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姜文给老北京写了一封情书

        “子弹”飞过八载,“邪不压正”归来。前晚,姜文的新片《邪不压正》在古北口长城剧场举行首映礼,上千人的剧场坐得满满当当。观影过程中,姜文式的黑色幽默不时逗得观众爆笑。影片故事并不复杂,比姜文以前的电影都要好懂,不只是抗日报仇,更是姜文写给老北京的一封情书。

        一改霸气变得姿态谦逊

        《邪不压正》改编自张北海的长篇小说《侠隐》,讲述习武少年李天然目睹师兄朱潜龙勾结日本特务根本一郎,杀害师父全家。李天然虎口逃生,赴美学医并成为特工,在1937年“七七事变”前夕受命回国,决意为师父报仇。

        姜文上一部影片《一步之遥》首映礼遇挫,一夜之间口碑掉到谷底,而这回《邪不压正》首映看片显然更为慎重。长城剧场是一个露天剧场,古雅而大气,远处山上就是逶迤的司马台长城。电影放映前,姜文身着礼服登台,不像以往那样霸气,而显得格外谦逊,笑容可掬。他一上来就说没想到嘉宾这么多,有人没找到好座位,然后带着抱歉的语气鞠了一躬。

        最近雨天较多,选择露天首映,姜文笑道:“我也害怕下雨啊,这都是周老板(妻子周韵)的主意。”他特意嘱咐摄影师等天色暗下来、光线适宜的时候再放片,还要求关掉所有场灯。看到空中的飞蛾掠过银幕,姜文抱歉地对观众说,这个没法赶走了。

        影片放映开始,刚出现字幕,观众席就传出叫好声,也显现出姜文电影的魅力。观影当中,笑点频出,虽然不像《让子弹飞》那么密集,但每隔几分钟,黑色幽默的台词就令人忍俊不禁。观影结束后,主持人李艾情绪激动,言辞有些哽咽。导演宁浩更是直接力挺姜文,称赞影片“特别嗨,特别牛,特别姜文”。导演张一白则称,影片里呈现了一个屋顶上的世界,怀着简单的心情去感受这部电影就好。

        姜文式浪漫爱情洒满银幕

        片中姜文饰演的蓝青峰是一个前朝武人,表面上遛鸟赋闲,实则黑白两道通吃。他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也是幕后操盘手,既跟反派朱潜龙、根本一郎有来往,也是李天然的上级指挥。在《让子弹飞》里,姜文饰演的张麻子有着革命军人、土匪的混杂身份。这次,蓝青峰也是一个颇为复杂的角色,革命、抗日、私仇兼具,行为动机更是耐人寻味。

        廖凡饰演的朱潜龙是片中最大的反派,伙同日本人杀害师父全家,还诬陷师弟李天然。他摇身一变,成为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惩治罪犯,骗得好名声。廖凡演这个角色基本不太费劲,眼神就流露出一股阴邪。朱潜龙这个角色,很容易让人想起昆汀导演的《无耻混蛋》里的邪恶反派,但可惜的是,该角色的性格层次不够,没能给人耳目一新的印象。

        作为影片男主角,彭于晏饰演的李天然,更像既想报仇又犹豫不决的哈姆雷特。他早早设定了一个报仇目标,却又屡次拖延,缺乏决断,成为听命于蓝青峰的一枚棋子。在周韵饰演的女裁缝关巧红的屡次激励之下,他才去火烧日本鬼子的鸦片仓库,直接去取仇人的头颅。

        姜文的电影素来有浪漫气质,爱情戏不可或缺。《邪不压正》里,许晴饰演北平交际花唐凤仪,身段妖娆、语调撩拨,跟廖凡更有一场相当搞笑的激情戏。观影结束后,廖凡戏称:“想跟凤仪多拍几场戏。”凤仪在片中与李天然也有情感纠葛。女裁缝关巧红身上背负杀父之仇,人物原型来源于民国时期为父报仇的侠女施剑翘。她在勉励李天然的过程中,两人擦出了一段没有结果的情感火花。

        最大主角其实是老北京城

        原著小说《侠隐》记录了民国北京最后的繁华,也见证了“传说中的武林”的消逝。姜文野心勃勃,在《邪不压正》里试图对老北京进行全景重现。开场不久,李天然从美国回到北平,从前门火车站下车,遍地白雪,玉树琼花,老城墙、前门箭楼、天安门城楼、南池子大街,像一幅长轴画卷一路展现,相当惊艳。

