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叶 问

        李迪

        叶少军,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一见面,他就问,李老师,你想听我讲什么?我笑了,哎哟,这不成了叶问吗?

        他也笑了,不敢当,不敢当!谁不知道叶问是咏春拳宗师,弟子李小龙天下无敌!

        我说,他有他的技法,你有你的招式。给我讲几个你破的案子吧。

        1

        九块百达翡丽表

        感谢科技,让我们如虎添翼,长了天眼,把过去时逐一还原。可是,现在,这家伙进公厕后再也没出来。

        傍晚,一辆的士停在罗湖百达翡丽名表店前。一个男人下车进店。店员一看来了客人,笑脸相迎。

        哎哟,怎么客人五官不清?

        店员刚要揉眼,男人啪地掏出枪来,大喊一声:打劫!想不到店员也大喊一声:你吓我一跳!

        这一喊,把抢劫的倒吓了一跳。不等他回过神,忽地一声,一个凳子凌空飞起,直冲他面门扑来。抢劫的彻底崩溃,忘了手里有枪,扭头就跑。

        先诈唬,再扔凳子,是表店平日预防打劫的演练科目。练来练去,练到麻痹,想不到还真用上了!

        劫犯扭头就跑,的士还停在门口等他呢。他一头钻进去,快走!的士呜的一声开走了。这一天,是3月1日。

        店员为啥没看清劫犯五官?只因这家伙戴着人皮面具。他一出来上了的士,明明住福田这边儿,却让的士朝相反方向开。走过两公里,给钱下车了。干吗?害怕表店门口的监控照下车牌,吸引了公安眼球。

        他下车后往前走,穿过天桥到了马路对面,继续往前走,离福田越走越远。就这样,前前后后,他换了三次车,在车里又换了两次衣服,来到一个山旮旯。此时,夜幕四合,黑咕隆咚,他下车了。

        下车后,不动窝,入定半个多小时,的确没人跟踪没人盯,时间也耗得差不多了,这才又打了个车,往福田而去。不走大路,专走小路,半路又下车了。找个公厕,再换一套衣服,然后出来上了公交。也没目的,见车就上,公交到哪儿他到哪儿。公交到了总站,他下来,又找到一个公厕,进去了。

        这一进,就再也没出来!

        他的上述行踪,是我们通过海量的监控录像,一点儿点儿找到的。感谢科技,让我们如虎添翼,长了天眼,把过去时逐一还原。可是,现在这家伙进公厕后再也没出来。

        我翻来覆去看监控,突然发现了问题:公厕是新式的,统一进大门,到了里面再分男左女右。

        摄像头安在大门口,他会不会化装成女人混出大门?

        思路一打开,重新回头看。这家伙走路有特点,两腿拧着走,一晃一晃。抓住这个特点,我们发现,有一个这样走出来的女人!

        鞋子换高跟,裤子成裙子,短发变长发。他上了过街天桥,来到马路对面,在草丛里又换了衣服,女变男。然后,走到路边,叫了一辆的士,奔福田方向。不顺直路走,避开摄像头……

        3月12日,香港一家表店被打劫,抢走了九块百达翡丽,每块都价值上百万。不仅表相同,作案方式如打的、持枪、戴人皮面具,案犯身高、体态、走路姿势,都跟我们侦查的案件一样。可以确认是同一人作案!

        不对啊,这家伙不是正在被你们跟踪吗?怎么又跑到香港了?

        这里有个时间差:我们从3月1日案发后,开始查看监控,工作量太大了,一直查到3月26日,才把他的行程追查到手。就在我们查找的二十多天里,他跑到香港去了。我们破案,他作案,我接着往下讲——

        这时,天已蒙蒙亮,案犯跑了一夜。其间,换衣数次,男扮女装。来到福田,他进了一个小区,不见了。这是一个老旧小区,里面没监控。

        我便装前往,来到小区。保安看了截图照片,说不认识这个人。我马上拷走全部监控视频。

        回去一搜,找到这家伙了。他凌晨进小区,五点多出来。换了衣服,还戴了墨镜。出来后上了的士,来到一个公园。公园里健身的人很多,他进去转了一圈儿,从另外一个门出来了。

        这时候,他又换了衣服,很规整。而且,脸也变了,跟我们之前看的完全不一样。天亮了,他揭掉了人皮面具!

