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入籍韩国 归化球员冬奥逐梦

        本报记者 王笑笑

        本届冬奥会,东道主韩国代表团派出了创纪录的144名选手,其中有18位来自北美和欧洲的归化运动员。这些“改换门庭”的欧美运动员远道而来,要助东道主一臂之力,同时也希望能够实现自己的奥运梦想。

        当白皮肤、蓝眼睛的亚历山大·加梅林出现在赛场,看台上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许多观众身披韩国国旗,举着他的海报,高声为他加油。这是2月11日上午进行的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冰上舞蹈比赛中的一幕,这位已入籍韩国的美国小伙儿和女伴闵宥拉代表韩国队亮相。“我觉得自己在韩国更受欢迎。”加梅林非常享受主场作战的感觉,“希望能用更精彩的表现,让韩国为我们而骄傲。”

        美国小伙儿将演绎《阿里郎》

        24岁的加梅林7岁开始滑冰,参加成年组比赛后一直与双胞胎姐姐搭档征战赛场。2015年姐姐退役后,他收到了闵宥拉的邀请。闵宥拉生长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父母均为韩国移民,其本人拥有双重国籍,2013年开始代表韩国参赛。她希望寻找一位有实力的搭档,冲击2018年在祖国举行的平昌冬奥会。    

        美国冰舞水平在世界上都是顶尖的,人才很多,因此内部竞争也激烈。再三权衡后,加梅林答应了闵宥拉。去年7月,他获得韩国国籍。两个月后,他和搭档闵宥拉便通过比赛获得了平昌冬奥会的入场券,成为韩国唯一一对获得参赛资格的冰舞组合。

        11日的比赛,是闵宥拉/加梅林的冬奥“首秀”。上场前,加梅林兴奋地与搭档击掌,挥臂为自己鼓劲。他们采用的是一首动感十足的桑巴舞曲,他们的表演几乎从头至尾伴随着观众的掌声与喝彩。退场时,他俩又赢得观众的一阵尖叫。“太不可思议了,观众非常热情,他们让我在表演时更有力量。”加梅林说。    

        尽管这只是加梅林第10次来韩国,但他已经爱上了这个国家。接下来的自由滑比赛中,他俩将演绎一首《阿里郎》,以此致敬韩国传统文化。“我们合作的时间不长,力争滑出自己的最高水平。”加梅林说,“让大家也看看韩国冰舞的实力。”

        冰球“姐妹花”身披不同战袍

        在10日晚进行的女子冰球预赛首轮中,25岁的朴允静代表韩朝联队登场。她还有一个英文名字:玛丽莎·布朗特。她的妹妹汉娜·布朗特则是美国女子冰球队的强力前锋,姐儿俩能一起参加冬奥会,令朴允静兴奋不已,“这是童话中才有的事。如果我们能在比赛中针锋相对,将会是一段很特别的人生经历。”    

        朴允静出生于韩国,4个月大时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随后定居明尼苏达州。在她不到一岁时,养父母生下了汉娜。汉娜5岁开始打冰球,受妹妹的影响,朴允静8岁时也拿起了球杆。但她的进步没有妹妹快,入选美国队希望渺茫。2015年,朴允静接到韩国队的邀请。于是,她回到韩国,重新成为一名韩国人,韩国队也最终获得了冬奥会参赛资格。“我从没想过能参加冬奥会,而且是代表自己的母国。”尽管对韩国文化、饮食仍不太习惯,韩语也还不太流畅,但朴允静依然为回归祖国感到开心。    

        如今,她与汉娜代表各自的国家队在冬奥会相聚了。但由于各自忙着训练、比赛,姐妹俩见面的机会不多。姐妹俩经常通过手机聊天,为对方鼓劲儿。她们的父母则成为最忙的观众,因为要同时关注两支队伍的表现。

        “外来的和尚”重拾冰雪激情

        韩国男子冰球队中,有7名来自北美的归化球员。麦克·泰斯特韦德是其中唯一来自美国的选手,他一度因为无法跻身NHL(北美职业冰球联盟)而自暴自弃,而参加冬奥会令他再次充满激情。    

        参加NHL是每一名男子冰球运动员的向往,但麦克的能力始终达不到要求,残酷的现实渐渐吞噬了热情。“我看不到希望,内心十分沮丧。”消沉的麦克决定在2013-2014赛季加盟首尔某俱乐部。2015年,韩国男子冰球队主帅、加拿大韩裔名宿吉姆·白邀请他加盟韩国队,助其征战冬奥会。麦克答应了。    

        第一次穿上韩国球衣时,麦克心情复杂。“我背叛了祖国吗?”但他转念一想,这只是一份理想的工作,“我从未想过冬奥会会属于我,它只属于那些顶级选手。现在我有机会登上这个舞台,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    

        有了麦克等北美球员加盟,韩国队进步飞快。麦克说,语言障碍没有成为自己与队友间的隔阂,因为“冰球”是大家的共同语言,“我们像一个大家庭,无论你来自美国、韩国还是加拿大,当我们并肩而战时,我们就是韩国队。我们的梦想是在平昌冬奥会上夺得一枚奖牌。”

