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网剧大爆炸,科班新人也吃香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过去一年,网剧大爆炸已不再是网络平台的自我吹嘘,从内容到班底,体量和专业性正全面向传统影视靠拢看齐。就在最近,因为大量科班出身的影视新人和在校生已经或开始转向网剧、网络大电影的拍摄,北京电影学院有了新绰号“北京网剧学院”。人们惊讶地发现,从《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到《河神》,从《最好的我们》到《你好,旧时光》,这些大热网剧背后的制作者大多拥有同样一个身份:北电毕业生。

        新导演

        从短片一步跨越到长片

        毕业后进入电影公司或者混剧组,从副导演和执行导演干起,熬够了年头才能得到幸运女神的垂青——执导筒,这是常规电影导演的成长路径。和大多数北电毕业的学生一样,1994年出生的导演阚若涵2015年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显然不可能立刻实现做导演的梦想。他经历了一年没着没落的徘徊期,直到他的同学辞职,两人合计拍一部网络电影开始,事情才出现了转机。

        2015年,网剧和网络电影开始以一种全新的类型姿态出现,阚若涵和他同学从中发现了可以努力的空间。阚若涵说,一开始他想做的网络电影是故事改编,但剧本被投资人嫌弃“太文艺”,经过方向调整,最终形成了风格化的低成本网络电影《海带》。2017年,《海带》在爱奇艺上线,其意义及深度在业内获得广泛好评,阚若涵也借此成为爱奇艺“大爱青年电影计划”的一员。该计划面向社会征集优质电影策划项目,对新锐导演进行投资扶植。该计划将为入围项目投入共计500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支持,最终推出10部剧情长片,并通过网络、院线、电视台等多渠道发行,解决青年导演作品的产出问题。

        同样得益于“大爱青年电影计划”的导演杨东亮,是2000级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的毕业生,2004年毕业至今已有14年入行经验。“大爱”计划的第一批孵化项目《剑归何处》已交由杨东亮拍摄,他将在知名导演韩三平的指导下完成该片。杨东亮的第一部网剧《妖出长安》2016年在爱奇艺上线后,以风格化的叙事和摄影风格备受好评,上映十天后播放量破亿次,会员有效点击破3000万次。而在《妖出长安》之前,他主要的工作是拍摄广告、MV和微电影。尽管他擅长电影化的视觉影像,作品张力十足、风格独特,但极其看重资历的电影圈并没有垂青这位有才华的年轻人。

        新平台

        2020年网剧产值将达600亿

        不管是初出茅庐的90后导演阚若涵,还是入行十几年的杨东亮,他们无不表达出对网络赋予机会的感激与庆幸,而他们并非个例。2017年播出的热门网剧中,《河神》的导演田里2004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就读,他的学弟吕行是去年大热悬疑剧《无证之罪》的导演,田里和吕行的师弟沙漠拍出了网文作者八月长安的作品《你好,旧时光》,而八月长安的影视翻拍网剧系列的上一部作品《最好的我们》,则是由沙漠的另一个师哥刘畅拍摄。

        “过去网剧的拍摄班底真正称得上科班出身的不多,这两年网剧市场起来了,来自北电、中戏等院校的专业学生开始进来,在影像质量上的提升是很明显的。”杨东亮直言,这两年网剧爆发式的增长让很多苦于无法在传统电影圈获得自由表达的年轻人,开始了对新类型的尝试,“网络给了我们新的机会,从电影到网剧,不能说叫转行,其实反而是‘回到最初’。”在他看来,在愈加激烈的院线电影竞争环境中,电影的题材和表达很容易受到商业模式的影响,想要通过电影去实现导演的审美追求,受限较多,“年轻导演在电影界能够获得的主控权又少,而且第一部作品如果票房失利,就很难还会有拍下一部作品的机会。”

        根据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网剧的总产值将达到600亿元,仅腾讯、优酷、爱奇艺三家视频平台公布的2018年片单就多达上百部。激烈竞争之下,视频网站的突围只能来自于内容品质的跃升,2017年的《河神》《无证之罪》和《你好,旧时光》被称作“北电帮三连击”,而在爱奇艺的网剧体系里,这些作品则应和着平台对精品网剧的布局规划。

