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唱道情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03月08日        版次: 14     作者:

    丁立梅

    唱道情,是民间的一种说唱艺术,以唱为主,说为辅。所需道具极其简单:一个道情筒子,外加两根竹篾子(有的地方用的是简板)。唱道情的人,把道情筒子斜背身上,当手鼓使。他一手敲着道情筒子,嘭嘭嘭,嘭嘭嘭,听上去,既欢快又有气势。另一手执两根悠长的竹篾子,竹篾子相互击打,发出“嗒嗒”之声。这“嗒嗒”之声,给他的说唱,增添了强烈的节奏感。如春雨敲打竹林,又或是,茅檐之上积雪消融,一滴一滴,滴落在檐沟里。

    在苏北沿海一带,新年是被唱道情的给唱来的。大年初一,天才蒙蒙亮,“嘭嘭嘭”的道情筒子之声,已在大门口响起来。一瞬间,整个村庄被敲击得雀跃起来,春水涌动,春柳飞扬。我们从热被窝里一跃而起,忙着换新衣穿新鞋,哦,过年喽!

    大门开了,簇新的天地里,站着那个唱道情的人。一般以中老年男人为多,他们的长相看上去都差不多,身形清瘦,皮肤黝黑,狭长脸,眉眼和善。衣着也差不多,多半是套一件蓝布棉袄,半新不旧的,但洗得极干净。道情筒子斜挎在身上,一只骨节毕现的手,执两根悠长的竹篾子。他一手敲着道情筒子,一手击打着竹篾子,嘴里道着万福,恭喜主家发大财!我爸赶紧递烟,笑呵呵回他,同喜同喜,一道发财一道发财!

    他唱的什么我们是不耐烦听的,无非是些吉祥话,什么滚金滚银,什么儿孙满堂,什么福如东海之类的。我们兄妹几个争着去拿家神柜上的钱罐子,里面装着我们早就准备好的硬币,一分、二分、五分不等。整个正月里,尤其是前十天,门前唱道情的如走马灯,又有舞龙灯的、送财神的、耍把戏的,川流不息。不管谁上门来,主家都得热情接待,人人得分上几分钱。

    我们给唱道情的钱,是不直接交他手上的,而是托在掌心里,让他用手上的竹篾子来挑。他轻拨竹篾子的一头,挑起硬币,很轻巧地弹上一弹,“当”的一声,硬币就落入道情筒子里了(道情筒子的一头留着一个小口子)。我们看得很佩服,又很羡慕他的道情筒子,那里面该装着多少钱哪!他笑笑的,谢过我们,说,没多少钱,没多少钱。忙着往下一家去了。不一会儿,就听到从隔壁邻居家传来道情筒子“嘭嘭嘭”的声音,还有他那半沙哑的声音,恭喜主家发大财!我们听着,真愉快。

    有一年,我们村子里也有人出去唱道情了,是个叫戴尚华的人。他家是村子里最穷的,老婆常年病着,躺在床上,不见天日。生了个姑娘,患侏儒症,十多岁了,看上去跟五六岁的孩童差不多高。他带着他的姑娘,走村穿户去唱道情。他唱道情不要钱,只要给几个馒头就行了,家家都乐意给。每天清早,他们空担子出去,傍晚,必满担子归来。后来,一个春天,他们家的墙头上都晒着吃不掉的馒头,足足让村子里的人,羡慕了一个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