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跑向光明

        傍晚,38岁的何亚君手持盲杖、踏上盲道,从自己供职的盲人按摩店缓步来到路对面的马甸公园。步道旁,他的领跑员俞德海早已等在那里。

        换上短裤跑鞋、做过准备活动,何亚君瞬间“变身”为一名跑者。紧紧拉住助盲绳,伴着天边最后一抺晚霞,他和领跑员一同轻巧地奔跑起来。身后,几位盲人跑友相伴而行。

        虽然看不见,但他能感受到前面的阳光、耳边的风声和跑友们的欢笑。“我们每周六都会在奥森组织盲人长跑。跑得越多,越接近自然和朋友就觉得心里越开阔,好像自己离光明就更近了一些。盲人也需要亲近自然,健壮体魄呀”。何亚君跑完一个5千米,一边擦汗一边说。

        10岁那年的一次高烧使何亚君的视力越来越差,15岁完全失明。直到22岁来到北京学习了推拿技术,他才算走出人生中最黑暗的低谷。

        凭借着一技之长,他有了稳定的收入和温馨的家庭,但因为眼疾何亚君始终无法和健全人一样经常走出家门、亲近自然。“那时候就感觉自己特别不愿意和外界接触。经常窝在盲人按摩店里两三个月都不出门。你看我现在身材不错,当年我可是个大胖子”。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开始接触长跑。按他的话说,自己N多年生锈的身体没有经过锻炼和释放,这一次,运动带来的快感使他一发不可收拾。5公里,10公里,再到半程马拉松,“跑瘾”越来越大的何亚君终于在2015年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全程马拉松赛。“当时我特别兴奋,一晚上没睡好,一大早就起床去了赛场。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但最后10公里还是很艰难。我当时就觉得心肺翻江倒海一样,浑身没力气,手都快拉不住助盲绳了,跑跑走走总算坚持下来。”

        有了好的开始,何亚君在同年报名参加了北京马拉松赛。“十几岁的时候父母带我到北京来治眼病,治疗间隙就到了天安门广场。那时视力还没有完全丧失,模模糊糊地看到了天安门城楼,觉得非常雄伟壮观,非常神圣。如今能在天安门前奔跑,是我参加北马最大的动力。”比赛开始,何亚君和几万名运动员一同唱响国歌,欢呼着从天安门前跑过,这种激情与速度带来的快乐使他倍感欢欣。“我当时用了5个小时完赛,当踏过终点线的时候,虽然我看不见,但我能听到观众在为我欢呼喝彩,那种感觉太棒了。”

        跑的多了,何亚君渐渐成了北京跑马圈儿里的名人。“我自己跑,同时发现我身边很多盲人朋友因为看不见而没有参与运动,于是我就想如何能帮助他们。”在跑友的帮助下,他在2015年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助盲团,致力于帮助和他一样的盲人朋友一同参加体育运动。“一开始,我们哪怕是找一两个志愿者都很困难。随着社会对盲人群体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我们在今年一天就招募了87名志愿者,带着21位盲人参加了北京马拉松赛。”几年下来,助盲团里集合了900多名志愿者,1000多位盲人在他们的帮助下参加体育活动。

        几年下来,何亚君累计完成了50多个全程和半程马拉松比赛。在他的宿舍里,每次参加马拉松赛事获得的奖牌都被他整齐地挂了起来。一有空儿,他都会抚摸这些奖牌。“当用手划过这些奖牌的时候,碰撞发出叮当的声响,就像能感觉到我流下的汗水,这是最好听的声音。它引领我,跑向心中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