        (本报江陵11日电)  

  • 未能闯进四强
    “鑫芮”泪别赛场

        本报江陵11日电(记者 高炜)11日晚,由王芮和巴德鑫组成的中国队在冰壶男女混合双人项目的附加赛中以7比9负于挪威队,被挡在四强大门之外。赛后,两名中国选手遗憾落泪,巴德鑫红着眼圈对记者说:“大家应该能理解我们的心情。我们付出了几年的努力,就为了这几天……”

        “鑫芮”组合曾获得2016年冰壶世锦赛亚军和2017年世锦赛季军,在世界上的排名也名列前茅。本届冬奥会首次将冰壶混双设为正式比赛项目。“鑫芮”组合很有希望冲击奖牌。

        在11日上午进行的循环赛第七轮中,“鑫芮”组合以9比3大胜挪威队。另一场比赛,“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如果击败瑞士队,中国队就能晋级四强。但“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在7比2领先的情况下最终以8比9失利。

        循环赛战罢,加拿大队和瑞士队作为前两名率先晋级四强。中国队、挪威队、“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均为4胜3负。通过比较相互间的战绩,“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在三队中成绩最好,也晋级四强。中国队须与挪威队进行附加赛。

        附加赛前五局,中国队虽偶有失误,但总体发挥较稳定。前五局过后,中国队以5比4领先。第六局,王芮出现严重失误,被挪威队一举拿下4分,中国队以5比8落后。尽管中国队在第七局追至7比8,但挪威队在最后一局占据后手优势,中国队无力回天,最终告负。

        上届索契冬奥会,巴德鑫随中国男队闯进四强,创造历史最好成绩,但最终无缘奖牌。4年后,他和王芮被挡在混双四强大门之外。巴德鑫说:“对手更擅长打关键比赛,这一点比我们做得更好。我们拼尽了全力,也做好了自己。我很享受这次比赛,也收获了经验。4年来,我成长了很多,接下来好好总结,希望4年后能再一次站在冬奥会赛场上。”谈到搭档王芮,巴德鑫说:“她真的很棒,虽然是第一次参加冬奥会,但抗压能力很强,发挥比较稳定,她在比赛期间给我的帮助也很大。”

        中国冰壶混双组教练张志鹏说:“虽然我们的世界排名很高,但和许多世界强队都没交过手。我们的队员很年轻,在心理和技战术方面和世界劲旅还有一定差距。未来4年,我们需要把备战工作做得更细致。”

        图为巴德鑫/王芮在昨天对阵挪威队的比赛中。

        本报记者 贾同军摄  

  • 单板滑雪U型场地
    中国“双保险”亮相

        今天,中国冰雪健儿将在冰上、雪上项目全面出击。

        12时30分,单板滑雪女子U型场地预赛开始。在这个项目上,拥有世界女子最高动作难度的刘佳宇和两届世锦赛冠军蔡雪桐将为中国队组成夺牌“双保险”。中国队在这个项目上具备夺牌实力。

        还是雪上项目的较量,18时,张岩将参加女子冬季两项10公里追逐赛决赛。在此前进行的7.5公里追逐赛中,顺利完赛的张岩最终排名第38位,这是近年中国选手在冬奥会该项赛事中的最高排名。在10公里比赛中,她有望再次取得突破。

        跳台滑雪女子标准台个人赛将在20时50分开始,中国队派出常馨月参赛,这也是中国女选手在该项目的冬奥会首秀。对于常馨月来说,能顺利完赛就是一种突破。

        冰上争夺,20时30分,田芮宁、郝佳晨将参加速度滑冰女子1500米决赛,其中郝佳晨参加了此前的3000米比赛,排名第21位,她将在1500米比赛中争取更好的成绩。

        (栏目主持:赵晓松)  

  • 中国花滑队团体赛无缘晋级

        本报江陵11日电(记者 王笑笑)11日,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短节目/短舞蹈阶段的比赛全部结束。中国队在10支队伍中排名第六位,遗憾地无缘晋级自由滑/自由舞阶段的比赛。

        花滑团体赛共有10支队伍参加,先进行男子单人滑、女子单人滑、双人滑和冰上舞蹈4个单项的短节目/短舞蹈比赛,选手根据排名获得相应积分,四项积分之和排名前五位的队伍晋级。在9日的男单和双人滑短节目比赛中,中国队的闫涵和于小雨/张昊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失误,分别排名第五位和第七位。中国队则在积分榜上暂列第六位。

        11日进行的冰舞和女单是中国队的短板,王诗玥/柳鑫宇和李香凝都是首次参加冬奥会,最终他们的成绩分别排在第七位。中国队以18分最终名列第六位,与排在第五名的意大利队有8分差距,无缘下一阶段比赛。

        尽管未能帮助中国队晋级,但几名选手都表示:未来会更好。王诗玥和柳鑫宇滑出了他俩本赛季最好的一套冰舞节目,但好像并没有打动裁判,所以他俩对裁判给出的分数略感失望。“但我们在冬奥赛场上展现出了最好的一面,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冰舞的进步。”两人表示,中国冰舞与世界一流水平仍相去甚远,“路还很长,我们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总有一天会实现梦想。”

