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已经提前进入主汛期

        本报讯(记者 骆倩雯)这场雨算是下通透了!昨天凌晨起,北京开启了一场自西向东的降雨过程,也是今夏最大的一次降雨过程。预计此次降雨今天上午逐渐减弱。市气象部门表示,北京目前已经提前进入主汛期。

        从昨天凌晨开始,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气温一直“抬不起头”,白天的最高气温在21℃上下,比较凉爽,让京城短暂地告别了前几日的酷热。

        不少市民以为此次降雨是因为台风引起的。气象部门表示,实际上本次降雨是受西风槽及副热带高压外围偏南暖湿气流的影响。今年副热带高压脊线相对以往较早北抬,华北地区受其外围偏南暖湿气流的影响,整层水汽充足,降雨的动力和水汽条件较好,因而出现了此次较强的降雨过程。每年的“七下八上”是北京的主汛期,即七月下旬和八月上旬,是一年中降雨最多、最集中,且强度最强的时期;今年因为副高提前北抬,近期会多降水天气,北京已提前进入了主汛期。

        据市气象台发布的11日03时至23时降水量(毫米):全市平均21.7,城区平均18.2,东北26.3,西北24.8,东南23.8,西南16.5,最大延庆暖水面村58。

        记者了解到,此次降雨影响范围广,累计雨量大,局地短时雨强较大。包括北京在内的京津冀大部分地区出现大雨,部分地区暴雨,局地大暴雨,降雨时局地还伴有雷电、短时强降水等对流天气。

        可以说,北京地区气候特点鲜明,夏季降水充沛,全年降水量的70%至80%发生在夏季,暴雨更是十分频繁。而产生暴雨需要一定的“天气系统”,这就像暴雨的“开关”。根据1980年以来的数据,“副热带高压西风槽型”则是出现次数相对较多的“开关”。

        此前预报此次会出现大到暴雨,但昨天的降雨大部分时间连绵稳定,有市民疑问:大到暴雨都下在哪儿了?气象部门解释,大家认为的暴雨实际偏向于短时强降水,而实际上,短时强降水不一定形成暴雨,同样,暴雨过程也不一定包含短时强降水。判定降雨的级别,是以24小时的累积雨量来确定的。气象部门在衡量降雨时有两个标准,一是雨强也就是单位时间降雨量,另一个是过程累积量,也就是24小时降雨总量。气象部门一般多以累计量统计和界定降雨性质,如24小时降雨达到多少定为相应性质的降雨。但市民多以肉眼看到的短时降雨情况,即雨强来衡量雨的性质大小。所以会出现一些感觉和预报上的差异。

        预报显示,这场降雨将于今天上午逐渐减弱并趋于结束。暴雨蓝色和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黄色预警中,雨后大家要尽量远离山区河道等地质灾害风险较高的地区。近期降雨过程频繁,出行要常备雨具,并及时关注临近天气预报。

        相关新闻  

        截至昨天16时 漏雨平房48间楼房75栋

        本报讯(记者 刘桥斌)记者昨晚从市防汛办获悉,本次全市降雨整体平缓,城市道路交通运行正常,未接到险情灾情报告。

        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加大对辖区内低洼院落、危旧房屋、在建工地高堆土、深基坑等重点部位的巡查检查力度。截至16时,全市漏雨平房48间,楼房75栋。

        水务部门加强巡查,昨日早8时,北运河开启分洪闸降低河道水位,做好迎汛待洪准备。

        东城区及时处理11起房屋漏雨及3处局地小范围道路塌陷。

        丰台区针对道路、地质灾害和旅游景区三项重点防汛环节,进行工作部署,五个抢险大队的16台大型排水单元及相应人员到岗。

  • 冬奥世园等在建工程停工

        本报讯(记者 刘桥斌)昨天的一场雨,导致延庆区冬奥、世园等在建工程已有12项工程25个标段全部停工,7890人返回驻地,施工单位安排现场巡查人员371人,加强工地的巡查检查。

        通州区行政办公区、文化旅游区等城市副中心重点部位已布控到位。

        石景山区及时布置降雨应对,提前布控、及时报送信息,安排各级各类防汛值班值守人员416人、防汛抢险备勤3902人,抽水泵41台、膨胀麻袋1.7万条、编织袋7.3万条。

        房山区38支抢险队、2.6万人已备勤驻守。加大对25个涉山涉水景区,905处地质灾害隐患点、155处山洪泥石流沟道及8座区管中小型水库的巡查。

        市排水集团启动一级响应,集团出动大、中、小型抢险单元192组、人巡打捞组174组、设备抢修组34组,累计出动防汛人员2627人。昨日8时,已向城市副中心派驻抢险单元。

  • 图片新闻

        昨天上午,朝阳区十里河路口,冒着淅淅沥沥的雨,五位外籍友人站在路口引导文明交通,发放《“礼在北京 让出文明”市民爱心斑马线专项行动》倡议书。马思琛 欧帆摄

  • 图片新闻

        昨天,本市大部分地区出现大雨,在北京西站地区,环卫工人正清除积水。本报特约摄影 庞铮铮  

  • 地铁晚高峰 雨衣送给滞留乘客

        17时30分,客流晚高峰就要来了,可下了一天的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北京地铁昌平线沙河站外,站务员韩帅弯着腰用扫帚将站外路面上小坑洼里的积水往两侧赶。每隔几分钟,他都要用手抹一下眼镜片上的雨水,拉一下雨衣的帽子。

        “趁着大客流没来,要把准备工作做到位。”沙河站值班站长韩洋,1米78的个头儿,说话慢条斯理,布置工作没有废话,“检查一下防滑垫是否平整,两名保洁留守B口,随时保持地面干净。扶梯上下都要有人疏导,还有两名站务员负责发放雨衣。”

        大家都领了任务,赶紧忙活起来。

        韩洋拿着手台直奔B口闸机处,往日晚高峰这个口小时出站量达到1万人次,平均每趟车有六七百人从这里刷卡出站。“您好,请您刷卡这边出站。”趁着闸机处无人滞留,韩洋拿起手台,提醒综控员,“可以将2号、5号、6号和7号闸机的方向都改成出站方向。”

        “收到。”综控员董英轩麻利地移动鼠标,从工作站后台调整闸机程序。

        18时许,雨丝越来越密。

        “大家注意,这儿有棚儿,咱出了站再撑伞”“留神脚下,扶好喽,站稳喽”“大哥别看手机啦,下台阶,看路,看路”……出站口的扶梯旁,站务员将常规的嘱咐变成一句接一句的俏皮话。韩洋说:“这个岗必须嘴勤嘴甜,下雨天儿,尽量别给乘客添堵。”

        有些没带伞的乘客在出站口的遮雨棚处徘徊,打算等雨停了再走。沙河站所属南邵站区支部书记李俭下班后到站里支援。她手里抱着一摞雨衣,边发边播报最新气象信息:“刚刚预报8点左右有大雨,趁现在雨还小点,大家抓紧回家。”跟她一起来支援的南邵站区负责人李桉直接将雨衣抖落开,帮着乘客套在身上。

        韩洋弯腰将“小心地滑”的黄色标志扶正,“站里站外地儿都不大,这个口最多就能容纳大约五六十名乘客滞留。一旦这里堵住了,马上就会蔓延到扶梯、闸机,甚至影响站台的秩序,所以必须派人随时疏导客流。”

        18时40分,下班回家的客流还在不断涌出站。韩洋一圈儿一圈地在这座两层高架车站内外转,作为超级“替补”,哪儿需要帮把手就立刻奔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