        新时代

        机会多,成长还需时间

        对通过网剧成长的诸多青年导演而言,拍电影始终是绕不过的终极梦想。

        因网剧被命运垂青的幸运儿,首先要数中国传媒大学导演系2005级学生姚婷婷。回顾中国网剧的发展,2014年由姚婷婷拍摄的《匆匆那年》被视作网络长剧的第一剧,以该剧为开端,网剧开始走入真正的精品时代。而姚婷婷本人也在拍摄《匆匆那年》后,很快开始执导院线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该片最终票房1.79亿元,成为2016年少数几个票房破亿的青春片代表。

        名利和机会很快蜂拥而至。姚婷婷透露,在拍完《谁的青春不迷茫》后,她接到的项目不下两百个,但年少成名的弊端也开始迅速显露。由于前述两部作品都是青春类型,来找她的项目也在题材上大量重复,甚至“最近两年院线上的青春片几乎都聊过”。这一度让姚婷婷觉得困惑,“我并不是只会拍这一种类型,但市场对我的认知就是已有的这些作品。”她开始怀疑自己“拍得太快了”,如果继续重复青春片类型,也许商业上依然会收获成功,但作为导演的成长则可能会趋向停滞。

        杨东亮对此也有清晰的自省,“拍片子拍久了就容易出行活,我希望自己拍的每一部都是可以当做‘作品’的。”他直言如今的师弟师妹有不少人在校就已开始接触网剧和网络大电影的拍摄,机会和平台较过去都大不相同,但“机会多了,真的出来的人却不多”,“年轻人在艺术想法上也许很有个性,但学校的教学是以理论为主,还是需要到实际拍摄中一点一滴地积累。”如今他正在拍摄的《剑归何处》是一部武侠片,由韩三平指导拍摄。尽管已是入行十几年的“老手”,他还是感慨老电影人的积淀,并表示受益良多,“韩三平老师会来剧组看拍摄,并提出明确的建议,比如如何规避同类题材中的问题,从这些细节上就能够看出他扎实的艺术底蕴。”

  • 票补限制令 市场更公平

        本报记者 袁云儿

        今年的春节档,观众恐怕再也买不到8.8元、9.9元这样的超低价电影票了。近日,一则电影票补将受到限制的消息传出,具体要求为:从2月15日(除夕)至3月2日(元宵节),全国影院票价(普通观众实际支付部分)不低于19.9元,有特殊身份或条件限定的长期合作等不在其列。此外,补贴票数也有一定限制,单部影片不得超过50万张。这一消息已得到春节档上映影片片方的确认。

        业内人士认为,此举目的是为了避免资本层面的恶意竞争,让电影市场回归到内容为王的良性发展轨道上。不能利用票补“抢跑”,会让同档期影片、尤其是小成本影片和文艺片拥有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票价守住19.9元“红线”

        去年一年,电影票补卷土重来,在春节档、暑期档、国庆档、贺岁档几个全年重要档期,国内一线大片靠着大量票补展开血战。2018年开年,距离今年春节档还有近一个月时,又一轮票补大战已拉开帷幕。不过,在这一新政出台后,带着数亿元资本摩拳擦掌的票补,便已“出师未捷身先死”。上周四,不少用户在购票网站上买春节档影片《西游记女儿国》的预售票,还能买到一部分13.14元的低价票,但下午票补受限的消息传出后,价格马上齐刷刷变成19.9元。

        目前,春节档最具竞争力的四部影片《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西游记女儿国》均已开放预售,从猫眼上北京地区的票价来看,前三部目前在票补方面的投入较大,观众能买到大量19.9元的预售票。《西游记女儿国》目前的票价多在40元上下,在四部影片中最高。

        对观众而言,票补受限的直接影响,便是买不到便宜的电影票了。之所以会出现8.8元、9.9元这样的低价票,是因为影片片方或发行方给了影院一定补贴,使得原本三四十元的票价大幅下降。如果电影票原价是30元,观众花了9.9元买票,其中的差价20.1元,便是票补。大量票补可以刺激观众购票,从而带动影院增加排片,撬动影片前几日的票房。

