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静水流深

        牛栏山一中高三(18)班 刘鑫鸽

        夜晚静得出奇,只听见窗外树叶的响声。仿佛又闻到墨香阵阵,想起我们相伴的日子。

        六岁那年,父亲从砚子先生那里淘来了它,一支精致的狼毫毛笔,通体棕红的笔杆上细致地雕刻着砚子先生的名字和母亲最爱的“静水流深”四个字。父亲将它郑重地交给我之时,我知道我们的故事也就此开始。小孩子总是对新鲜事物感到新奇,初获毛笔那几日,我将毛笔置于枕旁,睡前少不了几句甜言蜜语和一番爱抚,梦中的呓语也总牵挂着它。它好像能洞察我的心思,似乎在悄然告诉我快快长大,长大后便能用上它。

        终用到了这支笔。父亲将年纪尚轻还未掌握字间结构的我送至老师处学习书法。我畅想着握上它,如同大家行云流水写出豪迈的诗句,畅想它在我的手里像一只温顺的绵羊,随着我的心意,朝着我指引的方向奔去。然而它并没有轻易地听从了我的命令,做一只“安分守己”的绵羊也许亦不是它以毛笔的身份在世间遨游的目的,它像一只脱了缰的野马,毫无目的地朝着宣纸的四面八方画去。渐渐地,我意识到了自己手中那根赶羊的细绳已越放越远,直到无法将其拉回的地步。不想曾安眠于我枕侧、被我视为挚爱的它也会如此忤逆我的个性,我心中那个执笔抒胸臆的梦想似乎也如同水中倒映的月影,不切实际。“别想了,你不是这块料。”我听到它毫无感情的冷笑声,心情更是一下子跌到了谷底。用那幅墨迹郁结在一起的“旷世佳作”卷起它,机械地扔到了洗砚池中转身离去,将潇洒的背影留给空荡的教室,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好像也因它的“被迫离场”而变得空荡荡的。

        未曾想到,近一年后,当我已经快要适应它在我生活中的缺席之时,它又乘着老师的轿车回到了我的身边,随它一起到访的,还有几本当时怎么也誊写不好的小帖。“失而复得”的喜悦重新燃起了我对它的热情,儿时初见它的画面在我脑海里如倒带般一遍一遍地回放。它的安静,它的内敛,它的乖张,都在我的脑海中展开,汇成一幅只属于我们的画卷。我很自然地摊开一张宣纸,将信将疑地蘸墨掭笔,轻轻挥舞着手臂,细听狼毫划过纸面的声音。“老朋友,好久不见,你过得还好吗?”牧羊人手中的长鞭收放自如,绵羊在草场奔跑,自由却也固守着划定的边界。低头望向手中的毛笔,我看到它笑了,仿佛在告诉我,未来的路还长,不忘初心,且行且歌。我看到它身上“静水流深”这四个字正显现出不一样的光彩。终于,在平静的世界中我重获心灵的自由。

        年龄见长,学业繁忙,告别了书法中学习“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的天真时代,书架中的它已落上一层灰尘,儿时的旧物也几多要换成新的。然而,一张宣纸又已在桌上铺好。我又回忆起我们相处的岁月,黑夜如磐,一灯如豆,伏案桌前,点点墨香。

        翻阅着儿时的字帖,我竟握着毛笔睡着了。次日的朝阳已经近了,与笔相伴的岁月悠长。

  • 舞台小世界

        上地实验学校初二(1)班 仝一涵

        生活中的舞台有很多,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角色。我们在其中发挥着作用,舞台小世界,世界大舞台。

        我正往操场走,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呦!部长好。”原来是我们校团委通讯部的部长。“你去找一下杨晨光老师,具体是什么事我不知道,反正肯定很重要。”

