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爆款展览要有颗冷静的心

        本报记者 陈涛

        几乎一夜之间,在京城前往美术馆看场展览成了一件不那么小众的事儿。

        无论是位于市中心的中国美术馆,还是分列北边和东边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很多时候馆门口都排着不短的队伍,再想径直入馆看展成了小概率事件。以至于有业内人士惊呼,苦苦呼吁多年的公民美育元年终于来临。不过,爆款展的背后依然潜藏不少隐忧,诸如学术梳理、志愿者导览,都还有可提升空间。

        热门展览无一例外晒藏品

        接连几天,艺术从业者黄骍旻都会在朋友圈晒京城美术馆见闻,其中雷打不动的一帧图必然是门口排起的长队。“我以为躲过了最火的‘美在新时代——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特展’,再去美术馆就不会花工夫排队,显然错了。”他“抱怨”的中国美术馆正在展出“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花开盛世——中国美术馆藏花鸟画精品展”,排队架势并不逊于去年的“美在新时代”。而当他在相对冷门时段转向北京画院美术馆,及至更偏远一些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内工作人员也会不时发布观展高峰提醒。

        曾经安静守候知音的美术馆,就这样猝不及防迎来爆棚人气。“展览的火爆程度连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如此场景只在1988年中国美术馆展出的‘中国首次人体油画大展’时出现过。”中国美术馆收藏部副主任王雪峰认为,大冷天排出一二公里长的队伍,其实是对美术馆的莫大慰藉,“它告诉我们美术馆不怕没有人气,就怕拿不出好展品。”带来这一波高人气的好作品无一例外都是馆藏精品。中国美术馆展出的《愚公移山》《田横五百士》《徯我后》,早已成为中国美术史的经典之作;北京画院的“白石墨妙·倾胆徐君——徐悲鸿眼中的齐白石”,集合了北京画院与徐悲鸿纪念馆的齐白石、徐悲鸿藏品。

        缘何偏偏是藏品展引爆人们的观展热情?在王雪峰看来,近些年内地拍卖业勃兴,从市场角度催热了艺术史上的部分名家名作,不少原本与艺术相隔遥远的人从中获得启蒙,成为美术馆的潜在受众,“最能博得参观者关注的,一定是艺术史上耳熟能详的作品和画家。”

        万千藏品出地库殊为不易

        接连出现爆款展览,让艺术市场分析人士马维兴奋不已。“当美术馆有了人气,才谈得上公民美育,说今年是公民美育元年,立得住。”

        既然谁都知道馆藏品展是揽客神器,缘何它们鲜有机会与公众见面?

        中央美院美术馆原馆长王璜生一语中的:“全球知名美术馆大多属于博物馆体系,更像是艺术博物馆,而国内美术馆更像是用于陈列的展示馆。”对那种鲜少自主策划,更多依靠承接馆外项目的场馆,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直言:干脆把“美术馆”改名“展览馆”了事。

        不过板子也不能全都打在美术馆身上。西方美术馆背后多有基金会做支撑,而且体制灵活,可以有偿拿出部分或全部藏品做巡展。反观国内美术馆,运营经费长年捉襟见肘,也就只能在场地出租方面做些文章,拿收来的场租弥补缺口。此外,展览安排也有一定局限性。据马维透露,国内不少公立美术馆在展陈安排层面受大环境影响较大,比如一些大规模展览多与重大节庆有关,那些与展览主题八竿子打不着的馆藏山水、花鸟画,很难有机会走出藏品库,“即便中国美术馆展出百余件馆藏文物,其实还不及其全部藏品数的千分之一,数以十万计的珍品依然‘深锁地库人未识’。”

        好在如今情势出现了转机,中国美术馆这次就一次性晒出了馆藏宋元明清时期花鸟画。而且,步子迈得越来越大,不少藏品展不再盯着本馆收藏打转转,而是大有“合纵连横”之势,从全国各大美术馆网罗资源。

        学术与导览是观展“手杖”

        人们看到的是人气爆棚的大展,却鲜有人知晓背后的付出。

        “只有将优秀的藏品有计划、有步骤向公众展示,在策展过程中充分做好学术梳理,才能让更多美术爱好者得以更好了解作品,而不是到此一游。”王雪峰说,展览背后大有学问,比如展品摆放位置的高低、空间布局的疏密程度,以及导引参观者行进路线,都需要事先给出最佳方案。