        “票补其实是一种不公平竞争,在一个成熟的电影市场里不应该出现,因为它对一些中小成本影片、文艺片不公平。”中国电影家协会副秘书长饶曙光分析,此次限制票补,是为了更公平的竞争,营造一个规范成熟的市场环境。

        不过,新政的效力能有多大影响力、持续多久,不少业内人士还持观望态度。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影发行人直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算不能直接定低价,也有可能出现新的玩法,“比如联合跨界品牌发行大量套票,然后以中奖的形式来赠票,这就相当于变相票补。”

        限制票补挤掉市场泡沫

        更多业内人士为这一改变拍手叫好。制片人瞿晓分析,票补受限看似在短期内损害了观众利益,但现在国内观众的文化消费能力已完全能够承受得起几十元钱的电影票,9.9元还是49.9元,对他们来说已不再敏感。“上周五上映的印度电影《神秘巨星》没票补,票房依然很好,只要内容好,观众还是愿意买单。票补顶多能撑一部电影上映头三天的票房,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看口碑。”在他看来,限制票补是在挤掉电影市场的泡沫,让片方、演员、投资方能看到去掉票补后真实的票房有多少,从而进行市场判断。

        票补减少后,同一档期上映的影片将获得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导演伍仕贤认为,尤其对于中小成本电影来说是一桩好事,“大家拼的应该是电影本身和档期的选择,不是谁家砸的票补钱最多。”导演李杨表示,片方通过大量票补获得占绝对优势的排片,本身就是一种“资本垄断”,在一些欧美国家,单部影片的排片量是不能超过一定比例的。

        “春节档无疑是全年票房产出最高的档期,如果大体量影片用超高票补来砸市场占有,那么对宣发预算紧张的小体量影片来说是非常不公的,容易造成小体量影片不论影片好坏,压根就不敢进入战场。这次的调整,让市场更加公平,也给小体量影片带来更大空间,它们至少可以靠影片的品质赢得拼搏的机会了。”制片人吕建民说。

        “在此之前,有的影院可能会依据票补来排片,但今后,应该会有越来越多的影院主要是根据预售情况、影片口碑来排片。”金泉港国际影城经理卢振分析,新政可能直接改变影院的排片方式,“同档期内的新片,优先选择预售票房好的,再就是根据影片剧情、演员阵容和宣发力度综合考量。等到影片上映后,则根据观众口碑来调整。”

        春节档多数影片恐成炮灰

        今年春节档的票补之战开始得这么早,竞争激烈是一大原因。以正月初一当天为例,就有11部新片将与观众同迎新春。

        其中,“四大天王”以突出优势,基本锁定春节档票房前几名。从类型和题材看,四部影片定位精准,各有所长:《捉妖记2》主打动画全家欢,还有梁朝伟、白百何、井柏然、李宇春等全明星阵容;《唐人街探案2》主打推理和喜剧,且有第一部的好口碑做铺垫;《西游记女儿国》端上的是中国观众最耳熟能详的“西游”IP,兼有奇幻大场面做支撑;《红海行动》延续的则是近两年新型主旋律片的风格,有精良的制作团队保驾护航。

        从猫眼的用户“想看指数”看,《捉妖记2》和《唐人街探案2》目前最受期待,分别有超过39万和29万用户表示想看,《西游记女儿国》则有超过23万用户想看。相比之下,《红海行动》表现稍弱,想看人数只有8万余人。这组数据与卢振的预测一致,“我最看好的也是《捉妖记2》和《唐人街探案2》,两部都偏喜剧,而且前作的票房和口碑表现都比较好。《红海行动》主打动作战争,可能不太符合春节档欢乐喜庆的观影氛围。”

        除了“四大天王”,其他7部电影多主打喜剧、动画类型,比如德云社出品的《祖宗十九代》、顾长卫执导的青春片《遇见你真好》等。不过,除了动画片《熊出没·变形记》可能因为儿童观影的“刚需”还有一定竞争力,其余几部影片极有可能沦为炮灰。    

