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华民族与人类命运休戚与共

        李德顺

        核心观点

        中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为了让全世界臣服在我们脚下。它是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迫切需要召唤的一种状态。

        有人把中华民族的振兴纳入到两极对抗、中美争霸的思维里去,这是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意义的错误理解。

        中国不是为了争霸而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确实是为了追求人类的和平发展,是把地球作为全人类共同的美好家园来建设的。

        如果一个社会制定了规则,有人因为执行规则遇到了困难,这个共同体不出来担责任,那么以后这个规则就没人信任,也没人执行了。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国际关系问题上提出的一个重要理念。对这一重要理念,需要我们从多个维度深入理解。

        有人把中华民族的振兴纳入到两极对抗、中美争霸的思维里去,这是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意义的错误理解

        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是全体中国人在担当人类进步历史任务进程中的觉悟。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成员,我们要有自觉的权利和责任的担当意识。地球上有很多人,有人自觉,有人不自觉,当代中国人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任务中,主动站起来担当我们的权利和责任,这是非常宝贵的,也是勇气和智慧的体现。

        中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为了让全世界臣服在我们脚下,而是像习近平总书记讲的,建设一个和平发展、共同繁荣的世界,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互惠互利,共同繁荣,共同发展。这是人类以前没有至今也还没有出现过的状态。但是,它是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迫切需要召唤的一种状态。有人把中华民族的振兴纳入到两极对抗、中美争霸的思维里去,这是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意义的错误理解。

        在实现人类共同繁荣发展的过程中,中国不应该缺席。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人口体量最大的成员,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积极倡导,起到了引领潮流、引领历史的作用。引领世界潮流,并不是把我们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也不是企图建立一种势力,让别人服从和追随我们,而是召唤朋友,大家共同构建。如果仔细翻阅十八大以来的中央有关文件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就会看到,我国在对待国际上的各种纠纷和冲突时,始终是遵照命运共同体这个理念,倡导主权平等、对话协商、合作共赢、共享共建、可持续发展,而不是用冷战时代的思维——一味地对抗、颠覆、侵略、征服等。中国对谁都不用这种态度。中国不是为了争霸而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确实是为了追求人类的和平发展,是把地球作为全人类共同的美好家园来建设的。

        中央出台的一些政策和策略,诸如“一带一路”倡议、成立亚投行、参与国际维和活动等,都是扮演协调世界冲突的角色,这些举措也都指向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理念,它和“四个全面”的部署紧紧相连。中国要坚决走好自己的道路,做好自己的事情,还要在世界上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种宏伟远大的思维方式和战略姿态,会给创新发展提供新的思想动力。如果能够深刻、充分地理解这一点,对于我们做好今后的工作,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从一个道德难题看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和人之间一旦形成共同体,由共同体来代表大家的共同利益,客观上就有了共同的利益、共同的命运和共同的价值。主观上,人们需要自觉地认识、把握、遵守它,这样就形成了共同的价值观念。共同的价值观念和共同体成员各自的价值观念处在不同的层次上,是不能互相代替的。

        有个争论比较激烈的道德难题——电车难题。情境是:有一辆电车失去控制,一直往前跑,前方有一个道岔,如果直走会轧死5个人。如果拐到岔道上去,会轧死1个人。这时候应该怎么办?有人按照传统观念,认为救5个人比救1个人值得,于是就扳了道岔,失控的车子拐向岔道后轧死了1个人,直道上的5个人获救。事情发生以后,社会上大多数人肯定这个人的行为,但是被轧死的那个人的家属却起诉扳道岔的人,说他是杀人凶手。

        此人究竟是见义勇为的英雄,还是杀人凶手呢?这个假想的案子50年前就在西方被提出来了。多年来学界一直在争论,还有人专门写了书。西方的两种价值观本身是相互冲突的:按照传统的功利主义价值观,为了多数人可以牺牲少数人,扳起道岔的行为应该被肯定;但以个人为本位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则认为,我个人的事必须我同意,没经我同意就把人给轧死了,就可以起诉你是凶手。这样的问题在西方的价值观语境下,在学理上、理论上都没办法解决。因为双方说的都有道理、都有根据。他们为此组成了一个临时陪审团,陪审团也争论不休,找不到答案,最后提议抽签解决。

