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占道门脸房拆一半又翻建

        近日,家住丰台区三路居的阎先生向本报反映,在欣园东路的铁路小区围墙外有一排小门脸,原来租住的商家和住户清走后,用铁皮围挡围了起来,但一直没有拆除,这些日子平房竟然开始翻建。欣园东路非常狭窄,早晚高峰时段通行不畅。希望相关部门尽快拆除这排平房,拓宽道路,让居民出行更加畅通。

        小路门脸房似拆未拆

        清租户圈围挡没下文

        6月底,记者来到欣园东路,在这条路的南口看到路西侧的一排临街平房全被蓝色或灰色围挡遮住。记者站在高处向围挡里看,房子里空荡荡的,而围挡和房屋之间狭长的空地上一片狼藉,杂乱不堪。

        记者一路向北,在马莲道铁路小区门前,看到围挡在此分为南北两段。临街房共有五十六间。最北端的两间房屋没有门牌,而且还进行了扩建,扩建部分的屋顶采用的是彩钢板。记者听到空调室外机“嗡嗡”作响,从围挡向里望去,看到这些房屋旁边还搭着凉棚,晾衣绳上晾晒着衣物,显然有人在此居住。走到欣园东路北端,记者看到一所学校,牌子上写着“北京市兴华学校”,学校大门两侧挂着“爱心助教实验基地”,以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支教基地的牌匾。估计这排平房全长大约200多米。

        有居民告诉记者,大约是今年春节过后,这排平房开始清理出租的商户,十多天后,人员全都清走了,并竖起了一排铁皮围挡。“大家都很高兴,家门口终于开始拆违整治了。”奇怪的是,快半年过去了,这排破平房就这样围着,围挡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路窄人多盼拓宽

        设置护栏反添堵

        7月初,居民阎先生打电话告诉记者:“开始扒房顶了!”原来,这些天来了一些工人,开始在欣园东路这排平房的南半部分施工。工人们把房顶掀掉了,拆除了门窗,这排平房几乎就只剩下几面砖墙。居民很高兴,以为整治有了新进展。

        居民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拆了这排平房,把小路拓宽。他们说,清理之前这些小门脸做什么生意的都有,每家商户都随意向外扩建,圈院子支棚子,堆放各种杂物,他们还占路经营乱停车,使得这条小路通行越来越困难。

        这条小路上的通行难题还不止于此。居民说,北京市兴华学校目前在校生有二三百人,学校没有午餐提供,学生只能出校就餐,每天两次的上下学,学生和车流混杂在一起,很不安全。

        阎先生指着路边歪歪扭扭的隔离护栏对记者说,这些护栏是5月份设置的,因为妨碍汽车停放或通行,所以被搬来搬去。原本设置护栏是为了实现人车分流,但这条小路根本没有足够的宽度实现分流。

        记者注意到,在欣园东路的东西两侧各有马莲道铁路小区和马连道欣园东路小区,共有十几栋楼,居住人口密集,而欣园东路的通行宽度仅仅7米左右。有居民说:“有了护栏后,这条路成了单行线,两辆汽车根本无法相向错车。”由于路口又没设置单行线标牌,早晚高峰南来北往的车辆行人将这条路堵成了一锅粥。

        破平房翻建改成办公用房

        无房产证由乡拆违办查处

        “原来不是拆房,而是翻建!”又过了几天,阎先生打电话告诉记者,工人拆除了原有格局后开始砌墙,并在房顶搭建新的钢架结构,构筑新的外立面。居民大惑不解:“难道这排破平房翻建之后还要接着出租吗?”一个工头告诉居民说,这不是翻建门脸房,而是重新装修,要改为办公用房。

        谁是这排平房的产权单位呢?记者在现场曾注意到,平房清理时门上贴着一纸通知,上面写着:……排查发现欣园东路平房存在火灾隐患,租赁户限期自行搬离。落款是马连道村委会和北京马连道投资管理公司。

        采访中一些老住户告诉记者,由于该地区地处广安门火车站附近,所以马连道一带出租的库房特别多,这些库房大都是乡里各大队的资产。这排临街的小门脸就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初卢沟桥乡马连道村委会所建。

