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财政部负责人就财税工作和财政改革答记者问

个税起征点根据消费水平变化上调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年03月08日        版次: 02     作者:

    财政部部长肖捷邀请记者扫二维码,了解更多财政资讯。实习记者 潘之望摄

    ■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会根据实际情况具体确定专项扣除项目的规模和数目

    ■将改革完善个税征收模式,将分类税制转化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

    本报记者 范俊生

    昨天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记者会,邀请财政部部长肖捷,副部长史耀斌、胡静林就财税工作和财政改革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今年全年减税预计超8000亿元

    发布会首个问题指向公众关注的减费降税政策。肖捷表示,财政部今年将继续实施减税降费政策,总体考虑是用财政收入的减法来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这是实施减税降费政策的核心要义所在。

    他详细介绍了今年减税降费政策的主要考虑,首先,继续改革和完善增值税制度,按照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的方向,合理调整税率水平,重点是降低制造业和交通运输等行业的税率,目的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其次,将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包括提高 “起征点”,增加专项附加扣除。

    肖捷特别提到,今年将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主要是统一小规模纳税人年销售额的标准,大幅扩展享受减半征收所得税优惠政策的小微企业范围,并且考虑将创业投资和天使投资税收优惠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据测算,实施上述减税政策后,全年减税预计将超过8000亿元。

    加快启动税改方案,同时启动个税修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提高个税起征点,有记者问到具体的工作计划。史耀斌表示,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提高个税起征点,而且要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从政府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出,这次个税改革至少有两大内涵值得关注。

    他介绍,一个内涵是提高起征点。怎样提高起征点?提高到什么程度?会根据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水平变化来确定,并且提出一个政策性的建议。第二个内涵是前所未有的。这次个人所得税改革增加了专项扣除,而且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首先选择的重点就是子女教育、大病医疗,这是老百姓最急需最关切的。当然,我们还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具体确定专项扣除项目的规模和数目。

    史耀斌表示,此次个税改革还将改革完善个税征收模式。现在的个人所得税属于分类征收的个人所得税模式,这次改革会将分类税制转化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将一些劳动性所得,如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首先作为综合所得合并起来,再确定一个起征点进行征税。

    “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能够更好体现税收公平,体现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因为改成综合与分类征收的税收模式以后,这些综合性征税的项目会按年汇总来进行综合征税。”他说。

    史耀斌还介绍,将加快启动税收改革方案,同时启动个人所得税修法。所有这些改革要素都会通过个人所得税税法的修订才能最终确定下来,草案确定后会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按照程序审议,审议后组织实施。

    “我们相信,通过建立和逐步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税制,提高起征点,增加扣除项目,能使纳税人税负更加合理,同时让个税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积极效应显现出来。”他说。

    房地产税将参考国际共性制度安排,合理降低房地产在建设交易环节一些税费负担

    房地产税问题关系千家万户切身利益。史耀斌回答房地产税实施时间及征税对象范围问题时表示,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财政部和有关方面正抓紧起草和完善房地产税法律草案,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总体思路,设计、完善,同时再进行论证和听取意见。

    他说,作为一个世界通行的税种,房地产税有一些共性的制度安排。一是所有的工商业住房和个人住房,按照评估值来征税。二是在所有国家的房地产税制度安排里,都有一些税收优惠,比如可以作出一定的扣除标准,或对一些困难家庭、低收入家庭、特殊困难群体给予一定税收减免。三是房地产税属于地方税,其收入归属地方政府。四是因为房地产税税基确定非常复杂,需要建立完备的税收征管模式。

    史耀斌表示,我国房地产税制度将参考这些国际上共性的制度性安排。当然,也会从中国国情出发来合理设计房地产税制度,比如合并整合相关的一些税种,合理降低房地产在建设交易环节的一些税费负担等。

    预计未来几年我国政府债务风险不会发生明显变化

    肖捷回应政府债务问题时表示,截至去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我国政府负债率为36.2%,比2016年的36.7%有所下降。

    他说,我国政府的负债率是低于国际社会通用的所谓60%的警戒线,也低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和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负债水平。预计未来几年我国政府的债务风险指标水平与2017年相比不会发生明显变化。

    肖捷表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是地方政府举借债务的唯一合法形式。对于各类违法违规举债问题,我们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问责一起。

    他说,将“开前门”和“堵后门”并举,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在“开前门”方面,合理增加债务规模,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3500亿元,比去年增加5500亿元。在“堵后门”方面,从严整治无序举债乱象,坚持谁举债、谁负责,通俗地讲就是“谁家的孩子谁抱”。同时,加大督查问责力度,做到终身问责、倒查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