        当李天然来到东城区内务部街11号院,姜文饰演的蓝青峰推着自行车,从院子里出门去买醋。有意思的是,导演藏有私心,这个院子是姜文小时候住的部队大院。电影里,姜文领着彭于晏入住,还声称曹雪芹当年就在这间屋子里写出了《红楼梦》。类似一本正经的瞎掰,在电影里比比皆是,也是典型的姜文式幽默。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在屋顶上行走的场景,令人印象深刻。这一回,姜文更是彻底放开了,拍摄了许多场李天然在屋顶上飞跃的戏份。李天然除了在积雪的屋顶上飞跃,还骑着自行车在屋顶上飞驰。有一场戏,他还光着身子披着一件披风在屋顶上跳蹿,引得全场观众爆笑。姜文也因此调侃主演彭于晏,“观众想让你把披风也拿掉。”

        电影里最有想象力的场景,当属安排李天然藏身钟楼里撞钟,当他和关巧红站在钟楼上,老北京城美妙夜景展开,尽收眼底。正反双方最后的决斗戏也特意安排在日坛、北海琼岛。姜文这次几乎把老北京的标志性建筑一股脑儿都拍进了影片里。也许,这部电影最大的主角,不是李天然,也不是蓝青峰,而是那座留在历史记忆里的老北京城。

  • 齐豫:怀疑当初“冒犯”了三毛

        “全台湾只有三个女人最适合穿波西米亚的长裙,三毛、齐豫和潘越云。”三十几年前,作家三毛曾对齐豫和潘越云说。三十几年后,两位穿着波西米亚长裙的女人怀着对三毛的想念,将于8月17日在工人体育馆举办“三个女人的壮阔人生——三毛、齐豫、潘越云《回声》演唱会”,借音乐与她“重聚”。

        因制作演唱专辑《回声——三毛作品第15号》,三毛、齐豫与潘越云这三位充满传奇性的女人相识了。1985年诞生的这张《回声》,不仅是台湾第一张本土制作的专辑,也是三毛唯一一张自传性质的专辑。其中收录的11首歌曲由三毛亲自作词,讲述了她读书、初恋、旅行等人生方方面面的故事,李泰祥、李宗盛等音乐人担任谱曲,最为人所熟悉的《梦田》就出自这张专辑。

        一晃33年过去,齐豫和潘越云想在舞台上与三毛来一次精神上的重聚。“这是一场文学性很浓的演唱会,现场不一定有尖叫。”齐豫说,这场演唱会不久前曾在台北上演,演出现场的舞台四周挂满了长长纱幔,伴随着多媒体投影的变幻,三毛当年亲笔写下的字迹,齐豫和潘越云为这次演出写的文字,都投射在纱幔上,三毛和荷西的合影也会不时出现。“这种感觉,就像她从来没有离开。”齐豫说。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齐豫为这次演唱会翻出了三毛的原声。当年在制作《回声》专辑时,三毛曾为歌曲录制了旁白,齐豫就想,会不会还有她当年的声音没有被整理和公开?于是,她找出了当年三毛在录音室里的声音记录,一点一点重听,直到临近整张专辑的结尾,她听到三毛用俏皮可爱的声音说了一句:“我们都在噢!”一时间,齐豫感慨不已,瞬间决定“就用它做开场声音了”。三毛的这句独白也会出现在北京站演出中。

        重新提起这张专辑,齐豫心情十分复杂,她有时甚至怀疑当初自己“冒犯”了三毛。因为在现在问世的歌词创作出来之前,三毛曾有另一个版本的歌词,风格更加古典、唯美,但不是很适合歌曲的传播,“于是我们跟她说,希望她可以改一改歌词的风格。”三毛应允了,还跟她们讨论歌词应该怎样写。在最终推出的专辑中,三毛第一批创作的歌词只留下了一首,就是潘越云演唱的《晓梦蝴蝶》。

        “当时我们特别津津乐道,认为我们说服了三毛,让她和我们一起做了一张专辑,可我现在想来,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不是有一点儿失礼。”齐豫暗自回想,或许《晓梦蝴蝶》里那个古典的她,才是真正的三毛,“可我们硬是让她变成了一个大家眼里的、书迷想要的三毛。”

        这张专辑的问世为乐坛创造了一个奇迹,也留下了三毛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台湾腔”,三毛的声音异常温柔,齐豫一开始也没想到,三毛会是这样的形象。“我以为她会是个侠女的形象,好奇心强,又勇敢。”可她第一次看到三毛时,却发现她声音十分轻柔,“还有一点孩子气,喜欢用叠句,和她的文字给我留下的印象搭不起来。”

        因为这场演唱会,齐豫重新“认识”了三毛,“很多三毛的情绪我们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一次注意到了,同时我们的嗓音经过33年之后也变得更加厚重,有一个‘增厚’的过程。”届时,她与潘越云将再次演绎经典歌曲,有关“撒哈拉”“橄榄树”“野百合”的故事,都将在舞台上重现。本报记者 方非摄  