        而后记者咨询了太平桥街道的三路居社区,工作人员证实了居民的说法。虽然欣园小区属于社区管理,但门前的那排平房确实是卢沟桥乡马连道村建的。

        所以记者又咨询了卢沟桥乡城管分队,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去现场核实了,该排平房是马连道村于上世纪80年代建的砖混结构房屋,没有房产证。由于它确权属于农村集体土地,所以转交给乡拆违办处理。

        附近居民表示,希望有关部门将拆违进行到底,早日拆除这排小门脸,使欣园东路的道路拓宽一倍,提高道路通行能力,实现人车分流,真正还路于民。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黎海涛

  • 中转站露天堆垃圾臭气熏人

        最近家住朝阳区双桥嘉园小区的张先生向本报反映,在他们小区不远处有一个垃圾中转站,露天堆放生活垃圾,现在天气炎热,垃圾站总是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严重影响到小区居民的正常生活。附近的居民希望垃圾站尽快清理干净垃圾,不再露天堆积,让附近居民有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据介绍,该垃圾站每天垃圾集中倾倒时间是在晚上或清晨。于是6月26日一大早记者驾车前往现场查看情况。沿着朝阳区大东路向东行驶,尚未到达堆放垃圾的中转站时,记者就已经在路上闻到了刺鼻的臭味,熏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在大东路南侧一家物流公司附近,记者看到一个大门敞开的院子,并没有任何标志,几辆车身上印有“黑庄户保洁”字样的小型货车进进出出。从这个大门口向里望去,果然看到成堆的生活垃圾。从大门口到垃圾堆之间大约80米长的一段路,铺了厚厚一层垃圾。车辆从小路通过时,车轮上附着的湿乎乎的东西一路掉落。伴着阵阵令人作呕的气味,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在飞舞,路面上不时扬起灰尘。

        从远处看垃圾堆呈长条状,长约五六十米,宽有十多米,高两米多。记者从这段垃圾路小心翼翼地向南绕到垃圾堆后面,从近处看,这片垃圾完全露天堆放,没有任何遮挡。一处很深的车辙印当中,既有黑色的淤泥,也有像酱油一样深褐色的污水,应该是垃圾的渗滤液。除了新卸到这里的垃圾外,还有大部分垃圾看上去已经积存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在这样的高温闷热天气里,垃圾堆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恶臭。

        据双桥嘉园小区业主张先生介绍,这个垃圾中转站地处双树南村村委会南侧,属于朝阳区黑庄户乡,每天乡里各个村的垃圾集中到这里,之后再被转运至垃圾消纳场。他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乡里答复说是会加快清理速度,将来会进行封闭式管理。

        张先生所在的双桥嘉园小区虽说离这里有几百米的距离,可是每到刮南风的时候,难闻的气味就会随风飘过来,小区居民根本不敢开窗通风。据居民观察,中转站里面的垃圾,从今年春节到现在基本就没有彻底清理过,积存的垃圾不断增加。居民们希望这个垃圾中转站尽快进行封闭式改造,垃圾日产日清,改善垃圾站周边的环境卫生。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王青 文并摄

  • 路面积水

        ▲回龙观东大街与科星西路交叉路口转弯处地面不平,每次雨后都会积水数天。            周家和 图/文

  • 铁桩伤人

        ▼在通州区永顺南街北侧,通惠北路小区门口东侧人行道上有个铁桩子,经常伤人。                     刘俊杰 图/文

  • 枝叶“打脸”

        ▼中海紫御西区南侧小路上种了一大排梧桐树,枝叶繁茂低垂,骑车经过时很容易被“打脸”,希望责任单位及时修剪枝叶。                               陈女士 图/文

  • 儿童乐园换新滑梯了

        6月13日,本报以“步道胶皮破了 儿童滑梯裂了”为题报道了工人体育馆市民休闲中心文体设施“带病上岗”的问题。文章见报后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东城区东直门街道启动“街道吹哨 部门报道”工作机制,于6月13日下午召集区体育局、工人体育馆负责人及相关部门进行协商,确定了各方责任和落实方案。目前儿童乐园内的设施已经全部维修更新完毕。

