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步道胶皮破了 儿童滑梯裂了

        “豁了这么大口子的滑梯还不得把孩子划伤?”市民吴先生向本报反映,工人体育馆院内有不少免费的文体设施,居住在周边的居民经常到此休闲健身。然而投入使用近4年来,健身步道的胶皮已经大面积剥落,不少儿童游乐设施也出现了损坏,希望责任单位尽快维修更新。

        滑梯木马破损半年 步道胶皮磨损殆尽

        6月7日记者来到现场。夕阳西下,工人体育馆外围的群体活动场所渐渐沸腾起来。篮球公园里小伙子们打球热火朝天,儿童乐园里孩子们的玩闹欢笑声此起彼伏,空地上有人组织学生进行轮滑训练,还有一些体育发烧友自发组织足球、羽毛球活动。

        傍晚时分围绕体育馆锻炼的人越来越多。只见体育馆外铺设了一圈约400多米的步道,蓝色的胶皮,白色的道线,步道还用低矮的隔离护栏围了起来,防止车辆等辗轧。正如市民反映的,这圈步道现在已经破损严重,特别是在体育馆各个出入口,胶皮磨损殆尽。北门附近只剩一片水泥路面,根本找不到“0米”的起点标线。步道其他部分也有不同程度胶皮剥落的现象。一些慢跑的人熟练地贴着步道最里侧、胶皮相对完整的地方落脚。一位散步的女士说:“开始铺上这个步道时胶皮味儿还挺大的,用了两年之后味儿没有了,却开始出现破损。现在破损的面积越来越大,跑步的时候还要小心别被已经翻起的胶皮绊了脚。”

        而后记者又来到儿童乐园,秋千、滑梯、旋转木马都是孩子喜欢的设施。可是一个三座的旋转木马,只剩一匹“马”了,底面钢板略微倾斜,但仍能旋转。一些着急的小孩子徒手站在倾斜的钢板上等着骑马。还有一种下部有弹簧的摇椅,扶手都丢了,全靠孩子的平衡功夫才能不“落马”。

        滑梯是孩子们的最爱,十多个孩子争相在一座小滑梯上爬上爬下。其中一条滑道已经破损,横向拦腰出现了一道裂缝,纵向形成了半米长、一掌宽的凹槽。记者摸了摸不规则的破损边缘,感觉有些剌手。孩子都挤在仅剩下的一条滑道上玩,一个小女孩争抢不过,便要从破损的滑道上下来,看到这一幕,两位老人赶紧上前张开双臂,拦住了孩子。

        几位正在器材上压腿的大妈和记者聊天:“滑梯损坏大约半年了。因为这些都是免费开放的游乐设施,平时也没人管,不知道让谁来修。”“我外孙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来这儿玩上一会儿,但我都得紧盯着,怕出危险。”“说心里话,我们挺担心反映问题后,有关部门不会直接把这些设施拆了吧?那样的话乐园里就没啥可玩的了。”

        文化大舞台空荡荡没舞台 洗车房停车场挤占器械区

        记者在路边看到了一张工人体育馆的平面图,上面标注了体育馆外围开放给市民的锻炼场所。但记者发现,除了西北角的儿童乐园、健身器械和篮球公园很热闹,其他棋牌活动区、健身广场、文化大舞台等都比较冷清。

        百姓文化大舞台位于体育馆院子的东南角。二三十排长条座椅还在,但对面的舞台却不见了,只剩下几摞砖垛,靠墙还堆放着一排排护栏。散步的老人说,刚建成时搞过一些老年人自娱自乐的活动,后来就很少搞活动了。“舞台什么时候拆了我们都没注意。”记者看到,附近一个灰色的彩钢板房堆放着一些舞台设备,一把遮阳伞下,两个外国人在踢毽子。整个大舞台区域空荡荡的,几只小麻雀落在仅剩的长条椅上歇脚。

        按照平面图,体育馆院子的西南角是一片绿地,当中有个器械训练区。然而器械区实际面积并不大,主要是吊环、单双杠等传统体操器械。训练区周围被各种建筑包围着,其中一个洗车房最为显眼,前面还有一片空场作为专用停车场,然而只有一辆车停放。洗车房和停车场的面积远远大于器械训练区。与之相比,训练区显得格外局促,锻炼者都挤在一起。

        一位市民不满地说,体育馆西南角的这片建筑里聚集着至少五六家公司,只有一家是体育公司,其他是美容院、出租车公司等与全民健身没关系的单位。记者注意到,工人体育馆北门正上方还挂着一家证券公司的牌匾。

