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2017年学者案头书

        做事要创新 做人要归真

        陶文昭

        时序更替的2017、2018年,注定要以新时代作为最耀眼的标签。新时代读什么书,简言之:立足本职、致力创新、不忘初心。

        作为大学的一名马克思主义教学研究者,毫无疑义要关注当前的主流政治。十九大报告是纲领性文献,将是今后一段时间政治和学术关注的焦点。十九大报告中,最重要的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原原本本多看报告,自是精准地把握这一思想的必须。而作为研究者来说,不仅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十九大首次明确提出的,但并不是突然形成的,而是在实践中一步步提出、总结和系统化的。这个新思想从文本角度,主要凝聚在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之中,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是这些讲话的精粹。新近出版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收集的是2014年下半年至十九大前的重要讲话,这正是新思想形成的关键时期。认真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会对新思想的来龙去脉把握得更清晰,理解得更深刻。

        周虽旧邦,其命惟新。研究生活的乐趣就是在于创新。我们这一生经历了农业时代、工业时代,而今又探入了信息时代。在时代的加速变化中,创新的意义怎么形容都不为过。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各个方面都要创新,创新是生命意义之所在。过去20年中曾关注过信息化的发展,而今回首许多事情恍若隔世。目前隐约感到科技创新的一个尖峰是人工智能。或如机器的发明改变了体力的意义一样,人工智能将在多大的意义上改变脑力的意义?作为一个业余围棋爱好者,2017年再次目睹阿尔法狗完虐人类的围棋高手。尤其是这个软件完全抛弃人类以前的围棋思维、围棋经验,而进行全新的自我学习,很让人震惊。机器人写新闻、作诗、写信已经有尝试了,未来某一天机器人完全能写出我们每天苦思冥想的文章。细思极恐,未来社会的常规思维、常规知识,意义越来越小。我们要么创新,要么被淘汰。

        做事要创新,做人要归真。复杂而变化的外部世界,总是刺激着我们思考前所未有的问题。在后现代思考的迷茫中,时时经历着选择和漂泊。我不确定向何处去,但我知道从哪里来。近日余光中先生的仙逝,拽起了那时隐时现的乡愁。那是静谧的乡村,朴实的父老,无邪的童年。那朦胧中依稀记着代代相传的人生悟语,以诚待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心底无私天地宽,等等。我们曾是父母的孩子,而今是孩子的父母;我们曾是老师的学生,而今是学生的老师。人生本来是可以简单的,我们的年龄会变,角色会变,职业会变,地位会变,但以诚为本的初心不变。(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城市化网络化是空间塑造的典型方式

        杨雪冬

        流动是这个时代的症候,在流动的过程中,我们跨越着不同的空间边界,也在创造着新的空间。空间的转变,带来的是乡愁的泛起、陌生感的侵袭以及自由的憧憬、活力的迸发。这些复杂的情感,已经成为快速城市化中国的典型特征。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想围绕“空间与治理”这个主题进行一些研究,浏览了不同学科关于空间的著作。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西方社会科学方面出现了“空间转向”,越来越多的学科开始关注空间问题。这些研究的基本出发点是,空间并不是被动的、静止不变的,而是不断被塑造的、多层次的,并且空间也塑造着人们的思维和行动。丘吉尔曾说,我们建造了建筑,然后建筑塑造着我们的生活。在空间的塑造过程中,各种力量参与其中,而国家和资本的作用更大。城市化和网络化是当下空间塑造的典型方式。

        理解国家的空间特征

        尼尔·布雷纳和鲍勃·杰索普等人合编的《国家/空间读本》是一本关于空间理论的入门读物。随着全球化的深化,各种要素跨边界流动加速,国内问题与国际问题交织转化,国内次国家行为体利益诉求和能力的提升,使得国家权力的行使与领土边界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本书收录的文章,从理论和实践角度,对国家领土特征的变化、国内政治空间的塑造等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思考。这些讨论对于我们思考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的国家特征变化,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