        我头脑中冒出一个大问号,但还是点了点头。

        来到德育处,我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想要瞄上一眼,碰巧迎上杨老师的目光。杨老师微皱眉头:“一涵,你找我?”“呃……那个……”我结结巴巴地回答,“我们部长让我找您一趟。”杨老师却如释重负,说:“原来她找的是你呀,那我就放心了。”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是这样的,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我们有个公祭活动,你来当主持人,可以吗?”一股热流从脚下直冲大脑,一时间晕乎乎的。两个小人立刻在心里开始打架。一个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一个担心万一说话磕巴、说错字闹了笑话,不但自己丢脸,更给尖兵一班丢脸。不过,第一个小人最终赢得了这场胜利——当展现自我的机会来了,就一定要抓住!无论成败都是一次锻炼,相信自己!

        “怎么样?想好了吗?”老师问。

        我一磕鞋跟,“保证完成任务!”

        整整一个周末,我在家一遍一遍地改稿子,与杨老师沟通。站在镜子前练习表情,练习眼神,练成了五十秒不眨眼。一想到代表着我的班级,心中的自豪感就油然而生,是的,主持人,这一个简单的角色,不仅是主持着国家公祭日,更是诉说着这一渺小角色的重要性,也许一次主持算不了什么,同学们很快就会把这次公祭日的主持人忘记,但是无论在什么舞台上,没有小角色,把它做到最好就行了。

        12月13日如期而至。于老师整完了队,将金色的话筒递给了我,那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了。镜子前表情夸张的我,电脑文件中无数次改正的痕迹,好兄弟的鼓励,手中颤抖的夹子……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电视里主持人主持节目的画面,瞬间来了感觉。

        这次主持出乎意料的好,之前的付出全都值得。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是用多少汗水才换来的结果。如果当初拒绝了这次的主持,不知我将会多么后悔。所以,不要怕,当机会来临时抓住它,即使再小的角色也会绽放出大的光彩。

  • 羽化那一刻

        北京市育英学校九(2)班 刘开太

        最神奇、最难忘的,要数那只独角仙的羽化了。

        这只独角仙是我从一粒白色的小卵养起的。初二那一年,五月份的一个晚上,我在实验室里准备检查独角仙的蛹。打开饲养箱,一切都是老样子:淡黄色、半透明的蛹静静地躺在土里,一动不动,蛹皮已经变得又薄又脆——这是独角仙即将羽化的迹象。根据经验,明天就会看到一只威武的独角仙雄虫了。这毕竟是九个月的漫长等待,想到这,我既高兴,又有点遗憾,因为我一直想观察独角仙羽化的全过程,然而羽化一般发生在凌晨,这次是不太可能看到了。

        突然,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沙沙声,很像纸片划过地面的声音。我循声望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蛹竟然在动!原本紧紧缩着的六条腿舒展开了,在空中舞动着,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东西。羽化开始了!

        我掏出手机,准备记录这个难得一见的瞬间。蛹中的独角仙拼命挥舞着六条腿,扭动着身体,想要打开一个突破口。可是这层看似脆弱的蛹皮却像韧度极高的橡胶膜一样,任凭独角仙奋力挣扎,依然紧紧地裹在它身上。

        终于,随着一声清脆的撕裂声,它的背部裂开了一条小缝,它挣扎着,这条缝越来越大,一直裂到了它的头部。独角仙努力一扭翻过身来,背朝上,六条腿在木屑中一蹭,将腿上的蛹皮蹭得粉碎,露出了乌黑发亮的外骨骼。随后,它趴在箱子里一动不动,积蓄着力量,准备最后一口气冲破蛹皮。只见它的身子上下浮动了一下,六条粗壮的腿突然向上一蹬,蛹皮在这强大的冲击力下显得不堪一击,裂成了碎片。独角仙的身子已经完全挣脱了出来,可是头和角还被蛹皮包裹着。它多想赶紧用触须触摸、用眼睛观察这个新奇的世界!于是它伸出前腿,奋力撕扯着,将头上的蛹皮扯成碎渣。终于,它完成了羽化,打开通向这个世界的大门!

