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冰雪赛场上的别样“热”情

        本报记者 王笑笑

        当尼日利亚姑娘阿德格堡完成训练后,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就连不少对手都上前向她表示祝贺。尽管在12日进行的平昌冬奥会女子钢架雪车首次训练中,她的两次滑行都排在最后一名,但阿德格堡依然很激动。要知道,她是首个登上冬奥赛场的尼日利亚选手。尼日利亚可属于热带,别说见不到冰雪,年平均气温都接近30摄氏度。

        30年前,当牙买加男子雪车队飞驰在卡尔加里冬奥会的赛道上,终年不见冰雪的热带国家终于首次与冬奥盛会结缘。如今到了平昌冬奥会,已经有不少来自热带国家和地区的选手活跃在赛场,其中五个代表团是首次参赛。他们或许难获佳绩,却用行动诠释着奥林匹克的意义。

        “希望用我们的行动,激励下一代运动员”

        尼日利亚雪车队不仅创造了该国历史,也是非洲首支参加冬奥会的雪车队。它的诞生,还要从已退役跨栏运动员阿迪贡说起。阿迪贡生活在美国,父母都是尼日利亚人。2014年,她在观看索契冬奥会时对雪车产生了兴趣,随后开始训练、参赛。    

        2016年年底,意欲开展冰雪运动的尼日利亚奥委会找到了阿迪贡,成功劝说她加盟。“我重燃了对奥林匹克的热情。我知道有些田径运动员改练冬季项目后参加了冬奥会,我也想试一下。”阿迪贡说,“我觉得我必须做这件事。”    

        于是,阿迪贡一边寻找队友,一边用自制的木头雪车在泥土地上训练。很巧,阿德格堡通过互联网得知了这件事,“我立刻就想成为其中的一员。”这位前三级跳选手,当时对雪车还一无所知,“但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希望用自己的行动报效祖国,激励下一代运动员。”    

        去年9月,阿德格堡加入了队伍。她进步飞快,在今年1月的北美杯普莱西德湖站中获得季军,成为首个登上国际雪车联合会赛事领奖台的非洲女选手。当她和队友获得雪车双人座和钢架雪车冬奥参赛资格时,就连美国网球名将小威廉姆斯也特意录制视频道贺——她可是阿德格堡的偶像。   

        “我想成为非洲首位获冬奥奖牌的人”

        32岁的加纳共和国选手弗林蓬,也在今天的男子钢架雪车训练中亮相。他是加纳历史上第二位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但是首位雪车选手。“我的目标是成为非洲首位获得冬奥会奖牌的选手。”弗林蓬说,“这是我第一次参赛,我要为2022年冬奥会积累经验。”    

        弗林蓬的头盔上画有一只正从狮口脱险的兔子。“我就是这只兔子。我不会再被任何逆境困住了。”弗林蓬8岁时从加纳搬到荷兰,曾是一名出色的短跑选手。遗憾的是,他因伤病错过了2012年夏季奥运会,随后就逐渐淡出了荷兰队主力阵容。随后他转练雪车项目,曾随荷兰队备战2014年冬奥会,但未能从竞争中脱颖而出。    

        消沉的弗林蓬决定退役,但他的妻子鼓励他继续追梦。2016年年底,弗林蓬开始训练钢架雪车,并代表加纳出战。为了筹集训练、参赛资金,他曾挨家挨户推销吸尘器,因为没有赞助商愿意帮他。    

        这一次,弗林蓬登上了奥运赛场。“我很期待在比赛中与各国健儿交手,向世界展示加纳也是冰雪运动的一员。”他希望自己赢得更多关注,以此获得更多赞助商和加纳政府的支持,安心备战下届冬奥会。

        “我代表自己的国家,再冷也扛得住”

        说到热带国家和地区的冬季运动选手,不得不提皮塔·塔乌法托法。这位来自太平洋岛国汤加的小伙儿,将参加平昌冬奥会越野滑雪比赛,而他走红的原因,是在连续两届奥运盛事的开幕式上赤裸上身担当汤加代表团旗手。    

