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三块广告牌》:像坐过山车打破惯常观影经验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03月08日        版次: 16     作者:

    袁云儿

    观看《三块广告牌》最深的印象,便是惊叹于一部短短两个小时的电影里,居然能塑造出这么多形象鲜明、让人过目不忘的人物,俨然是一幅当代美国民众群像图。

    这得益于该片异常扎实的剧本。对于片中的三个主要人物,女主角海耶斯、警长和警员,影片没有对人物进行简单定位,而是侧重展现三人性格的多面性和复杂性,这些特性主要通过人物在强烈戏剧冲突中的行为抉择来体现。

    以海耶斯为例,这个彪悍的母亲,为抓到奸杀女儿的凶手,她几乎与全世界为敌。电影着重刻画她的执拗、倔强、坚毅,但当她坐在卧室里对着粉红小兔拖鞋自言自语时,观众又能看到她的孤独和无助,既让人佩服,又让人心疼。还有自杀身亡的警长,这个人物固然善良宽厚,但他用死亡“将”了女主角一军,也流露出一丝狡黠。

    编剧多次采用先抑后扬(反之亦然)的方式揭示人物的另一面或人物的转变,效果非常令人惊喜。观看该片的过程,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刚刚对一个人物形成所谓“好与坏”的印象,下一个情节便马上打破这种印象。

    比如海耶斯最初的形象是一位美国版“秋菊”,拼了老命讨一个说法,让人非常同情。但当她一把火烧向警察局后,观众内心的天平便有了些许倾斜。复仇母亲在道德上不完美,但人物反而更加真实。片中另外一个警员,他的愚蠢和坏脾气都让人反感,然而当他被警长感化后,又从心底流淌出了善意,这种淳朴和真挚让人动容。

    这几个人物之所以鲜活,台词、表演也功不可没。全片几乎没有一句废话,而且金句频出,尤其是女主角反抗镇上居民的几场戏,或嘲讽或怒斥,把他们的伪善和冷漠揭露得一丝不挂,令人击节赞叹。很多台词也顺带表达了编剧对美国社会问题的讽刺,比如宗教、司法腐败等。如果说海耶斯主要用“毒舌”发力,那么在塑造警员时,影片则是让他用拳头说话。这个人物的文化水平不高,因此台词比较简单,演员特意用一种含混的口音去表现他的鲁莽,也显得特别可信。

    就连片中只出现一两次的背景人物,影片也会抓住某一典型特征,用一两个突出的亮点让人物变得更真实生动,比如牙医一开始以站在道德高地的姿态面对海耶斯,被后者攻击后却马上抱头鼠窜,其外强中干的特性一目了然。还有片中的广告牌租赁员,既有作为商人的精明圆滑,也有发自本性的善良宽容。不难看出,编剧在塑造每一个人物时都有丰富的背景信息作为支撑,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才真正描绘出了一幅令人信服的美国众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