        据介绍,2013年,东直门街道联合东城区体育局与北京市职工体育服务中心(工体管理中心),共同建设了东直门·工体市民文体休闲中心。该中心2014年7月建成至今已有近4年时间,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开放,满足了不同人群、不同时间段的健身需求。然而,使用频率过高造成设施设备的损坏或磨损。其间,健身器械由街道健身器械维护队专人管理,对部分损坏器械进行过多次小型维修。但因维护费用过高,街道未对全部已损坏的器械彻底维修或更换。

        东直门街道表示,在现阶段工体方面无法提供经费支持的情况下,由街道牵头分两步实施,能修的先修,以满足居民的日常需求;不能修的先拆除后期再建。对使用频率较高的儿童乐园设施,由于存在安全隐患,街道出资进行更新和维修。6月14日安装厂家到现场鉴定后,决定拆除现有儿童滑梯和一组秋千,更新为一组大滑梯和一组小滑梯,更新旋转椅一个,将损坏的秋千和小型摇摇椅进行维修,将地面泡沫砖全部更新。

        关于健身步道的铺设和修补,以及健身器械区被挤占的问题,工人体育馆方面则表示,他们将上报其主管部门北京市总工会,再进行处理。

        而对于居民关心的文化大舞台空置原因,东直门街道解释称,由于工体不同意在院内建设永久性建筑,所以百姓大舞台选择了一种临时性钢架舞台,并采取租赁方式实施,租期为3年。2017年6月租赁合同到期后,考虑到安全原因,街道已让租赁公司进行了拆除。通讯员 刘乐

  • 地铁1号线屏蔽门与车门常错位

        这几年北京的各条地铁线路陆续安装了屏蔽门。一般地铁的车门比屏蔽门窄,停车时车门应该处于屏蔽门正中间。但地铁1号线的屏蔽门启用后,一直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司机停车后,车门与屏蔽门常是错位的,并且最后一节车厢的车门与屏蔽门严重偏离,车门会被屏蔽门挡住近1/3。

        由于笔者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1号线从公主坟到八宝山。据观察有时首节车厢的后半车扇门也会被屏蔽门挡住近1/4,而中间车厢的车门也没有与屏蔽门对齐,都是后半扇车门刚出屏蔽门就停车了。由于车门被屏蔽门挡住了一部分,在上下班高峰期,拥挤的乘客经常会撞到车门或屏蔽门上,存在安全隐患。

        但在北京地铁其它线路,虽然不能说停车时车门完全处于屏蔽门正中间,但也差不了多少。

        其实在屏蔽门启用之前,地铁部门对屏蔽门的开启、关闭肯定经过了充分的安全测试,但是对列车的停车位置不知为何却存在一定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应该是1号线的停车标造成的,其实只要司机停车时再把车向前停一些,车门就不会被挡住了。希望地铁管理部门针对这一问题,采取合理措施,消除乘客频繁撞门的安全隐患。

        刘艳伟  

  • 天桥多年没通 居民横穿马路

        在地铁大兴线生物医药基地站出口与龙湖时代天街西门之间有一座过街天桥,自从天桥建成至今近4年了从未开放使用。这座天桥是连接龙湖时代天街东区西门与地铁站入口最直接的过街方式。由于天桥处在南北两个十字路口中间,距离两个路口的人行横道都有200米左右的距离。如果居民从小区西门出来想进地铁站,得向南或者向北步行到红绿灯后折返,共绕行500多米的距离。

        居民为了赶地铁,往往不愿意绕远,于是每天都有很多人跨越防护栏,横穿马路去地铁站。原先马路中间没有防护栏,只有绿植,行人可以直接横穿。后来交通部门设置了防护栏,人们想方设法拆开,在天桥下面偏南偏北各形成了一个跨越点。有关部门用铁丝等工具修补过很多次,都被居民拆开。封堵和破拆之所以反复较量,主要是因为地铁口就在小区大门正对面,天桥又在眼前,往南往北绕行都太远了,有谁愿意绕远呢?

        地铁站与小区之间这条南北向的道路叫新源大街,双向六条机动车道,因为道路宽阔,所以车速较快。每天居民这样横穿道路确实有很大的安全隐患。如果过街天桥开通,自然没有人跨越护栏。考虑到目前天桥的开口位置在马路两侧的建筑物内,东侧为底商,西侧正在招商尚未启用。所以笔者建议,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在天桥两端的空地处开两个口方便上下天桥。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采纳建议,帮助居民解决过马路的难题。          张先生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