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不负重托

        本周,市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和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隆重召开。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将代表人民参政议政,共绘美丽北京。本报推出特别报道,向读者介绍部分来自基层的市人大代表和市政协委员,他们虽然职业不同,但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期待——

        迎接生命

        本报记者 刘欢

        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

        第一次会议

        贾红梅

        海淀区妇幼保健院

        产科六区主任

        代表关注

        最近的流感疫情反映出社区医疗机构接诊的局限性,未来家庭医生的培训还应该放在第一位,提高社区医生的治疗水平,才能做好分级诊疗。

        “咚,咚,咚……”胎心监护仪中传来胎儿有力的心跳声,贾红梅脸上有了笑意,冲产妇点了点头。

        诊室外,候诊的孕妇很多,其中有不少是高龄孕妇。

        “以前二胎代表着好生,现在,二胎高危几率大大增加。”贾红梅说,“高龄产妇明显增多,我们接生过年龄最大的产妇都49岁了。”

        高龄,意味着高危,在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因瘢痕子宫导致凶险型前置胎盘、高龄合并糖尿病、高血压,出现胎盘早剥等状况的高危孕产妇约占50%,比过去翻了近一倍。

        贾红梅的弦始终绷得紧紧的,不敢有一丝放松,因为她的责任,是迎接新生命。

        “贾主任,病房里有产妇大出血!”一位护士喊道,贾红梅心中一惊,立即暂停门诊,一路小跑赶到产科病房。

        病床上,产妇面色苍白,身下大量出血。这是一名卵巢功能早衰的高危产妇,当天早晨,她刚刚自然分娩了一个婴儿,但由于产道裂伤和子宫收缩不好,导致了产后大出血。

        “快准备促宫缩的药!”贾红梅迅速判断。待产妇用完药,贾红梅将手轻轻放在产妇肚脐周围,顺时针按摩……产妇的出血症状慢慢缓解了。

        高危因素增多,凶险状况经常上演。凌晨两三点,贾红梅还会被叫到医院处理紧急情况,这种“急活儿”每个月都得有好几次。“累死累活妇产科”,贾红梅打趣道,她的手机24小时开机,随时待命。

        遇到危急情况,即便不是贾红梅手术,她也常常守在边上,随时援手。

        大出血产妇情况稳定下来,贾红梅又匆匆回到诊室,继续门诊……一上午,她为20多位孕妇进行了产检。

        从医24年,贾红梅已记不得有多少新生儿是经她围产保健顺利分娩的;也没算过她从生命线边缘救回多少高危产妇……“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应该多为未来努力。”贾红梅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

        处理高危情况从容镇静的贾红梅,在得知自己当选市人大代表后,紧张了,“平时,我总埋头在诊室、病房,视野难免受局限,真担心辜负信任。”

        听说贾红梅成为市人大代表,海淀区妇幼保健院乳腺科的医生特意来找她,希望她能在人代会上说说“产后通乳乱象”的问题……贾红梅打开本,认真地记着,记着记着,她似乎不那么紧张了,“我得多走访,多倾听,才能把大家的声音带上会。”贾红梅找到了自己履职的方式。

        这两天,贾红梅忙着安排科里的工作:门诊提前通知患者停诊,逐一检查病房中的高危患者,将其托付给其他医师……“上会前,一定要把病人安排好。”

        温暖的家

        本报记者 刘冕

        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

        第一次会议

        申玉荣

        东城区

        光明幼儿园园长

        代表关注

        我会把最基层的声音,尤其是幼儿园老师们的话带到会上去,这是我的职责。

        “园长妈妈,我怎么好多天没见到你啊?”小男孩歪着头,眨巴着眼睛。

        五十多岁的申玉荣蹲下身,笑眯眯地回答:“申老师为了教你们更多新本领,出去学习啦。”

        小男孩笑眯了眼,“申老师真好!”