        建筑的政治功能

        英国建筑评论家迪耶·萨迪奇的《权力与建筑》一书认为,建筑,特别是大型纪念性公共建筑,是对有限的社会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的动员和分配,象征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文化或者一个时代,也反映了权力者作出的政治判断。作者讲述了许多经典建筑设计和建设背后的故事,让读者了解到这些载入建筑史册、让观众叹为观止的建筑,并不单单表现了建筑师对于建筑之美的追求,还表达了政治领导人的政治理念、政治雄心,并成为国家的标志,创造着政治认同。比如现代主义建筑可以显示建造者的远见和进步,传统建筑元素的使用则体现着建造者的传承、根源乃至血统。从作者分析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追求现代化的国家,往往会热衷于建设更多的标志性建筑,并赋予其更多的政治功能,由此也会产生出难以预料的社会政治后果。这些案例,也有助于我们更清醒地看待当下中国各地出现的兴建城市地标性建筑的热潮。

        城市化是空间改造的巨大力量

        城市化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趋势,由此我们讨论的不是要不要城市化,而是要什么样的城市化,建设什么样的城市空间。近年来,关于城市的图书成为出版界的热点。在这些图书中,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所著的《城市的胜利》一书观点鲜明,富有可读性。作者认为,无论我们如何批判城市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是更多的人生活在城市中,尤其是生活在大中型城市中,是必然的选择。城市以其产生的规模效应,不仅完成着经济功能,而且也实现着环境保护功能,因此不能将城市与环境保护对立起来,不能用逃离城市的郊区化来解决城市化中出现的问题。作者反复强调,城市不等于建筑,城市等于居民,等于流动的居民。历史上的伟大城市之所以伟大,在于其开放性和包容性,能吸引更多的人居住在那里,为他们的家庭提供保障,为他们才华施展提供条件和机会,为美好生活创造出新的空间。

        (作者为中央编译局研究员)  

        真切理解一百多年来中国历史走势

        马勇

        研治中国史非常值得注意的一部文献集

        章太炎是中国学术史上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其意义可与孔子、刘向、郑玄、朱熹等人相媲美,其学术成就深刻影响了中国学术进程,但其作品却因为时代变迁,政治风云,文字艰涩,一直没有得到系统整理。这是中国学术史上的重大缺憾。1980年代初,章门弟子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适时推动《章太炎全集》(许嘉璐主编)的整理与编辑,并迅速出版了前几集,受到知识界广泛关注。然而遗憾的是,经济大潮迅速席卷了中国各个角落,《章太炎全集》整理戛然而止。上海人民出版社如今接续出版的《章太炎全集》历时四十年,跨越了几个时代,参与编辑、整理的,既有章太炎及门弟子,更多则是晚几辈的学人。这部书是目前收罗最全的章太炎作品集,是研读章太炎、研治中国史一部非常值得注意的文献集。

        探究中国人民族观念形成的历史

        中华民族具有久远的历史,但作为概念的“中华民族”满打满算不过百年。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却又是事实。这是因为中国历史并不是现代西方民族学意义上的民族形成史,中国自古以来直至近代,其实就是儒家所说的“以夏化夷”的历史,起源于黄河中下游的文明不断向周边扩张,柔性的暴力的,兼而有之。在这样的形成过程中,原有的周边族群无法也无需继续保留自己的文明形态,毕竟中原文明是那时东亚地区最高级的一种文化,所以,迟至西人东来,中国都不存在复杂的民族问题。甲午后,民族国家重建提上议程,《重塑中华:近代中国“中华民族”观念研究》(黄兴涛著,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所探究的就是那之后中国人民族观念形成的历史。这是一部穷尽相关史料的扎实研究,对于真切理解过往一百多年中国历史走势极具帮助。