        这只独角仙静静地趴在箱子里,显然是累坏了。乳白色的鞘翅湿漉漉的,还很软,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变成黑色、坚硬的盔甲。忽然,它开始慢慢打开湿漉漉的翅膀,让它在空气中晾干。也许这就是羽化的意义吧:长出翅膀,遨游世界!

        我突然想起了苏轼在《前赤壁赋》中的一句话:“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苏轼提到“羽化”的意思是人可以长出翅膀,飞向天界,成为神仙。但是人是不可能长出翅膀的,苏轼的“羽化”更多是指精神的升华。

        独角仙的羽化是对自己生命的提升。我不禁想到,也许,我也正在经历着羽化吧!我的羽化便是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包在我身上的蛹皮就是自己的无知和需要面对的各种苦难。就像这只独角仙一样,靠顽强拼搏来丰富自己的知识,重新点燃对科研的热情,战胜各种困难,打开自己梦想的大门。

  • 爷爷的小木雕

        一七一中学初三(4)班 王奕萱

        零零散散的木屑散落在桌子上,一把把刻刀映衬着年代的记忆,那双秉承着几代人文化传承的双手,灵巧的雕琢着粗胚的形象。阳光从木窗外打进一道光束,照亮了红木桌上的一个个鲜活的故事,也照亮了工匠人炽热的内心。

        “我们这一代的老木匠,都是从小就跟着父亲学手艺,家里是祖祖代代的木偶头雕刻世家,这老祖宗的手艺,也就靠我们代代传下去了。”木桌前的爷爷娴熟地操纵着手中的刻刀,边刻边说道。爷爷此时正在雕刻的,是泉州木偶之一的提线木偶。只见他苍老的手依然有力地握着刀柄,一口精细的三角刀流畅地勾勒着一根根线条,右手在粗坯上轻轻点画着,如同小鸡食米般精细而迅速,同时左手捏着粗坯,随着刀锋的落笔迅速转动着位置。木屑清脆的飞溅声有节奏地传来,爷爷微微皱着眉头,聚精会神地盯着手中的作品,仿佛忘记了时间的流逝,隔绝了世事的纷纭。泉州的木偶头用樟木制头坯,在一番精心雕刻后加以裱褙、磨光、彩绘,形成了一个个神态各异、惟妙惟肖的木雕工艺品。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可是咱们国家的标志,是咱们国家的精华。在当今的信息化社会,要是传统文化被信息技术所埋没,我们这老一辈人的手艺,可就难以传承咯!”爷爷停下手中的活,叹了口气说道,“我小的时候,就是父亲作坊里的小工,天天帮着他打杂,跟着学手艺。”

        刻刀与樟木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再一次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想,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精心雕琢的亭台楼阁变成了规矩死板的电子屏幕,纵横古今的历史文献变成了消磨时间的电子小说,琴声悠扬的传统乐器变成了智能游戏里的钢琴键。那些慰藉我们心灵深处的悠扬乐曲、巧夺天工的工艺制品、热情奔放的民族舞蹈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隐去,人们只能在淡然之中选择懊悔传统文化的阻断。

  • 青年人,
    请保持一颗“过敏”心

        首师大附中高二(11)班 柳茁野

        “过敏”意味对某些物质境遇或物理状况所产生的超常反应,虽带有几分医院中的消毒水味,但用以形容青年人,也不无道理。

        涉世之初的年龄,我们储备的知识、待人接物的经验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增长。相应地,我们同样前所未有地渴望自己的声音被认可、被尊重。我们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与立场,尽管在他人看来或许尚显幼稚,但当他人在善意地指出我们的不足时,如果不是心悦诚服,我们真难做到虚心接受。哪怕是至亲父母的教诲,我们也难免偶有牢骚,愤愤不平,甚至还会发生争执。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过敏”的症状为生活带来了不少麻烦,这真成了我们“成长的烦恼”!

