冰糖葫芦,这才想起自己有许久没有吃冰糖葫芦了。我拿起冰糖葫芦,狠狠地咬了一大口,顿时那股熟悉的酸酸甜甜的味道在我嘴里弥漫开来,一直蔓延到心里。“好久没吃了吧?爷爷老了,记性不好了,总想不起来给你买,这是我刚买的。”我抬起头,看着爷爷斑白的鬓发,略有些驼的后背,脸上深深的皱纹,再看看那与十几年前一样的冰糖葫芦,不禁湿润了双眼。

        这冰糖葫芦,代表着我的童年,这冰糖葫芦,更包含着爷爷对我那份深沉的爱。正是爷爷这份爱教会我用一颗温暖善良、热情真挚的心去认识、对待这个世界;用一颗坚强勇敢、宽容豁达的心去面对生活。正是爷爷的这份爱引领了我的成长和对生命的体悟。这份深沉的爱许多年来一直藏在这串红彤彤、亮晶晶、甜蜜蜜的冰糖葫芦里,从未改变。

  • 磨刀工

        人大附中高二(17)班 郭丹阳

        “磨剪子嘞——戗菜刀——!”

        又是那熟悉的声音。楼下的磨刀工清了清嗓子,继续咏叹着这嘹亮而悠长的吆喝调子。那声音犹如刚破笼而出的囚鹰,带着一腔灼烧沸腾的热血,直冲云霄。它让街上匆匆的行客驻足张望,使院落里唠叨的大妈缄口寻声,也令童时的我,向着窗外的方向呆呆凝神了许久。绵延不绝的音线因嗓音的沙哑更添了几分粗糙和沧桑,在碧日下延长、延长,又蓦地收住。

        那是一位普通的磨刀工。在我上小学的那几年,他总会在夏日里站在小区的一角,等人拿刀来磨。而那几句吆喝,不断引发着我的好奇。他给人磨刀从不含糊,两腿驾坐在条凳上,一手握紧刀柄,一手捏住刀头,在磨刀石上前推后搓,来来回回几百遍方可罢休。等他磨刀也不觉无聊,或是天南海北地说一通话,或是听他即兴地吆喝上两三句,顿觉着心里舒坦。末了,他还会检查刀是否磨得锋利,然后双手奉上,和着那欢送道谢的吆喝:“刀刃儿利,当小心,还盼您下回来赏金!”

        一次,窗外传来吆喝声:“四十八号楼的主,戗菜刀嘞!”爸爸这才猛地记起约好了磨刀,连忙下楼。磨刀工干得起劲儿,我和爸爸看得入迷。“您干这行多少年了?”“三十多年哩!”“怪不得,上次那把刀在您这儿磨完,一年多了都没钝,还快着呢!”爸爸连连称赞。而磨刀工却叹了口气:“哎,可惜如今磨刀的人越来越少了呦。一等大半个上午没一人来啊!也是,现在新刀都开过刃,钝了都直接换新的……”他扬起胳膊蹭了把额头上的汗,“我不是光想着自己生意难做,这祖宗传下来的手艺,眼瞅着就要没了啊。我本来还寻思培养个接班的呢,哎,就我自己喽……”他的声音渐渐隐去,手上仍没有丝毫怠慢。我的心突然一怔,往下沉了沉。未曾想那红火的声音背后,还有这许多辛酸的忧愁。

        回家后,那吆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穿门越户。而我却明显感觉到,那寂寞的情愫一点点渗透弥漫,给嘹亮和悠长蒙裹上一层更深的意味。我不知道这声音还会延续多久,但我知道,还有很多个磨刀工在某个角落默默坚守着那份寂寞,清清他们的嗓子,叹出那串悠扬的长调:“磨剪子嘞——戗菜刀——!”