        像这样的问题,关键是要理解多层主体之间的关系。这个扳道岔的人执行的是当时社会主导的公共规则,他是自己行为的主体,但他不是制定这个规则的主体。坚持自由主义价值观的那些人说他是杀人凶手,是没有以公共价值观念为前提。按照当时的社会规则,死者的损失应该找谁负责?这是问题的关键。正确答案是,应该由公共规则的制定者、推行者来负责。因为每一个共同体、每一个民族都要有自己的规则,谁制定了规则,谁就要为执行规则买单,就要担当执行规则后果的责任。如果一个社会制定了规则,有人因为执行规则遇到了困难,这个共同体不出来担责任,那么以后这个规则就没人信任,也没人执行了。

        在现实生活当中,我国在立法上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国家赔偿法”和有关“紧急避险”的法案等,规定人们在执行公务或是紧急避险时采取措施所带来的后果和损害,不由行为者担责任,而由国家、社会担责任。这样的规定,贯彻体现了不同主体要担当起各自相应的权利和责任的原则。如果不承认共同体作为一层主体,就不会有这样的规定,反而什么事都让个人承担了。既然社会共同体制定了规则,那么执行了规则和规范的人遇到麻烦或遭受了损害,共同体就要来担当责任,也就是共同体的主体(当地政府、单位法人等)要到位。在电车难题这件事情上,共同体就是事件发生地的政府,由政府给车祸受害者一方提供补偿或救济。一般是这样合理解决的。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际上是超越两极对立思维、冷战思维、简单化思维、单一主体思维的一个重要节点

        共同体有很多层级和类型。每个共同体都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和价值规范,并且通过法律的、道德的、行政的及其他各种各样的规定加以执行。共同体有权制定和执行规范,也有义务担当责任、担负后果。就是说,主体层次要分明,凡是行使权力的主体,就要担当责任。所以我们理解共同体的时候,对每一个共同体作为主体,都要以它的权利和责任来定位。通过主体定位理解它享有什么样的权利,应担当什么样的责任。

        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最高层次上唯一的主体,也是一定权利和责任统一的担当者。比如在自然界面前,人类有开发自然界、改变自然界以为人类生存发展服务的权利,世代人类一直享有这个权利。所以当自然环境恶化,威胁到人类生存发展的时候,保护环境,就不只是哪个时段的人或者哪个地区的人孤立的责任,而是人类整体的责任了。因此在保护资源、避免核战争毁灭人类这类问题上,毫无疑问是人类整体的责任,不能只推给某一部分人,所有人都要承担责任。

        有些问题是其他层次的主体的权利和责任问题。比方说某一阶级、民族和国家,都有它们自己的主体性,但不能随意把自己的价值观说成是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观。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要从全人类的共同命运这个立场出发,来形成共同的价值观念。人类内部的各个国家、各个民族、各个地区的价值观存在多样性、多元化,有些价值观不仅是个性的,而且是相互对立冲突的。所以不能简单地对待,只能是寻找共同点回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整体立场,要在更高的层次上提升主体,消解这些对立和冲突。很多事情的解决,要依赖于各层次共同体的自我限定和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认同与维护,这是当代价值思维变革的一个层次、一种导向。

        比如,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一国两制”方针。“一国两制”是把全体中国人看作一个命运共同体,为了祖国的统一,为了全体中华儿女的和平、和睦、和谐相处,我们可以把经济的、政治的、意识形态的、族群的、阶级的那些差别和分歧,放在第二层来解决。祖国要统一,中华民族要统一,在这个前提之下,可以有两种不同的制度,这是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整体主体的表现。如果不是站在这个高度上来看,“两制”之间是不可能妥协、不可能协调的。有的人总是搞不懂什么叫和而不同,认为要和就得同,不同就不能和。按照这种思维,一国就只能一制,要两制就得是两国。原因在于他们不理解,“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是高于某一地区、某一派别的共同主体。分裂祖国的那些人,连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事实都不愿承认,他们实际上是在以一己的利益背叛和出卖整个中华民族。

        比整个中华民族更高层次的主体,就是全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不但自己要统一和谐、全面发展,而且我们也要和世界上别的民族一起,在地球这个共同的环境当中,在很多具体事务上,构成共同利益、共同命运的联系。所以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际上是超越两极对立思维、冷战思维、简单化思维、单一主体思维的一个重要节点。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  

        本版供图:陆琴

  • “中国赢了”!