        我们从3月1日起,一直追到3月26日,总算把他追到家了。这时,我们才发现,他进去睡觉的旧小区并不是他家。进去睡一小觉,就为转移侦查视线。不能不说,这个人皮面具,反侦查能力太强了!

        我们便装前往调查,保安说,他是我们小区的,住在六楼12号。他很少回来,现在就不在家。

        我们查他的租房资料,全是假的。假身份证,假电话。但是,交房租假不了!

        我们很快找到交房租的人,并通过此人,调出案犯本人的信息——梁耀,广东茂名人。查看他的出入境记录,3月10日进香港,3月13日入境,时间完全对上了!我们的高科技“警务云终端”,像网一样网住了他。

        这天,抓捕时机成熟,当场拿下。

        他傻了,深圳警方的高科技神了,他藏在绝密之地的名表一块没少!

        2

        杂志上的数字

        字写得有小有大,而且歪歪扭扭。他为什么要这样写呢?我把字按大小歪扭的走向,用细笔跟着画了一遍。这一画,画出了机密——细笔道下,惊现出飞鹅山的地图轮廓!

        名表刚刚送还香港警方,他们又发来协查函,再次请我们出山。事主罗婷被绑架,被索要两千多万港币。赎金如数送上,罗婷如期回家。警方说绑匪操大陆口音。

        应该说,罗婷很沉着。绑匪本来想盗窃,进她家一看,琳琅满目!这是条大鱼啊,不能只偷个仨瓜俩枣!就把她劫走了。眼一蒙,劫哪儿去了?香港飞鹅山。七八个人,轮流背她上山,就不让她走路。赎金到手后放人,也是背下山的。

        绕来绕去,用心明显,不让她知道藏身的位置。

        山上有很多洞,绑匪把人往洞里一放,说钱来了就放你,不来就吃了你!罗婷就说,你们别吓我,我又不是唐僧。我等在这儿多无聊啊,有没有书啊什么的?绑匪找了本杂志给她。

        这本杂志,也是他们自己看着解闷儿的。可是,他们万没想到——不知谁在上面写了几个阿拉伯数字,罗婷就记住了。

        香港警方把这些数字给了我们。大数据给出答案——贵州的手机号,机主王波。

        案发4月21日。我往前推日子,查找王波的出境记录。一查,没有!再侦查他从贵州到深圳的轨迹,有了!

        4月13日,他和一帮人陆续来到深圳,住在华丰宾馆。4月18日,退房,全部消失。他们会不会偷渡到香港?

        找到边防武警,一查,4月14日,武警在沙头角抓到过一名偷渡者,正是王波一伙的。人呢?拘留后放了。

        由此确认,这帮人是偷渡过去作案的。

        沙头角地理位置特殊,香港与深圳仅一河之隔。其间有一个涵洞,承接山上的雨水,大小刚可钻进一个人。顺着涵洞往前爬,就能爬到对面飞鹅山。这时,高科技再发力,得知王波他们还在香港!

        马上通报香港警方。他们问,怎么办?我说,敲山震虎!好,我们立即搜山!你们白天搜,搜不到没关系,就为吓唬他们。下午五六点就撤,留给他们下山的机会!

        于是,香港警方开始搜山了,连直升机都用上了。我们在这边儿守株待兔。

        搜山无果。这些家伙藏得非常隐秘。事后,他们说,我们看见警察在搜山,知道是在找我们。

        敲山震虎起到了作用,5月3日,有两个人回来了。没动,盯住。动早了,后面的就惊了。

        又过两天,看看没动静,这帮人就陆续回来了。我们决定动手。

        这帮人是两个一组偷渡回来的,我们也分组应对。有一组回来后,又来到华丰宾馆。一看苗头不对,老板不接待,表情也不对。哎哟,是不是出事了?扭头就走。叫了的士,说要去东莞。半路上,又说去龙岗,转来绕去,最后到惠州下车了。以为甩掉了跟踪,想简单了。好,你到老窝了,我们也跟够了。拿下!