        谈及学术性,吴洪亮笑言,每每遇到一个当代艺术展,若不看足2000字,都闹不明白它到底在讲什么。更让人无语的是,有时即便耐着性子读完了两千言,可能还是不知道它到底想表达什么。他说,北京画院为参观者做注解时,呈现出来的可能只有几行字,其实策展团队已经消化掉了好几本书的内容。在筹划“周思聪、卢沉回顾展”时,吴洪亮还特意找来奥地利作曲家马勒的名曲《大地之歌》循环播放,他希望伴随悲怆的旋律,行走展厅的人们能更接近艺术家的心灵。“无论是展览内容解读,还是展厅布设,但凡花气力甚至做到吐血的,反响尤为强烈。”他说。

        在艺术评论家黄炜看来,美术馆付诸越多心血,递给参观者的那根观展“手杖”就越有力。他还建议,伴随越来越多艺术门外汉进场,美术馆在志愿者导览层面要下更多功夫,“他们的讲解往往决定了人们是否白来一趟。”不过,这方面情形不容乐观。有份调查数据显示,国内逾半数美术馆的志愿者流失率在一半左右。“志愿导览员不是免费劳力,美术馆应该提供便利让他们融入到馆内学习与管理。这是在壮大自己而不是添负担。”黄炜说。

  • 实力演员赢“流量”,能走多远?

        本报记者 徐颢哲

        “非流量型”演员因为参加综艺节目迅速走红,赢得“流量”,在近期频频出现。开年湖南卫视的演员配音节目《声临其境》第一期中,“老戏骨”赵立新用流利的四国语言迅速征服观众;演员韩雪也因为在这档节目中精彩的《海绵宝宝》全英文配音,达到了自己出道以来百度搜索指数的巅峰。而演员周一围、翟天临更是通过《演员的诞生》和《声临其境》两档表演类综艺,获得极高人气。

        从去年底到今年初,聚焦演员表演的《演员的诞生》和《声临其境》两档综艺持续受到关注,其实并不令人感到奇怪。有观众统计了从2015年1月到2018年1月的23位“流量演员”主演的电视剧豆瓣评分情况,竟然都在6分以下,“烂剧率”达到100%。最多的一位“流量演员”,三年出演了十几部电视剧,豆瓣评分全都在6分以下。制片人大楠直言:“在当下的演艺圈,演技已经被无下限拉低,《演员的诞生》和《声临其境》中出现表演功底扎实的演员,当然令人眼前一亮。”

        事实上,近期爆红的几位实力派演员,此前基本都与流量无缘。在参加《声临其境》前,话剧演员出身的赵立新参演过多部重量级作品,包括电视剧《芈月传》,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芳华》等。对于自己因为一档综艺节目被大众认知,赵立新表示“有一丝悲哀”。翟天临在参加《演员的诞生》和《身临其境》前,知晓者也寥寥。

        参加表演类综艺,确实让此前不温不火的演员增加了表演机会。因为参加《演员的诞生》,凌潇肃坦言自己在短时间内接到了二十多个剧本,而且还都是非常好的戏,许多已经很久没有联系的合作方又重新找上门来。这让他很感慨:“演了这么多年戏,还没有在这个节目里演15分钟管用。”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参加《演员的诞生》的新生代演员彭昱畅身上。

        其实,不管是此前负面新闻缠身的《演员的诞生》,还是如今热播的《声临其境》,都在企图制造更多的话题,拥有公众更长线的关注度。媒体人周瑞对此表达了担忧,互联网时代公众情绪带着一拥而上的单调性与消耗性,短暂性的话题根本无法在信息大流之中留下水花,“诸如薛之谦这样的顶级流量明星的爆料事件在微博上的热度也不过一个多星期,一个星期后,还有谁会关注?”

        业内人士的共识是,一线流量明星尚且需要以作品持续不断刺激市场,那么获得公众短暂青睐的非流量明星们则更需要在走红后依靠作品稳固自己的热度。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因为《演员的诞生》获得过公众关注度、在微博热搜上风光过的演员们,除了周一围还保持着流量热度,其他演员似乎又再度回到之前默默无闻的状态。此外,制片人大楠也指出,实力演员在综艺上展现演技毕竟很短暂,还是要通过优质作品获得曝光率。

  • “霸屏”时代,她显得太不着急

        本报记者 聂宽冕

        由香港导演林超贤执导的军事题材动作电影《红海行动》将于大年初一上映,在这部以军人为主要角色的作品中,内地女演员海清在片中出演的华裔法籍战地记者夏楠可谓是“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沙漠玫瑰”。在影片上映之前,久未推出新作的海清接受了本报采访,谈起影片拍摄幕后的种种艰辛,也谈起了这几年她作为演员的“不着急”。

