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中国人的0号”

40余年专注降血压华润双鹤不忘初心再出发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10月23日        版次: 07     作者:

    0号

    817和直软输液洗灌一体机

    新固体制剂车间英国81冲压片机

    有这样一款国产药品,它诞生于改革开放前夜,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一面世便成为高血压患者的福音。栉风沐雨40年过去,目前每年约500万人服用。它,就是“0号”。

    有这样一家民族药企,它成立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新中国成立后迁入首都,临危受命生产国产降压药“0号”。明年就是80华诞,步履铿锵地迈向百年良心药企。它,就是华润双鹤。

    改革开放进入新时代,作为“中国智慧”的0号与永葆红色底色的华润双鹤仍旧不忘初心,继续以“关心大众,健康民生”为指引,呵护每一名中国人的生命健康。

    有这样一款国产药品,它诞生于改革开放前夜,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一面世便成为高血压患者的福音。栉风沐雨40年过去,目前每年约500万人服用。它,就是“0号”。

    有这样一家民族药企,它成立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新中国成立后迁入首都,临危受命生产国产降压药“0号”。明年就是80华诞,步履铿锵地迈向百年良心药企。它,就是华润双鹤。

    改革开放进入新时代,作为“中国智慧”的0号与永葆红色底色的华润双鹤仍旧不忘初心,继续以“关心大众,健康民生”为指引,呵护每一名中国人的生命健康。

    传奇诞生: 数学家与医学家的跨界合作

    何为“三高”?你可能觉得是“高学历、高职位、高收入”,但对许多人来说,它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且目前越来越多年轻人正受其侵害。

    刚刚过去的10月8日是第21个“全国高血压日”。官方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成人高血压患病率达25.2%,患者人数约2.7亿,每年200万人死亡与高血压有关——它是心脏病、脑卒中、肾脏病发病和死亡的最重要的危险因素。

    面对高血压,我们都知道,必须长期和规律服用降压药。但回溯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规律服用降压药”这一要求的实现难度颇高。原卫生部全国心血管病防治科研领导小组副组长、北京安贞医院著名心血管病专家洪昭光教授,当时还只是个年轻的临床医生,他随医疗队去北京东郊工厂开展慢性病防治工作。他发现,高血压病是最常见、影响出勤率最高的疾病。

    高血压何以控制不住呢?原来当时的降压药需每日服三次,每次3-4片,工人们很难坚持按时按量服药,血压自然控制不好。有位老工人给洪教授出点子,建议研制出一种每天只吃一次,一次只吃一片的降压药。

    洪教授受到了启发,有了研制复方制剂的想法,但不知从何下手。正在一筹莫展之时,洪教授通过给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教授治疗胃病的机会,与这位大数学家聊起了复方降压药研制的难题。华教授向洪教授建议,用运筹学和优选法理论筛选组方,一下打开了研发思路。

    最终,研发小组运用中医君臣佐使配伍理论,将多种西药合理组合在一起,互相协同正作用、抵消不良反应,加强降压疗效;运用数学“运筹学”和“优选法”理论,加快药品的筛选配伍、组合效率。仅仅一年之后,世界首个具有独立知识产权、一天用一片的降压药——北京降压0号(后更名0号,通用名为“复方利血平氨苯蝶啶片”)成功诞生。

    经过9家工厂29227名员工、历时4年的高血压综合预防治疗观察,专家发现,0号组的总有效率达到86.5%,其中治疗积极性高的研究组有效率高达96.9%。

    除了一天一片的简便,0号还帮老百姓节省药费,非常经济。“国家十五科研课题”进行了为期3年的随机对照试验,比较了0号和常规降压药治疗高血压患者的分析。结果显示,0号组和常规治疗组的成本效果比分别为418.1元和1057.7元。换句话说,在达到相同的血压达标率时,0号组节省639.6元。

    可以说,0号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广大老百姓的慢病治疗依从性差的难题,既有效、安全又经济,为我国的高血压防控做出了重要贡献。

    花落北药: 受抗战烽火洗礼药企担重任

    得知0号诞生后,中国胸心血管外科和心血管病流行学的奠基人之一、时任北京阜外医院院长的吴英恺院士不但亲自到工厂参观,再三研究确认药品的有效性、安全性,还于1977年亲笔上书卫生部希望推广。