        突审后,全招了。可是,赎金总数不对。抓一组人,找回一份钱。抓来抓去,连王波在内的十个绑匪都抓齐了,钱却少了1000万。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想,问题出在老大赵民身上。他虽瘦小,但很壮实,抓的时候,三个人都按不住。赵民被关进看守所。我跟管教说,注意他,如果他给家人写信要衣物,马上告诉我。

        过了两天,赵民果然写信给他弟弟要衣物。我赶到看守所,把信打开一看,很平常。我复印下来,把原信给了他弟弟。

        我把复印件拿回去,在灯下仔细研究。哎哟喂,字写得有小有大,而且歪歪扭扭。他为什么要这样写呢?里头有什么名堂?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了门道儿,我把字按大小歪扭的走向,用细笔跟着画了一遍。

        这一画,画出了机密——细笔道下,惊现出飞鹅山的地图轮廓!

        他的乱字,不但画了飞鹅山,而且,根据香港警方进一步研究,所画的位置,正是他们藏身的山洞。

        我再逐一查看信的内容,除去要衣物,还说了家里老人的坟要维修了,让他弟弟去修,坟在哪里,走多远,石头要好的,一块块搬来修。哎,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说老人的坟?我向香港同行咨询,他们说,飞鹅山上不但有山洞,也有很多先人的坟。哦,有了!赵民指的是他们住的山洞旁边的坟。我再看信,在提到修坟的这段,有一个“中”字,跟前后字不搭界。

        他是说,钱埋在山洞旁的坟中了!还有,搬起石头就能找到!

        这时,出入境窗口来电,说赵民的弟弟来办香港旅游签证。哥哥刚被抓,你旅什么游?分明是去找钱!

        我马上联系香港警方,让他们按图索骥,去山上拍个图过来。我一看,山洞旁边果然有一个坟。我说,你们挖挖看!

        一挖,找到一个包裹,打开一看——500万!

        我把图片往赵民眼前一亮,还有500万呢?!赵民脸绿了。

        ……在老二手里。

        原来,送到山上的赎金,是他和老二去取的。半路上,两个家伙私分了1000万。

        案件画了句号,赎金完璧归赵。

        3

        三处埋金地

        站在空屋里,面对空机器,我很难过,到底还是来晚了!不管他熔成什么样儿,价值一千万,他不会乱放。他会藏在哪儿呢?

        绑架案的1000万刚起获,深圳机场就来报案——案值又是1000万。机场出发大厅的金铺被盗,首饰、金佛全没了!昨天所有领了登机牌的乘客全部登机了,晚上保安清了场,案犯怎么进来的?

        案发前的录像还有。打开一看,妈耶,天花板上吊着两只脚!再回放——

        4月10日凌晨,上面的空调口被打开了,紧跟着,伸出两只脚,跳下一个人,又矮又小,不容看清面目,啪!录像没了,摄像头被打瞎了。

        随后,我们顺着空调口反爬进去。空调口后的通道很长,爬着爬着,发现了痕迹:烟头,水瓶。他是怎么进通道的?什么时候进的?又是怎么出机场的?什么时候出的?

        我们从他如何溜出机场开始侦查。他逃得出人眼,逃不出科技眼。调出机场全部监控录像,反复搜看,终于捕捉到他!

        凌晨时间段,空无一人的出发大厅里,突然,唰地一下,有个人影一晃,飘向安检方向。可惜,摄像头距离太远,看不清。这个人影穿过安检,来到送客大厅。安检口有个工作人员通道。他从那里出来,上了一辆的士。

        根据监控显示的车牌,我们很快找到这辆的士。师傅抓抓脑壳,没错,我是拉了这么一个人,他要去东莞。到了东莞,说身上钱不够,我去银行提点儿,然后去了柜员机。去了一会儿,又出来,说卡被吞了。又说你留个电话给我,我明天把钱给你送过去。我就住在东莞,经常跑深圳。我看就差二十来块,说算了!

        谢过师傅,马上赶到东莞的那家银行一查,他根本没取钱。目的不是为骗师傅二十来块钱,而是要让师傅给我们传递他的信息。他知道机场门口有监控,知道我们肯定能找到这辆的士。要是上了他的套,一钻东莞就全瞎了。

        机场出发大厅在四楼,这里有大量摄像头。调出录像再搜,发现案犯在4月9日上午,就出现在星巴克咖啡厅了。而案发4月10日凌晨。这家伙在机场待的时间真够长了,一定还会有蛛丝马迹!