        《红海行动》以“也门撤侨”的真实故事为背景,讲述了中国海军“蛟龙突击队”8人小组奉命执行撤侨任务,并与掌握核战原材料的恐怖分子战斗的故事。海清饰演的战地记者夏楠将对撤侨任务遭遇恐怖分子突袭事件进行跟踪报道,是串联剧情的关键性人物。

        影片制片人、博纳影业总裁于冬透露,饰演这个角色的海清是被他“骗”来演的,当时影片已经开机拍了半个月,都没有找到女主角,“一听说要去摩洛哥拍5个月,几乎没有中国女演员肯接,都望而却步了。海清老师是被我连哄带骗才进的组,当时连合同都没签。”他还透露,海清到摩洛哥后,主动退掉庄园主房间改而去住破旧的酒店,就为了贴合战地记者的人设,儿子骨折也没能回家照看,敬业程度已经令他感动。

        当谈到这些,海清自己倒是轻描淡写:“做演员就应该克服这些困难,我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儿子受伤没能回家陪伴,其实让她十分内疚。当时海清辗转几十个小时,刚到达位于非洲卡萨布兰卡的剧组,就接到电话,说儿子的手骨折了要打钢钉。“我真的崩溃了。我很想跟导演说算了,我回去吧,但又想到剧组开机半个月都没有找到女演员,现在好不容易女演员来了,马上就要拍我和法国助理的戏,而那位饰演法国助理的演员的时间是不等人的,就这两天。对剧组来说,马上再空运一个女演员过来难度太大了。最后我没对任何人说,就这样留下来继续拍了。”

        作为导演,林超贤“虐”演员是出了名的,不过正是这份“虐劲儿”,让海清认准了《红海行动》。在圈内被称为“海大胆儿”的她笑言,由于饰演的角色是平民,动作戏比较少,但其实自己非常想演开枪的戏,甚至非常想开坦克。后来林超贤安排她的角色在电影里开了一次枪,海清一上手就让导演“惊艳”到了。她说:“因为真正的神枪手开枪时是不眨眼睛的,在电影里,军人开枪的时候眨眼睛会显得很假,但不熟悉枪的人就会不自觉地眨眼睛,导演还为此专门训练过演员。没想到我一开枪,他就发现我基本不眨眼,还说这得训练很久才能不眨眼睛。我说眨眼就看不见那个子弹了,我很想看那子弹飞出去。”

        海清坦言,第一次拍摄动作电影,真的是承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但她仍然很感激有这样的拍摄经历,“一般大家会觉得女性角色在这样一部军事动作戏里面笔墨会少一些,但这部戏突破了传统的思维,女性在里面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其实,在《红海行动》之前,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出现在观众的视线里。在如今这个演员都急于“霸屏”的时代,她显得太不着急。她表示自己一直都不是很高产的演员,以前一年拍一到两部戏,后来慢慢变成一年一部、两年一部,或者是三年两部。“拍得少的原因,主要是现在好剧本凤毛麟角。”如今演员中流行“演而优则导”,但海清并没有这种想法,“我这个人可能真的是比较笨一些,对表演的好奇和喜欢,以及对塑造角色这个过程的迷恋,让我从来没有萌生过别的念头。”

  • 老剧那么火,谁的脸在发烫?

        牛春梅

        现在国产电视剧每年产量达到一万多集,但每年寒暑假却有不少老剧在“霸屏”,比如《西游记》《红楼梦》《新白娘子传奇》《还珠格格》等,近几年又多了一部《甄嬛传》。最近有消息称,开播二十年的《还珠格格》重回湖南卫视寒假档期,收视率竟然飙升至全国第一。这不由得人要问一声:一部二十年前的作品为什么还有这么巨大的能量?

        近些年电视剧的收视率或网络点击量已经不大能使人信任了,买收视、刷点击量、雇水军等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但我们可以想象湖南卫视是不会为一部重播剧目伪造好看的数据,这也就意味着,这个“第一”的含金量应该是货真价实的。而且,超过了一众热门综艺、流量挂帅的剧目,这里更要问一句:现在的电视人都在做什么?二十年的时间都去哪儿了?

