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分道扬镳

        本报记者 金可

        又是一年春运。在外的人们,坐上列车,驶向家的方向。列车上、车站中,我们看到了辛苦的铁路职工,其实,在我们视线之外,还有更多人在默默奉献,他们,舍弃小家的团圆,为我们,守护着平安。万家灯火,温馨团圆时,请不要忘记,他们的坚守……

        山风,呼啸而来,一阵紧似一阵,瞬间,就吹透了厚厚的棉服。

        永定河上是厚厚的冰层,被撞开的冰块,像浅绿色的超厚玻璃板,散落在河面上。两路铁轨,沿着河道,蜿蜒向前。

        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西工务段珠窝线路车间珠窝东、西工区,就坐落在河道的两侧。几乎同时,工区里走出两个人,一个向东走,一个向西走。

        这分道扬镳的两个人,是一对师徒。

        师父叫李正杰,是珠西工区工长,今年55岁,这是他最后一个春运。

        徒弟叫赵海丽,是珠东工区工长,今年29岁,这是他第一个春运。

        修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丰沙线铁路,全段几乎都在山中。门头沟雁翅镇珠窝村,永定河自山峡间穿过,顺应山势河道,上下行铁路分开修建。珠窝东和珠窝西工区分别负责上下行近7公里的铁路。每天,李正杰、赵海丽师徒和同事们要检查沿途轨道线路的基本情况,每一根枕木、每一个螺丝,都要检查。

        一公里铁路,1660根枕木;一根枕木4项螺栓扣件;6.9公里就要检查11454根枕木,45816套螺丝螺栓……一趟日常巡线,来回近14公里,要检查的枕木、螺栓就得两万多根,9万多套。

        眼看立春,可北京还是没有雪,而且还冷得要命。山间形成风口,山风一刮,噎得人喘不上气来,就连喊话都听不见,有什么情况,只能靠吹哨通知。一趟走下来,赵海丽全身都冻透了,可他不敢穿太厚的衣服,因为干活一出汗,再被风一激,更不得劲。“我师父吹了30多年山风,不也挺过来了。我年轻,没事。”虎背熊腰的赵海丽说着,双手使劲搓了搓已经冻木的脸。

        线路工巡线,道尺、撬棍、活口扳子、死口扳子,长长短短的铁家伙少说得有三四十斤,“大伙儿是天天撸铁,这里可是最实惠的健身房。”赵海丽嘿嘿一笑。

        “其实,天暖河开的时候,这里挺美的,有山、有水、有花。”赵海丽说。可工作起来,他根本顾不上赏景,因为眼睛只会朝下看线、朝前看轨,小到几毫米的误差,细到头发丝儿似的裂缝,都要观察到。“这都是师父教的,我们这活儿,看似体力活,实际上是针线活。”

        2012年,赵海丽从部队复员来到珠东工区,除了李正杰,他还有个师父——珠东工区老工长李长于。李长于有个绝活——“趴大平”,多细小的铁轨弯曲,都逃不过李长于的眼睛。

        丰沙线每天大约有120对列车经过,其中90对都是5000吨左右的货车,天天碾轧,轨道难免弯曲或损伤。李长于的绝活儿,如今传给了赵海丽,看铁轨的时候,整个人都要趴在轨道上,从铁轨内侧顺着铁轨方向往前看,是否弯曲就能一目了然,再标记号,用道尺一量,齐活儿。

        这个冬天,很多人都盼着北京下雪,赵海丽和师父们则暗暗祷告,“可千万别下。”

        冬天,坚硬的铁轨更加脆弱,如果再下雪,要是铁轨断裂,后果不堪设想。雪花,就是线路工的“命令”,第一片雪花飘落,线路工就要全天无休地守在线路上。赵海丽他们负责的区段有9组道岔,每个道岔都要及时融雪,决不能影响扳道岔。