    随后,卫生部把0号列为群防群治的降压首选用药,并正式批给北京市卫生局组织生产使用。北京市卫生局则发文交付北京制药厂(华润双鹤前身)批量生产。

    为何要选择北京制药厂?原来它除了是北京第一家国有制药厂,还有永不褪色的鲜红底色。

    1939年,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对外称“利华药厂”的八路军部队药厂诞生。它生产的纱布、绷带、药品等医用物资,挽救了无数战士的生命,也有力破解了敌人的封锁计划。甚至在战时烽火硝烟中,该厂还研制出柴胡注射液,开创了国内中药西制先河。

    1940年,毛泽东亲笔为药厂题词:“制药疗伤,不怕封锁,是战胜敌人的条件之一”。其实当时的药厂居无定所,没有设备、缺乏技术,条件非常艰苦。炎夏烈日当空,采药队翻越崇山峻岭寻找珍贵药材,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丈深渊,但大家还是千方百计把药采集回来。即便如此,药厂从未停止生产,保障了部队药品供应。

    1949年3月,药厂随军进驻北京,后更名北京制药厂,划归北京市领导。到了60年代,药厂通过技术引进、自主研发、合作攻关等形式实现化学原料药和制剂的国产化、规模化生产,逐步成为国有大型综合性制药骨干企业。

    据统计,1949年到1978年间,北京制药厂共研发试制出新产品344个,维生素C二步发酵法、10%葡萄糖注射液、北京降压0号等多种产品及生产工艺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然而,就算是当时如此先进的骨干企业,放在如今看来,其车间条件堪称简陋,工作也非常艰苦,原辅料前处理、称重配置、制粒等操作全靠手工操作,使得0号产量很小,年产才几百万片。

    物以稀为贵,0号自然成了当时相当紧俏的药品,为了保障0号供应,药厂下决心继续加大设备、技术的投入和提升力度,让更多患者获益。

    改开启幕: 双鹤添新设备 0号产量大增

    就在这时,改革开放的春雷就像号角一样,响彻神州大地。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作出了从1979年起,把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会议提出,对过分集中的经济管理体制着手认真的改革,并确定了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指导方针。

    自十一届三中全会,直至党的十四大(1992年)确立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有专家称,其为改革的启动和目标探索阶段。改革首先从农村开始,逐步向城市推进;从开展改革试点,积累经验,再逐步推广;对外开放从兴办经济特区向开放沿海、沿江乃至内地推进。

    在企业改革方面,这个阶段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国有企业扩大自主权试点。尤其是1984年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改革以搞活国有企业为中心环节全面展开。同时,科技、教育、文化等领域的改革也开始启动。

    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之中,“双鹤”商标于1980年孕育而生,双鹤品牌开始走向市场。1985年前后,0号工艺出现较大改进,添加一层深红色薄膜衣使产品更加稳定。此外,一直制约0号产量增长的关键点在于包装问题,必须改变手工包装,实现机械化生产。

    经过一次次调研和可行性分析,北京制药厂决定购进水泡眼包装机,瓶装0号改为水泡眼包装。还特别选用了茶色PVC膜材提高避光率,有效保护药品成分的稳定性。机械化新设备上马,也在挑战维修人员的智慧。师傅们在夏无空调冬无暖气的大棚里加紧测绘、组装、调试新机器,历经数次失败和不懈的技术革新,师傅们终于护送着自己的“孩子”上了生产线。

    设备正常运转起来了,三班联运不停产,保证了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

    0号的产量增长就像一面镜子,照映着北京制药厂的发展。当时这个拥有3600人、年上缴利税2000多万元的国营厂随着国家商业收购计划逐年削减,产品销路日益维艰。

    在改革开放精神的指引下,他们率先迈出市场化改革步伐,北上南下,深入基层推广药品,客户由900多户增加到2200多户,月销售额从600万元提升为1800万元。此外,他们研究市场需求,制定产品研发方向,每年都有十余种新产品问世。

    大胆创新: 双鹤登陆上交所 0号勇夺第一

    如果说改革开放的前十几年主题词是探索,身在其中的北京制药厂也积极作为,努力闯出一片新天地的话,那么从党的十四大(1992年)至党的十六大(2002年)可以称得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框架初步建立阶段。