  • 梦想从未远离

        陈经纶中学高三(1)班 苏元龙

        四年前的一天,他穿着略显宽大的校服,呆坐在初中拥挤的教室中,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师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写下“化学”两个大字。化学是研究世界和物质本质的一门自然科学,这是他与化学的第一次邂逅。为了获得更多的机会、积累经验,瘦瘦小小的他抱着书包,鼓起勇气敲开了化学老师办公室的门。

        从那天起,每周末他都要早早离家,穿越大半个城市上课。怀有的只是对化学的热爱,还有一颗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在他看来,化学就是他的整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之大,这个世界之绚丽,值得他用尽一生探索。在做完学校留的日常作业后,他常常捧着上千页的化学教材,自学到深夜。

        多少个深夜,他从书堆前抬起头来,窗外小区漆黑一片。一本本书被他打开又合上,书中字里行间的勾画,浸透着他对化学的热爱和对梦想的执着。他像饱受饥渴的大树一样,把自己的根深深扎进书中,在那一排排字中汲取养料。渐渐地,不会的题目越来越少,潦草的字迹越发工整,做完的卷子也装满了整个纸箱。在竞赛的前一个月,他来到了天津参加封闭式集训。每天几乎与世隔绝,从早到晚都是化学,这种常人看上去几乎窒息的生活,他却感到莫名的充实和快乐。他记牢了那数百个反应,也理解了那几千个工业应用实例,更查阅了上百篇文献,还和朋友进行了很多场辩论。在向梦想全力奔跑的时光里,他最快乐。

        临考前一晚,他破天荒地十一点半就躺在了床上。书中的那些知识网在他面前张开,经纬清晰,脉络分明,对他来说,所有知识已经了然于胸。他偷偷地笑了,轻声对自己说一声,加油!

        然而竞赛结果是无情的!

        他面无表情,把一本本翻烂的课本扔进箱子,把一摞摞记满心血的笔记本收起,把记录了自己点滴进步的模拟题装进厚厚的黑色垃圾袋,一起丢到阳台的角落。打开手机,在和老师的聊天窗口敲进“对不起”三个字后,他忍不住嚎啕大哭。翻着和老师的聊天记录,看着那一句句关心和鼓励的话,还有无论多晚都及时到来的耐心解答,他无言以对,无以报答……

        在回班上课的前一晚,他把那些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化学书本放好,把集训队服收好,把用过的两大箱药品和实验器材放到阳台角落……

        但后来,他又把这些竞赛资料翻了出来,送给了一个同样痴迷化学的学弟。“这里面有一些我自己手写整理的资料,或许会对你有点儿帮助。你好好学吧,有什么不懂的欢迎随时问我!”

        梦想其实还在延续。他这样想着,身上又重新充满了力量。

  • 不当“巨婴”

        北京师范大学良乡附属中学高一(3)班 马雨昕

        在参加学校组织的拓展活动中,我的手不慎被划伤,不是一处,而是好几处。

        这要是在家里,我也许什么也不用干了,但现在是参加集体活动,我不能扫大家的兴,只好默默地忍下来,坚持和大家做完了后面的拓展项目,当时也不觉得痛,也许注意力不在此,但在返程的路上,丝丝的痛一阵紧似一阵。好在是周五,我当天回到家中。

        爸爸妈妈看见我受伤的手,尽管没说什么,但我从他们皱起的眉头,读出了他们的心疼。晚饭时,我连拿筷子都有点儿吃力。“我喂你吧。”妈妈说道。“那我又成婴儿了。”“在爸爸妈妈面前,你永远是孩子。”妈妈一边说,一边递给我勺子,我用勺子往嘴里扒拉着饭,妈妈不时往我碗里夹着菜……

        妈妈反复叮嘱我,最近几天千万不要把伤口弄湿了。看来每周回家后的例行洗澡是泡汤了,正当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妈妈把洗脚水放到我面前:“闺女,洗脚。”想起电视上曾经播出的那个公益广告,我们一家人不禁哈哈大笑……我知道,今晚妈妈一定会为我洗袜子,可我上高中前,答应过妈妈,像洗袜子这样的事要自己做。趁妈妈不注意,我悄悄地戴上胶皮手套,在盆里反复揉搓着袜子。“干嘛呢,不是不让你动水吗?!”“我这不是戴着胶皮手套呢吗!”妈妈拗不过我,只好看着我洗完了袜子。可这受伤的手戴手套还比较容易,摘下来就没那么简单了。手的皮肤和胶皮似乎粘在一起,每拉扯一下,伤处都钻心地痛,好不容易退了下来,再看看伤处,又渗出殷红血渍。“自己的事也得分情况,不能蛮干。”妈妈责怪道。