        不过,“过敏”就真的一无是处了吗?“过敏”为“超常的反应”,如果当“常”这一层面较低或者过于平庸时,那么“过敏”这种“超常”的价值就不可小觑了。

        “过敏”,在青年人身上更多表现为对习以为常事物的好奇。青年牛顿对苹果从树上坠落这一寻常现象的“过敏”,使得他在好奇心的指引下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同样在哲学领域,筑起一座座思想丰碑的,不也是源于“过敏”的青年人对于事物不停地追问和思考吗?

        青年人“过敏”这一特质难能可贵。

        回溯我国近百年的发展,正是一群当时被批为“行为过激”的学生,在祖国危难之际振臂高呼,发出了那个时代振聋发聩的声音,将中国带入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试想,若不是青年人对巴黎和会不公平的“过敏”,也许就不会有著名的“五四”爱国运动;若不是孙中山、毛泽东等青年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制度的“过敏”反应,中国任人宰割的混乱局面也许会持续更久,人民当家作主的日子就不会到来……所以在某个层面,国家需要“过敏”的青年人,以扬国之锐气,以挺国之脊梁。

        青年人保持一颗“过敏”之心尤为重要。初涉世事,我们可能发现社会并不像儿时的童话那样美好。理想与现实的落差间,有人选择屈从于现实,使自己融入其中,对什么事都 “见怪不怪”,感受逐渐钝化,最终成了当初自己并不喜欢的那种人,这是多么可悲的事啊!

        青年人应保持青年人的“过敏”特质,能时刻保有被感动或被激发的敏感。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愿我们保有敏感,做那点亮暗夜的光。”             指导教师  卢吉增  

  • 雁栖湖

        怀柔二小五(2)班  潘思曈

        雁栖湖三面环山,视野开阔。北有万里长城慕田峪,西靠千年古刹红螺寺。雁栖湖水源充足,水面宽阔。

        白天的雁栖湖是美丽的。碧波荡漾的湖水像璀璨的宝石镶嵌在群山之中。湖水水质清澈,明亮见底,一束阳光投来直入湖底,水底的青苔清晰可见,欢快的鱼儿似乎也享受着午后惬意的“日光浴”。岸边的柳树宛如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借着徐徐微风轻轻梳理着她们美丽的长发。那绿得没有一点杂色的小草,像一排排小卫兵,挺着胸脯直直地站着军姿,以自己是雁栖湖的一员感到自豪。如此美景引来成群的大雁到这里定居,这也是雁栖湖名字的由来。

        夜晚的雁栖湖是绚丽的。那无数彩色的灯光装饰着层峦叠翠的大山和蜿蜒的水上长廊。可爱的凯宾斯基“大鸟蛋”和雁栖岛,到了夜晚也犹如贵妇般换上了节日盛装,真是金光耀眼。平静的湖面上,渔船都渐渐回到码头。你听!渔夫们传来阵阵欢声笑语,那是打捞到鱼儿收获的喜悦。小雨刚刚扫过的松柏,露珠在叶间闪烁,风一吹,是晶莹的风铃。

        观赏过雁栖湖的自然美景,咱们再去岛上来体验一把雁栖湖的“国际范儿”吧!因为APEC和“一带一路”峰会在雁栖湖胜利召开,使得这片青山绿水一夜成名。全世界20多个国家的首脑齐聚雁栖岛的“汉唐飞扬”国际会议中心,商讨很多对中国、对全世界发展都很重要的事情。那是一座既现代又带点中国古典美的建筑,会议中心边上,分布着12座设计主题迥异、现代与传统充分融合的别墅式酒店,步入其间,有一种穿梭在皇家园林和老北京四合院的感觉。再配上这湖泊和园林美景,当真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呀。  指导教师  王瑞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