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或绕远数里 或颠簸吃土

        近日,大兴区居民李先生向本报反映,由于大兴区和丰台区交界处的一座铁路桥施工,芦花路部分路段禁行。行人和车辆如果不想绕远,就得穿行该禁行路段西侧、紧邻铁道边的一条土路。但是这条土路坑洼不平,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浆四溅,还有人在铁道边倾倒垃圾,每天由此通行的居民叫苦不迭。

        路上土坑二三十厘米深

        交会处落差五米无防护

        9月1日,记者来到芦花路北段。只见在施工现场摆放着“芦花路断路施工车辆绕行”、“道路封闭”的标志牌。记者只得沿芦花路北口向西骑行了10多分钟后,在平安和人保财险理赔中心门前,记者找到了居民穿行的小路。

        这条小路似乎不是一条正式道路,但车辆行人络绎不绝。黄土路面崎岖不平,记者骑着山地车都感到十分颠簸,非常考验车技。途中看到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共享单车,有的轮胎变形,有的链条掉落。每当有车辆驶过,土路就会卷起一片尘土。一串机动车开过,滚滚黄尘让人睁不开眼。

        在车辆较少、路况稍好一些的路段,记者发现这条小路其实并非土路,而是沥青石子路面上覆盖着较厚的黄土。路面的沥青因为年久失修,破损很严重,很多地段出现大面积塌陷,大坑最深可达二三十厘米。

        途中记者看到一根限高杆,过了限高杆以后,感觉路面的土层厚了一些,干透的淤泥也越来越多,路旁的垃圾堆随处可见,大多是偷倒的建筑渣土。在一段较直的路段,路旁的淤泥高于路面30多厘米,路面如同开了槽,路中央还有很多石头冒出来,石头被机动车的轮胎磨得很光滑。这里路旁躺着的共享单车更多了,有的共享单车整体被泥浆覆盖,几乎难以识别车身色彩。

        在一个转弯处,记者看到两条小路在此交会。两条路落差将近五米,但在这个转弯处却只有一个无人值守的岗亭,也没有任何警示标志和防护装置,如果司机路况不熟,车速过快或者雨雪天气路面打滑,车辆很容易翻下去,十分危险。

        村级小路年久失修

        车流猛增拥堵不堪

        据路人介绍,这条土路是很久以前沿铁路线修建的,是附近村民去往世界公园和南四环的近道,目的是方便村民出行。虽然有了限高杆,大型车辆不能在这里行驶了,但是经过小型机动车的长时间辗轧,路况越来越差,将近一公里的路面坑洼不平,底盘低的车辆开到这里经常托底。

        从4月9日芦花路断路施工开始,这条路车流人流量猛增,糟糕的路况不堪重负。记者查到网友的议论:“断路第一天,从早上六点多,整个狼垡村全线拥堵,一个半小时出不了狼垡村!”“狼垡地区最主要的公交进城通道,封了怎么过?”“可以从四村北面的铁路桥东侧过来。不过都是土路,很脏,一路吃土。”“脏还不怕,但颠簸不一般啊,但愿不会托底。”

        记者了解到,这里是丰台区和大兴区的交界处,周边很多铁道,道路年久失修,不但缺少硬化整修,更不用说配备排水系统了。

        反映问题的读者李先生说,9月2日芦花路附近下了一点小雨,但整条小路变成了烂泥路。从李先生发来的照片看,小路泥泞不堪,泥坑一个连一个。机动车在路中央驶过低洼处,两侧翻起泥汤,让整条道路布满了泥浆,行人几乎无法下脚。李先生说:“一些骑车人连人带车陷进泥坑里,脚下打滑,爬不起来,狼狈极了!”

        一公里路绕行七八倍

        居民盼完善临时措施

        记者在大兴区市政市容委网站上查到芦花路道路工程启动的通告。据介绍,芦花路道路工程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和大兴区交界处,涉及大兴区943米。该项目的实施可有效解决芦花路铁路桥下积水结冰对周边居民出行的影响。

        3月29日市交管局公布了芦花路施工期间采取临时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4月9日至12月4日期间,芦花路(葆台路与芦花路交叉口——武警路与芦花路交叉口)双方向禁止通行,过往行人和车辆可绕行葆台路、丰葆路、丰科路、丰园路、京良路。