        漫画/王鹏  

  • 中杂问鼎布达佩斯马戏节最高奖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第十二届布达佩斯国际马戏节比赛成绩日前揭晓,中国杂技团选派的空竹《俏花旦》、蹬伞《荷塘月色》从20个国家和地区的30个精彩节目的角逐中脱颖而出,双双问鼎最高奖布达佩斯金奖。

        布达佩斯国际马戏节每两年举办一届,是世界知名马戏节之一。早在1998年第二届和2000年第三届布达佩斯国际马戏节上中国杂技团选派的节目就均获金奖。20年后中国杂技团节目再次以雄厚的综合实力荣获该赛事最高奖。

        空竹《俏花旦》节目的演员平均年龄20岁,是中国杂技团的新生代演员,此次是她们初登国际赛场。该节目在技术上比以前有大幅度提高:从原来的“6跳前滚翻”提升为“8跳前滚翻”,“单跑肩”提升为“双空竹双跑肩”,桌上“10个点转加三周”提升为“13个点转双周接双周再三周”,单跑转提升为“两单一双型、两单一双共四组”。

        蹬伞《荷塘月色》在传统技艺表演的基础上实现由内而外的综合创新发展。表演中需要演员自身手脚的相互配合,以实现道具车的行走路线及完成技巧动作,集体“双飞”“换伞”“过伞”“双摇伞”“对传”及“蹬人传伞”等高难度的技术动作,成就节目难点。此外,在张继钢导演的要求下,演员首次裸脚蹬伞,增加技术难度同时增强了艺术效果。

  • 中外版画艺术家共绘“一带一路”

        本报讯(记者 陈涛)“合作·共赢‘一带一路’国际版画邀请展”巡展日前亮相今日美术馆3号馆,共带来中国、保加利亚、波兰、俄罗斯、尼泊尔等国51名版画艺术家的近百件作品,呈现他们心目中的“一带一路”。

        中国的版画自汉晋便有流传,后经唐宋演进,至明清达到高峰,其中木刻版画历经千百年的传承与演进更是成为传统文化里的国粹。其实,版画艺术作为视觉艺术的一个重要门类,因其自身的包容性和广泛性,也是当下国际艺术交流的重要载体。 此次“一带一路”项目邀请了巴基斯坦、尼泊尔、匈牙利、克罗地亚、印度、乌克兰、泰国等国家的艺术家进行文化交流与艺术创作,将“一带一路”沿线多个国家的版画艺术家风格各异的画作汇集北京。

        本次活动还将举行系列捐赠活动。除展览中的51件作品交由今日美术馆永久收藏外,还将遴选部分画作捐赠给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专业艺术机构,并将选择“一带一路”沿线学校、医院、图书馆、剧院等社会公共机构进行捐赠。

        展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今日美术馆联合主办,将持续至3月8日。

  • 《玛吉阿米》《妈祖》打造跨界IP

        本报讯(实习生 徐珮慈)电影导演章家瑞、歌唱家谭晶、画家杨发龙日前共同推出《玛吉阿米》和《妈祖》两部作品,通过电影、舞台剧、艺术品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打造IP艺术创新模式。

        谈及电影项目《玛吉阿米》源起,导演章家瑞坦言自己是受到了一幅名为《玛吉阿米》的人物油画和一首叫做《在那东山顶上》的音乐作品的启发,从而萌生了创作灵感,“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幅名为《玛吉阿米》的人物油画,我觉得画中的玛吉阿米的眼睛突然一闪,一位美丽藏族少女好像从画中走了出来。”后来他听到了《在那东山顶上》,歌词来自仓央嘉措的一首情诗,歌声空灵而缥缈,之后他决定筹拍《玛吉阿米》。而在电影筹备过程中,章家瑞又萌生了同时推出同名音乐剧的想法,并找到了《在那东山顶上》原唱、歌唱家谭晶。谭晶将出任音乐剧《玛吉阿米》的艺术指导。

        此外,油画《玛吉阿米》作者画家杨发龙正在创作“海上女神”《妈祖》。据杨发龙介绍,在创作采风过程中,自己受到了《妈祖》这首歌曲的影响,这首歌是谭晶演唱的同名电视剧的主题曲。为了更加全面地表现艺术作品的美感,杨发龙希望以跨界艺术融合的方式碰撞出新的艺术火花。

