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小“老铁”的冬奥梦

        “我想成为首位在冬奥会上为中国拿奖牌的北京运动员!”说这话时,铁昕宇刚刚结束了一堂短道速滑训练课,还喘着粗气的他,眼神却异常坚定。

        铁昕宇是中国农业大学附属中学的一名初二学生。14岁的他,目前是海淀区短道速滑队的一员。在今年3月进行的海淀区青少年短道速滑锦标赛暨北京市冬运会选拔赛上,他包揽了男子乙组500米、1000米和1500米三个项目的冠军。

        10年前,4岁的铁昕宇在电视上全程观看了北京奥运会。彼时,他被为国拼搏的奥运健儿深深感染,“当时太小,很多事儿不明白,但看到颁奖时五星红旗升起的画面,还是很激动。”正是带着这份向往,铁昕宇希望在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上,像偶像武大靖、韩天宇那样,在家门口为国争光。

        一说起滑冰,铁昕宇总是两眼放光,只有14岁的他,却绝对算得上冰上“老将”——3岁那年,当别的孩子还在蹒跚学步时,他就在姥爷的带领下,在北大未名湖的冰面上放飞自我。

        “我不到3岁时就喜欢上了轮滑,然后就夏天滑轮滑,冬天去北大、清华的冰面上滑冰。”

        铁昕宇的冰上天赋遗传自姥爷李昭富,40年前,李昭富曾是龙潭湖冰场上的风云人物,“那时我刚工作,和两个朋友凑钱去珠市口信托商店买了一双冰鞋,为了攒冰场门票钱,吃饭都舍不得打贵菜。”李昭富认为,铁昕宇和他当年一样,对滑冰有一种痴迷,“每次只要我一说‘准备好了’,甭管干嘛呢,他一定马上跟我滑冰去。”

        铁昕宇与姥爷住在西北五环外的冷泉村,去年9月起,他开始在离家30多公里的市民冰雪体育中心随海淀区速滑队训练。也是从那时起,无冬历夏,每逢训练,铁昕宇都得在姥爷的摩托车上颠簸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冰场。

        “如果是晚上8点半训练,他放学回家后吃一口饭就出发,然后路上他背英语单词,我开车。训练结束得10点半以后了,我们一般到家都得12点了。”李昭富告诉记者,为了不耽误学习,铁昕宇到家后立即洗漱睡觉,然后定好4点半的闹钟,清晨起来写作业。

        对于这些困难,铁昕宇并不在意,他只是记得,有一次回家时姥爷的摩托车坏在半路,爷俩一路推着车走回了家,那晚北京很冷,但天空中的月亮也很明亮。

        铁昕宇对滑冰的付出被旁人看在眼里,海淀区短道速滑队领队刘鹤告诉记者,铁昕宇的吃苦精神,在当下的孩子中绝对少见,“都知道他家远,也没有汽车,但他训练从不迟到。而且训练这么忙这么累,他的学习成绩还一直名列前茅。”

        除了能吃苦外,铁昕宇身上还有一股不服输的“狠劲儿”。今年1月,刘鹤带着铁昕宇到哈尔滨参加了全国青少年“未来之星”冬季阳光体育大会,在与东三省高手的比拼中,铁昕宇明显处于下风,“回来后感觉他练得更起劲儿了,进步也非常快,前两天他和我说,还想和东北的高手比一比,就是不能赢,也得吓他们一跳。”

        铁昕宇的教练评价她的这位徒弟能吃苦、韧劲儿足,天赋也足够。目前他的单圈成绩能达到9.5秒左右,在同龄人中算得上出色,“他如果努力,绝对有希望出现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赛场上。”

        有股“狠劲儿”的铁昕宇,也是位乐于助人的好少年,并被队友们亲切地称为“老铁”。每次训练开始前,作为队长的他都会带领队友们做准备活动。训练时,一旦看见有队员滑倒,他也会停下来过去搀扶。德智体全面发展,让铁昕宇去年加入了共青团,并且被评为农大附中的“最美少年”。

        接下来,铁昕宇将进入北京短道速滑队训练,与更优秀的队友一起训练。对于自己的未来,他既有参加北京冬奥会的远大理想,也有脚踏实地的规划,“先去北京队,然后参加2020年的全国冬季运动会,然后就是北京冬奥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