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三万英尺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年12月11日        版次: 08     作者:

    本报记者 刘欢

    三万英尺,云海翻腾。一架自重庆飞往北京的航班平稳飞行。

    李知贤望着舷窗外,同学聚会时的场景像过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现,老友重逢的喜悦,再次分别的伤感,让她心绪难平。

    空姐开始发晚餐了,李知贤停止了遐想,她松开安全带,准备先填饱肚子,然后再补补觉。

    李知贤边吃饭边跟邻座的乘客聊着“育儿经”,突然,广播响起——

    “有乘客疾病发作需要医务人员帮助!”

    李知贤本能地站起来,大声说:“我是急诊科护士!”

    穿过十几排座位,李知贤赶到头等舱,患病乘客已被安置在这里。

    一位年岁很大的老人歪在座椅里,面色苍白、嘴唇青紫,大汗淋漓,目光已有些涣散……

    “快!大家帮下忙,铺个毯子,扶老人平躺在地上!”李知贤指挥着。然后,她跪在地上,双手重叠,放在老人心口处,开始胸外按压,1、2、3、4……

    虽是万米高空,飞机也偶有颠簸,但李知贤丝毫不乱,每一个动作都清晰有力,胸外按压很耗体力,不一会儿,她额头上就布满了汗珠,李知贤顾不上擦,一边重复着动作,一边指导另一位乘客帮忙按压老人的合谷穴和人中穴。

    大约三四分钟后,老人慢慢睁开眼睛,意识微弱恢复。机组人员紧急电话联系老人家属。原来,这位老人已经77岁了,是北京大学的一位老教授,患有心力衰竭、哮喘和重度贫血等多种疾病。

    众人刚想松口气,不料,危急情况再次发生。老人呼吸突然急促,喘息声像拉风箱一样。“快!翻翻老人的衣服,找找有没有药!”李知贤叫道,哮喘患者一般会随身携带药物。果然,在老人的上衣口袋内找到一支沙丁胺醇气雾剂。李知贤立刻帮老人喷药,又与乘务人员一起把老人抬到座椅上坐好。

    大约二十分钟后,老人呼吸放缓,脸色也好多了。李知贤轻声问道,“您感觉好点没?”老人点了点头,双手作揖表示感谢。李知贤长吁一口气,机舱里,掌声响起。

    飞机经停宁夏中卫机场,家属叫来的120救护车直接开到停机坪,为老人监测生命体征,并建议他前往中卫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但老人因惦记第二天的学术研讨会,执意回京。无奈,老人的女儿只好跟李知贤通话:“老爷子交给您了,拜托了!”

    中卫至北京,航程为两小时,李知贤一直陪在老人身边,小心观察着老人的各项体征。

    11月29日凌晨1时,飞机安全抵达首都国际机场。李知贤一直等到机场地勤人员用轮椅将患者推下飞机,交接给患者家属,她才离开。

    分别时,老人主动加了李知贤的微信,发来感谢:在飞机上,你用生命之火照亮了我……

    李知贤,“80后”,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急诊科护士,回到单位,她跟谁也没提飞机上的事,要不是四川航空公司发来感谢信,大家还都蒙在鼓里。

    “没啥,真的没啥。”李知贤说着“川普”,不好意思地笑着,“这就是件小事,换成任何一位医护人员在场,都会帮忙的。”

    三万英尺上的急救,是突发状况;每天脚步匆匆,在急诊科里走个上万步,才是李知贤的日常。

    “16床,王阿姨,心衰,要绝对卧床”

    “点滴要慢,严格控制滴速”

    ……

    上午8点整,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急诊科留观室,护士正在交班。

    李知贤一手拿着交接本,一手握着笔,飞快地记录上一班护士的叮嘱。

    8点交班,李知贤7点30分就上岗了,她要先给留观室十几位鼻饲患者喂“饭”——注射胰岛素和喂营养液,这是李知贤的习惯,“交班后会很快忙起来,有时患者要等好久才能吃上‘饭’,我早来会儿,没啥。”

    只要穿上护士服,走进急诊科,李知贤就很难闲下来,忙着处理各种状况。“急诊科里这点儿路,有时候就可能是生与死的距离,生命,哪里容得了耽搁!”

    6年的职业生涯,李知贤参与抢救过上百位危重病患者,护理过的患者更是不计其数。

    三班倒,常熬夜,静脉曲张、内分泌紊乱……这些护士的职业病,李知贤一样没落下。她有两个孩子,但从没参加过孩子的家长会;有多少次扔下病中的孩子赶到患者身边,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当初选择当护士是为了好找工作,可真没想到会这么累。”心直口快的李知贤说着,俏皮一笑。

    纵有千般不是,伊人仍情有独钟。李知贤享受着日常的忙碌,“我喜欢自己的职业,能在危难时救人一命,比什么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