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国首款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首飞

        本报讯(记者 范晓)昨日上午9时30分左右,启动、滑行,机头昂起,直冲云霄……由中航工业自主研发的我国首款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成功在广东珠海金湾机场展开陆上首飞,这标志着当今世界在研的最大一款水陆两栖飞机正式从研制阶段迈入试飞阶段。据悉,这款飞机计划于明年进行水上首飞。

        “这是一艘能飞起来的船,也是一架能游泳的飞机。”中航工业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我国“三个大飞机”之一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是当今世界在研的最大一款水陆两栖飞机,填补了我国在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领域的研制空白,成为继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运输机运-20、C919大型客机之后,国产大飞机家族又一名“重量级”新成员。

        昨日上午,由机长赵生、副驾驶陈明、机械师魏鹏和监控观察员孙康宁组成的首飞机组,驾驶AG600飞机001架腾空而起。在珠海机场西南3000米高度规定的空域内平稳飞行60多分钟,完成了飞机各系统和基本操纵特性的初步检查、模拟着陆等预定试飞科目后,于10时43分安全返航着陆,宣告首飞取得圆满成功。

        据介绍,AG600是我国为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是国家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急需的重大航空装备。其以水陆两用、装载量大、航程远、升限适中、速度范围广、超低空飞行性能好等诸多特点,特别适用于火情监测和森林灭火、海难搜索和救援、海洋权益维护、海洋环境监测和保护等用途。除此以外,还可用于海洋监测、海关缉私、环境和资源监测、航空运输、航空游览和私人公务等领域,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灭火效率高是AG600的突出优势。20秒内可一次汲水12吨,单次投水救火面积可达4000余平方米;海上救援能力强,可快速响应、快速到达,起降抗浪能力不低于2米,可一次救助50名海上遇险人员。

        值得一提的是,依据“水陆两栖、一机多型、系列发展”的设计思路,AG600飞机在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要求的同时,兼顾改装成海洋环境监测和保护等用途的可能性和灵活性。该机型采用悬臂式上单翼、前三点可收放式起落架、单船身水陆两栖飞机布局形式,选装4台国产涡桨六发动机,最大起飞重量53.5吨,具有载重量大、航程远、续航时间长的特点。

        与此同时,AG600飞机还可根据用户需要加装改装必要的设备,满足执行海洋环境监测与保护、资源探测、岛礁运输等任务需要,以及为“一带一路”提供海上航行安全保障和紧急支援等任务的需要。

        AG600飞机坚持自主创新,以国内供应商配套为主,全机5万多个结构及系统零部件中98%由国内供应商提供,全机机载成品95%以上为国产产品,培养了20多家系统级供应商,带动了国内一批民用航空装备制造业企业发展。

        链接

        国产大飞机“三兄弟”蓝天聚首

        12月24日上午9时39分许,蓝白涂装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从珠海金湾机场启动,滑行,一飞冲天。

        十年磨砺,运20、C919、AG600,中国大飞机“三兄弟”终于蓝天聚首。东方航空大国正向航空强国全力冲刺。

        2007年,国务院原则批准大型飞机研制重大科技专项。此后两年里,三个不同用途的大飞机项目相继立项。

        2013年1月,最早立项的大型运输机运-20首次试飞成功,中国成为世界上第四个能够研制大型运输机的国家。

        2017年5月5日,大型客机C919从上海浦东机场的跑道上滑跑而起,成功首飞。

        航空业界人士表示,中国大飞机工业的腾飞根植于国力的提升,得益于一个大国顺势而为的智慧和举全国之力自主发展的能力。历经多年自主攻关,中国的大飞机家族已经具备了相对完整的“家族谱系”,中国正式进入全球“大飞机俱乐部”。

        不断推出新品、不断冲刺尖端——展望未来,人们不仅能看到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的“三兄弟”,还会看到它们更多的“新伙伴”。   

        在通用飞机领域,中航通飞华南飞机工业公司董事长刘祥仁介绍,目前正在研发、生产的还有新型通用小飞机,包括私人飞机、公务机等,未来会有更多符合消费者需求、实现“想飞就飞”梦想的国产飞机翱翔蓝天。   