        而断路改造期间,480路、840路、969路、967路4条公交线路都已经采取绕行措施,双向甩掉长丰园一区、长丰园二区、狼垡东桥北等站。记者从地图上看,家住煜都家园、狼三新村和长丰园一、二、三、五小区的居民,乃至北天堂村、高家堡村、狼垡村村民要想进城就要绕行至少七八公里。而走那条让人头疼的小土路,只需一公里多的距离。

        狼垡地区的居民表示,他们支持铁路桥施工,但公布的绕行线路确实太远。他们希望市政部门考虑到大家的实际需求,将这条土路修整硬化,改善出行条件。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黎海涛 

  • 地铁星城站外便道修好啦

        8月20日本报以“燕化星城附近修地铁损坏两条便道没法走”为题,报道了地铁燕房线施工时损坏燕化星城两条出行便道,给居民出行带来不便的问题。见报后,房山区政府立即责成区轨道办、星城街道办事处进行核实并彻底解决问题。

        经工作人员现场查看,报道中提到的两条人行便道,一条是燕化星城北出口道路西侧通往大董村路口的便道,此道路在燕房线建设前未设有人行便道,只有路缘石;另一条是燕化星城西北出口通往大窦桥的便道。

        于是,区轨道办将情况反馈至燕房线建设单位——北京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司第一项目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市建管中心”),并于8月21日协调市建管中心、燕山建委、星城街道办事处、星城街道物业公司等部门见面沟通,并制定了实施方案。

        市建管中心组织施工单位对西北出口人行便道进行修复,已于8月26日修复完成。而北出口尽管此前未设置人行便道,但为方便星城小区居民的出行,施工单位在道路西侧铺设步道砖,已于8月29日修复完成。两条便道都由星城街道办事处验收通过。

        本报报道中还建议该站南侧出口与紫燕北路打通,分流进出人流,减小北出口进出行人的压力。市建管中心解释称,轨道交通燕房线建设期间,星城街道办事处、星城街道物业公司等部门向市建管中心提出:为便于小区封闭管理,不同意在星城站南侧设置直接连接地铁站至星城小区的出入口。该中心表示,考虑到各方诉求,如街道办和物业公司有开设出入口的需求,可向市建管中心提出新开通出入口的申请。

        便道修复完成后,记者进行了回访。附近的居民对此大都表示满意,但也有居民提出一个问题:燕化星城西北角通往大窦桥的便道修复后,在便道上横向设置了一个60厘米宽的铁管路障,据说是防止车辆从便道开进小区。居民表示,如果真有此意,便道中间设一个铁桩足矣,没有必要设置这么宽的路障。“总共才1米多宽的便道,挡上了一半宽度,太浪费了!还给看手机的低头族带来了安全风险。”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姬飞舟 文并摄  

  • 钢筋绊脚

        27路公交车安定门外终点站北侧一路口,减速带外露30多厘米长的钢筋,经常绊到行人,有关部门应及时处理。     

        罗先生9月9日摄  

  • 山寨路牌

        赵公口桥北侧主路灯杆上有一山寨路牌,这样打广告合适吗?

        方方9月11日摄  

  • 枯树要倒

        京周路大窦桥西公交站附近绿化带里有几棵枯树,这几天接连倒了两棵,希望有关部门尽快移走,消除安全隐患。   郑先生9月9日摄  

  • 7公里任李路两侧灯全亮了

        近日本报接到顺义区读者反映,任李路永青段、郭庄段有些路灯不亮了,路窄车多,存在一定危险。本报将问题转给顺义区李桥镇政府,迅速得到处理。

        据介绍,今年以来,李桥镇对全镇各级道路的路灯进行检查,发现任李路两侧部分路灯出现线路故障,初步检测为线缆问题。今年7月,该镇正式启动任李路两侧路灯维修工作。任李路全长7.2公里,此次维修从任李路西侧开始,向东推进,工程主要是对出线故障的线缆进行更新,对道路两侧损坏的灯泡、保险丝等进行更换。截至8月20日,任李路沿河村以西路段的路灯维修工程已经结束。期间,因为汛期等原因,影响到土木工程施工的推进速度,直到9月7日继续开展路灯维修工作。截止到9月11日,任李路两侧路灯检修工程全部完工。

