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滑得不亦乐乎 身旁冰面已融

        最近,本报接到不少读者来电,反映在市区及郊区多处河道上,有很多人滑野冰或凿冰钓鱼,全然无视安全警示,将自身置于危险境地。记者赶赴多处现场调查发现,尽管天气已进入深冬,但多处地方冰层厚度只有六七厘米,尚未达到15厘米的上冰安全线标准。在此呼吁市民们重视自身安全,相关部门也应切实管好河湖冰面,有效保障市民安全。

        龙潭公园外护城河

        无视安全警示翻护栏进河道

        1月16日下午15时许,气温4℃。龙潭公园东门外护城河出入口处,冰面已完全融化成水,但在河道中心的冰层上,数十名市民或穿着冰鞋滑冰,或奋力挥着球杆练习打冰球,还有的则三三两两在冰上溜达。

        多名市民反映,因河道出入口冰已化成水,滑冰人无法经出入口进出,便翻越两岸护栏进出河道。有的市民还将小椅子、滑板及自行车、小狗等拖上冰。记者见到,一位家长将孩子放在滑板上,先是拉着绳子拖着滑板在冰面上跑,玩得兴起时,还时不时双手用力将滑板“嗖”地一声推出,滑板带着孩子打着旋儿向远方冰面滑去,看得岸上观众连声惊叫。还有一只被带到冰上的小狗窜来跳去,惹得几个孩子追着跑,不时跑到冰面边缘,让人真为他们捏一把汗。

        记者在现场询问了滑冰的市民,大多数人认为“不危险”,问及依据,又多回答“三九四九凌上走,老辈子都是这么滑,应该没事。”家住护城河西侧龙潭小区的一名女士感慨自己不敢上冰,但老伴儿喜欢,“他常来滑,这次带着小外孙一起滑,冰场就在家门口,近,还免费。”一位市民还告诉记者,该处河道天天有人上冰,“礼拜天人最多,这一片儿能有一两百人。”

        进入护城河滑野冰的,多数是家住河道附近的市民。一女士反映,护城河上一早便有人砸冰冬泳,还有人提水泼冰,“早上气温低,河水一泼上去就能结冰,河道中心的这些冰,一般泼两层就可以滑了。”但该女士也担心,中午气温一旦升高,人工泼水的冰层冻得不结实,融化快,这会给滑冰的人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

        沿河岸北行约300米处,记者发现护城河内已经碧波荡漾,丝毫不见冰的影子。

        2月2日晨,记者再探该段护城河,发现有市民砸冰窟冬泳。一位正巡逻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的任务就是看管河道,劝阻市民钓鱼、游泳、滑冰,但劝阻往往被当做“耳旁风”,“我们没有强制措施。现在天还冷,上午气温一升,来滑冰的人会更多。”该名工作人员称,护城河深处有3米,浅处也有2米多,目前结冰的河段是水流比较缓慢的河段,水流较快的地方就没有结冰,“中午前后,气温最高时,人也最多,冰融化最厉害,那时也最危险。”

        而来自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及其他部门的安全提示,在这里随处可见。在岸边高高的栏杆上,竖着“为了您的生命财产安全,请不要下河戏水、游泳、捕鱼、溜冰”的警示牌;两岸护栏内,也拉着“为了您的生命财产,请不要下河滑冰、钓鱼”的大红横幅。这些安全警示就在眼前,但对玩儿得不亦乐乎的滑冰人而言,这些完全成了摆设。

        通州潮白河

        冰薄碎裂野冰生意仍红火

        1月18日下午,气温一度超过6℃。在位于通州区的京榆旧路上,记者发现有多辆京字牌照私家车停在路边,车主带亲友下到潮白河内滑冰。还有不少市民专程从市中心搭乘公交车前来滑冰。