        今年,李长于退了休,接力棒传到了赵海丽手中,他成了车间中最年轻的工长。

        刚当上工长,又是第一次春运,身前没有了李长于,赵海丽还真有点紧张。

        好在,河那边还有位李师父。赵海丽一有空闲,就跑过河,找李正杰请教。已经退休的李长于,也放心不下小徒弟,经常坐两个多小时公交车回到工区,帮徒弟安排工作。“有我两位李师父在,我这心里就踏实多了。”赵海丽说。

        今年春运前,线路按惯例要全面大修。轨道下面是路基石砟,石砟松动了,就会有沉降。轨道水平起不好,列车经过就会很颠簸。线路起水平可让赵海丽上了火,他发现反复出现一个问题,一个起伏调整修复好了,准在3米之内又会出现一个起伏。

        关键时刻,李正杰指点迷津。他让赵海丽先把3米外的水平误差量出来。赵海丽一上道尺,5个(毫米)水平差。“把中间误差调高。”李正杰一句话,赵海丽茅塞顿开,“对啊,在中间调而不是在前端调,就不会把水平误差反复往前赶。”

        但垫多高的胶垫,赵海丽又犯了难。线路情况千差万别,一个胶垫加一块底板,还要算上轨道压下来的自然沉降,高了低了都不行。胶垫垫得好不好,可没有书本可查,那都是老师父琢磨一辈子的经验。又是李正杰给赵海丽解了围,他打眼一看,“10毫米的胶垫。”赵海丽一试,“神了,标准水平,丝毫不差!”

        “师父身上的功夫,够我学一辈子的。”赵海丽心服口服,埋头苦学。正是这股不惜力,肯学、肯干的劲头儿,赢得了老师父们的喜欢。

        每天,老李工长和小赵工长,一个向东,一个向西,虽是分道扬镳,但也是相伴而行。

        “年轻人的活儿,干得越来越漂亮了,我也能放心退休了。”李正杰瞅着赵海丽,欣慰地笑着。

  • 以心相“贷”

        本报记者 王谌

        “恩同再造!”提起秦闯,穆玉茹不吝美言。

        家住房山区石楼镇的穆玉茹是位视障残疾人,她左眼视力0.4、右眼视力0。2008年,她拿出家里仅有的8万元积蓄,在镇残联的支持下,和镇上6位残疾人成立了玉茹养殖专业合作社。

        就在一切蒸蒸日上的时候,2013年,一场疫情,几乎毁灭了穆玉茹的所有希望——合作社养殖的400多只乌苏里貉一下子死了四分之三。就在他们几乎绝望的时候,秦闯来了。

        秦闯是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北京房山区支行小额信贷员,他仔细查看了养殖场的情况后,向上级打了一份调查报告,建议给穆玉茹发放贷款,帮助合作社走出困境。

        “疫情暴发不久,情况可能还不稳定”“死亡四分之三,经营前景不明”……很多人都觉得,放贷风险不小。秦闯有自己的判断,穆玉茹养殖经验丰富,多年来带领很多农民、残障人士创业致富,这次只是突遇疫情,如果得到贷款,购进防疫药品和设备,合作社恢复元气大有希望。 “农民、残障人士,创业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能帮他们,我就一定尽力去帮。”秦闯说。

        这笔贷款,给了合作社起死回生的机会。不到一年,合作社重入正轨,如今已成为房山区石楼镇的龙头企业,还被农业部评为国家级合作社示范社。

        在房山区农户中,感谢秦闯的不仅仅是穆玉茹。

        2016年,惠欣恒祥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扩大经营,三家银行主动上门提供贷款,但老板夫妻俩一一婉拒,坚持要从邮储银行贷款。