        我们把机场的大数据都做出来,逐一梳理。最终梳理出一个手机号!这个手机号,4月8日就在机场出现了。持有人是从成都飞来的。经查,这个手机号是用身份证实名购买的:刘君,安徽人。

        我们马上跟安徽警方联系,哎哟,刘君本人在家呢!身份证丢了,还没补办。案犯冒用的是别人的身份证!

        眼看触手可及,但又抓不到人。身份证是冒用的,可手机号是真的。案犯既然从成都飞来,说不定在成都机场会留下什么线索。我们马上赶往成都机场。

        到了机场,刚把身份证图片拿出来,工作人员就说,这个人我们有印象。他持有两张登机牌!一张飞深圳,一张飞往上海。两个名字,两张登机牌,被我们抓住了。

        原来,案犯在进机场时,身份证和登机牌拿混了,不是一套。安检一看,登机牌和身份证对不上,就叫值班民警把他带过去问话。他说这是我另外一个朋友的,他本来要飞上海,结果没来,身份证和登机牌我都帮他拿好了。我先走,到时候再给他寄回去。民警说你俩长得有点儿像?他说是像。民警上网一查,没问题,复印了上海机票和身份证后,就放了他,让他飞深圳了。

        可是,案犯为什么会有两张飞不同地方的机票呢?容后再说。

        我们把这些信息列出来研判。至此,他手上就有三张冒用的身份证了。他用这三张冒用的身份证所走过的地方 ,唯有一个重叠点:浙江杭州!

        我们立即赶到杭州。在杭州发现他登记酒店时,用了第四张身份证,还是安徽的。把四张身份证牵出来,发现他去过上海,还去过苏州。

        我们跑上海,跑江苏。最终,两地警方说,这人是我们网上追逃的,在上海、江苏都偷过金铺。真实姓名叫黄天,安徽人。因为我们网上追逃,他就开始买身份证了。

        我们连夜赶到黄天的安徽老家,一查,有父母,还有一个弟弟。案犯真实身份确认了。

        这时,我们发现他用支付宝买了一个熔金设备,这个设备可以把黄金首饰等放在一起煮熔了,再按照设计做成任意形状。

        他把熔金设备寄到哪儿了?陕西宝鸡的一个小镇。我们马上赶到宝鸡,找到物流公司。

        货是他上门取走的,不是我们送的。什么时候取的?两天多了。物流公司不知道地址,没办法。

        我又问,东西重不重?重啊!那他怎么取走的?叫人力车拉走的。

        物流公司门口有监控,我们很快找到了人力车师傅。找到师傅就找到了地址,一间出租屋。一看,人去屋空。设备扔在屋里,金熔了。只剩一点儿渣!

        站在空屋里,面对空机器,我很难过,到底还是来晚了!不管他熔成什么样儿,价值一千万,他不会乱放。他会藏在哪儿呢?

        这时,侦查员报告,黄天出现在杭州,我们马上杀了过去。

        黄天跑到当地金玉一条街,在三楼金店跟老板打听,说他挖出一坨金,问怎么卖?老板说你拿来看看。正聊着,我们扑上去把他干倒。他反抗得很厉害,咬住我们兄弟的手指。真狠,差点儿咬断了!

        人抓到了,金子没找到。黄天说,你们有证据就把我弄掉,没证据最多扣24小时!超过时间我告你们,跟你们没完!

        我马上带人赶回他老家,把他父母和弟弟黄敏叫到一起,抓捕现场照片一亮——看见没有?黄天就在我们手上,他犯了大案!你们家小儿子黄敏也有参与!你们要是配合,我们就不抓黄敏,你们好好想想!

        他父亲问,咋配合?我说,前两天黄天回来干吗了?他母亲说,不知道他干吗,在猪圈里待了一会儿,又去后山了。

        我到猪圈一看,发现新土。挖了两下,挖出一小坨金子。再挖,没了。

        我马上拍照往审讯室一发,告诉兄弟,还有山上的事。兄弟说,明白。

        他把照片冲黄天一亮,这是不是你埋猪圈里的?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想坦白从宽,就把你父母和弟弟按窝赃罪带走!黄天愣了愣,没吭声。

        你不说是吧?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山上的!来人啊,把他带走!黄天全招了。

        我们把山上分三处埋的金子全都挖出来了。

        征稿启事:

        本版诚征优秀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要求不超过10000字,并附图片2—5张。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bjdbgwx@126.com或邮寄至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副刊部,邮编100734。请在信封上注明“纪实文学”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