        河东岸设有一冰车出租摊儿。摊主将小椅子下方焊上两根铁滑杆,再加两根钢钎,便组装成一辆简易冰车,每辆每小时收20元。而滑冰自行车、塑料滑板等,则每小时收30元。两名从东直门赶来的女孩相互搀着走过冰面来到出租摊儿前,用手机扫码付款,一人租了一辆冰车,“听人介绍说这儿滑冰好玩,我们特意搭车来看看。”一名女孩说。

        潮白河冰面上,不少市民带着孩子在滑冰车、溜冰球。一家5口分租了两辆组合式冰车,一名1岁9个月的男孩坐在最前面的椅子上,因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冰车一滑动,男孩一头从冰车上滚落到冰面上,随后又被家长抱上冰车。见两名女子同时用钢钎击凿冰面,记者询问她们为何砸冰,“想看看水怎么出来啊。”一女子回答。冰层并不坚硬,钢钎一砸,碎冰迸飞,几分钟工夫,冰层便被凿穿,河水从冰洞下漫上来。记者借来钢钎测量,发现冰层厚度也就六七厘米,根本达不到规定的15厘米上冰安全线。

        沿潮白河北行约300米,记者见到在不大的一块冰面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簇簇冰碴儿,每簇冰碴儿下,是一个个漾满了水的冰洞。一位在此冰钓的老人解释说,这里是冰钓区,密集凿洞是为了密集投饵,便于吸引河中鱼群。当问其如此凿洞,是否会引起冰面碎裂等问题时,老人依然用“三九四九冰比较结实”等来回答记者。

        走在冰上,记者脚下稍稍用力,便可听到冰层下方的“簌簌”声。一名老人收拾东西离开,“我早上9点就来了,该回去了。你也赶紧离开吧。”

        记者发现,在潮白河西岸也挂有安全警示条幅,上面写着“冰薄危险 请勿踩踏”。

        据了解,为切实保障市民冰上安全,本市开放了颐和园、什刹海、北海、陶然亭等多处冰场。记者在什刹海冰场走访获知,正规冰场会在上午9时、中午12时及下午16时许等关键节点,由专业测冰员测冰,并填写相关数据。只有冰层厚度在15厘米以上,且经专业部门检测合格后,市民才能安全上冰。工作人员还会养护冰面,使之平整光滑,一旦发现冰面随着气温升高融化,工作人员会不断将隔离网向湖中心较厚冰层处回缩,以确保市民在安全区域滑冰。

        如果市民在河湖等处滑野冰,则几乎没有任何保护救治措施,仅凭“三九四九凌上走”的经验,或者仅凭肉眼观察冰面是否结实等,均无法保证安全。加之河湖冰下多为湍急流水,一旦冰层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在此呼吁市民们重视自身安全,相关部门也应采取有效措施,管好河湖冰面,有效保障市民的人身安全。本报记者 张淑玲  

  • 行人钻洞过马路太危险

        即便下了公交车便是过街天桥,经过街天桥过马路,也只需一两分钟,但中国传媒大学北门外快速公交2号线定福庄车站西侧,仍有不少行人选择钻过缺损的交通护栏、再躲过疾驶而来的机动车过马路,不仅节约不了多少时间,而且危险重重。最近,家住传媒大学附近的多名居民致电本报,反映该处交通护栏有破洞,乘客钻洞过马路太危险等情况。

        1月22日下午,记者赶到现场实地探访,发现该处破损的交通护栏位于快速公交2号线定福庄车站西侧,护栏一共由4段组成,中间两段毁损严重:其中一段竖栏完全缺失,仅剩下一“口”字形框架,行人一弯腰便可钻过;另一段护栏有3根竖栏缺失,另外残留的几根竖栏,下端焊接点已断开,仅剩上端还吊在横栏上,行人同样可以钻过。