        李桥镇政府表示,将继续加大巡查力度,采取镇村联动的模式,强化日常监管,发现隐患及时处理,保障道路照明正常运行。 李文

  • 街道变市场早晚闹哄哄

        在密云区法制公园西门外有一条南北朝向道路,长1.5公里左右,宽不到10米,名叫行宫街。每天早晨和傍晚,路两侧的便道和自行车道上,都会有400余个摊位摆摊叫卖。摊位霸占了路面,拥挤不堪,经过的行人和车辆都深受其苦。

        据介绍,这个市场分为早市和夜市。早市每日清晨五点左右开市,主要经营瓜果蔬菜,一直持续到上午八九点才结束。夜市从傍晚五点一直开到夜里十点,除了卖生鲜,还有商贩卖服装鞋帽、文玩百货等商品。这些商贩挤占了便道和非机动车道,行人被逼到马路中央,汽车通行也很困难。

        附近居民说,过去因为占道摆摊出过好几起交通事故,平日里有许多老人和小孩会到法制公园遛弯儿,穿行马路市场容易发生危险。而且密云区第四小学就在行宫街的西侧,放学时街上更是一片混乱。

        此外,周边还有密云区第五中学和好几个居民区,附近学生上课、居民休息都能听到路边的喧哗。而且市场结束后,商贩会留下大量垃圾,乱糟糟地堆放在路旁,等着环卫工人去清扫。居民迫切盼望有关部门整治这个马路市场,还行宫街整洁与安宁。   丁宁

  • 山顶公厕不开游客“望厕兴叹”

        “花两个多小时爬到山顶却没地儿上厕所,你说着急不?”近日,几个酷爱爬山的老年人告诉笔者,西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快活林山顶公厕不开。

        于是9月10日,笔者也去了趟西山国家森林公园。该公园紧邻香山公园,进东门向北上山,笔者走了将近2小时的山路,才到达山脊上的快活林景区。这里是一片松树林,幽静极了。因为当天不是假日,又逢阴天,游客稀少。但笔者先后遇到四位年轻游客爬到快活林,却“快活”不起来——他们想如厕,面前的这座新公厕却让他们吃了个“闭门羹”。

        笔者绕着这间公厕转了一圈,观察到公厕有四间房大,还配备了四台空调。估计公厕早已建好,墙上电镀器件都锈迹斑斑了,吸顶灯也丢失了一个。从工作间窗户往里看,里面还没有使用过的迹象,堆放的杂物上布满了灰尘。

        笔者下山时发现,半山腰有一间公厕,与山顶公厕格局相同。当时天色已晚,工作人员下班了,但从公厕内部情况看,这里白天是有人值守的。希望山顶的公厕也能开放,免得游客们内急时“望厕兴叹”。

        庞铮铮 文并摄  

  • 二手车挤占居民停车位

        日前,万年花城居民卢先生反映小区周边道路,被挂有临时牌照的二手车侵占,不仅造成停车位紧张,还影响了交通秩序和居民的正常生活。

        9月3日,笔者实地查看。从樊羊路路口沿着康辛路往东一直走到纪家庙路路口,这段路大约长一公里,粗略统计,康辛路南北两侧共用白线划出的停车位323个,其中有75个停车位被二手车占用。在丰台南路的新村一里2号楼前人行道上,停放着4辆挂有临时牌照的二手车,行人几乎无路可走。

        据了解,路边停车位长期被二手车占据的原因,主要是在丰台区南四环的花乡桥附近有一个旧机动车交易市场。在交易市场附近,几位居民告诉笔者,在这个市场方圆几里路之内,到处都可以看到随意停放的二手车。二手车商家们把周边道路当成了二手车的露天停车场,加剧了道路拥堵。

        随后,笔者又来到二手车市场北边临近的几条道路,如康辛路、科兴路、锦丰路、丰台南路、丰台东大街、造甲街、新华街、向阳路、樊羊路等。在路边都能看到这些挂有临时牌照的二手车,有的停放在路边划有停车线的车位上,有的则停放在非机动车道里,硬是把自行车、电动车等车辆挤到了机动车道上行驶,还有的停在人行道上,致使行人无路可走。

        笔者在康辛路路边遇到一位正在找车位的女司机,她说挤占停车位的二手车数量不固定,有时候多,有时候少,主要是看这几天有没有往外地运输。如果连续几天没有大挂车来装车,停放的二手车就非常多,路边车位非常难找。望有关部门能够想办法解决二手车乱停放的问题。

        凤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