        我对妈妈说,高中生力所能及的事情应当自己干,不给他人添麻烦。

  • 学会包容

        密云区第一小学五(2)班 田宇涵

        如果时间倒流,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一定选择宽容,留住我和他的友谊。

        他是我在课外班结识的朋友,我们俩个头一般高,爱好相同,话语投机,很快成了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周末课外班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去找他玩儿。就在我们玩儿得正开心的时候,我无意中把他的一支笔弄掉了。只见那支笔从桌子上滚到椅子上,又从椅子上滚落到地上,“啪”的一声摔成两半。此时,朋友愤怒了,“这是我的生日礼物!这是我的宝贝!”还没等我说对不起,他已经一把抓起我的笔袋,狠狠地扔在地上。我连忙拿起笔袋,打开一看,好几支笔都摔坏了。顿时,我火冒三丈,就像一只被激怒的小狮子,无法控制情绪。“这下你满意了吗?我的笔全坏了!”我和他激烈地吵了一架,之后发誓:和他绝交,再也不和“小肚鸡肠”的他当朋友。

        从那以后,我每次上课都离他远远的,因为看到他都会想起那天摔笔的情景。有几次,他走到我跟前,说:“咱俩和好吧。”而我转身给他一个背影,马上走开了,心想:不能这么轻易地原谅他!

        在漫长的寒假里,我常常想起和他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谁没有个冲动的时候啊!我决定原谅他,并与他重归于好。开学了,当我兴冲冲地来到课外班,却发现他已经不来这里上课了。

        和他绝交成了我最后悔的事。如果当初多一些包容,我们一定还是亲密的朋友。

        这是一次沉痛的教训,它让我明白了:在矛盾发生的时候,冲动会把事情推向一个恶劣的极端。以后,我一定学会包容,不再丢了朋友和友谊!

        指导教师 曹雪芹

  • 门帘背后的爱

        和平里第四小学六(1)班 晏语和

        去年冬天,我刚学会骑车,骑起来还好,可就是害怕推车,因为力气不够,所以不是被脚蹬子绊了自己,就是摔了车子或磕碰到别人。

        这一天,从学校回家,我一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磕磕绊绊地到了自家楼下。

        隐约看到在我前面不远,有人走进了自行车棚。我故意放慢了脚步,想要错开。毕竟以我的技术,离别人太近,很难不有个磕碰。

        我慢慢悠悠地蹭到了门口,然后停下车,左手紧握车把,将车身靠住身体,接着用右手够着去掀冬天挂在门口的厚重的棉门帘。

        抓了个空。

        定睛一看,原来门帘后是位老奶奶,一只手略显费劲地拎着满布袋的东西,另一只手帮我掀着门帘,将门帘斜搭在自己的肩头上。

        我愣了一下,抬头对上了她的目光。“放学了啊?”她笑眯眯地说。“嗯。”这一瞬间,我的内心暖流涌动。我觉得她慈祥的笑容,就像对自己家的孩子一样。我赶紧双手握住车把,将车迅速地推了进去。“谢谢您。”

        后来有一天,我回家恰巧碰上了一对爷孙。老爷爷推着自行车,车后座上坐着一个咿咿呀呀一直讲着幼儿园生活的小孩。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跑前几步,走到他们前面,掀起了门帘。

        老爷爷先是怔了一下,然后便笑了,大声地对着孙子说:“快,谢谢姐姐!等长大了,你也要向姐姐学习,做一个会关爱他人的好孩子!”

        我心想,要谢还是先谢那位老奶奶吧,是她教会了我关爱的意义。 

        指导教师 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