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都发展是北京城市规划发展建设的灵魂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05月21日        版次: 14     作者:

    文 魁

    首都发展是一个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的命题。细细品味,就会发现,冠以首都或北京两个不同定语的相应概念,有其不可替代的深意。

    我认为,首都发展要义的提出,进一步强调了“北京是首都”这样一个基本命题,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忽视这一点。首都发展是北京城市规划发展建设的灵魂,首都是魂,北京是体。首都发展比北京发展的概念表述,站位更高、内容更丰富、意义更深刻。只有认识到魂,才能把握住体。北京城市规划发展建设,始终要有首都意识。

    首都发展以国家站位统领北京发展

    首都与北京,有着相同的内涵,经常可以互换,因为北京是首都。但两者毕竟是不同的概念,首都是国家的首都,而北京是地方性城市,所以概念上并不完全等同。两者内在协调统一,就会相互交融发展;两者顾此失彼,也会出现失衡错位。一座城市一旦被定都,就要服从和服务于国家利益。作为首都的北京城市战略定位,同任何一座城市都不同,其战略定位是从国家站位出发的:北京城市战略定位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其中没有一项是从区域或地方来定位的。

    首都发展的新概念,强调了北京城市的战略定位,以全国“四个中心”统领北京城市发展。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北京城市要“做到服务保障能力同城市战略定位相适应,人口资源环境同城市战略定位相协调,城市布局同城市战略定位相一致”。首都发展不但是指南,而且是航标,北京城市发展进程中的任何偏离,都要以首都发展的理念矫正航向。北京发展的核心内涵是首都发展,首都发展统领北京发展。

    首都发展意味着城市发展的新体系

    首都发展,从首都功能出发,以“四个中心”为统领,在“四个服务”职责的履行过程中,必然形成一个完整的城市发展体系。从城市的服务保障能力、人口资源环境到城市空间布局,都要与城市战略定位相适应、相协调、相一致。所以,抓住了首都功能这个纲,纲举目张,首都发展的脉络就会应运而生、顺势成长,城市发展就会出现一个新体系。

    北京城市发展新体系是沿着“四个中心”延伸和展开的。正是这样一个脉络,根据市域内不同地区功能定位和资源环境条件,形成了“一核一主一副、两轴多点一区”的城市空间布局。新体系之新主要表现在,北京城市规划发展建设的一切都是围绕着首都城市战略定位展开的,增强了城市发展的整体性、关联性和自觉性,从根本上扭转了城市扩张的分散性、随意性和盲目性。

    首都发展开辟了城市发展的新模式

    首都发展,在强调首都功能的同时,提出了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要求。疏解是牛鼻子,一方面减轻城市压力,医治“大城市病”;一方面为提升首都功能腾出空间。但我们进一步深入思考,就会发现这背后更为深刻的意义:北京的疏解整治促提升,意味着城市发展方式的深刻转型。因此,可以说,首都发展开辟了城市发展的新模式。

    新模式不同于以往过于强调城市经济规模和增长速度的发展模式,而是一个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的新型城市发展模式。新模式之新,主要体现在自觉把控城市发展方式上:城市发展有定位,从首都功能出发谋划,不能是“无目的地膨胀扩展”;城市发展有方向,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不能是放任自流、无为而治;城市发展有目标,实施人口规模、建设规模双控,不能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儿算哪儿;城市发展有顶层设计,一张蓝图干到底,不能是政府换届规划也换届;城市发展有方式,减量集约、创新驱动,不能是以规模速度论英雄;城市发展有禁忌,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和城市开发边界,不能是“摊大饼”;治理城市有抓手,疏解整治促提升,不能是开墙打洞无人问,违章乱象不敢管;城市管理有章法,“绣花”般的精细化管理,不能是无序失管。首都发展,为城市发展新模式提供了方向和保障。

    (作者为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原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