  • 成龙领衔主演“神探蒲松龄”杀青

        本报讯(记者 聂宽冕)这些年,中国电影市场上追逐IP的热潮一直不曾降温,有意思的是,除了影视作品被当做IP之外,它们的作者也被拍成电影了。近日,“东方奇幻”电影《神探蒲松龄之兰若仙踪》正式杀青,演员阵容同步曝光,除了由成龙领衔之外,阮经天、钟楚曦、林柏宏、林鹏、乔杉、潘长江、苑琼丹等同时加盟。

        电影《神探蒲松龄之兰若仙踪》讲述了蒲松龄在屡破奇案、收妖扬善过程中经历的一系列合家欢奇幻故事。在首发的概念海报中,翻开的《聊斋志异》古书上,投射着一位勇者“一笔智斗恶鲛”剪影。此人即为蒲松龄,只见他头戴斗笠,手持毛笔神器,沙尘滚滚,披风飘起,跟体型悬殊的鲛鱼精之战蓄势待发。虽画面仅是黑色投影,可其肆意洒脱、无惧尘埃的凛然与“斩天下妖魅”的威武霸气却跃然纸上,预示着一系列“聊斋志怪”故事将会接踵而至。

        影片筹备及拍摄过程一直颇为低调,消息甚少传出。杀青宴当晚,主演之一的阮经天晒出合影图片,瞬间引爆关注。尤其是成龙的现身令人惊喜,这次他在片中的文戏可能多于武戏,不过是否由他扮演蒲松龄,片方并未正面回应。作为“金马影帝”,阮经天之前在《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中挑战了病态罪犯的角色,他透露这次在《神探蒲松龄之兰若仙踪》中将会尝试更多改变,也让他的角色同样扑朔迷离。新晋“冯女郎”钟楚曦则表示自己这次会出演一个亦仙亦魔的角色,据说难度颇高。

  • 当当将新开100家实体书店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记者日前从当当2018年供应商大会上获悉,2018年当当将新开设100家实体书店,这些书店分布在上海、南京、重庆、济南、宁波、合肥、福州、乌鲁木齐等30座城市。

        2015年11月,当当宣布要开线下书店时,曾被认为是天方夜谭,但如今开店数量已达160家,其中针对文艺青年、白领人群的当当书店,已覆盖至成都、长春、烟台、株洲、泸州、蚌埠等8个主要城市。当当实体书店总经理莫钧表示,今年当当书店将进一步密切线上与线下的结合,完善线上线下同价、以大数据提高图书运营效率、打造线上和线下联动的文化现场,深层次打通价格、商品和服务。

        当当还发布了一系列数据。2017年当当图书交易规模高达400亿码洋,销售图书11.89亿册,图书销量遥遥领先。其中,童书和小说是销量最大的两大图书品类,2017年码洋均达到超60%的高速增长。

  • 北师大开设“高参小”艺术工作坊

        本报讯(实习生 冯赛琪)由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和北师大“高校、社会力量参与小学体育美育发展工作”项目组共同主办的油画工作坊课程日前结课。此次课程为期三天,特面向“高参小”项目中的艺术教师开放。

        为培养教师的艺术创造力,提高色彩艺术品位及修养,课程从油画静物写生的层次空间布局能力、构图能力入手,还涉及到油画静物的节奏肌理变化规律等内容。北师大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与设计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古棕作为油画工作坊课程主讲人,提出要通过静物写生、色彩实践,提高教师对色彩观念和表现方法等多方面的认知,探讨色彩艺术的表现形式和构成要素。

        2014年,北京市启动“高参小”项目,希望通过利用高校在体育、美育等方面的专业素质、社会力量的优势资源,在小学课外活动和校园文化建设等方面提供专业支持。北师大“高参小”项目自2015年启动至今,依托艺术与传媒学院的优势学科资源和专家团队,通过八个不同专业团队深入项目学校,以艺术老师、班主任为切入点给与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