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服务“靓”冀东

        本报记者 李如意 通讯员 陈友海

        对于临近海边的小城乐亭来说,2018年的第一场雪依然早早降临。而“首雪”过后,倒是有些不同。除雪车分片区铲雪,装载机逐个街道拉运,清扫车清理残留碎雪……以往繁琐的除雪工作变得井然有序,缓慢繁重的工作提高了不少效率。这些设备齐全、功能先进的环卫设备,全部是由北京环卫集团自主研发设计生产的新型环卫清洁车。

        去年春季,将生产部分搬迁到乐亭后,北京环卫集团又与乐亭县政府签署协议,托管了当地县城环卫工作。“北京服务”走进河北,这张名片在燕赵大地愈发靓丽。

        初识

        北京环卫落户乐亭

        北京环卫集团乐亭项目总投资15.5亿元,占地500亩,总建筑面积18.4万平方米,主要建设环卫专用车零部件、整车底盘生产及组装生产线、研发中心、检验中心、办公楼等其他附属配套设施。自去年初签约后,该项目加紧施工建设。目前,生产车间里天车设备、消防给水等已经安装调试完毕,按计划今年正式生产,公司整体搬迁乐亭计划在今年上半年完成。

        北京环卫集团环卫装备乐亭有限公司项目部长王建超介绍,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国内单体规模最大的新能源环卫车辆及装备制造基地,每年可实现营业收入54.4亿元、利润1.5亿元、税金1.8亿元,新增就业岗位860个。正是基于工厂落户乐亭,北京环卫集团将服务也带到了这座冀东小城。

        结缘

        环卫服务进乐亭

        冬日雪后,短短半天时间,乐亭县城内主要街道的积雪全部被清理干净,改变了以往下雪之后“车滑人摔跤,路面当镜子”的状况。这样的高效率不仅仰赖于先进的环卫工具,更得益于乐亭县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进了来自北京的环卫服务。

        去年北京环卫集团与乐亭县签署协议,北京环卫集团一体化负责道路清扫、垃圾收运、废旧物资收集等大环卫作业,政府依据环卫效果支付服务费。“城区环卫引入市场化运作机制,在唐山尚属首例。”乐亭县相关负责人表示。

        北京环卫集团唐山地区总经理祝自福说:“为了保证作业质量,集团前期投入比较大,新购进高精环卫设备就花了500多万元,城区机械化清扫率达到了70%以上,大大提高了主要街道的作业质量。”祝自福表示,节省下来的人力主要用于补充次要街道和背街小巷的清扫,环卫工人实行错时上下班,确保日保洁时间达18小时以上,实现了城区环卫全天候、全覆盖,作业效率显著提升。

        点赞

        费用更低效率更高

        根据双方协议,乐亭县政府每月对北京环卫集团的作业质量进行考核,依据考核结果支付服务费。在乐亭县城管局环卫科,工作人员展示了最近6个月城管局对北京环卫集团的考评结果,每月得分均为95分以上。

        县城管局局长高绪介绍,往年仅环卫保洁、绿化养护和市政清掏这三项,县里每年就得拿出2300余万元,而环卫作业推向市场以后,县里每年只须支付2100余万元。再加上设备维护更新、环卫设施技改升级等全部由北京环卫集团投资,算总账,环卫费用大大降低了。

        祝自福介绍,公司将保洁质量与环卫职工工资绩效挂钩,按照《乐亭县环境卫生检查考核评分标准》进行考核,奖优罚劣,在基础工资之外设置绩效工资,打破过去“干多干少一个样”的“老黄历”,以此激发环卫工人的工作热情。

        伴随公司搬迁落户而来的北京服务,在冀东成功运行后收效明显,环卫费用更低,作业效率更高,职工待遇更好,城区环境更干净。祝自福表示,集团正在着手将环卫保洁、绿化养护、市政清掏三项全部铺开,真正形成“三位一体”的“大环卫一体化”格局。与此同时,公司还将考虑把业务拓展到唐山其他县区,擦亮“北京环卫服务”这张靓丽名片。漫画/赵春青  

