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裤子 从文明交锋到权利抗争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03月21日        版次: 16     作者:

    张慧

    裤子已是一种稀松平常的服饰,无论东方西方、高低贵贱、男女老幼,都有材质各异、款式繁多的裤装可供选择。然而,裤子的“年龄”并非想象中久远,全民都有裤子可穿的历史也不过才一百多年。裤子的演化史,更和文明交锋、阶层划分乃至性别权利有着密切的关系。

    游牧文明教农耕文明穿上裤子

    在游牧民族促使农耕文明穿上裤子这件事情上,东西方像是一部电影的不同译本,几乎是同一时间,以同样的剧情在不同的地域上映。

    一边是西欧文明发源地,希腊城邦与罗马帝国。地中海气候下,古希腊人喜爱松弛舒展的希顿式长袍,流行一整张白色方巾将身体自上而下围绕;希腊士兵身着的卡利密斯露肩短篷长至膝盖,腰间系带。继承希腊的古罗马人普遍认为文明人的服饰只有一种,就是可以同时遮住上下身的翩翩罩袍。无论是罗马男人的“丘尼卡”、“托加”,还是罗马妇女的“斯托拉”和“帕拉”,均是宽敞的披挂式或套头式长袍,以丰富面料营造出多重褶皱彰显身份和优雅气质,为了行动利索最多加根腰带,保暖时加件斗篷——“裤子这种使‘两腿分立’的粗鄙服饰是游荡在草原的野蛮人标志,只有类似高卢这样未开化的游牧民族才会穿着。”

    另一边,同一时期的黄河流域,中原文化正熠熠生辉。文化中心、礼仪之邦里的常服是上衣下裳。衣同“依”,人依以庇寒暑,裳又作“障”,人依以障蔽。裳不是裤子,只是一个外罩,所以天冷时裳内还会添加套在胫上的裤管用以防寒,裤管中部不相连,因为套在胫上又被称作“胫衣”。战国时,胫衣上达于股、系于腰间,股间依旧不缝合,就又有了“绔”;有钱人家的公子以丝罗作绔,“纨绔子弟”一词由此而来。连裆的裤子在汉族人眼里被视为胡服,同样是被鄙夷的蛮夷装扮。

    所以当时无论东西方,在农耕文明眼里有块布料将身体围住已经足够,新奇的裤子与蛮夷相连,被视作低劣一等。而欧亚大陆上的游牧民族之所以会穿上裤子,并非为使“两腿分立”,而是与马背上的生活密切相关。只有缝合严密裤子的保护,才能确保身体不会在长期的戎马生涯中摩擦破损。不穿裤子,就无法骑马,不能骑马作战,就会形同废人被部落淘汰。

    相比之下,农耕文明虽然也有战争,但无论是在罗马时期还是战国以前,东西方主要文明的作战方式都是战车与步兵。步兵徒步前行,士兵立于战车上,裤子都无关紧要。虽然免去了穿裤子,但遇上速度和冲击力都不在一个量级上的游骑兵时,免不了的是吃亏。

    公元前302年,赵武灵王在与北方匈奴交战的过程中就常常吃这种亏:笨重的战车难以周旋灵活机动的匈奴骑兵,中原华夏的宽衣博带也不利于习武射箭,发展自己的骑兵迫在眉睫。而欲上战马驰骋,首先得穿上裤子。抛弃了对服饰的偏见,赵武灵王从实际出发,决定改良服饰、改变作战习惯。借助着赵国接近漠南草原的地缘优势,以及丰富的畜牧资源产出良马,赵武灵王带头穿上类似西北戎狄的短衣窄袖、培养士兵骑马射箭技能,这就是我们后人熟知的“胡服骑射”。“胡服骑射”后的赵国改头换面,一跃成为战国七雄里除秦国以外实力最强的国家。

    另一边,虽然古罗马人数百年间的征服主要依靠的是其步兵军团而非骑兵,但在北上征服的过程中,因为寒冷天气的鞭笞,罗马士兵们在哆哆嗦嗦中第一次穿上了裤子。而出现在公元1世纪的罗马骑兵,其兵源主要依靠同盟国和依附国的蛮族提供,在服装装备上自然也逐渐接受了裤装。

    裤子在东西方的不同阶层走向

    服装的流行一般是上层社会对下层社会的影响辐射,裤子的普及却是从下层社会往上层社会的渗透。虽然东西方的裤子在发展初期都有着被主流文化摒弃的命运,但在被农耕文明吸纳以后,两边的阶层走向却开始分道扬镳。

    上衣下裤的服装定式形成后,虽然裤型随时代变迁,裤子一直是西欧男性着装的固定模式。早在公元1-3世纪时,欧洲的制裤工艺就已经出现领先优势,现存于荷兰霍尔斯特博物馆的一套男装服装就是衬衫和裤子。进入中世纪以后,欧洲男性的腿部服饰流行三种,即裤子、长筒袜或短袜、裹腿布;文艺复兴时期尤其是16世纪后半叶,在紧身袜的上半部膨胀凸起的南瓜裤在宫廷中颇为流行;18世纪的男性马裤松紧适度,裤子的剪裁紧贴下肢且多为皮革制作。无论裹腿还是裤子,长筒袜、马裤抑或西装裤,都是欧洲男装的形象标识,与东方对裤子的遮遮掩掩形成鲜明对比。