        支线飞机也有新作为。按照国际标准研制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ARJ21正式交付运营,新舟60系列飞机运送乘客突破1000万人次,新一代涡桨支线飞机新舟700已收获185架订单,有望打破当前国际涡桨支线市场ATR和庞巴迪“双雄并立”的格局,挑战涡桨支线飞机世界第一的地位。

        在最受关注的大客机领域,中俄国际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RAIC)2017年9月29日宣布,中俄联合远程宽体客机正式命名为CR929。中俄远程宽体客机采用双通道客舱布局,CR929-600的航程为12000公里,280座级;通过采用先进气动设计、大量应用复合材料、装配新一代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等提高飞机综合性能指标。

        适航取证正在开展

        中国航空工业通飞副总经理、AG600项目现场常务副总指挥张枢玮当天表示,“鲲龙”也是中国首次开展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的研制和型号合格审定工作,目前飞机已经获得一些国内外客户关注,有着良好的市场前景。

        他说:“‘鲲龙’是一机多型的多用平台,除森林灭火、水上救援外,还可以在海洋巡逻、海洋监测、岛礁运输旅游等方面发挥作用,目前已经得到一些国外客户的关注,市场前景看好。”

        适航是民机进入市场的前提,是保证民机安全性的基础,AG600项目于2009年7月启动适航取证工作,目前型号合格审定已完成概念设计阶段、要求确定阶段、符合性计划制定阶段工作,并于2017年9月转入符合性计划实施阶段。

        AG600飞机项目研制采用“主制造商—供应商”的项目管理模式。在解决一系列难题的同时,项目显著带动国内供应商的适航管理和符合性验证能力的提升。(综合新华社电) 

        新华时评

        期待更多中国之翼翱翔九天

        继大型运输机运-20、大型民航客机C919成功飞天后,24日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自主研发的我国首款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成功首飞。让大飞机飞向蓝天,是几代中国人的梦想。共圆航空强国梦,要让更多大国之翼九天翱翔。

        航空工业被誉为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涉及数以百计的专业知识应用和大多数产业领域,具有带动整个工业进步的巨大能量。AG600全机5万多个结构及系统零部件中,98%由国内供应商提供,全机机载成品95%以上为国产产品,国内20个省市、150多家企事业单位、十余所高校数以万计的科研人员参与了项目研制。

        曾几何时,由于我们没有自己制造的大飞机而被称作“没有翅膀的雄鹰”。作为大国,必须牢牢掌握自主研制大飞机的关键技术,必须具备与大国地位和需要相匹配的、能够自主研制各型飞机的能力。同时,中国飞机呼唤强劲的“中国心脏”:航空发动机、航电系统、高端材料等航空“关键技术”亟待强力突破。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AG600多年攻关的背后是一支平均年龄只有35岁的主要研制团队。他们怀揣航空报国梦,始终以国家利益作为追求,将青春激情浸润到每一个部件的研发、设计和制造当中,用实际行动书写着新时代的奋斗之歌。

        飞向新航程,共圆航空强国梦。未来,随着更多国产大飞机面世,多机型、多用途的中国飞机谱系必将更加完整。怀着对引领式创新的渴望与追求,“中国制造”要加快向“中国创造”转变,自信的中国需要“领跑力”的诞生。期待中国航空制造把更多不可能变为可能,让更多的大国之翼翱翔于九天之上。

        (据新华社广州12月24日电)  

  • 辜严倬云:台当局诬陷栽赃横夺资产

        新华社台北12月24日电(记者 李慧颖 李凯)日前被民进党当局撤销台“台湾妇女联合会”(“妇联会”)负责人职务的辜严倬云24日发表书面声明,指责台当局大敲追讨不当党产的锣鼓,把“妇联会”罗织构陷为国民党“附随组织”,意图诬陷栽赃,横夺资产,操纵组织。