  • 天津港首艘
    LNG船靠岸

        2月6日,“中能北海”号LNG船在天津港内准备靠岸。

        当日,来自澳大利亚的“中能北海”号LNG船顺利停靠在中石化天津LNG接收站码头,标志着中石化天津LNG接收站正式进入调试阶段。中石化天津LNG一期项目年液化天然气接收规模,相当于一千万户家庭一年的天然气使用量,可明显改善华北供气格局。

        新华社记者 李然摄  

  • 怀来特种蔬菜大棚 北京游客应接不暇

        实习记者 丰家卫 通讯员 崔永胜

        临近春节的张家口市怀来县,气温格外低,零下十几摄氏度加上呼啸的寒风,让人不由地裹紧了羽绒服。走进怀来县土木镇,正在建设的京张高铁穿镇而过,周遭一片萧瑟。但随着鸿铭生态科技园技术员程春掀开蔬菜大棚门帘,红的、绿的、黄的,各种蔬菜扑面而来,一片春色盎然,只是记者叫不上来眼前这些蔬菜的名字。

        “这个塑料大棚里种的是宝塔菜花、羽衣甘蓝、水果苤蓝……”程春来了一段“报菜名”。走近宝塔菜花仔细观察,每一棵都是由形状相同的塔状小花菜组成,而每一簇小花菜又是由更小些的同形状小花蕾组成,整体堆成了一个宝塔的形状,看起来十分精巧。

        “像这样的特种蔬菜,我们的大棚里有二十多个品种。”程春告诉记者,去年8月,鸿铭生态科技园与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特种蔬菜研究所合作,引进农科院所培育的宝塔菜花等特种蔬菜品种,并在科技园内试种成功。

        “科技园在种植这些特种蔬菜的过程中不使用化肥,只使用有机肥和农家肥,所以每棚产量跟普通的蔬菜没有差异,但是收益增加了三倍左右。” 程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这些大棚种植传统的西红柿和黄瓜之类的蔬菜,一个棚的收益大概是3万元到4万元,而种植特种蔬菜,一个棚的收益可达10万元甚者还要多。比如水果苤蓝,一个棚产6000斤,每斤零售价25元,收益远远超过了10万元。

        这样高价的特种蔬菜好不好卖?程春给记者展示了一条朋友给他发的微信留言:程老板,这周末指形胡萝卜可不可以采摘,孩子特别喜欢,如果有,我带着孩子过去。指形胡萝卜,手指般粗细长短,采摘每根1元,入口脆甜,孩子们特别喜欢,供不应求。

        “来这里采摘游玩的几乎都是北京人。每到周末,北京都有大批的游客尤其是老人组团坐大巴车来生态园采买。目前生态园尚处运营初期,我们只敢接规模小的旅行团,明年才有能力接大的旅游团。今年元旦开业至今,生态园已经接待游客1万人以上。”程春说,他们采买蔬菜之后,会去别的市场购买现场宰杀的牛羊肉,再去泡温泉,最后坐车返回北京,一天的旅行就这样愉快地结束了。

        采摘只是生态园经营形式之一。程春介绍,生态园已经通过“我爱我菜”等电商平台和北京的几个蔬菜超市对接,实现订单式生产销售。

        谈妥了这些订单,程春开始摩拳擦掌准备下一步了。目前他的经营规模是8个特种蔬菜大棚,过了春节之后计划扩展到24个。同时他计划把镇上其他60个普通蔬菜大棚整合成一个特种蔬菜种植合作社,通过发展高科技观光农业和订单农业,让菜农富起来。