        皮塔出生在澳大利亚,在汤加长大。2016年里约奥运会,他参加了跆拳道比赛,虽然首轮出局,却因开幕式上的“出位造型”火了一把。当年底,他宣布跨界转型,“我需要新的挑战,我认为越野滑雪是最艰难的运动之一。”    

        然而,直到2017年1月,皮塔才第一次滑雪——此前他也只见过一次雪而已。一上雪道,他才真正领教了这项运动,“这简直是我做过的最难的事。”其实,更多的困难还在等着他。没有训练场地,他只能在澳洲的沙滩上用模拟器练习滑行;没有教练,他就从网上找视频模仿动作。为了参加平昌冬奥会,他没少参加选拔赛。终于,在今年1月,他梦想成真,搭上了来平昌的末班车。 

        不少人都在猜测,他还会像2016年奥运会那样光着膀子举旗入场吗?“这可是冬奥会,我得多穿点。”开幕前,皮塔数次表示自己要以健康为重。但事实证明,他是在卖关子。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他在零下2摄氏度左右的低温中穿着汤加传统草裙和拖鞋,赤裸上身擎旗入场。“我们汤加人在太平洋上乘风破浪,这点冷算什么。”皮塔说,“而且,想到是代表自己的国家,就算再冷也能扛得住。”(本报平昌12日电)  

  • 中国单板双姝
    携手滑进决赛

        本报平昌12日电(记者 高炜)12日下午,平昌冬奥会单板滑雪U型场地技巧女子资格赛在凤凰滑雪公园展开,4名中国选手参赛。刘佳宇和蔡雪桐在24名选手中分列第二和第六,携手闯进决赛;李爽和邱冷被淘汰。在13日上午的决赛中,刘佳宇和蔡雪桐将向奖牌发起冲击。  

        资格赛分两轮进行,取最好成绩进行排名,前十二名晋级决赛。第三次征战冬奥会的刘佳宇在第一轮表现出色,拿到87.75分。第二轮,她出现重大失误,只得到44.10分。蔡雪桐两轮的发挥比较稳定,分别得到65.75分、69分。

        今年26岁的刘佳宇先后在温哥华冬奥会和索契冬奥会上获得第四和第九,她的特点是动作难度大。赛后,刘佳宇说:“我感觉发挥出了正常水平,现场的风比较大,对参赛有一些影响,但很幸运,我顺利完成了动作,实现了进决赛的目标。这是我的第三届冬奥会,我的心态更成熟,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开开心心比赛,不留遗憾。当然,我也希望取得好成绩。接下来我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做好决赛准备。”    

        蔡雪桐今年25岁,也是第三次出征冬奥会。温哥华冬奥会,她排名下游。4年后的索契冬奥会,她一跃升至第六,无缘奖牌。赛后,蔡雪桐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眼圈有些红,“毕竟是冬奥会,有压力,我的动作还是有些紧。由于风比较大,我的速度受到影响,所以高度没有起来,两轮的分数都不是很高,希望决赛再努力。”展望决赛,她说:“我和刘佳宇都具备站上领奖台的实力,希望五星红旗明天能飘扬在赛场上空。”    

        刘佳宇和蔡雪桐都曾夺得世锦赛冠军,在本届冬奥会上肩负着冲击奖牌的重任。中国队相关负责人表示,U型场地技巧项目是室外比赛,受到环境影响,所以偶然性很大,中国选手最终能否如愿登上领奖台,要看临场发挥,还需要一点点运气。

  • 中国健儿冲击奖牌

        今天的平昌冬奥赛场,中国健儿将在冰雪赛场向奖牌乃至金牌发起冲击。    

        雪上项目,中国名将刘佳宇、蔡雪桐将于北京时间今天上午10时参加单板滑雪女子U型场地技巧决赛,中国两位选手都具备很强的实力,将联手向奖牌发起冲击。两人的比赛结束后,单板滑雪男子U型场地技巧资格赛随即展开。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获得第六名的中国头号名将张义威将亮相。张义威此前因伤病困扰状态不佳,但他在世界杯分站赛上获得该项目第三名,这也让外界十分期待他在平昌冬奥会上的表现。