        历史巨变中的晚清人物的反应

        所谓近代中国,就是古今中外交织在一起重新选择方向的历史。这是中国自秦汉以来最大的历史转折。面对这样的历史巨变,各色人等基于各自的阅历、知识、胸襟等,都会做出不同反应,出于至诚,发自内心,不论激进,还是保守,其实都值得给予适度尊重。历史研究当然不是道德评判,但肯定有自己的价值观。李细珠的《变局与抉择:晚清人物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以细腻手法,详尽史料,研究描述大变动时代慈禧太后、曾国藩、倭仁、李鸿章、张之洞、袁世凯、刘铭传、张人骏,以及管庭芬、魏源、容闳、谭嗣同等人的历史,对于重新理解近代中国极具价值。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后发国家有换道超车的机会

        卢周来

        读完《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中信出版社)一书,充斥我脑海的一个挥之不去的感想,就是当年大儒梁漱溟老人世纪之问:这个世界会好吗?不过,与梁先生从人生与历史际遇生发出的感慨不同的是,今天我们对未来世界充满疑惑,是由一场信息与智能技术引发的革命所引发。

        在我看来,由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所著的此书,与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里夫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及凯文·凯利《失控》一样,有着非同凡响的洞察力与想象力,因此值得所有关心国家与人类未来的人好好读一读。

        已有国内很多学者指出,从关注国家未来的角度,这本书最大的价值,在于暗示中国这样后发国家具有换道超车的机会。我们在由蒸汽机引发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无知,在由电气化引发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落伍,终于在由计算机革命引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赶上后半场,但总体上仍然是跟跑者角色。现在,由人工智能、物联网、3D(三维)打印、量子技术等引发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兴起,且由于中国在信息与智能技术的泛在与共享性至少不再落后于任何大国。因此,只要战略得当,中国有可能实现换道超车,实现由跟跑者向并行者甚至领跑者角色的转换。这对于一个欲求实现民族复兴的大国来说,本著作的确提供了一个大利好。

        但是,如果仅由此来理解本书的价值,则太过于狭隘。本书所关注的重点,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有可能已远远超出人类已有的历史经验。经济上,全新的商业模式出现,现有商业模式被颠覆,生产、消费、运输与交付体系被重塑。在社会层面,我们的工作与沟通方式,以及自我表达、获取信息和娱乐的方式正在发生巨变。同样,政府、各类组织机构以及教育、医疗和交通体系正在被重塑。正如书中所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速度之快、范围之广、程度之深,都迫使我们反思国家的发展方式、组织创造价值的方式以及人类自身的意义。

        比如,著作中强调较多的智能机器人的出现对人工的替代。过去三次工业革命,曾有人担心就业岗位被机器所替代,然而,这种担心最终都证明是多余的。但是,人们对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智能机器人对岗位替代的担心却“不一定是多余”。书中预言,即便是像律师、金融分析师、翻译、医生、记者、会计师、保险承保人、图书管理员等各种不同的职业,也可能部分或者全部实现自动化,而且这一天会比大多数人的预期来得早。如果真是这样,未来10年至20年,美国都有47%的就业人口可能面临失业,而与此前三次工业革命中情况相比较,我们绝望地发现,新的工业岗位并没有因为智能时代的到来而增加,至少是远远慢于技能岗位失去的速度。

        如何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给人类带来的挑战,作者禀承自己过去一贯的“利益相关者”观点提出了对策:“赋权于民并以人为本,而不是去人性化并造成社会分裂。”简单地说,实现国家与国家之间、政府与公民之间、企业与雇员之间、股东和客户之间关系的更民主化,把选择的权利交给每一个利益相关者,然后通过高效互动合作,利用本次工业革命为共同利益服务,利用本次颠覆性变革的机会,塑造一个更美好世界。

        非常有意思的是,作者在书中希望并预言中国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实际上,中国已经意识到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挑战并提出了自己的解决理路。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指出:“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量子卫星、人工智能迅猛发展,人类生活的关联前所未有,同时人类面临的全球性问题数量之多、规模之大、程度之深也前所未有。”“面对这种局势,人类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人们为了争权夺利恶性竞争甚至兵戎相见,这很可能带来灾难性危机。另一种是,人们顺应时代发展潮流,齐心协力应对挑战,开展全球性协作,这就将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创造有利条件。我们要抓住历史机遇,作出正确选择,共同开创人类更加光明的未来。”

        这就是我们为世界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挑战提出的中国方案与中国智慧!这一方案与智慧和作者书中所述有异曲同工之妙,而思路却更为清晰,表达更有力量。恰也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世界的未来会变得更好!