        “有了订单做保障,合作社会给菜农一个保底价,让菜农旱涝保收。一个棚还需要雇一个工人,除了6月到7月休耕,每月可以有2000元的工资收入。” 程春说。

        记者观察

        让菜农收入和付出成正比

        “我们要把农业做出新鲜感,要颠覆人们对传统农业的认识,让更多的人了解,种菜不止是种萝卜白菜。”采访中,程春在大棚的菜地里一边说,一边拔起一个水果苤蓝,一定要大家尝一尝。他的手上、裤腿边沾着泥土,依然是朴实农民的模样,但是他所耕耘的土地以及收成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新鲜不光是指蔬菜绿色新鲜,更代表菜农种菜的收益跟原来不同,要让菜农种菜的收入和辛劳成正比。”程春告诉记者,怀来这片土地,传统种植最多的就是玉米,可是种玉米富不起来,一斤玉米赶上最便宜的时候才几毛钱,农民辛辛苦苦种半辈子地也种不出名堂。

        种植特种蔬菜就不一样了,耕作上没有四季限制,秋冬可以在大棚里种,春夏可以露地种植,一年不闲。经营方式多样,发展观光采摘的同时通过电商平台进入北京蔬菜超市,依据订单按需种植,不会出现大的市场波动。

        科技园已经计划初步以84个蔬菜大棚为基础建立特种蔬菜合作社,未来,等到游客增多、市场扩大,他计划将周边二百多个蔬菜大棚整合起来,使之成为北京人周末假期采摘游玩的好去处。

        “京张高铁建成开通之后,这里势必会迎来更多的北京游客,未来观光采摘农业的市场不会小。”程春信心满满地说。

  • 协同发展需要更多联通纽带

        晁星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透露,人们关注已久的首都地区环线高速公路,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北京七环”将于今年6月底主路贯通。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几环,几环”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城市的规模。从二环到六环,一条条环线见证着北京城几十年快速发展的步伐,也寄托着很多人对“大北京”的无限想象。而本次将正式成“环”的“大七环”,较之北京其他“环”却有根本不同,这条环线高速虽冠以“北京”之名,但90%都在河北,基本跳出了北京的范畴,更多是京津冀的概念。随着这条全长940公里的高速贯通,北京六环的交通运输压力能够有效缓解,三地公路网也将实现更全面的对接。正所谓,路通、人通、财通,主要城市之间的“1小时交通圈”、主要城市与周边卫星城市间的“半小时生活圈”,将会给涿州、香河、大厂、崇礼等十多个沿线环京新城带去发展良机。

        事实说明,交通已成为区域发展的重要助推器。但往前推个十年八年,三地交通发展还很不均衡。不均衡的背后,有规划工期和施工标准不统一的问题,更有发展思路不联通的症结。就拿“大七环”来说,其建成并非“无中生有”,既含有多段“旧路”,也有不少刚竣工的新路。在协同发展的大思路下,如何将一条条“断头路”“瓶颈路”打通,将一个个条块分割、标准不一的新、旧路段连接,成为构筑“七环”的取胜之匙。四年来,在“一张图”的指引下,三地一边破土拓新修建新路,一边合力扩修既有路段,各路段最终渐次相连,合拢成线。可以说,“大七环”的连通是京津冀互联互通的一个缩影,是三地“一盘棋”统筹、“一股绳”发力的集中体现。

        “七环”是路,更是协同发展的模式。纵观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与之类似的“带”“链”“轴”还有很多。在运河文化带的联结下,三地水利、环保、文物等多部门联动,积极整修堤岸、打造景观,古运河里荡漾出新生机;在沟域生态链的带动下,太行山、燕山里的山沟沟循川依水跨域合作,“水镇”连着“花海”,“花海”傍着“绿谷”,特色互补、串珠成链;在京唐秦、京保石发展轴的牵引下,首都制造业、物流基地、批发市场等产业循线疏解、升级,迎来新的发展契机……无论是依附有形的河川,还是无形的轴线,众多文化带、产业链等都已成为三地协同中击破壁垒、冲破藩篱的利器,资源流动在明晰的方向上更加顺畅,产业发展在多样的区域间也更具活力。

        春潮涌动,协同新生。我们期待更多“大七环”联通三地,释放出更大协同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