        其实,申老师没有出去学习,而是生病住院了。“孩子们的每一天都应该是快乐的!生病这种事儿不应该跟他们说。”申玉荣眨眨眼睛。

        从教35年,无论当教师,还是幼儿园园长,孩子的快乐,是申玉荣心中最重要的事。

        2011年,北京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第一期开始实施,光明幼儿园园长申玉荣和老师们在朝阳区创办了光明幼儿园分园。如今,朝阳园区中,挂满了孩子们的笑脸。“看,这是毕业生,他们笑得多甜”“看,这儿是舞蹈教室,孩子们唱歌、跳舞多开心”“我们楼顶还有花园呢,春天的时候来,特美”……望着孩子们,申玉荣满脸的幸福。

        “记得分园第一年招生,有一位家长紧紧握着我的手道谢。我连忙拦住她,您得感谢政府,您赶上了好时候,咱们都是受益者。”申玉荣说着,指了指幼儿园外的一片居民小区,“如果不建这座幼儿园,这片儿的孩子怎么办?我也是当妈妈的,特别理解家长心里的急。”

        如今,光明幼儿园朝阳园区已有13个班,近三百名毕业生。

        2018年刚开年,几百位家长走进幼儿园。小朋友们作为小主人,带着爸爸妈妈参观自己的“家”,一同感受家的温暖和成长的喜悦。这是幼儿园每年的保留节目。申玉荣说:“新的一年了,孩子长大了一岁,这一年学会了不少新本领,应该给父母做一个‘汇报’。同时,家长走进孩子的班级,能亲身感受孩子成长的环境,家长们参与活动的过程,是了解孩子的过程,更是与老师之间建立充分信任的过程。”

        幼儿园不是一时的家,在很多孩子心中,这是一辈子的家。前两天,申玉荣接到一个电话,是多年前的一个学生打来的,“申老师,我有宝宝了,孩子还是要跟着您长大。回头我领着他回咱家。”听着学生的话,申玉荣的眼圈有些泛红。

        在这个家中,任何人有了困难,家里人都会义不容辞地伸出援手。有一年,一位小朋友患了白血病,不仅老师们慷慨解囊,全园的小朋友们也纷纷给小伙伴献爱心,有的孩子少吃一根冰棍,捐两块钱;有的孩子捧着一罐子钢镚儿,“他们懂得这是自己的‘家人’有了困难,大家都应该帮助他。”申玉荣的脸上写满了骄傲。

        时光飞逝,幼儿园的教育方法,家园的沟通方式也在发生着变化,惟一没变的,是幼儿园老师对孩子们的真和爱。申玉荣特意请人将“真爱”两个字刻在石头上,摆放到幼儿园,成为全园老师们的职业追求。申玉荣相信,幼儿园三年,老师们在孩子们心中播下善良与爱心的种子,将成为孩子们一生的财富。“幼儿园老师只能陪孩子成长几年,但我希望这个短暂的过程能给孩子们健康的身心、能养成可以伴随一生的好习惯。”申玉荣微笑着,望着校园中,目光所及,是快乐奔跑的孩子们。

        养老“小叮当”

        本报记者 任敏

        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

        第一次会议

        施颖秀

        颐养康复养老

        照护中心院长

        代表关注

        如何促进医养结合,养老机构享受民用水电气价格困境,小区公共维修基金使用等。

        施颖秀,“80后”,北京姑娘,14年间,三次创业,全都瞄准养老。

        南三环边,世纪星家园,是施颖秀养老创业的起点。2004年,她在此买房安家,发现附近社区老人看病很不方便,最简单的打针拿药,也要跑很远。

        年轻人,想到就做。很快,施颖秀创办南方庄社区卫生服务站,设在小区5号楼1层,全年无休开诊。施颖秀还带着几名医护人员,成立家庭医护小分队,上门为老人打针、输液、换药、更换胃管、尿管……

        疾病易治,心病难医。因为孤独,很多老人精神状态不佳。2010年,施颖秀又办起了蓟翔社会工作事务所,组织社工办健康大课堂,健脑动脑活动,陪伴老年人。

        2012年,施颖秀创办起一家托养院,后改名为颐养康复养老照护中心,为老人提供更专业的护理服务。至此,施颖秀的养老创业完成了“医疗+社工服务+养老护理”的拼图。

        如今,养护中心有85张床位。走廊里都是新年的味道,门上贴着喜庆的福字,雪白的墙壁上点缀着小树、花朵和蝴蝶,在这里,老人们安享晚年,有个头疼脑热,旁边社区卫生站的医生马上出诊。

