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毛卫宁新作《爱人同志》央视热播,获得同时段收视第一

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是精神追求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年10月13日        版次: 16     作者:

    《爱人同志》剧照,王雷饰演的麦秋实(左)和李小萌饰演的沈梦苏。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岭南小镇惠平,五四运动的余波未平,大户人家的小姐沈梦苏,因父母之命许配给麦家大少爷麦秋实。尽管是一桩事先约定的婚姻,两个人却在思想交流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相爱了,又因前尘往事而解不开心结……正在央视八套黄金档热播的革命题材剧《爱人同志》,是毛卫宁导演继2015年《平凡的世界》之后的新作,一改此前该类型剧的一本正经。该剧凭借快节奏的剧情和环环相扣的悬念设置,获得了同时段收视第一。

    《爱人同志》聚焦上世纪20年代革命者的青春和成长,通过描写第一代共产党人的爱情、信仰、命运和奋斗,以全新视角回望上世纪20年代人的“中国梦”。谈起这部剧,毛卫宁称是自己“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了最好的作品”。他多年的夙愿是拍一部中国共产党的青春史,“因为在任何时期,革命和爱情都是年轻人感兴趣的东西。”他认为,年轻观众在接受层面没有题材的界限,他们想听所有的事情,只是需要创作者“好好给他们讲”。    

    事实上,在开播收视飘红的背后,《爱人同志》这个项目历经坎坷。毛卫宁透露,2010年合同签订后,投资方却因对这类题材市场回报的怀疑,将项目搁置了。无奈之下,他转而执导《十送红军》和《平凡的世界》。2015年,《平凡的世界》在行业内取得了极好口碑,毛卫宁笑言:“这部作品的成功,让投资方看到严肃的现实主义创作是能被年轻观众接受的,他们于是决定完成《爱人同志》这个项目。”    

    《爱人同志》开播至今一周,观众的认可让毛卫宁感慨:“拍什么很重要,怎么拍更重要。”其实,项目搁置这些年的沉淀,让毛卫宁调整了创作思路。一开始,他特别想把该剧拍成一部史诗,从主要人物参加革命初期开始,一直拍到广州解放。经过《十送红军》《平凡的世界》等剧的拍摄,毛卫宁意识到,应该截取革命者生活的特定时段,走向人物的内心,“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这些年轻人在革命遇到各种挫折之后,他们的选择是什么,他们怎么去面对革命的低潮。”    

    在创作《爱人同志》的过程中,整个团队秉持的理念是真实。该剧的两位编剧蒲逊和唐栋对广州黄花岗起义七十二烈士每个人的历史,都做了深入了解,采访当年黄花岗起义数十位亲历者及旁观者,经过4年多的素材搜集,八易其稿终完成剧本。在毛卫宁看来,剧中的许多场景,绝不是口号式的东西,“我们希望更多的年轻观众通过这部剧,看到祖辈父辈年轻时怎么选择;这些人物的命运,如今的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同样会感同身受。”    

    除了扎实完整的剧本,更重要的一点是,《爱人同志》中的人物情感和性格逻辑很真实。毛卫宁举了剧中反派人物区达铭作为例子。区达铭面对严刑拷打没有屈服,但敌人用给他的孩子治病作为要挟的筹码,他不叛变,孩子就会死掉;叛变,孩子则可以活下去。毛卫宁直言:“这不是我们过去想象中的叛徒,今天来看这是真实的,而不是标签式的背叛革命。”     

    在拍摄手法上,《爱人同志》也志在让观众最大程度地感受到真实。为了给观众营造身临其境之感,剧中采用了大量长镜头的拍摄方式。比如男主角麦秋实去联络点被敌人发现的戏份,从他半空中跳到联络点、敲门、被敌人发现锁门、逃跑、敌人追逐、穿过一条街撤退到车站、上车,这都是一个镜头完成的。为了极致展现战争场面,剧组耗费巨资在拍摄地佛山搭建了一个“北湾镇”,这个镇子就是故事中的主要场地,毛卫宁解释:“这样我们在拍摄战争场面时就可以任意发挥,观众看得也过瘾。”

    毛卫宁目前正在拍摄《老中医》,依然是一以贯之保持现实主义的内核,用他的话说,“我如果再不坚持现实主义创作,那么走这条路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毛卫宁直言,在上世纪80年代,有特别多的优秀现实主义作品出现,反映社会公共生活;90年代后,电视剧作品更多转向了个人生活。他认为,“好作品最终还是要跟公共生活结合的,我们可以通过别人的生活看到社会对每个个体的影响,来反思和回味我们那个时代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