        记者了解到,钻交通护栏的大多是快速公交2号线的乘客。快速公交2号线每班车到达定福庄车站的时间间隔约为10分钟,乘客下车后出站向西,走过街天桥过马路,也只需一两分钟,但还是有不少行人无视危险,钻护栏过马路。记者在现场看到,16时54分,一名戴眼镜的短发男子钻过护栏,一边钻还一边抬头看前方驶来的机动车,他过马路后进入传媒大学校内;16时55分,一名斜挎背包、上穿红色羽绒服的女士,先在护栏前徘徊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仍蹲下来钻洞过了马路。乘客刘先生说:“这种情况每天都有,从一辆公交车上下来的乘客,就有七八人排着队钻。”他还告诉记者,早晚高峰时,冒险钻护栏的人最多,这种现象有半年多了,也没见相关部门将缺失的护栏补齐。

        这段破损的交通护栏外就是中国传媒大学,向西还分布着定福庄西里、电建宿舍等多个社区。钻护栏过马路不省时间、不省力,还危险重重,为何行人还这么做?“看别人钻,自己就跟着钻了。”一位刚钻过护栏的男子说。

        一旦钻出护栏,迎面便是朝阳路辅路,该辅路设有3条机动车道,车流滚滚,在此穿行非常危险。市民呼吁,相关部门尽快修补交通护栏,杜绝交通安全隐患。

        本报记者 张淑玲 通讯员 马欣

  • 黑车趴活

        在朝阳区望京街道广顺北大街与湖光北街交叉口西北角,常常有黑车趴活,最多的时候七八辆车同时堵在路口。这种情况存在两三年了,相关部门该管管。郭琴 图/文  

  • 缆线垂落

        东城区民旺南胡同里、融寓北门东侧,缆线自半空散乱垂落,和墙下停放的共享单车缠绕在一起,看着真危险。 马艺涵 图/文

  • 广告占道

        去年12月23日,笔者路过昌平回龙观龙跃苑东5区沿街一食品店,见门前放有一破烂不堪的食品广告牌,既占道,还有损市容。

        周家和 图/文  

  • 快递车长期“趴窝”堵胡同

        本报讯(记者 张淑玲)最近,家住海淀区三才堂平房区的居民姜先生致电记者,反映他们进出社区必经的一条小胡同口,总有快递车扎堆儿停放,不仅堵路,喇叭声也吵人,居民不堪其扰。另外,胡同里还一溜儿摆着3辆快递车,停放至少两年了,再加上一些长久停放的私家车,导致本来就窄的胡同在早晚出行高峰时段堵得像“肠梗阻”。居民呼吁相关部门尽快整治。

        1月24日中午,记者自地铁五道口站南口出站,沿成府路西行约千米便来到该条胡同。记者在现场看到,胡同口东侧一溜儿停着七八辆三轮车,其中多辆张贴有“快递”、“韵达”标志,也有编号为“006—13717”的“城市100”以及其他快递车辆。七八辆快递车占了半条人行道,还有的停在了成府路辅路上。因该处属于五道口商圈,行人来往频繁,若遇对面来人较多,行人不得不穿行在快递车的缝隙间,甚至下到辅路上逆向通行。

        左转进入该条胡同约200米,记者便发现了居民反映的3辆“趴窝”快递车。其中停在南侧的一辆车最大,有驾驶室、车厢,编码为“010—05978”号,车身张贴着明显的“快递”标志,并印刷有“北京一统飞鸿”字样。停在北侧的三轮车没有驾驶室,车型稍小,车身外侧也印刷有“北京一统飞鸿”字样。记者发现,3辆快递车的驾驶座位及车头、车把等处,均已残破不堪,明显闲置已久。

        记者现场看到,这条胡同北口已设有保安人员,及时叫停共享单车及快递车进入胡同,墙上也由中关村街道办事处三才堂平房区治理工作组贴出了禁止共享单车及电动三轮车进入小区的通知。但居民们希望相关部门的管理更加精细彻底,及时疏散聚集在胡同口的快递车,清走在此长期“趴窝”的快递车及其他闲置车辆,还居民一个整洁、清静的居住环境。