        比体育场步道铺设晚 为何损坏却更加严重

        记者在北门附近看到一张褪了色的宣传海报。上面写着这片健身场地名为“东直门工体市民文体休闲中心”,由东直门街道与北京市职工体育服务中心于2014年7月联手打造,总占地近两万平方米。当时的消息称,该文体休闲中心是东城区及全市推进“奥林匹克·体育生活化社区”建设以来最大的一个项目,包括健身广场、儿童健身乐园、健身步道、武警训练区、篮球公园、百姓文化大舞台等设施,投资近300万元。

        记者拨打了工人体育馆管理方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在巡查中也发现了设施损坏的问题。由于体育馆仅仅提供场地,而维修更新的责任归属东直门街道办事处。他们和街道也沟通了几次,街道打算重新更换一批设备,但由于资金审批等过程耗费时间较长,目前尚未实施。

        而后,记者又来到与工人体育馆仅一路之隔的工人体育场,体育场外围也铺设了一圈健身步道。当时夜幕降临,已是晚上8点多,但步道上人流如织。步道旁边立着一块“工体千米健身步道走廊使用须知”的牌子,日期是2013年8月。记者注意到,这里步道的胶皮基本上是完整的。令人不解的是,为何工人体育馆的步道铺设时间还晚一年,人流量也比较小,但破损却更为严重呢?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刘乐  

  • 小区周边停车使歪招

        最近有一些市民向本报反映,小区周边道路乱停车导致通行困难。比如丰台区阳光星苑外的嘉则路两边停满了私家车,居民说:“每天回家堵得连小区门都快进不去了”;还有世华水岸小区外的金桥西街,停车位居然划在机动车道上,影响车辆正常行驶。

        近日记者来到现场。在嘉则路北口,记者一眼看到道路两侧的非机动车道停满了车,很多隔离护栏被拆除了,剩下的摆放得歪歪扭扭。不少停放在路边的车辆用防护罩完全包裹着,上面布满灰尘,看来已经停放了很长时间。

        记者向南走了300米,来到一个丁字路口。路口向西就是西红门南一街,这里停放的车辆更多更乱,不但在非机动车道停着车,而且机动车道也停了一排。隔离护栏同样也拆得七零八落,有的护栏被扔到了绿化带里,只有几个护栏底座孤零零地立在原地。

        记者穿过车辆的缝隙进入阳光星苑南区,询问小区的居民后得知,停放在嘉则路和西红门南一街的车辆绝大多数都是私家车,因为小区里的停车位不足,只能停在小区外面,当然也有车主是为了省钱。因为西红门南一街没有路灯,乱停放的车辆多,晚上驾车经过这里要十分小心。居民也曾经向南苑街道和阳光星苑社区反映过,但停车的问题没有改善。

        而后记者来到了丰台区榴乡路与金桥西街的交叉路口。从路口向西望去,一条停车带将非机动车道和机动车道分开,双向四车道的金桥西街被“挤”成了双向两车道,停放的车辆向西一直排到六百米外的光彩路。一辆车尝试停进路中间的车位里,却因为车道狭窄,司机怕阻碍正常行驶的车辆,正在进退两难。

        记者注意到,这些在机动车道停放的车辆并非违法停放,这些车位都有编号,地面还有“注意安全”的警示字样。为防止停放的车辆侵入自行车道,在自行车道上还设置了红黄双色的固定路桩。

        住在附近的居民说,原本金桥西街是没有停车位的,车辆都是随意停在非机动车道上。大约在一年前机动车道上设置了这些固定停车位,主要是为了方便大红门街道世华水岸小区的居民停车。但不熟悉路况的司机,开车经过这里往往会被忽然收窄的车道和进出车位的车辆吓一跳,影响正常通行。

        本报记者 罗乔欣 通讯员 黎海涛 文并摄  

  • 护栏破损

        6月11日笔者经过北二环路护城河健身步道,发现护栏多处损坏,有关部门应及时修理。  王连红 图/文  

  • 堆物危险

        6月10日笔者在垡头东路看到,有人在靠近变压器搭棚子堆杂物,很不安全。 常青林 图/文  

  • 此处禁停

        黄村盛顺街是禁止停车路段,但路两边停满了车,就连公交车站也停着车,乘客上下车十分不便。王女士 图/文

  • 园博嘉园周边停车秩序好转

        5月25日,本报反映了临近地铁站的园博嘉园周边道路乱停车的问题。长辛店街道以及交通执法部门联合开发商、物业公司、社区等于当天下午到达现场核实,文中所述道路两侧确有大量车辆停放。

