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大医院托管 为承德托起一座健康城

        本报记者 白波 通讯员 杨丽锟

        承德兴隆县的高大姐今年50多岁,自从18年前患上了面肌痉挛,她的生活就开始陷入灰暗之中。病势的发展使她的左眼渐渐无法睁开,左半边脸也变了形。吃药,针灸,到北京、天津的大医院看病……大笔的支出却始终没能换来病情的好转。

        谁能想到,今年年初,高大姐只花了2000多元,在临近的鹰手营子矿区的承德市第六医院接受北京专家团队的手术治疗后,困扰她18年的病症竟完全被治愈了。

        由北京航天中心医院托管两年多,曾经医疗水平低下,人才、患者流失的承德市第六医院,实现了蜕变。

        从帮扶合作到全面托管

        鹰手营子矿区是承德市市辖区,其地域大部分被兴隆县包围,东部与承德县接壤。2009年,因矿而生的鹰手营子矿区被确定为国家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随着资源的枯竭,原本就基础薄弱的承德市第六医院得到的财力支持也日益萎缩,医院的处境每况愈下。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后,鹰手营子矿区主动与北京多家医院对接,最终使承德市第六医院与航天中心医院确立了对口合作关系。“航天中心医院的专家定期到六院坐诊帮扶,六院的医护人员去航天中心医院接受培训,起初双方采取的是相对松散的医联体合作形式。”鹰手营子矿区卫计局党组书记、局长应福江介绍。

        低谷中的六院渴望彻底的蜕变,经过两年的磨合,2016年5月,双方正式达成协议,承德市第六医院由航天中心医院托管,成为承德第一家由外地大医院全面托管的医院。

        “今年上半年我们的收入达到4348万元,同比增长了38%,手术713例,同比增长71%,门急诊人数增长了25%。不仅营子区的患者回来了,兴隆、承德县的患者也慕名而来。”承德市第六医院执行院长邱石说。托管后,在航天中心医院神经内科担任主任助理的邱石来到鹰手营子出任六院常务副院长。去年10月,邱石升任执行院长,六院也进入了近些年少有的高速发展时期。

        从“适应”到“破局”

        托管之前,每周一天半的坐诊帮扶,邱石几乎周周不落。托管之后,他更义无反顾地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放到了鹰手营子,只有每周四例会和周日时才会回到北京。“领导第一次找我谈话我就同意了。来到营子,家就只能舍了,当时我就跟领导说,家里的工作我自己来做。”

        与邱石一道常驻六院的航天中心医院同事有近30人,为了工作都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有的同事妻子在家犯了急性阑尾炎,疼得只能自己打电话叫“120”送到医院;有的同事产生家庭矛盾,差点离婚;有一位男大夫孩子夜里生病,他急哭了,连夜打车回了北京;大家都是北京户口,但有的人因为孩子太小,只好带着孩子、老人一块在鹰手营子租房住……

        邱石说,选择来到六院是因为想干一番事业,但初到营子时,他首先面临的问题还是“适应”。“这儿的节奏和北京不一样,比较安逸,突然让大家由安逸转为忙碌,去不断地学习、开会,很多人不愿意,觉得太累了。‘本来过得挺好的,突然让我学东西’,对我们的举措,很多人是存在抵触的。”

        从加强管理和培训入手“破局”,邱石和航天中心医院的同事为六院建立了新的绩效考核模式,将工作表现与收入挂钩,严格考勤,对迟到、早退点名批评;为六院医护人员提供丰富的到航天中心医院进修的机会,要求科室每天交班时集体进行一个知识点的业务学习,与承德护理职业学院、张家口学院、赤峰学院建立合作关系,抓好后备人才队伍建设。本月初,邱石把一批刚刚招入的18名新员工送到了北京航天中心医院,他们将在那里接受长达一年的培训。

        对六院的未来,邱石充满期待。

        依托医院 “鹰城”欲再起飞

        “环境、管理都比过去强多了。”张志田是一位多年的脑血栓“老病号”,每年春天、秋天都要到六院住几天,是这里的“常客”,“以前住院被卧都得自己带,护士一大堆,喊半天也没人管。现在有了指定的护士分管我们,随叫随到,态度也特别好!”