        原来,这家公司成立之初,资金大多投入大棚建设,周转陷入困境,急需贷款。但公司刚刚起步,规模太小,几家银行都不愿意放款,公司濒临倒闭。

        雪中送炭的还是秦闯。经过实地考察,秦闯判断,该公司主营的无公害蔬菜,配合自动卷帘机、太阳能集热供暖系统等现代化农业设备,发展反季节蔬菜,市场前景广阔。

        秦闯递交了调查报告,建议放贷。

        “这么小的企业,你确定要贷款给他们?出了风险可扣你工资。”领导有些迟疑。

        “哪家企业不是由小做大,我们不应该让任何一家有前途的农企倒闭,请领导相信我的眼光。”秦闯全力争取。

        最终,领导同意放款。惠欣恒祥越做越大,被市农委评为首都农资连锁直供基地,被房山区种植中心评为房山区蔬菜病虫害绿色防控示范基地。

        刚进入邮储银行时,秦闯本有很多岗位可以选择。做柜员,工作环境舒适;做企业类、商务类、消费类信贷员,服务对象文化水平高,收入也更高,可秦闯偏偏选择了涉农类信贷员。

        收入一般不说,工作环境也很艰苦。每天,秦闯出入农户,经常钻牲畜圈舍,弄得满身是味儿。秦闯一点儿不嫌弃,“我就是农村孩子,这点儿苦,不算什么。”也正因为生于农村,秦闯更了解农户的需求,在他眼中,提供小额信贷,不是交易,而是交心。“我们家也曾经是养殖户,太明白其中的艰难了,帮助农民做企业,我义不容辞。”秦闯说。

        担任信贷员六年,秦闯发放的涉农小额贷款超过6000万元,逾期率始终为零。这背后是心细如发,不厌其烦地付出。

        “张大哥,三天之后就该还这个月的款了,您一定记着提前把钱准备好,如果逾期没还,影响信用,会耽误以后的贷款和经营。”每天早上,秦闯到单位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提醒客户还款。“有的客户不注意短信提醒,有的客户不明白逾期不还款的利害关系,这些就需要我多沟通、多提醒。”秦闯说,凡是他的客户,还款日前三天和前一天,他都会电话提醒。

        敬业地工作,为秦闯赢得不少荣誉,但在秦闯心中,他更在意客户的信任和肯定。

        “小秦,我买车了”“小秦,我给孩子买了套房”……很多客户有了喜事,都会和秦闯分享,这被他看作是最大的肯定,“交心之后的这种亲近,让我明白了我工作的意义。”秦闯说,他盼望着帮助更多农户创业致富,生活一天天变好。

  • 小程子

        本报记者 任珊

        最近,白纸坊街道右内西街社区党委书记朱金红收到一封信。

        信是表扬信,是社区三十余位居民写的,一笔一划,将近2000字,都是在夸一个人——“小程子不仅不怕累、不怕脏还热心肠,对院里很多老人都能做到帮把手。”

        “小程子”叫程家臣,是社区保洁员,负责5栋楼公共空间清扫和楼道生活垃圾处理。程家臣今年都奔五十了,可老街坊还是愿意叫他“小程子”,“都叫了20年了,习惯了。”刘大妈说。

        1998年,程家臣从安徽老家来到右内西街社区做保洁员,一干就是20年。

        “小程子是真的好。”刘大妈说。刘大妈早年做过手术,胳膊使不上劲儿,儿子平时回来得少,一遇到换灯泡、修水管的急事儿,她第一反应是呼叫“小程子”;刘大妈提不了重物,每次买菜回来,程家臣都会帮她把东西提上三楼。一来二去,程家臣也成了刘大妈的依靠。“每天见不到儿子可以,看不到小程子就不行,心慌。”刘大妈说,表扬信的初稿就是她写的。“这20年他帮助我们的事儿太多,我就怕遗漏了,整整写了一周。”

        一字一句,记录着“小程子”20年的日常。

        每天早上5点,“小程子”准出现在小区里,“最热的天儿和最冷的天儿,工作一个样儿。”住在7号楼一层的朱大爷说,虽然“小程子”话少,只是闷头干活儿,但哪儿有事儿,总能看到他。看到老人往楼上提重物,程家臣都主动地帮老人提上去。5号楼、7号楼门前有近百棵树,每年入冬前树叶掉光,程家臣还主动清扫落叶; 夏天为了方便小区老人乘凉、避雨,程家臣买来3把大伞和4把椅子,免费提供给大家使用;程家臣还把自己的电话告诉给每一位老人,主动上门收废品;有卧病在床的高龄老人突发疾病,程家臣第一时间跑去把老人背上救护车……