        这些在寒暑假霸屏的剧目,当年创下收视奇迹是可以理解的。上世纪80年代的《西游记》《红楼梦》能万人空巷,是因为当时的娱乐方式还不够丰富,又有名著光环加持,当然卖得好;上世纪90年代的《新白娘子传奇》《还珠格格》则以台湾制造的新鲜叙事令人眼前一亮。但这些剧目能在三十多年或是二十多年之后还能如此火爆就不大容易想得通了,毕竟“尔康”如今已是表情包中的大明星,琼瑶奶奶当时的台词今天看来也常常会感觉是大写的囧。

        “情怀说”自然是有道理的,这些电视剧陪着70后、80后、90后长大,看它们也是在看自己的童年、少年。但情怀并不足以将《还珠格格》推上收视第一的位置,要知道同时播出的一部流量小生的作品收视率仅有它的一半。

        拿《还珠格格》和今天的许多电视剧比,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借助《还珠格格》,赵薇、林心如、范冰冰、苏有朋、周杰等一大批演员都出尽风头,成为当时的流量小生、小花,而现在许多电视剧已失去了这种创造流量的能力,而只能借助流量小生、小花来拉动流量。

        这其中的变化就是电视剧的创作核心发生了变化。《还珠格格》的剧本、表演在今天看来确实有过于夸张的地方,但在当时却是奔着最好去的,琼瑶奶奶的剧本就不用说了,她对演员选择的苛求也是众所周知,但正是这种苛求才能够让“小燕子”、紫薇、尔康、金锁这些角色托起一批年轻演员。而现在,核心的创作跟不上,或者说不被重视,对流量过分依赖,似乎有了流量就有了一切。这样一来,数据当然也不会太好看,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买收视、刷流量的现象。不知道这些买收视、刷流量的制作方看到《还珠格格》的表现,脸会不会发烫?

  • 《唐探2》故事更突出惊喜感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春节档大片《唐人街探案2》(下称《唐探2》)昨天在京举行首映活动。该片由陈思诚执导,王宝强、刘昊然、肖央等主演,剧情延续了上一部《唐人街探案》,不过这次几位侦探将在纽约唐人街破案。

        凭借过硬的喜剧和推理元素,2015年贺岁档上映的《唐人街探案》口碑票房双丰收。《唐探2》这次进军春节档,与《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红海行动》展开竞争,陈思诚坦言,上一部的成功既是压力也是动力,“正因为大家对上一部的喜爱,所以会更期待《唐探2》。我希望在不完全重复上一部的情况下,讲一个有升级感和惊喜感的故事。”

        除了故事发生地改变,此次片中的案件升级为连环杀人案。陈思诚说,他想把“唐人街”系列做成一个IP,不只是片中秦风和唐仁两名侦探,而是像漫威宇宙一样,有一个系统的推理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来自全球各地的侦探和推理迷可以聚在一起,集中侦破那些悬案大案。

  • 雁翅楼书店启动迎新春活动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大大的“福”字写起来,孩子大人齐上场。昨天,中国书店雁翅楼24小时店2018年迎新春文化活动启动,首场主题阅读活动《晨钟暮鼓话北京》开讲。

        接下来,新春文化活动还将邀请中国书店及社会各领域知名专家和学者,讲述他们治学过程中的心得与感悟。此系列讲座以北京历史文化为核心,彰显古都历史风韵,包括《北京三个文化带与北京历史文化发展》《北京历史文化类图书简述》《清代满族文人笔下的北京生活》等。

        书店结合中国传统民俗,还策划了“指尖儿上的传承——老北京传统手工技艺讲座”,让读者在动手动脑中体会传统手工艺的趣味。       

        自3月至12月,还安排了15场讲座,涉及老北京文化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 中国视协征集现实题材剧本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日前在京公布重点现实题材电视剧剧本征集方案。

        中国视协将在未来4年内,遴选和资助100部以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基本内容而创作的优秀电视剧剧本,每部将获得创作专项经费资助人民币20万元。    

        中国视协重点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协调小组还聘任了首批重点现实题材电视剧剧本审阅专家,包括仲呈祥、刘文锋、李京盛、李准、张德祥、欧阳常林等。2018年度征集时间从3月1日开始至10月31日,具体申报程序详见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官方网站。获得资助的电视剧剧本,将分别在中国艺术报和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网站上公布剧本名单。

  • “广播三下乡”进门头沟送福

        本报讯(实习生 冯赛琪)2月7日的北京冷风刺骨,门头沟区雁翅镇却暖意融融。由北京市国资委和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组织的“广播三下乡 情暖一家人”活动暨村广播改造启动仪式在门头沟区雁翅镇淤白村举行。

        “广播三下乡”是北京电台自2007年以来定期开展的一项推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品牌活动,至今已经连续开展12年。淤白村位于门头沟区雁翅镇东北部,是一座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村落。现场北京电台的名嘴们亮出绝活儿,为老乡们奉上文艺大餐:小邸携手大帅带来一段《天仙配》;尚远表演了京剧名段《甘露寺》;赵亮送上经典评书《康熙买马》;最后主持人合唱多首春节歌曲,表达了北京电台对乡亲们真挚的新春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