    东方在胡服骑射以后,连裆的下身穿着从骑兵开始,逐渐向底层劳作者流行。由胡服而来的合档裤子被称作“褌”,是行军作战、下田劳作以及仆役的日常穿着。褌的裤脚长度一般超过膝盖,可以看作长裤;而短于膝盖之上的褌则称为“鼻犊褌”,状似短裤。唐代名画“浴马图”中,“弼马温”们身上穿着的就是这种服饰,至今在日本相扑运动员的下身装扮上,还可以看到“鼻犊褌”的遗风。魏晋南北朝是众所周知的民族大融合时期,在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杂居过程中,服饰作为文化的最外层得到了充分交融。“胡服”方便合体的优势被充分汉化吸收,一时间成为流行风尚继而大范围普及。到了宋代时,裤子已经成为普通民众的日常穿着,食卧也不必正襟跪坐,中式家具的样式也随之改变,桌椅、床榻的高度都跟着使用习惯调整。

    然而上流阶层对于这种合裆裤却异常排斥,一是合裆裤的发明本就是为了骑马劳作的便利,上身短衣、下身裤子的短褐是下层劳作、出卖体力过活人的穿着;二是自周朝以来,因为衣、裳、胫的组合限制了身体大幅度动作,发展出了礼仪之邦一套关于行、坐、跪、卧的完备礼节,宽衣大袖才是士族男士的特征。席地而坐、随意伸开双腿像个簸箕的坐法尤其大不敬。有身份的人即使是穿着裤子,也要用外罩长袍将其隐藏起来,男女莫不如是。贵族妇女喜欢裙内穿裤,裤上绣花,外穿的合裆裤只有在骑马时穿着。

    这种穿衣习惯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初。在鲁迅先生小说《孔乙己》的咸亨酒店里,来店喝酒的顾客就依据露不露出裤装而划分两类群体,付不起多一文钱、站着喝酒的“这些顾客,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长衫马褂才从男性的日常服饰中消失,工装裤、西裤、运动裤不分阶级地出现在各类职业人身上。

    女性裤装就是一部抗争史

    西欧的男裤多提倡人体美,喜欢裤装贴合剪裁,展露下肢力量;东方更偏向宽袍博带,推崇潇洒飘逸,有身份地位的男性都将裤装隐藏在长袍下。但在女性的裤装问题上,东西方19世纪前的态度则恰恰相反——受制于宗教和文化因素,西方女性在裤装规范上反而有比东方更严格的约束。

    穿裤子骑马对于东方女性来说并非禁忌。早在隋唐时期,宫中女子穿胡服骑马就成为风尚。唐代《开元大宝遗事》记载:“都人士女,正月半乘车骑马,于郊外之中开探春之宴。”而在西方《圣经》的《申命记》里:“女着男装,男着女装,以上举动将被神耶和华所憎恶,皆是被禁止。”可见西方宗教要求将裤装从女性身上绝对隔离,即使骑马时也不能穿着。贞德被教会送上火刑柱的12项罪名中有一项就是像男人一样穿裤子,另有一项是像男人一样穿着裤子骑马。因为女性禁止穿裤,所以西方贵族女性骑马并不是双腿跨骑,而是采用淑女专属的侧骑姿势,有与之配套的专用侧骑工具将骑者“挂”在马背上。

    在东方,即使到了宋代受理学思想禁锢,上层女子需在裤外罩裙,劳动阶层妇女因为便利与保暖性需要,还是可以将合裆裤外穿作为常服。与之相对,西欧女性不但不可以外穿裤子,连巨大的裙摆下也只有裙撑和层层叠叠的衬裙。除去宗教影响,西欧的世俗文化也将裤子视作成年男子权力的象征,妇孺不可僭越。直到今天的英语习语里,“谁穿裤子”也有“谁说了算”的含义!

    上千年的漫长时间,是否有女性想过去穿裤装?这样的个体思绪无从追寻,直到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在法国妇女领袖奥兰普·德古日发表的《女性与女性公民权宣言》里,女性要求着裤装的权利才第一次被正式提出。德古日的“你可以自由信仰,亦可以自由着装”成为了女性运动的街头标语,也将她送上了法国大革命后期的断头台,但女性追求裤装的风潮并未就此平息。

    法国大革命之后第十年,针对女性要求裤装变革的冲击,巴黎警察局长亲自提议并最终付诸实施的法案规定:除非巴黎警察局长特批,任何巴黎妇女都不能穿裤子上街。好在历史总于曲折中前进:1892年这项法令开始放宽,允许女性在骑马时穿着裤装;1909年随着自行车成为城市交通工具的主力,这项法规再次放宽,允许女性在骑自行车时也能穿着裤装。

    但女性真正穿着裤装的时刻是在她们展露工作价值的时候,有几位女性先驱率先向世人证实了这一点:来自美国的玛丽·沃克(1832-1919年)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军医,奔波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战地医院时,为了工作方便她开始穿着男裤,为此数次被捕,但国会最终决定通过立法给予女军医医院服务期间穿着裤子的特权;阿梅莉亚·埃尔哈特(1897-1937年)是美国著名的女性飞行员,作为第一位获得十字飞行荣誉勋章、第一位独自飞越大西洋的女飞行员,在她驾驶飞机遨游天际时,为了行动自如也为自己选择了裤装。

    两次世界大战将男人们推向战场,造成劳动力普遍短缺,欧洲女性被迫走出家门进入农场和工厂里工作。开拖拉机、生产日用品、制造兵器……穿着裙子在机器和齿轮边劳作,不仅不便而且危险,由此适合从事体力劳动的实用裤装正式流行起来。二战后伴随着女性政治地位的提升,裤装成为女性不可或缺的外在装扮。在今天的法国,曾经最早的女性裤装提出者德古日受到了应有的尊敬,法国人用她的名字命名了街道与学校,在这些街道与学校中,身着裤装的女性自由穿行。

    至此,从实用必需品的角度来选择,无论东西、无分男女老幼,为了便利都有了穿裤子的权利和自由。现代社会赋予各种性别和阶层比过去更多的选择权,也更注重实用与快捷的属性,这些都在简单的一条裤装上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