        真心换真心,居民们也把“小程子”当作自家人。

        几年前,程家臣用人力车运垃圾上坡时摔倒,被诊断为膝关节骨折。“小程子上有年迈父母,下有两个上学的孩子,他们一家人生活怎么办?”小区的老党员、楼门长一商量,大家发起爱心捐款活动,在各门门口贴出倡议书,居民纷纷伸出援手,捐钱捐物。如今逢年过节,居民们包的饺子、蒸的包子、做的红烧肉,也总想着给小程子送一份。

        程家臣曾经有机会调岗,老街坊听说后慌了,纷纷挽留他,“他已经和家人一样,舍不得。”刘大妈说。

        “大家对我好,我感受得到,我也舍不得走,我要一直做下去。”程家臣说着,拿起扫帚,又忙开了。

  • 串“亲戚”

        通讯员 钟勇辉

        最近两天,商显友忙着采买东西,米、面、油……他不是给自己备年货,这些东西都是为了串“亲戚”拜年。

        商显友的“亲戚”很多,都住在怀柔区雁栖镇乐园庄村,最小的“亲戚”也已年逾花甲。

        年前给村里老人拜年、备年货……这温暖的习惯,商显友已经坚持了11年。

        旁人觉得不可思议,商显友则觉得应当应分。“你有一口饭吃,别人饿着的时候,得给人家留半口。”商显友说,这是家里的长辈教给他的。

        商显友的父亲参加过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大爷也是烈士。商显友小时候,家里有9口人,过得挺紧巴。赶上困难时期,一大家子,吃饭都是问题。但相比较村里其他人家,商家还算幸运,因为家里养猪,手里“饲料票”相对多一些。

        “饲料票”就是早先农村喂猪买饲料用的票据,这种票据能换东北玉米,换点儿回家,怎么也能“揭开锅”。那段日子,商显友家的“饲料票”可帮街坊应了急。遇着街坊四邻谁家特别困难,只要登门,商显友的母亲都会“借”给他们一些“饲料票”渡过难关,说是“借”,其实就是“送”。

        “那时候,大家都是互相帮助。”商显友说,别看家里人口多,可劳力少,“有户老街坊,总帮我家干农活儿。”

        家里经济困难,商显友16岁就辍学回村,当上生产小队长。19岁,商显友学木工,干起了木匠活儿。十年时间,商显友慢慢的积累,30岁时跑到县城,开始创业,跑运输、干物流……如今,公司已有60多名员工。

        一年春节,商显友回老家,特意去看了看当年帮过他家的老街坊,瞅着依旧简陋的屋舍,步履蹒跚的老人,商显友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心里,一个念头越来越强烈——“我得帮帮村里的老人。”

        2007年开始,每到过年,商显友就买上米、面、油等年货,回到乐园庄村,挨个儿给村里老人拜年,至今已11个年头,累积花了得有40余万元。

        每年重阳节,商显友还会给乐园庄村9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发300元慰问金。村里谁家老人生病,需要用车,商显友只要听说,就会安排车辆接送老人看病。

        前些年,村里老人们习惯睡炕,但村里地少人多,储备柴火十分困难。商显友知道后,立即决定将公司拆换下来的包装箱木板送给村里老人烧炕,“既减少了废材的堆积与运费,给公司省了钱,老人们还有柴烧,一举两得。”商显友说。

        “现在生活好了,咱不能只顾着自己,困难的时候,母亲都能尽己所能帮助乡里乡亲,我现在有能力了,更是责无旁贷。”商显友说,“只要我还有能力,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摄影 王倩

        推荐人:孟阳(怀柔区雁栖镇政府)

        线索邮箱:rbshx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