        冰上项目,北京时间今晚6时,中国3名短道速滑选手范可新、韩雨桐和曲春雨将出战女子500米1/4决赛。根据分组,范可新与韩雨桐同组竞技,曲春雨则与韩国名将崔敏静同组。短道速滑是中国代表团的优势项目。不过,范可新近来状态不佳,能否争金夺银还得看临场发挥。此外,中国名将武大靖、韩天宇和任子威将出战男子1000米预赛。(栏目主持 王洋)  

  • “北京8分钟”演出设备开始安装

        本报平昌12日电(记者 吴东)12日中午,一辆辆大型货车驶进平昌冬奥会开闭幕式场馆,里面运载的便是将在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演的“北京8分钟”演出设备。“北京8分钟”演出协调部部长张树荣介绍,所有设备共动用了12辆货车运输,当天下午先期抵达的65人技术团队已开始安装调试,全部工作17日完工。

        张树荣说,“北京8分钟”总导演张艺谋放弃了以往的人海战术,大量使用高科技手段。整个演出在场上只有二十几名演员。不过,需要的设备很多,比如LED屏幕、遥控设备、演员身穿的可自行加热的石墨烯材料演出服,还有大量的充电宝。由于设备科技含量高、部件精密,在海运和陆运过程中都经过了特殊包装,防止出现损坏。

        “‘北京8分钟’兼顾艺术性和技术性,展现的效果将会很炫很精彩,但是风险也很大。”张树荣说,“很多表演环节都需要遥控完成,这些遥控设备需要调试。我们是客场,平昌冬奥会组委会提供的调试和排练时间非常短。”

        最让演出团队担心的,还是当地天气。从开幕式当天看,气温和较大的风速会给表演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张树荣说,“我们的设备在国内经过了风动和抗低温测试,风速测试安全值是每秒8米,相当于4级风,但今天的风速超过了每秒10米以上,大约是五六级风。”据悉,平昌2月25日的历史平均温度是在零下14摄氏度到零下23摄氏度之间,风速在每秒1米到每秒14米之间。按照韩国方面的提示,如果闭幕式当天风速超过每秒24米,所有的文艺演出都要取消,只进行仪式部分。另外,开闭幕式会场为五边形,有两个通道。从这两个通道进来的风到场地里风向变乱,也给安装设备带来一定困难。

        至于遥控设备信号问题,掌控这方面的韩国军方已将“北京8分钟”演出信号频率使用纳入他们的安全保障范畴内,可以保证演出顺利进行。张树荣还透露,所有参与表演的演员和工作团队将于2月17日抵达江陵,开始演练。

  • “琛哥”平昌弥补遗憾

        本报记者 吴东

        刘琛在北京冬奥组委很有名,工作作风泼辣,做事干净利索,老到有经验,跟同事们的关系处得很好,所以大家都叫她“琛哥”。不过,这个“哥”可是个纯姐们儿。

        作为北京冬奥组委派到平昌的41位“顶岗实习生”中的一员,刘琛的工作地点在仁川国际机场T2航站楼,工作岗位是负责抵离团队的信息副经理,主要职责是负责各类抵离信息采集情况,然后根据信息采集情况与团队其他业务口共同协作,在代表团抵达、离开时顺畅地做好接、送机工作。具体来说,就是负责代表团抵达机场的迎送、信息录入登记、交通安排,代表团离开时的送机工作、物流工作等。

        说来刘琛资历挺深的,早年在新西兰留学3年,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来北京冬奥组委工作前任职于北京市政府办公厅接待办,曾经在2008年北京奥组委国际联络部工作过2年,参与过APEC、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等大型活动,具有丰富的大型活动工作经验。