        三层东头一间屋,留着短发的赵素兰正跟儿子、女儿聊天。

        “您今年多大岁数?”护士长故意考考她。

        “77!”老人中气十足。

        “不错啊今天,脑子好使!”老人女儿赶紧给母亲点赞。

        老人曾因肥厚型梗死型心肌病住院,刚来时经常“断篇儿”,老说自己四十多岁。悉心调理、按时服药一年多,老人精神状态明显好转,常说养护中心就跟家一样。

        50多岁的老范,因脑干出血瘫痪,之前四肢几乎无法动弹,如今已能双手晃悠跟人打招呼;老董送来时七处褥疮,半年后全部愈合;骨折的老段经过护理,已能自如行走,他老伴儿也跟着在此安家。

        享福的不仅仅是养护中心中的老人,周边社区的老人饿了,有人送餐;病了,有人出诊;就连窗帘和厚衣服,也有人代洗……大家都称施颖秀和她的团队是养老“小叮当”,就像机器猫一样,总能帮人解决困难。

        这群养老“小叮当”们还真帮了不少大忙。一次,一位助洁员上门服务时发现老人脸色不好,还憋气,打电话给社区卫生站咨询医生,医生判断疑似肺栓塞,助洁员立马叫车,把老人送到东方医院。一入院,老人就住进ICU,“这要晚一点儿就有生命危险了!”医生说。

        施颖秀还在社区建起“智能助医”体验站,利用智能设备监测老人健康指标,并依托养老照料中心为老人进行健康管理、上门出诊、紧急救助等附加服务。

        过去七年,施颖秀团队为老服务已经覆盖丰台东铁营、方庄等8个街道、20多个社区,惠及两万多名老人。

        施颖秀的女儿今年7岁,虽然妈妈很少陪她,但懂事的女儿很理解妈妈,她用画笔记录下妈妈在养老中心忙碌的身影,一笔一画地写着:“我爱我妈妈”。

        当选市人大代表,施颖秀知道,未来履职必然会占用不少时间和精力,“只要大家能更幸福,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我付出的时间就值得。”施颖秀说。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电视里,歌声缓缓,施颖秀听得出了神。是呀,谁人不会老去!她盼望着能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为老服务的队伍中,“善待老人,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

        三个梦想

        本报记者 任珊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丁洪

        中国科学院

        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委员关注

        建立海创产业研究院平台,深度参与北京怀柔科学城建设发展工作,依托生命、信息、材料、能源、环境等领域储备的“千人计划”专家和其他高层次人才,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中心和产业化示范基地。

        上周末,丁洪日程很满。

        周五早晨,在北京参加“千人计划”专家支持怀柔科学城建设座谈会,下午赶到合肥,周六主持“千人计划”代表大会,周日上午返京,准备参加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

        这个10年前放弃美国终身教授职位,举家回国的科学家谦逊、低调,他说:“我就是个搞科研的。”

        回国时,丁洪带着三个梦想——Dream line(梦之线)、Dream ring(梦之环)、Dream lab(梦之实验室)。十年间,这三个梦想正在慢慢地实现。

        回国不久,丁洪就申请到了重大科研装备研制项目,着手在上海同步辐射光源上建一条分辨能力近10万的光束线站。目前,项目已经验收通过,今年年初,“梦之线”成果论文“固体中发现外尔费米子”入选美国《物理评论》系列期刊诞生125周年纪念论文集,该论文集收录的49篇文章大部分已获得诺贝尔奖。

        “梦之环”指北京先进光源,即世界上亮度最高的高能同步辐射光源,目前丁洪正在推动建设覆盖EUV波段的双光源设计方案,将对我国EUV光刻机的攻关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梦之实验室”则是目前正在怀柔科学城筹建的物质科学实验室。

        丁洪积极参与怀柔科学城的整体规划,期待着建设一个包括多个大型科学装置和相应交叉研究平台的“梦之实验室”。

        上周五,丁洪与“千人计划”各位科学家分享实验室的建设以及创建海创产业研究院平台的设想——发挥“千人计划”品牌、平台、人才、资源优势,开展高端创新创业人才引育、新兴产业关键技术研发、技术成果转移转化、高新技术企业孵化、关键产业投资促进等工作。