        高标准的护理服务正是航天中心医院的一大特色,医院的张佩珊护理组曾多次获得国家级荣誉。六院神经内科的护士长宋晔2009年来到六院,见证了托管给六院带来的变化。“托管以后,对我们的要求是‘把患者当成家人来对待’,很多护士做不到这一点。航天中心医院派出从业20年的骨干护士长驻,我们的业务能力比过去有了很大提升,病人也放得开了,会主动提出自己的需求。”宋晔说。

        六院的医疗和服务水准已在周边地区建立了口碑,依托医院,让“鹰城”再次振翅高飞,鹰手营子矿区更大的计划已在实施。

        鹰手营子处在京津承中心位置,未来京沈高铁、承平高速等交通线开通后,区位优势将更加明显。应福江介绍,总投资17亿元的鹰手营子航天健康城项目已开工建设,将面向以北京为主的京津冀老年人群,发展医疗康养产业,促进鹰手营子第三产业发展。

        环京地区在医疗康养领域发力并非新鲜事,除了良好的区位和超过70%森林覆盖率的环境优势,鹰手营子将如何脱颖而出?应福江表示,环京地区医疗康养项目虽多,但紧邻北京托管医院的,鹰手营子航天健康城是独一家,“航天中心医院的特色除了护理,还有体检,体检人数占北京的十分之一,对老年人群的吸引力都是我们可以仰仗的。”

  • 人财物全托管 北医三院设立崇礼院区

        本报记者 李如意 张家口日报记者 吴建巍

        日前,张家口市政府、崇礼区政府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在京签约,北医三院将在崇礼区人民医院的基础上,设立北医三院崇礼院区。在人、财、物全面托管的前提下,北医三院将快速提升崇礼院区的医疗水平,将崇礼院区建成冬奥医疗保障的“前哨医院”,同时提升崇礼当地的医疗技术水平。

        保障冬奥建设“大专科”

        张家口市崇礼区人民医院始建于1956年,是一家二级综合甲等医院。崇礼是冬奥会雪上项目的举办地,崇礼医院距离太子城冬奥会赛场仅有10多公里,是距离冬奥赛场最近的医院。但以崇礼院区现有医疗水平,不足以满足冬奥保障的要求。本次接管后,北医三院将按照冬奥会的相关要求和配置去管理和运营崇礼院区。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始建于1958年,是一家集医疗、教学、科研和预防保健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性三甲医院,拥有国内最强的脊柱外科和目前世界规模最大、治疗方法最全面的生殖医学中心之一,其运动医学研究所是中国最早成立、国内唯一的中国奥委会指定运动员伤病防治中心。经协商,一个月内北医三院将派核心管理人员和技术团队进驻崇礼院区。目前,崇礼院区正在建设15000平方米的扩建提升项目(创伤中心),北医三院已经介入该中心的设计阶段。

        崇礼院区负责人陈斌向记者介绍,本次合作过程中,坚持“大专科、小综合”的原则,其中“大专科”主要是围绕解决冬奥会和体育运动医疗保障问题。北医三院将在这里重点建设运动医学、骨科创伤和康复专科。冬奥会期间,崇礼院区可以在15分钟之内对病人进行及时救治。若遇严重病例,还可通过直升机转移到北医三院。基于本次合作,崇礼院区有望作为重要节点融入冬奥会医疗保障体系。未来,围绕“大专科”,崇礼院区将成为区域化乃至国际化的知名运动诊疗创伤中心。“小综合”主要是围绕解决当地群众看病就医问题,提升医院的整体水平。陈斌介绍,“小综合”,医院各个科室构架下,除了加强还要增设,同时对标北医三院和三甲医院的标准。

        崇礼区副区长沈海滢说:“本地合作能充分发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品牌优势,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全面提升崇礼区医疗技术水平,为本地群众及游客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

        体制创新,人财物全托管

        据了解,本次合作过程中,张家口市将人、财、物全部无偿划给北医三院,同时张家口市、崇礼区还将继续向崇礼院区增加投入,这在京冀医疗合作中并不多见。张家口市卫计委主任张虎向记者介绍,相较于此前的合作模式,人财物全部托管意味着京冀医疗合作更加深化,这标志着京冀医疗机构之间建立了深层次的利益共享模式。未来发展中,北医三院将高标准建设崇礼院区,同时充分考虑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

        本次签约前,张家口有43家医疗卫生机构与北京47家医疗卫生机构开展49个合作项目。未来的合作中,京张之间将更多尝试人财物全部托管的合作模式。他说:“本次合作基于冬奥会展开,实际也能提高张家口当地的医疗水平。未来,张家口市将打造区域诊疗中心,这也能分流内蒙古、山西一带进京看病的人口,缓解首都医疗压力。”

  • 千年古城 因水而生

        本报记者 白波 通讯员 王胜杰

        美丽的官厅水库,绵延的葡萄庄园,悠久的历史文化……如果说流经京津冀晋蒙五省份的永定河像一串明珠,孕育并串起了流域灿烂的文化,那么它的最璀璨之处,无疑是在桑干河、洋河正式交汇为永定河的怀来县。