    党的十四大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标志着我国正式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和基本内容。到2002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初步建立。

    期间,我国不但确立以分税制为核心的新的财政体制框架,还按照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方向,实施“抓大放小”,积极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和国有经济布局的结构调整。市场体系取消了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进一步放开了竞争性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要素市场逐步形成。

    然而,随着利改税、拨改贷等一系列市场经济改革深化开展,北京制药厂再次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危机激发斗志,1997年4月,北京制药厂宣布部分改制,成立北京双鹤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并于同年5月22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上市以后,双鹤的主营收入、净利润、利润总额三年平均增长分别为47.6%、20.8%和26.3%,1999年总资产比1997年翻了一番。手里有钱了,双鹤决定并购整合,走集团化发展之路,在重点领域快速完成全国布局。

    从1998年开始,双鹤围绕大输液战略“跑马圈地”,在3-4年内投资3亿元拥有武汉滨湖双鹤、牡丹江温春双鹤、安徽双鹤、晋新双鹤、京西双鹤等子公司,完成在东北、西北、华北、中南等地的布局。

    2000年,双鹤提出实施“大商贸”战略,陆续并购了昆山、西安、湖南、昆明、长沙等地十几家销售公司。到2003年前后,其资产规模由2亿元迅速增长到40多亿元,销售收入将近70亿元。此时,它不仅是国内最大输液生产厂商,还是立足北京、辐射全国,集科、工、贸为一体的跨区域医药集团。

    至于0号,早在双鹤于1997年登陆上交所之前,就已经成为主导产品,销量大幅上升。比如在1995年,通过增添新设备,0号月产量提高到5000万片以上,所有包装机器日夜不停运转、工人三班倒才勉强满足市场需求。

    上市成功以后,双鹤采购了国内领先的28冲高速压片机,每小时能生产50万片。1998年10月,片剂分厂通过GMP认证。此前0号只在北京及周边地区销售,1998年以后开始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走向全国,1999年销量达到1.2亿片。

    进入新千年以后,中国面临加入WTO的重大变局,进口药的冲击接踵而至。经过不懈努力,2001年,0号检验标准由“地标”升为“国标”,中间体、半成品和成品中四种组分的测定含量均提升为符合国标规定的限度。与此同时,依靠双鹤的资本与实业双轮驱动,至 2004年,0号销量突破7亿片,奠定了复方降压领域“中国降压药第一品牌”的地位。

    二次创业: 双鹤实现转型 0号惠及基层

    2002年11月,党的十六大在北京举行,提出到2020年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并于十六届三中全会做出全面部署。直至2011年,其可以视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完善阶段。

    这一阶段里,除了企业投资自主权逐步扩大,最为典型的改革措施莫过于取消农业税。2006年1月1日起,《农业税条例》废止,从而使在中国大地上延续了2600年的“皇粮国税”——农业税,终于走进了历史,9亿中国农民也因此受益。

    受制于历史现状的局限,在21世纪初,广袤的农村并未像城市一样覆盖起较为完善的社会保障网络,因病致贫的情况还是屡屡出现。加上基层医生诊疗水平有限,使得作为三大慢性病之一的高血压,就像不散的阴影笼罩在勤劳的农民群众头上。

    就在此时,从2003年开始,承担0号销售的双鹤团队设计出为0号量身定做的“920行动方案”——其中包括从患者入手,在社区推广科普活动,全面增强消费者的高血压防病知识、防病意识,让老百姓在了解0号这个产品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注重健康的生活方式。

    到了2007年,双鹤再次推出新方案“两网建设”——地县级市场医疗终端的营销网络和省会城市社区医院的营销网络,把销售、管理工作覆盖到省会城市社区医院和地县级医院、乡镇卫生院、诊所等。

    如上所述,基层医生苦于诊疗水平有限,面对患高血压的农民群众时,最期望用最简单、实用的药物控制住病情,而0号正好能满足需求——一天一片,而且非常经济实惠。《中国高血压基层管理指南》就对此指出:“0号降压效果明确且价格低廉,是基层(尤其对经济欠发达的农村地区)降压药的一种选择。”