        “但是,我很遗憾自己没有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服务,对于奥运会抵离工作仅停留在知道但不明白的状态。所以这次顶岗实习很重要,让我对抵离团队工作有了一个直观而清楚的认识,也算是弥补了自己的遗憾。”刘琛很看重这次实习。

        她回忆说,她来到这里刚下飞机还没喘口气,就被机场团队经理直接带到各工作岗位与同事们见面,熟悉情况,旋即就投入到工作中。所以,这次实习虽然只有30天,但“含金量”很高,每天保持紧张高效的节奏。边干边学, 在韩国同事的热情帮助下,刘琛很快融入到工作团队中。

        仅仅工作了一周,平昌冬奥会的抵离高峰就到来了。韩国同事的团队精神给刘琛留下了深刻印象,大家不但努力完成自己的工作,也随时注意互相补缺,从而让整个抵离团队得到了高效运行。让她最高兴的,莫过于前几天接待了中国体育代表团和北京冬奥组委来的观察员团队。虽然这只是工作任务中的一部分,但能亲自接待从祖国来的健儿和同事们,她还是非常高兴。

        在异国他乡工作,自然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住的很远,每天要单程乘坐一个半小时地铁上班;工作节奏太快饮食不规律,经常有上顿没下顿。但是看到同来的战友们每天都在努力而高效地工作,刘琛就觉得苦点累点都没什么。 

        由于工作太忙,刘琛根本没时间去赛区给中国健儿们加油助威。而且马上到春节了,她不免思念家人,尤其是想可爱的儿子。不过,一想到在这里能学到宝贵的工作经验,用于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刘琛就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完全值得的。

        (本报平昌12日电)  

  • 冬奥课堂

        单板滑雪是一项利用滑雪板从雪坡上滑降的运动,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美国。当时,一位名叫舍曼·波潘的父亲,为教自己的女儿练习滑雪,就把两个滑雪板绑在一起,偶然中创造了这种两脚踩踏在一整块板上的新型滑雪方式。    

        单板滑雪自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首次成为冬奥会比赛项目。平昌冬奥会,单板滑雪共设置男女平行大回转、U型场地技巧、障碍追逐、大跳台、坡面障碍技巧共10个小项的比赛。

        平行大回转比赛中,两名选手从平行设置的两个旗门赛道(蓝旗、红旗)同时出发,向下滑降,先行到达终点的运动员获胜。赛道全长为400米至700米不等,至少设置18个旗门,坡道宽度至少为40米。  

        U型场地技巧比赛需要运动员在半圆形赛道中滑行,并完成跳跃、回转等空中技巧动作。6名裁判员根据选手完成动作的高度、回转、技巧、难度等整体效果评分。100分为满分,除去最高分和最低分,剩下4名裁判的平均分为该选手本轮比赛分数。选取选手两次表演中的最好成绩来决定最终排名。    

        障碍追逐赛,由4名至6名运动员组成一组,以坡面、回转、旋转、跳跃的方式通过由多种地形和障碍物组成的赛道,最先通过终点线的选手为胜。

        大跳台比赛,是由选手从高处滑下在大跳台前进行跳跃后,表演各种空翻、回转等空中绝技的比赛。比赛时,5名至6名裁判以100分满分制对运动员的空中动作、飞行距离、落地等进行评分,除去最高分和最低分后,其余裁判打分的平均分就是运动员的最终成绩。

        坡面障碍技巧比赛是运动员在由铁轨、桌子、箱子、墙壁及跳台构成的赛道上进行的一项比赛,运动员可在多种地形中选择适合自己的赛道进行表演。6名裁判以100分满分制对运动员的高度、旋转、技巧、难度以及整体表演进行评分,除去最高分和最低分,剩余4名裁判打分的平均分就是选手的最终成绩。每名运动员需进行两轮比赛,取两轮比赛中的最好成绩来确定最终名次。(栏目主持 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