  • 班赞:文化对导演来说太重要

        《茶馆》里的黄胖子,没什么戏,但一个抹眼睛的动作就让人印象深刻;《天下第一楼》里的大少爷也是配角,但寥寥几场戏就将纨绔子弟的形象塑造得活灵活现……北京人艺演员班赞在舞台上塑造了不少形象,是大家公认的实力派演员,但令人意外的是,他转身去做导演了,而且让人觉得惊艳。

        班赞的第五部导演作品《伊库斯》眼下正在人艺实验剧场上演,这部英国剧作家彼得·谢弗的作品是备受追捧的当代经典,前几年哈利·波特的饰演者丹尼尔也曾在百老汇的舞台上演出该剧。这部戏有多精彩,在二度呈现上对导演的挑战就有多大,在一个小剧场里呈现的难度就更不用提了。令人意外的是,班赞执导的这一版非常好看,让许多人对他刮目相看。

        《伊库斯》讲述小镇少年艾伦因为突然刺瞎了六匹马的眼睛而遭到逮捕,但面对法官的审问他却始终一言不发,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心理医生狄萨特在对艾伦进行治疗的过程中,渐渐走进了少年敏感而孤独的内心世界。

        刚进入人艺三年的王佳骏在剧中饰演少年艾伦。怎样出演一个不想说话时就只唱广告歌、情绪激动时往往处于崩溃状态、精神上不那么健康的少年?许多演员往往容易陷入对情绪的表演,王佳骏刚开始排练时也会进入这个误区。但班赞却要求他每一句台词都带着感受,带着思考去说,而不是盲目地去演一个神经病,只要他身上一出现情大于理的东西就喊停。“我自己是演员,更擅长站在演员的角度去考虑,知道观众爱看什么,什么是富于表现力的。你必须懂观众,否则无法打动观众……我的戏在表演上必须过关,如果不行我会觉得很惭愧。”

        从《伊库斯》到《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一些契诃夫的小戏》《朦胧中所见的生活》,班赞导演作品有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那就是讲究文学性。这和他的妻子范党辉——一位戏剧学博士有密切关系。班赞说,自己在读书方面还有所欠缺,做什么戏他都会听妻子的建议,“做什么戏,我们俩都有一票否决权,她觉得不好的我不会做。”圈内评论家对这种夫妻搭档模式颇为肯定,认为一个优秀导演身边确实应该有一个在文学方面能有所帮助的搭档。

        从演员到导演,班赞也经历了从考虑自己的角色,到全剧组事无巨细都得考虑的转变。这部戏里有许多少年和马群的戏,舞美设计新颖地使用一个用机械臂控制的六边形光圈来代表马。这个设计造价高昂,购买的时候班赞就亲自上阵砍价,为了表演时不出问题,还专门设计了四套预案。“这就是当导演的麻烦之处,你什么都得管!”

        在班赞看来,当导演的痛苦和麻烦不少,但他却依然有兴趣,“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有一种痛苦是爽疼爽疼的。”让他觉得最难的是,自己的综合修养还需提高,“尤其文化的段位还得提高,文化对一个导演来说太重要了,什么都是文化,比如饮食、政治、美术、音乐、宗教……”

        谈到未来的导演计划,班赞有点随性,“高兴就导,不高兴就回到本行。我导完戏,知道导演想要什么,更知道怎么去当演员了。”

  • 严格评估偶像养成和才艺竞秀节目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近日发布《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

        《通知》要求,各省级广电行政部门要指导辖区内视听网站做好暑期节目安排和引导,把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青少年追求真善美、传播先进科学文化知识、体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等优秀节目放在显著位置,吸引广大青少年通过观看思想性、教育性、科学性、趣味性相统一的网络视听节目有所学、有所乐、有所获。

        《通知》强调,各省级广电行政部门要督促各视听网站暑期进一步严把节目导向关、内容关,持续监测清理低俗有害节目,严防不良内容侵害青少年身心健康;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要组织专家从主题立意、价值导向、思想内涵、环节设置等方面进行严格评估,确保节目导向正确、内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坚决遏止节目过度娱乐化和宣扬拜金享乐、急功近利等错误倾向,努力共同营造暑期健康清朗的网络视听环境。

  • 任曙林出书谈“中学生”拍摄幕后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任曙林的一组摄影作品《八十年代中学生》近几年引起广泛关注,看似平凡朴实的镜头记录下中学生最真实的生活,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获得了无数人的共鸣。任曙林新书《不锈时光》日前面世,书中记录了拍摄八十年代中学生的过程。    