        长辛店街道分析该区域乱停车的原因,一是园博嘉园院内停车位数量较少,车位配比不足2∶1,无法满足小区居民的需求;二是该小区临近地铁站,地铁站未配套建设停车场;三是该小区周边停车场资源可用率低。周边仅有2个停车场,一处位于地铁站北侧的地上停车场,但是该停车场已长期租赁给嘉旅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使用,仅有少数车位能对外开放,数量不超过50个。另一处停车场位于园博西二路北侧的地下停车场,产权归张郭庄村所有,车位数量约为200个左右,但该停车场目前处于闲置状态。此外,还有部分居民为逃避交费而不停在小区院内,园博派小区地下两层车库闲置100多个车位。

        针对乱停车问题,交管部门加大执法力度,从当日起启动为期一周的专项整治,对于违章停车情况发现一处处罚一处,并联系区交通委加装中心护栏、隔离带、摄像头等交通设施。与此同时,要求物业公司加强管理,把产权范围内闲置车位全部开放,最大限度满足小区业主停车需求。与此同时,区交通委联系张郭庄村尽快启用其所有的停车场。张跃  

  • 马甸桥东天桥计划7月修复

        6月7日,读者赵先生向本报反映,北三环中路安华桥与马甸桥之间有一座人行过街天桥,于4月被一辆大货车撞坏了。因受损较严重,有关部门将部分梁体吊装拆除,现只剩下了另一半的梁体。住在附近的居民都感到出行非常不便。一位老人说,从桥北绕道到桥南得多走1公里。家长也为每天到马路对面的学校和幼儿园接送孩子而发愁。这座过街天桥已损坏快2个月了,什么时候能修好呢?

        接到赵先生反映的问题后,本报及时联系了北京城市道路养护管理中心。他们回复说,2018年4月14日上午,北三环马甸桥东天桥被超高车辆撞击,梁体受损严重,存在整体垮塌安全风险,当天夜间进行了拆除,同时紧急封闭了天桥,禁止行人通行。

        道路养护管理中心要求设计单位随即开展设计工作,施工图于4月底前完成。按照抢修程序,目前已确定该抢修工程中标单位为北京公联洁达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梁体制作与安装计划于6月30日前完成,包括制作安装模板、绑扎钢筋笼、浇筑混凝体等,并将于凌晨吊装新梁。7月1日至7月10日,完成桥面铺装、桥梁栏杆等附属设施的安装,预计7月11日恢复通行。

        马艺涵  

  • 南半壁店村路口垃圾清走了

        近日,有市民向本报反映,顺义区南半壁店村垃圾乱堆,路口污水横流。而在南半壁店村旁边的樱花园小区里,有些绿地成了菜园,有些位于楼角的绿地成了车棚和凉棚,私搭乱建没有彻底拆除。

        本报将这些问题转给了顺义区李桥镇。据李桥镇政府介绍,辖区内的南半壁店村和樱花园小区是外来人口聚集地。因为离机场特别近,有大量务工人员居住于此。

        市民反映的南半壁店村的垃圾,堆积地点位于三岔路口,一边是村内主要道路,一边是市场,一边是门面房,所以日产垃圾非常多,镇里已经加大每天的清运力度。截至目前,垃圾已清运干净。

        针对樱花园的问题,有关部门向小区内有私搭乱建、乱占地的居民发放告知书,限期自行清理。如在规定期限内没有清理的,将组织城管等部门进行联合执法。另据介绍,该小区去年大规模整治以来,总体保持较好,但是因有的路面破损、顶层违建拆除后又存在屋顶防水等各种问题,彻底整治仍有一定困难。有关部门将加强日常巡查管控。由于受到机场噪音的影响,该小区计划搬迁,已另行选址,项目正在推进。胡女士  

  • 御康公园设施太陈旧

        御康公园位于丰台区六圈村地区,是北京市城市绿化隔离地区“郊野公园环”项目之一,面积将近40公顷,于2009年开始免费向市民开放。作为一个免费活动场所,御康公园深受周边居民的欢迎,每天来公园活动的居民非常多。但现在公园疏于管理,设施陈旧破损,年久失修。

        6月11日,笔者来到御康公园。从公园南门一进去,就看到一面具有隔离功能的砖墙竟然倒塌了有一米多长,且全部都压在了草坪上。沿着园中小路往里走,在草坪中有一口井的盖子已经丢失,只用一块橡胶皮搭在井口,上边压了一块砖头。由于风吹雨淋,公园内许多标志牌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牌子上的标识和字迹模糊不清。公园内的石桌石凳也坏了不少,有的桌面和凳子上脱落的石板破碎散落在旁边。在健身活动区,有一个手脚并用的椭圆机,只剩下一侧的手柄和踏板,其他设施也都存在一定的破损。希望有关部门加强公园管理,及时维修设备设施,为周边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纪凤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