        (作者为国家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海外学者研究中国的分析框架在变

        路克利

        海外学界逐步走出传统意识形态分析框架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议题由于中国发展实践的出色表现,激发了越来越多的国外学者的研究兴趣。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不仅关乎理论的深化,更关乎中国的发展现实。将目光投之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海外研究现状,整合国外的研究成果,对于丰富相关理论和启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创新有着积极的意义。《海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一书,对海外尤其是哈佛学者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进行深入的学术性分析和总结。

        哈佛学者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共理念的认识是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从史华慈提出“毛主义论”,到麦克法夸尔的“意识形态消亡”,到裴宜理的“实用民本主义”,再到约瑟夫·奈的“中国软实力论”。哈佛学者的理论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反映了东西意识形态的交融与冲突,反映着西方价值霸权的扩张。总之,哈佛学者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是从国家利益出发的实用自由主义对中国“共产主义”进行学术考察,形成了较为系统的学术思潮,是长期引领西方学界该研究领域发展的典型代表。

        通过本书还可以了解到,近几年来,海外学界在逐步走出传统意识形态分析框架,海外学者充分认识到中国社会主义确实开创了社会主义的新模式,他们高度认可中国经济发展成就,逐渐淡化意识形态色彩,认为中国社会主义已经和传统社会主义大不相同。未来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发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学科特征和学术价值将会越来越鲜明和丰富。

        海外现代中国研究的必读案头书

        《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50年史》是美国现代中国史研究专家薛龙先生对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进行的历史性回溯。历史学家研究关于研究中心的历史,是一种很有趣的尝试与写作方式。

        薛龙在中文版自序里谈到,中国历史内容丰富、充满活力,对人类文明贡献很多。在环环相扣与生生不息里,中国研究发展成为世界的显学。哈佛费正清研究中心可以说已经成为整个美国乃至全世界最为卓著的现代中国研究中心。本书系统地披露了大量珍贵的学术文本信息和第一手访谈材料,对中国学者了解20世纪50年代至今的海外现代中国研究的整体情况和前沿进展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可谓该领域的必读案头书。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  

        对思考城市发展问题有启发意义

        张颐武

        2017年就要过去,盘点下来,印象很深的是出版业依然活跃,原创或翻译的人文方面的新书不少,值得注意,可圈可点的著作也很多。

        分析西方城市的发展和运作

        大卫·哈维的《世界的逻辑》(中信出版社)就是一部值得注意的著作。大卫·哈维的城市空间研究独树一帜,不同于规划理论的研究路数,也不同于传统的城市研究,而是通过对于资本的流转运行规律的发掘和追问,分析西方城市的发展和运作。他的分析总是探究到问题的核心,极有说服力。这部文集体现了他独到敏锐的眼光和多年来分析方法、思路的转变和发展,他的思考其实对我们今天的城市发展问题有启发意义。

        对近代历史的独到观察

        葛亮的《北鸢》(人民文学出版社)是2017年销售创造了27万部纪录的纯文学作品。葛亮是近年涌现的华语纯文学代表性作家。他在内地成长,在香港教书,作品都独树一帜。这部作品追索自己家族的来处,对风云变幻的20世纪上半叶的历史从个人的角度做了独到观察。语言风格独到,把五四之前的旧白话风格和现代白话有机融合,读来别有风致。描写上:小处一笔不苟,有许多对于知识的独到探究;大处大开大合,对近代以来的历史有其思考。现代主义的心理表现和中国古典小说的文笔特色交融,别开生面。

        (作者为北京大学教授)  

        本版供图:秦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