        叶小文

        时代一新,万象更新

        回眸2017,最为显赫的就是党的十九大给中国、给世界带来一个“新”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着手解决“新矛盾”,大家充满“新期待”。

        “新时代”,使我们想起开国大典上毛泽东的庄严宣告,近代以来历经磨难受尽屈辱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新时代,使我们想起邓小平带来“春天的故事”,被“文化大革命”一度折腾得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的我们,开始改革开放搞活,大踏步富强起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貌从此焕然一新,充满勃勃生机。

        九死一生、柳暗花明、凤凰涅槃、幡然出新,才叫“新时代”。那么,凭什么说今天又进入“新时代”?

        站在时代的高度审时度势,就不难作如是观。

        中华民族这一百多年来历经磨难,现在离民族复兴越来越近。连美国《时代》周刊的杂志封面上,也破天荒用中文和英文两种语言写上“中国赢了”(China Won)。

        可是,正因为越来越近,再往下,每一步都是惊险一跳,都是从量变到质变的巨大飞跃。机遇与风险并存,一步不慎,满盘皆输。

        中国,要跨过“拉美陷阱”,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前面不知道还有什么坑,要完成惊险的一跳,彻底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从量变到质变的巨大飞跃,算不算进入了又一番不进则退、不兴即亡、凤凰涅槃、幡然出新的“新时代”?

        时代一新,万象更新。思想要有新指导,战略展开新布局,焦点对准新矛盾,善于应对新挑战,大家勇于新担当,工作迈出新步伐,事业出现新进展,生活充满新期待。

        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中国进入“新时代”,世界也现“新世态”。

        看世界,要关注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怎么了?为了“重新强大”,刚签完“气候巴黎协定”,美国一翻脸否了;2017年12月21日,联合国就一份反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议案进行表决,美国一跺脚又罕见地向180多个国家发出信件,威胁说美国将记住投票支持议案的国家;尤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美国对“全球化”也要对着干……

        看世界,也要关注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是何样?当此全球发展深层次矛盾凸显、国际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之际,中国经济却一直稳步增长,国内生产总值稳居世界第二,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百分之三十。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于是众皆瞩目,进入发展新阶段的中国将如何对外开放,如何走向世界?过去是“国强必霸”,今天的中国也要靠威胁、靠霸道来扩张吗?不少人担忧,“修昔底德陷阱”摆在眼前,即所谓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将变得不可避免。这个陷阱好凶险!但是,现在世界却在呈现不同的新态势、新图景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类生活的关联前所未有,同时人类面临的全球性问题数量之多、规模之大、程度之深也前所未有。世界各国人民前途命运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面对这种局势,人类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人们为了争权夺利恶性竞争甚至兵戎相见,这很可能带来灾难性危机。另一种是,人们顺应时代发展潮流,齐心协力应对挑战,开展全球性协作”。他呼吁,我们要努力建设一个远离恐惧、普遍安全的世界,让和平的阳光普照大地,让人人享有安宁祥和;我们要努力建设一个远离贫困、共同繁荣的世界,让发展成果惠及世界各国,让人人享有富足安康;我们要努力建设一个远离封闭、开放包容的世界,让各种文明和谐共存,让人人享有文化滋养;我们要努力建设一个山清水秀、清洁美丽的世界,让自然生态休养生息,让人人都享有绿水青山。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世界新态势,不可不察。