        洋河流过怀来西端与下花园交界处的鸡鸣山,就成了怀来和下花园、涿鹿的分界线。鸡鸣山脚下,就是举世闻名的鸡鸣驿古城。

        像流域另一处举世闻名的文化遗存泥河湾一样,千年古城鸡鸣驿同样因永定河而生。

        鸡鸣驿的始建年代有多种说法,以元代、明朝初年的说法居多。鸡鸣驿是国内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也最具有特色的古代驿站建筑群。

        就是这样一座历史价值极高的古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却不为世人所知。1978年,后来担任怀来县博物馆馆长、文管所所长的李爱民刚到县文化部门工作,正是他在全县的文物普查中意识到了鸡鸣驿的价值,报告给了河北省,鸡鸣驿才在四年之后成为了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鸡鸣驿可以说就是我发现的。”在怀来,知道李爱民的人都说他是怀来的“一块宝”,他曾多次为中央领导现场讲解鸡鸣驿。作为发现者,他对鸡鸣驿的一切了如指掌。

        在李爱民眼中,鸡鸣驿与永定河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鸡鸣驿在古代是座驿站,有驿站就有驿路。在中国古代,道路的修建一般都和水道有关。”李爱民说,水道流经的地方经过长期冲刷形成了一个平面,是天然的道路,上谷干道、张库大道这些北京西北方向的古道路,都遵循了这一规律,与永定河相伴相生。

        鸡鸣驿在近千年前的修建,也是一样。

        驿道随着河流通向山西和内蒙古塞外地区,为鸡鸣驿带来了丰富的文化。鸡鸣驿古城内的房屋,多是一种后檐较高的“道士帽房子”,住在这种房屋内,下雨时所有的雨水都会流进自家的院子里。“这是典型的山西建筑样式,怀来虽然临近北京,但鸡鸣驿的房子建得普遍跟北京的不一样。”李爱民说。

        在鸡鸣驿古城的东西两侧,东沙河和西沙河从北面的八宝山流下,汇入洋河中。“历史上两条河其实是一条河,流经鸡鸣山的过程中,它在鸡鸣山南侧形成了一个缓流区,带来了大量泥沙、石块沉积在这里,越来越高,最后就把河水分成了两部分。”李爱民说,鸡鸣驿正是建在这块堆积形成的高地之上。

        作为军事要冲和邮驿要地,鸡鸣驿的修建有很多极具特色之处。以排水系统来说,鸡鸣驿采用的是地表排水,整座城的地势东北高、西南低,城里所有的水都会通过三街六巷七十二胡同的地表网络自然汇集到城南的一角,然后再排入洋河。以现代的眼光看,这种排水系统既存在卫生问题又污染河水,但在古代,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排水系统。

        “有水才有路,鸡鸣驿因水而建,如果洋河不经过这里,可能就没有鸡鸣驿了。”李爱民说。

  • “紫色明珠”显现协同动能

        鲍南

        京城西北,群山之中,永定河切出的河谷里,漫山遍野的葡萄进入成熟期。第二届延怀河谷葡萄节即将开幕,这个新生的联合品牌,正在成为当地产业转型、业态升级的金字招牌。

        延庆与怀来虽分属京冀,但山水相连、地缘相接、文化一脉,经济社会交流源远流长。北纬40度、水资源丰富、昼夜温差大等地理因素,让延怀河谷有着中国“波尔多”的名号,也让两地不约而同地搞起了葡萄种植业。在中国葡萄酒产业飞速发展的时候,两地酒庄和企业各过各的倒也红红火火,但随着外商抢滩中国市场及国内相关产业发展同质化严重,这些品牌不算响亮的企业接连进入寒冬。

        抱团才能取暖。对于各自葡萄产业的长短板,两地心里都有数:怀来地大,产量和加工能力有保证;延庆属于北京,区位和消费能力有优势。实现产品、渠道与市场的有效对接,必须打破体制机制桎梏。我们看到,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甫一提出,两地就迅速做出响应:一方面整合分散的葡萄产区和酒庄,一方面制定整个延怀河谷的空间规划,延庆重点负责葡萄酒相关的交易、研发、培训等,怀来则承担规模生产、冷链物流、文化旅游等。告别了同质化竞争,协同发展很快收到了实效:互助合作之下,“延怀河谷葡萄”获得农业部授予的第一个跨省份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

        “紫色明珠”生动诠释了协同发展的巨大动能。事实说明,在产业发展上打破行政这堵“空气墙”,通盘考虑并用好共同和互补元素谋发展,对京郊和环京地区实为互利共赢的战略选择。兴隆与平谷的果园能否优势互补,滦平与密云的长城景观能否打包宣传,这些恐怕都是有待在协同发展中进一步破解的现实课题。思路一变天地宽,因城施策,因地施策,多一些主动转型,发展视野就会越来越宽。

        协同发展为京津冀交界地的合作提供了战略契机,期待三地政策支持不断完善、基层协作不断深入,孵化出更多生机勃勃的产业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