  • 严谨是第一要务

        本报记者 吴东

        看到孙颖,完全合乎记者未见她本人之前的想象——一名负责平昌冬奥会开闭幕式场馆技术保障的官员,第一面就在她脸上看到两个字:严谨。

        举个例子:在记者还没到场之前,孙颖就准备好了一切:记者从哪个门进,途经哪几个地点,看一些什么展示。总之,她规划好了一切。

        接下来,就是她的介绍。虽然她是口述,听上去简直就是一份书面报告,语言流畅,条理清晰。这是她多年专业工作养成的风格。

        十几年来,孙颖一直从事着信息技术方面的工作。在她的工作经历中,没弄错过一个插头。事实上,她的工作何止这么简单。就拿这次到平昌冬奥会实战培训来说,她作为场馆经理助理,负责信息技术保障工作。“我们的保障工作涵盖所有部门。或者说,只要有电子设备,需要布线和设备安装的地方,就跟我们的团队有关。”

        来平昌之前,她曾仔细阅读过北京奥运会相关工作的技术总结资料,早在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时,她就参与了工作。应该说,对技术保障工作,她非常熟悉。“不过,我们在平昌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她说。比如,平昌冬奥会前,也举办了一些测试赛,但到了冬奥会正式开幕前,气温骤降。因此,韩国同事提出,为保障正常运行,必须要用耐寒的连接线。这样虽然多花了几倍的经费,但是经过与一般的连接线样本对比,证明这是必需的。再比如,开幕式记者席上使用的电脑主机等设备,也都进行了保温处理,而且是临到开幕式前一天才安装到位,尽管紧张些,却保证了记者的正常使用。

        严谨,严谨,还是严谨,采访孙颖的感觉,就这俩字。为了打破这种太过严肃的采访气氛,记者问孙颖:“你和你们团队的小伙伴们,平时就没有点活跃工作气氛的事吗?”

        “没有。大家都这样。”孙颖回答。

        记者无语。

        还好,接下来谈到了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将要上演的“北京8分钟”,大家都对此有足够的热情。孙颖告诉记者,她在北京就一直跟踪着这项工作,比如现场设备的超低温测试、风力测试等,她对“北京8分钟”设备的可靠性是非常有信心的。不过,唯一让她没有把握的一件事就是无线信号。韩国对无线信号的管理非常严格。为此,他们必须严谨地对比一系列技术资料,再进行模拟测试,确保闭幕式和“北京8分钟”表演的需求。“直到经过2月20日进行的唯一一次彩排检测后,我们才能安下心来。”

        “出了故障怎么办?”记者问。孙颖回答:“不能出故障!哪怕有一丁点儿故障,就意味着我们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只要做好了工作,就不会出现故障,我们有这个信心,信心就来自我们团队日常严谨的工作态度。严谨是我们的第一要务。”(本报平昌10日电)  

  • 冬奥课堂

        要说哪项冰上运动最考验参赛选手的智力,有“冰上国际象棋”之称的冰壶绝对算一个。冰壶16世纪起源于苏格兰,最早是当地人在冬天结冰的江河上开展的一种游戏,经过发展逐渐演变成为如今的冰壶运动。

        冰壶由特殊石材制成,周长不超过91.44厘米,高度不高于11.43厘米,重量在17.24公斤至19.96公斤之间。冰壶比赛场地长45.72米、宽5米,两端各有一个直径为3.658米的圆垒,一侧为本垒,一侧为营垒。投手从本垒将冰壶掷出后,其他队员使用冰壶刷调整冰壶的速度和行进路线,以使冰壶停留在最佳位置。冰壶比赛中每局由两队按顺序掷壶,双方掷完本局所有冰壶后,营垒中距离圆心最近的冰壶所属的队伍得分,该队每颗位于营垒中、位置较对手所有冰壶都更接近圆心的冰壶皆可获得1分,另一队不得分。

        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冰壶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在平昌冬奥会上,冰壶包括男子、女子和男女混合双人三个项目,其中男女混合双人项目是首次进入冬奥会。

        在男子和女子比赛中,每场比赛共分为10局,每队由5名(1名为替补选手)选手组成,每局每队轮流投掷8个冰壶(每人投掷两次),在两队总计16个冰壶全部掷完后,一局比赛结束。

        在男女混合双人比赛中,每场比赛分为8局,每队有男女各一名选手。比赛中每局每队投掷5个冰壶,其中一位选手投掷第1号和第5号冰壶,另一位选手投掷第2、3、4号冰壶。在两队总计10个冰壶全部掷完后,一局比赛结束。

        尽管冰壶运动进入中国的时间并不长,但发展速度很快。在2009年的冰壶世锦赛上,中国女子冰壶队一举夺冠。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女队又获得铜牌。在上届索契冬奥会上,中国男队历史性地获得第4名。本届冬奥会上,中国队获得了女子和混双比赛的参赛资格。(栏目主持:赵晓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