        曾长期担任“妇联会”负责人的辜严倬云是台湾海基会前董事长辜振甫遗孀。22日,台当局撤销了辜严倬云的职务,并限期“妇联会”10日内改选。

        辜严倬云在声明中表示,台内政主管部门与“党产会”不断攻讦,一再追索,不顾时代久远资料阙如,利用列为国民党“附随组织”、撤换负责人、解散组织等不法不当手段要挟恐吓,意图逼“妇联会”就范。

        辜严倬云在声明中表示,“妇联会”是民间组织,具有自主权利地位,绝非任何人可以予取予求,鞭打侮辱。台当局可以粗暴地拿走头衔与金钱,却拿不走正义与勇气。

        此前台“妇联会”就本组织资产处置办法及未来组织运作的监督方式等问题,与台当局内政主管部门及“党产会”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协商。“妇联会”至本月22日仍坚持不得对其相关基金会进行公共监督,决定不签“行政契约”。当局当日即宣布撤换辜严倬云和她的副手。 

        台内政主管部门负责人称,“妇联会”原答应捐出资产的八成、新台币312亿元做公益,但旗下4个基金会不受任何监督,这有违该部门的处理原则。

        对此,岛内学者批评,目前尚无法证明“妇联会”是国民党“附随组织”,当局贸然介入社团人事,明显违法。

  • 首个大气环境监测国家实验室开建

        据新华社合肥12月24日电(记者 马姝瑞 刘美子)12月24日,面向一系列高灵敏度监测、探测关键技术的我国首个大气环境监测国家工程实验室——大气环境污染监测先进技术与装备国家工程实验室在安徽合肥正式启动建设。

        大气环境污染监测先进技术与装备国家工程实验室由国家发改委批准成立,是目前我国大气环境监测领域唯一的国家级工程实验室,也是我国环境工程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四大研究领域中环境领域建设内容。

        根据合肥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大气环境监测国家工程实验室将落户合肥市蜀山经济技术开发区,项目建设期3年,目前团队固定成员100余位。在现有研发和试验条件基础上,将建设大气环境自动在线监测设备、大气环境遥感监测设备、大气环境监测设备检测等实验平台。

        大气环境监测国家工程实验室旨在构建“天、空、地”立体大气环境监测系统,为我国环境监测网络建设提供关键技术和设备,提升环境监测仪器和设备的研制水平,形成国际一流的环境监测设备高技术成果辐射基地,促进和带动环境监测仪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记者了解到,未来3年,大气环境监测国家工程实验室将突破大气氧化性、大气超细颗粒物、灰霾关键气态前体物、激光雷达大气探测、机载/星载遥感等少于10项高灵敏度监测、探测关键技术,形成大气环境监测成套设备不少于6套,实现设备平均无故障运行时间不少于1000小时。主编或参与编制标准规范不少于6项,申请发明专利不少于20项,为推进我国大气环境监测装备领域的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 中科院110亿元仪器开放共享

        据新华社北京12月24日电(记者 董瑞丰)“中国科学院仪器设备共享管理平台V3.0系统”建设项目近日在北京通过了专家验收,这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实验室仪器设备在线服务和运行管理系统。

        据了解,该系统在中科院15个大型仪器区域中心、114个研究所成功应用,上线大型仪器设备达到8000余台套,价值超过110亿元人民币,系统用户数达到4万余人。

        该系统打破仪器设备“课题组”所有的局限,促进更多的大型设备在平台上的管理、使用和开放共享,初步形成了一批具有广泛影响的国际或国内一流研发和分析测试平台,为大型通用仪器设备等科技支撑资源向全社会开放和共享提供了管理手段上的有力保障。

  • 渝贵铁路进入运行试验阶段

        12月24日,动车组列车在贵阳北站等待出发。重庆至贵阳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渝贵铁路)23日起全面进入运行试验阶段,离正式开通投用又近一步。渝贵铁路的建成,将成为西南地区连接西北、华南、华东的“快车道”,成都至贵阳将从目前的最快11小时左右压缩至3.5小时,川渝黔地区与沿海城市的时空距离也将大幅缩短。 新华社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