    经过下沉式服务的不懈努力,0号在2010年的销售量首次突破10亿片,并且主要市场正是县级以下医疗单位和城市社区医院等基层市场,目前至少覆盖11万家以上城市社区、农村卫生院和卫生室,40万家以上零售药店和近万家等级医院,是现在基层市场中最重要的降压药之一。

    患者对0号也非常认可,称之为“中国人的0号”。权威数据显示,0号在国产传统复方制剂中占比达到86%,在多省基层市场排名居前。

    0号不断惠及广大农民也得益于2005年双鹤确立的“二次创业”发展框架。当时公司秉承“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发展原则,聚焦现有优势领域,明确提出了打造“中国输液第一品牌”、“中国降压药第一品牌”、“中国降糖药第一品牌”的三大品牌战略。对此总裁李昕的解读是:“你若什么都能,其实是什么都不能”,资源有限性决定必须聚焦,把每一个领域做专做精。在新战略目标指引下,双鹤一举打造出0号、糖适平、冠爽、珂立苏等多个国内知名产品,企业的品牌知名度和行业影响力与日俱增。

    2012年3月,双鹤更名为“华润双鹤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华润医药板块化学药平台支柱企业,这也让华润双鹤步入变革发展的新时期。

    新时代: 红色国企不忘初心再出发

    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由此揭开“五位一体”全面深化改革新阶段。尤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涵盖了经济、政治、社会、文化以及生态文明等全面深化改革,2014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等一系列改革措施陆续出台。

    新时代呼唤医药新措施。2016年,为提升我国制药行业整体水平,国务院办公厅出台意见,要求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实施前批准上市的仿制药,凡未按照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原则审批的,均须开展一致性评价。

    一致性评价可谓生死大考,不能通过的必然遭到淘汰。作为国内特有、且临床疗效确切的药品,0号在今年7月获“免做临床有效性试验”的建议。也就是说,国家决策层面肯定了0号对于高血压治疗的临床有效性。

    除此之外,华润双鹤践行社会责任,针对基层医疗单位,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配合各级医疗主管部门和专家,深入到县、乡、村,坚持不懈在全国开展免费学术培训。仅从2012年至今,华润双鹤在全国16个省开展3350场学习活动,约有18.9万名基层医生参与学习,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

    根据“十三五”战略规划,华润双鹤未来业务结构将围绕“1+1+6”进行部署,即一个慢病普药平台、 一个跨科室的输液业务平台以及六大专科业务领域(包括心脑血管、儿科、肾病、精神/神经、麻醉镇痛和呼吸),而六大专科领域将成为公司“十三五”期间的主战场。

    从公司目前业务结构来看,华润双鹤率先在慢病普药平台、跨科室输液平台、儿科领域、肾科领域进行布局,并已形成市场竞争力较强的拳头产品。据悉,公司儿科领域的治疗新生儿呼吸窘迫的PS制剂(珂立苏)产品市场份额居第二,儿童营养输液小儿氨基酸市场份额居第一,肾科领域腹膜透析液市场份额位列前三。

    围绕自身定位,2015年7月华润双鹤收购华润赛科100%股权、同年11月收购济南利民制药60%股权,打造慢病平台。2016年,华润赛科收购海南中化联合制药100%股权,进一步丰富双鹤心脑血管领域产品,拓展消化、抗病毒、抗肿瘤领域产品线。今年6月,利民制药余下40%的股权也被华润双鹤收入囊中。这几起并购巩固了华润双鹤“1+1+6”的战略布局,加快发展速度,提高增长质量。

    华润双鹤在“十三五”总体发展战略中明确了“在2020年达到年销售额100亿元规模,经营性净利润10亿元”的目标。总裁李昕表示:“仔细研究那些世界著名企业,我们发现,任何一家企业都不是以盈利为自己的最高使命,它们大多以服务社会、造福人类等崇高使命作为自己企业文化的核心。”作为一家红色国企,华润双鹤绝不仅以赚钱为唯一目标,要对社会担负更多责任,在追求经济效益持续增长的同时始终履行社会责任。

    作为一款超过40岁的药品,0号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处方”,守护着千千万万国人的生命健康。明年就是双鹤诞生80周年,自抗日烽火之中一路走来,历经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它陪着共和国历经风霜。面对新时代,立志做百年良心民族药企的华润双鹤已经准备好了——不忘初心,奋勇向前,从辉煌走向辉煌。

    文/岳三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