        “千人计划”的专家们为怀柔科学城的发展建言献策,丁洪记得很认真,他要好好消化,将大家的建议带到政协会议中,为怀柔科学城,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出力。

        沱沱河水

        本报记者 王天淇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董敏

        沱沱工社董事长

        委员关注

        做好三产融合,振兴美丽乡村。生态有机农业除了可以保障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还可以为环保做贡献。在农业种植领域每减少使用一次农药等有害物,都是对土壤和水资源的保护。

        沱沱河,长江源头,夹杂着泥沙的雪山融水经此变得清澈。

        沱沱工社,因此得名。“以工匠之心做食品,还农业正本清源。”董敏说,这是她的初心。

        上世纪80年代末,董敏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先是在高校教书,后辞职创业。2004年,董敏创建的九城集团作为第一家中国应用软件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4年后,董敏做出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转型做农业。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令董敏自豪,出国交流学习,她总要向人讲述北京奥运会的盛况。但外国专家学者只对“毒奶粉”感兴趣,“连给孩子的食品里都能做假,你们中国企业家有没有道德底线?”面对外国学者的问题,董敏很难过,她在心中暗暗发誓:要给中国的孩子做最安全的食品!

        就此,沱沱工社诞生。

        董敏准备在有机农业领域发展,可论证了许久,都找不到在短期内实现盈利的模式,“赔钱我也做,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社会责任。”董敏说。找不到符合条件的有机农场,董敏就承包土地自己种;物流配送不过关,董敏就和公司团队一起研发冷链运输……

        如今,沱沱工社已发展成集新鲜食品生产、加工、网络销售及冷链日配于一体的有机农业全产业链电商平台。“其实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实现盈利。”董敏无奈地笑了,“可我一定会坚持下去!”

        “我们的共同努力,是为了让我们的孩子们知道,天应该是蓝的、水应该是清澈的、农作物摘下来是可以直接吃的、大地是可以亲吻的。”董敏说,她期盼着,中国的乡村更加美丽富足。

        “张兽医”

        本报记者 任珊 黄品超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张新慧

        首农集团

        北京奶牛中心主任助理

        委员关注

        充分利用在京农业院校和科研院所优势,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援疆、援藏及支援合作省区开展农牧业科研协作,联合攻关,在培育优良品种上下功夫,占领农业种源制高点,并将优良种源输送到全国,特别是在农业主产区发挥作用。

        “张兽医”,这是张新慧的微信名字,“我这个‘兽医’只会给牛看病。”张新慧笑着说。

        毕业后这30年,学畜牧的张新慧一直围着牛棚转,“奶牛的养、繁、防、治几个关键环节,我都做过。”

        2001年,张新慧作为引进人才,从黑龙江来到首农集团北京奶牛中心。

        张兽医对奶牛繁殖障碍有独到的诊治技术。

        奶牛中心延庆基地中,传统的牛舍和运动场已升级成宽敞舒适的“公寓间”。奶牛舍中,奶牛前腿脚踝处都绑了个“脚环”,“那是计步器,监测奶牛每天运动量,‘步数’突然增加,说明这头牛可能发情了;‘步数’突然减少,说明牛可能病了,不舒服,我们就得赶紧去检查。”张新慧说,牛通人性,懂感恩,你对它好,它感受得到,也会给你回报,不仅产奶量提高,牛奶品质也能保证最佳。

        2001年,张兽医第一次进藏。援藏结束回到北京后,他每年还是会进藏一趟。张新慧知道,牛,对农牧民很重要,如果能保证母牛一年一胎,从一头母牛养起,用不了几年就能有一群牛,农牧民每年有奶喝、有酥油卖。“我的工作是帮助他们把奶牛的繁殖工作做好,提高农牧民养牛的收益。”

        2004年,大庆一个牧场几百头奶牛群发性难孕,屡配不孕,求到张新慧头上。张新慧一天就通过直检方法检查了170头难孕牛,找到了病因。

        每天,张新慧快乐、忙碌地养牛,他期待帮助北京保持住技术优势,做好种牛的自主培育体系,培育出更优良的种牛,坚守奶源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