        张淑玲摄  

  • 413路限时运营乘客不便

        笔者家住朝阳区驼房营南里,最近,家附近的413路公交车突然改变了运营时间:从全天运营改为每天早、晚高峰各3小时,上午10时至下午16时30分期间都没有车。驼房营南里是很大一片居民区,附近还有亮马嘉园、电子城小区,酒仙桥地区有很多居民楼,居民出行很不方便。

        居民说,如果413路公交车少了,他们去东风桥、亮马桥、塔院等地就需要倒车。如果去东直门,则需改乘401路,可401路绕行大山子,走机场辅路,而大山子、丽都、三元桥均为拥堵路段。这会使本来30分钟就能到的路程,得绕行一个多小时。而且,新的公交车换成了电动车,因为电量不够,大冷天车内也不开暖风,车上的老人及孩子都得受冻。

        笔者和身边亲友从未接过413路进行线路调整征求民意的相关通知,也未见413路公交站贴出过相关通知。笔者认为,该类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交路线调整,应先进行听证,或者做好民意调查,在有效解决善后问题之后,再做调整。笔者2月1日拨打北京公交客服热线96166,接线员表示,公交线路调整是否应征求市民意见,以及该条线路能否恢复全天运营,她会将问题向相关部门请示并回复,但笔者一直未接到回复。张莉丽  

  • 668路多辆车座椅该修了

        最近,笔者多次乘坐668路公交车外出,发现有多辆公交车上的座椅出现向下倾斜、松动、摇晃等现象,乘客根本坐不稳。

        1月25日早晨,笔者在位于通州区的新华联家园公交站登上开往北京站东的668路公交车。从中门上车后,笔者向后车厢走,发现后车厢左侧第二排座位空着,便想过去坐。此时,售票员提醒说“这个座椅是斜的”。笔者这才发现,该座椅倾斜严重,用手一扶,还松动摇晃,只好另寻座位坐下。公交车行驶到下一站后,一下上来很多乘客,都在找空座位,有人就坐到了这个倾斜严重的座位上。此时,笔者注意到,售票员未再提醒。

        随着车辆启动,笔者看到这个座椅上的乘客直往下溜,真怕一个急刹车,便磕碰在前排的座椅上,如果老人或抱小孩儿的乘客坐上该座椅,则更加危险。另外,笔者还看到,就在该座椅下的高台处,车内所铺设的地板胶还裂开了一条约20厘米的大口子。

        车厢中门处,笔者看到一串红色数字,显示该辆车尾号是492。司机座位上方,曾安装车载电视的地方,目前只剩下一个支架,两根电线垂吊着。笔者了解到,该辆公交车原本装有空调,但自入冬以来,空调就没开过,车行驶在高速路上,寒风从车门缝隙钻进车厢,感觉很冷。

        笔者呼吁,相关部门应尽快全面检查668路公交车的座椅等设施,并尽快修理,以防交通安全事故发生。马艺涵  

  • 退休人员怎么领取独生子女费

        宋女士:我家住朝阳区华严北里,按规定女55岁可领独生子女费1000元,可我拿着退休证到华严街道领取时,街道称其只管无业居民独生子女费领取。我的关系没在街道,退休证上的公章盖的是单位的章,单位是私企,也没有政策,当时档案也是单位集体存档,那我该怎么领取独生子女费?

        朝阳区卫生计生委:《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已获得《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夫妻,凭证可在女方年满55周岁、男方年满60周岁时,享受不少于1000元的一次性奖励。按照《关于落实〈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的有关奖励问题的通知》(京计生委字[2003]112号)第三条规定,独生子女父母年老时的一次性奖励发放渠道为:一、有工作单位的人员,由所在单位发放。二、在人才交流中心、职业介绍中心存档的人员,单位委托存档者,由委托存档单位发放;个人委托存档者,由街道办事处发放。三、档案关系在街道办事处的无业人员,由街道办事处发放。四、农村居民,由乡镇人民政府发放。退休人员的工作单位,是指其办理退休手续前的单位,故宋女士的独生子女费奖励,应由其退休单位发放,朝阳区卫生计生委已要求相关部门对该单位进行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