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我却只想爱你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10月11日        版次: 16     作者: 柳浙

    一个世纪以前,婚姻不幸的雅纳切克遇到了自己的缪斯女神卡米拉,一位窈窕动人的有夫之妇。本就是一段不伦之情,还有数十岁的年龄差距横亘在他们面前,命运的残忍让雅纳切克在热恋中被无法共度未来的绝望所折磨。一腔深情,几多恐惧,都被这位捷克作曲大师尽数倾注在音乐中……这些望尽悲欢的作品中,有一部名叫《消失人的日记》的声乐套曲。

    北京国际音乐节从不缺实验色彩浓烈的先锋歌剧,今年,歌剧改编版《消失人的日记》也将来到中国与观众见面。比利时导演伊沃·冯·霍夫是早已享誉世界的戏剧界大咖,他精准地捕捉到雅纳切克原作中激烈却隐忍的矛盾性,并将之具象化为剧中超越时空的场景:在冰冷的公寓房间里,年轻男人用雄浑高亢的嗓音唱着对吉普赛女郎泽芙卡的百转情肠,深情里掩藏不住的,是一丝难以言表的愁绪;而这份若有所失的悲戚不在别处,就在舞台上,穿着相似的衣服站在他身边,垂垂老矣,如同审视自我一般注视着一切。当泽芙卡的面容出现在光影里,男高音的歌声也随之变得迷乱而急促,女中音却反而渐趋舒缓、悠扬,仿佛从遥远的时间尽头传来回声。一种奇异的、近乎端庄神圣的挑逗感氤氲在暖色调的雾气中,等待着引爆某个惊世骇俗的瞬间。

    爱欲是厨房水龙头里突然喷涌而出的水花,随着四处溅落的音符,砸在锅碗瓢盆的日常上;痴狂是显影液里映出的幽深靛蓝,他甚至不需要暗房来洗印泽芙卡的照片,整颗心都是他的暗房。他歌咏田园牧歌的憧憬,描绘着森林深处编织了无数秘密的荆棘床,美梦里萦绕着浆果和荞麦花的芬芳。深邃眼眸、烈焰红唇的女郎如罗蕾莱般魅惑他踏进深林,裹着斑驳落叶与他相拥而眠,转瞬却又消失在暗夜深处……这究竟是梦境,是现实,还是无法重来的回忆?孤寂长夜里,衾影独对的老人只能打开放映机,在亦真亦幻间与吉普赛姑娘的美丽胴体合二为一。

    《消失人的日记》注定是一场悲剧,充满了自我与爱情的艰难拷问,希望与绝望的反复撕扯,两个时空的交织,苦乐参半的碰撞。我们已不得而知,现实中的雅纳切克在走到生命尽头时,如何释怀对卡米拉这份炽热却无法缠绵的爱,但在舞台上,伊沃·冯·霍夫给出了一个答案。

    歌剧的尾声,行将就木的衰老躯体还在颤抖着,挣扎着要把毕生作品撕成碎片付之一炬,他的灵魂却早已随着纸屑一头栽进熊熊火焰,那里不是炼狱,而是吉普赛女郎温热的胸膛。在秋日密林的幻境中,在清冽如泉水的钢琴声中,他说他会等着她,然后沉沉睡去。全场灯灭的一瞬间,似乎有个影子颓立在灰烬上,低声呢喃,反复吟唱着一句痴妄迷离的呓语——

    “泽芙卡,只有漫漫长夜永存,我才能永恒地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