        审时度势,何去何从?中国在力推“一带一路”,促进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却连出“不靠谱”的奇招,到处与人“对着干”。孰高孰低?高下立见。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2017年岁末,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国内外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面对的矛盾和问题发生了深刻变化,发展阶段和发展任务发生了深刻变化,工作对象和工作条件发生了深刻变化,对我们党长期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的要求也发生了深刻变化。” 

        种种深刻变化,首要的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十九大报告作出的这个重大政治论断,为科学判断我国社会所处历史方位,科学制定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战略、新部署、新举措,提供了基本依据。

        新矛盾,显出新问题。随着社会发展进步,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也日益增长。突出的问题不再是“落后的社会生产”,而是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

        新矛盾,提出新要求。我们的发展,要从“发展就是硬道理”,转到强调“科学发展”,再到提出明确要求——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把握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基本特征,推动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

        新矛盾,需要新动力。我国经济自改革开放以来,长期高速增长,这在世界经济发展史上没有先例。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我们必须在40年成功改革开放的基础上进一步改革开放。继续爆发活力,又能活而不乱;继续注入动力,又能持续不断;继续深化改革,又能发展不停;继续向外开放,争取和而不战。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一系列深刻变化接踵而至。“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面对新矛盾,解决新问题,适应新要求,寻找新动力,迈出新步伐,高歌猛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展开新战略、实施新部署、落实新举措,前程似锦。这个“迎新”,你准备好了吗? 

        (作者为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 高质量发展需要高素质企业家

        魏建国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期,涌现出了一批“胆略型”企业家,他们大多数是通过自身的拼搏和努力取得了成功。但也应该看到,这些成功是在当时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开放不足的背景下依靠政府政策支持而取得的。他们被称作是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代企业家。

        成功代表一个人奋斗的结果,但这些“胆略型”企业家对科技、文化、创新,特别是对市场经济缺乏基本的了解,主要是当时那个生活物资和生产资料匮乏的年代成就了我国的“企一代”,因此也可以说是“时势造英雄”。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我国从过去物质匮乏转换到了物质充裕的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企业家先前的“胆略型”以及凭借自身去拼打的“拼搏型”还够不够?企业家如何转变发展方向?下一步增长的动力在哪?如何做到创新发展和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这些都是当前我国企业家面临的紧迫任务。 

        新时代呼唤企业家精神,高质量发展更需要高素质的企业家。习近平主席早在2014年11月9日,就首次提出企业家精神:“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要深度挖掘优秀企业家精神特质和典型案例,弘扬企业家精神,发挥企业家示范作用,造就优秀企业家队伍。” 2017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 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概括了新时代企业家精神内涵:爱国敬业、遵纪守法、艰苦奋斗、创新发展、专注品质、追求卓越、履行责任、敢于担当、服务社会。

        可以说,造就一大批高素质的企业家,弘扬我国“企一代”“创二代”的企业家精神,不仅是应对当前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需要,也是解决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需要,直接关系到我国新时代任务的完成和两个百年目标的实现。

        对于这个问题的紧迫性,并不是所有的中国企业家都能意识到。当前中国的企业家主要有三种状态:第一种是仍然以过去创业的经验和计划经济条件下依靠政府、政策来进行生产经营活动,完全忽视当今市场的变化和现代个性消费的需求。第二种是对企业家精神理解不全面,以偏概全。以为实干、创新加上工匠精神就可以。对“遵纪守法、艰苦奋斗、专注品质、追求卓越、敢于担当”的社会责任缺乏了解,因而感到迷茫。第三种是面对日益发展的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高科技产业、面对全球市场的供需变化,不求深入了解,随大流、看风向、靠政策、找政府,危机感不强,战略意识不够。更有甚者满足于现状,不愿意在本领的提高上和思想的转变上向前迈开一步。这是较为普遍也更令人担忧的企业家状况。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必须在这些企业家的背上猛击一掌,大喝一声,这种落后于时代的理念、想法和思想再也不能维持下去了。当今的新时代,是中国走向伟大的新时代,更是中国企业家走向卓越、迎接机遇和挑战的新时代。越早摒弃旧的思想,越会赢得主动。

        让我们为弘扬新时代企业家精神,培养新时代高素质企业家而共同努力。

        (作者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