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高自考”造就没有围墙的大学

        1980年,北京在全国率先试点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它被简称为“高自考”,不受年龄、学历、身体条件限制,不设入学考试,宽进严出,考生自己选专业,自己安排学习和考试。这种培养模式大大满足了改革开放后的人才需求。到1995年,北京每25名成年人中就有1人参加了“高自考”。

        1

        不受学历年龄限制的“高考”

        上世纪80年代,我国高等教育资源不够丰富,上大学好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十分困难。然而,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祖国建设需要大量人才,单靠全日制高等学校培养出来的大学生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何况,社会上还有不少奋发学习的自学者,他们渴望通过严格的考核,使其学历得到国家承认。在这种情况下,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应运而生。

        据本报1980年10月31日1版《市政府建立高等教育自学考核制度》记载,全国五届人大一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我们要建立适当的考核制度,业余学习的人们经过考核,证明达到高等学校毕业生同等水平的,就应该在使用上同等对待。”1980年5月,中央书记处在讨论教育工作时,重申了这一精神。1980年10月29日,北京决定在全国率先试点建立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

        北京实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消息经本报刊发后,引发社会极大关注。这是因为高等教育自学考试降低了准入门槛,凡户口在北京的公民,不受学历、年龄的限制,只要自愿申请,就能参加考试。如果分数达到了规定要求,可以获得大学基础科、专科和本科毕业证书。一般来说,获得本科学历要考17门左右,获得专科学历要考10门至14门。

        对此,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负责人表示,自学考试制度的建立,为发掘和选拔人才开辟了新的渠道,它有利于调动广大群众的学习积极性,改变社会风气,推动业余教育事业的发展,提高全市人民的科学文化水平。

        2

        资料员成首考“状元”

        1981年6月7日,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首次开考,第一门是哲学。当天,有近3000名考生参加考试。他们当中,有工人、农民、解放军干部、机关干部、科技人员、中小学教师和待业青年。从年龄来看,大多数是年轻人,最小的十七八岁;也有一部分人在50岁上下,年龄最大的考生是一位74岁的退休女教师。(1981年6月8日《北京日报》1版,《三千名立志自学成材的考生积极应试》)

        文科考生中,来自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的资料员冯援朝是“状元”,她考出了93分的好成绩。其实,冯援朝连初中都没毕业,到研究所工作也才两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冯援朝深感自己知识贫乏,便努力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开始自学:她先是跟着广播学习日语,几年下来,已能查找整理日文资料,并能熟练地用日文打字。1981年,她考入社会科学院办的业余大学,下班后,要从工作地点西郊花园村赶到建国门外院部去上课。尽管紧张、艰苦,但是她却觉得,自己所追求的是正确的,即使艰苦也感到幸福。(1981年7月15日《北京日报》2版,《坚持刻苦自学的人们》)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自学风”。从那以后,很多人像冯援朝一样,走上了自学考试之路。

        3

        干部队伍兴起“自考热”

        1983年1月23日,本报二版头条《欢迎开考党政干部基础科》摘要刊发了读者来信,反映出当时党政干部们渴望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愿望。

        北京燕山石油化学公司市政工程公司专职团干部李桂珍在信中写道:我是团干部,过去几次想报考“业大”、“电大”,但都因工作离不开,未被批准。开考党政干部基础科的决定,点燃了我心灵之火。我决心制订自学计划,坚持到底,参加考试。

        为了满足党政干部的学习需求, 1983年,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开考党政干部基础科,包括政治理论基础课和业务基础理论课两大类,共12门。此举把自学、机关办学和教育部门考试结合起来,并纳入了干部教育计划。(1983年2月19日《北京日报》1版,《关于党政干部基础科考试安排》)

        此后,踊跃学习政治理论、学习专业技术和文化的热潮在本市干部队伍中兴起。截至1983年6月,本市有3.9万余人陆续参加了中文、哲学、法律、数学、工业经济、商业经济、金融、档案管理、英语、工业与民用建筑、农学、党政干部基础科12个专业的自学考试,其中,干部占50%以上。踊跃参加学习的干部中,既有业务管理干部,也有党政干部;既有中青年干部,也有年逾五十的老同志。他们的学习自觉性越来越高,许多人由原来的“要我学”变成了“我要学”。(1983年6月14日《北京日报》1版,《本市干部踊跃学习政治理论、专业技术和文化》)

        4

        催生一批民办大学和社会辅导班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兴起,催生了一批民办高校和社会辅导班。

        1983年初,本市第一所民办大学——燕京高等外语学校开始招生。这所学校是由热心教育事业的社会各界有关人士联合创办的,他们从高等院校等单位聘请离休、退休或在职教师担任教师。学生毕业后参加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合格后可取得大专学历。(1983年1月29日《北京日报》2版,《燕京高等外语学校招生》)

        1983年底,朝阳区民办人民科学文化大学业余大专班开始招生,该校是由首都文教、科学界部分人士发起筹办的,学制3至4年,学生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开设的专业考试。(1983年12月5日《北京日报》2版,《朝阳区民办人民科学文化大学今起招生》)

        通过自学之路培养人才越来越受到社会的重视和支持。一些知名高等院校,如北大、北师大等积极协助兴办广播、电视讲座、辅导班,不少单位还举办了多种形式的补习学校,为自学者创造学习条件。

        据本报1997年1月15日6版《京城自学高考创新记录探源》报道,上世纪90年代,祥云教育中心办的辅导班在京城颇有名气。这里开设了12个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专业,由300余名来自北大、人大和北师大等高校的教师负责授课,学生可以任选教师听课。因为管理严格规范,学员参考合格率较高,1996年公共课的首次应考及格率大都达到了70%。

        5

        每25名成年人就有1人“高自考”

        由于师资来自正规高等院校,考试管理又比较严格,社会普遍认为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文凭很“硬”,是真材实料。

        1986年,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向20位自学高考本科生颁发了学士学位证书。这些毕业生的学位是由北京师范大学学位委员会审查通过的。为了证明这些学生的学习质量,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组成了专门的调查组进行追踪,结果表明:这20人接受的试题,其难度与北师大在校本科生不相上下。他们参加中文专业规定的18门课程考试,全部及格,其中15人的平均成绩超过70分。对他们的毕业论文,时任北京大学副校长朱德熙认为,不低于任何高等院校中文系毕业论文的一般水平,其中有些篇,即使在高校中文系里,也应该归入优秀一类。(1986年11月11日《北京日报》1版,《本市自学高考文学学士质量合格》)

        事实上,因为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不受年龄、学历、身体条件限制,不设入学考试,宽进严出,考生自己选专业,自己安排学习和考试,不但满足了没有机会进入高校学习的青年的学习愿望,更给那些不能脱产学习的工作骨干带来了极大方便,所以,报名参加考试的人越来越多,到1995年时,北京每25名成年人中就有1人参加自学考试。(1995年11月24日《北京日报》1版,《每25人有1人走进考场》)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社会信誉也得到了国外教育界的认可。截至1997年,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20余所大学明确承认我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课程成绩和学历。(1997年4月23日《北京日报》1版,《本市自学考试报考人数再创纪录》)

        如今,我国教育事业繁荣,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已不再是培养人才的主流,但是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开创的终身学习的精神一直传承至今。

        本版文字:贾晓燕  制图/焦剑

        历史资料: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