        书中,任曙林袒露自己的青春与摄影之路:特殊年代的学生岁月、摄影的启蒙与摸索、拍摄《八十年代中学生》的前前后后、离开中学生之后的矿区拍摄、下海后的迷茫与顿悟等等。任曙林说,1979年一次阴差阳错的经历,让他开始将目光投向高考,拿着照相机来到离家最近的一所中学。因高考而起,任曙林的校园拍摄一拍就是十年。多年后,任曙林坦言:“拍照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像雷达一样警惕。”他说,进入一个不属于你的群体或者时空,需要对上“暗号”,“让他们觉得舒服,有放松感,摄影师自然就变成透明的了。”

  • 民族歌剧《刘三姐》首登京城舞台

        本报讯(记者 韩轩)音乐故事影片《刘三姐》是一部家喻户晓的经典作品,其中的经典唱段至今仍广为传唱。7月25日、26日,讲述刘三姐故事的民族歌剧《刘三姐》将在国家大剧院首演,中国歌剧舞剧院及桂林演艺集团组成的300余人阵容,首次将刘三姐的故事搬上歌剧舞台。影片《刘三姐》作曲雷振邦的女儿雷蕾,为本剧谱写音乐。

        民族歌剧《刘三姐》根据同名电影、广西彩调剧及广西歌舞剧改编。作曲家雷蕾怀着致敬经典的心情,担任音乐创作。为此,她前去桂林采风,从桂林民歌和桂剧中寻找素材和灵感。“让我感到压力很大的是当地民歌通常比较短,一般是4句到8句,这样的长度对歌剧唱段来说还不够。”雷蕾说,她运用了歌剧的创作手法,在原民歌基础上进行扩展,创作出不少咏叹调、重唱和合唱的唱段,让刘三姐作为歌剧艺术形象出现在舞台之上。

        本剧导演蔡薇蔓介绍,民族歌剧《刘三姐》最大看点在于舞美呈现,全剧共有20多个场景变化,利用多媒体和布景平台的配合,主要呈现的故事都“在水上”,还原桂林山水的美感。演员方面,中国歌剧舞剧院女高音歌唱演员蒋宁将扮演剧中的刘三姐,男高音歌唱演员毋攀将出演阿牛。

  • 朝阳汇聚近百名家搭建惠民基地

        本报讯(记者 李洋 实习生 袁郭城)前天,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女高音歌唱家韩延文等一众艺术家聚集在朝阳区垡头文化中心,与朝阳区群众一起,共同见证中国艺术家基层惠民培育孵化基地的建立。此举是朝阳区落实文化惠民服务和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又一举措。

        中国艺术家基层惠民培育孵化基地由朝阳区文委、区文联和垡头地区文化中心联合设置。基地聚集的艺术家除了戴玉强、韩延文,还有中国音乐学院副教授曲学选、国家一级美术师纪清远、总政话剧团特型表演艺术家车予正、朝阳区舞蹈家协会主席方伯年等,共计近百名。艺术家们将通过慕课、成果交流展示、大师讲堂等多种形式,搭建重实效、有品质、出精品的惠民服务阵营,引导更多艺术家走进朝阳,使朝阳更多基层文艺爱好者得到高端艺术培育的惠民服务。

  • 国家画院建数字艺术及美育研究所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当下,数字艺术势不可挡。而美育,则关乎人类终极的目标。”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说道。昨日,中国国家画院数字艺术研究所以及美育研究所正式揭牌。

        “美育研究所是针对目前美育相对缺失的现象而建立的。”中国国家画院美育研究所所长张晓凌坦言,美育普惠到民众,将对国民精神和性格的成长产生很大影响。新成立的美育研究所将以青少年美育教育为主体,在普及艺术教育、提高国民素质等方面发挥作用。

        “数字艺术研究所的成立,不仅让我们看到未来艺术的一种新的可能性,更通过科技手段,让具有深厚传统美术背景的中国国家画院与当代社会发生联系,拓展其在现实领域的研究。”张晓凌说。中国国家画院数字艺术研究所所长王艺透露,数字艺术研究所计划在明年推出数字艺术大展。

  • 于丹讲述《让审美成为生命习惯》

        本报讯(实习生 袁郭城)由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高参小”项目组联合主办的“高参小”教师艺术素养提升夏令营日前举行,特邀嘉宾各自带来了实践与学术相结合的精彩讲座,围绕国民审美、前沿学术理念、一线舞台实践等,为教师们带来了一次美育理论大餐。

        北师大“高参小”项目艺术组首席专家于丹教授以《让审美成为生命习惯》为题,分析了传统文化中的教育案例,反思了当下教育体系的缺失和困顿,号召教育工作者坚持“美育育人”,从行为习惯培养,到审美成长,让孩子们成为具备更完整价值观的人。主办方还特邀男高音歌唱家王宏伟带来了一场讲座《中华瑰宝——西北民歌》。

        连续三天的夏令营还开设了四个专业工作坊《合唱的声音训练工作坊》《课堂钢琴即兴伴奏工作坊》《中国民族工艺文化手工坊》《校园舞蹈创编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