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她的手机里,存着千个艾滋病患者的电话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年10月05日        版次: 02     作者:

    本报记者 刘欢

    “小郑,你在哪儿呢?最近怎么没来医院?”早晨,刚坐进办公室,王克荣就拿起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小郑是一位艾滋病患者,治疗一直很稳定,可突然连着好几天没来拿药。这让王克荣心里很不踏实。

    艾滋病患者,在许多人看来,避之不及。可在王克荣的手机里,却足足存了超过1000个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的联系方式。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她心里放不下的牵挂。

    王克荣今年54岁,是北京地坛医院红丝带之家办公室主任,她和她的团队每天都在跟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打交道,帮他们提供医疗护理服务、心理咨询、行为干预、法律援助……31年的护理生涯中,王克荣接触过20多种传染病,帮助过数千名艾滋病患者;她走遍全国艾滋病重点高发区,培训艾滋病基层护理员万余人,培养了大批艾滋病志愿者。她用无私的爱心,温暖着这个特殊群体,帮助他们重建生命的希望。

    在患者眼中,王克荣是胜似亲人的贴心人,遇到任何事,都跟她念叨两句,听听她的建议。“王姐,我搬新家了,想请教您家里消毒隔离的事。”“王姐,我收拾鱼时不小心把手扎破了,流了血,这鱼还能不能吃?”“王姐,我又被别的医院拒诊了。”……每天无论多忙,晚上王克荣都会腾出一段时间给患者。她常告诉他们:有急事就打电话,微信我一定回。

    在和艾滋病患者多年来的亲密相处中,王克荣也曾有过不少惊险的经历。她记得,有一次,一个有癫痫病史的艾滋病患者突然发病,咬破了自己的舌头,被紧急送到医院。当时负责护理的她,穿好防护服,戴了双层手套。可是,就在她往病人嘴里塞牙垫的瞬间,突然被抽搐不止的病人一口咬住了手。

    “当时只感觉钻心的疼,手套也破了,上面全是血……”王克荣说,被咬的一瞬间,她立刻抽回了手,来不及多想,便快步到洗手池冲洗双手,经过流水的冲洗……后来她发现,尽管手上留了个深深的牙印,但没有破皮,简单消毒、冲洗过后,她又立刻投入了工作。

    尽管有风险,但这些年一路走来,她和患者之间已经慢慢地成为亲密的朋友。在她的感召下,不少接受过红丝带之家帮助的艾滋病患者,纷纷主动加入到志愿服务的行列。艾滋病感染者张女士就是其中一个。

    张女士是一位教师,2007年她刚发现自己感染艾滋病后,情绪低落,非常自卑。哪怕在住院治疗出现严重过敏副作用时,她仍然不愿意与家人沟通。见此情景,王克荣一有空就到病床前跟她推心置腹地聊天,帮助她出主意,分析家里人知情后的种种可能性和应对办法。后来,张女士终于将病情告诉了自己的女儿,没想到女儿丝毫没有嫌弃她,反而一直陪伴她积极进行治疗。“要不是您,我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张女士流着泪,由衷地感激王克荣。后来,病情稳定后,张女士主动要求加入红丝带之家,成为了一名志愿者。张女士每周来一天,接听热线咨询电话、用亲身经历和患者交流经验,帮助他们尽快走出心灵低谷。

    “危难之时,我在这里接受过真诚的帮助。现在,我也想去帮助那些和我一样的艾滋病感染者。”张女士说。

    截至目前,北京红丝带之家志愿者团队的志愿者累计已超过2万人,常驻志愿者达300余人,其中有大学生、专科护士以及20余名像张女士这样的同伴教育员。

    王克荣正积极在全国推广国外先进的艾滋病个案管理经验——专职人员作为个案管理师,可为新确诊HIV阳性的患者进行为期3个月的治疗前咨询和准备、服药依从性教育,然后转入红丝带之家,进行长期管理。过去,艾滋病患者确诊后要去疾控部门申请审批,再回到医院治疗,这个过程往往要花费一个半月时间。自从有了个案管理的绿色通道,病人从发现确诊HIV阳性到治疗的时间大大缩短,最快只要6天左右。

    “个案管理模式让病人更好地在医院接受长期随访,好好吃药,不仅很好地抑制了病毒,病人还能正常生活和工作。”王克荣说。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王克荣光荣当选代表。“把基层的声音真实地反映上去,是我们党代表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她说,能连任两届代表,是党和国家给自己的莫大信任和荣誉。

    这些日子,她马不停蹄地奔走在一些医院,收集一线医护人员以及患者的建议。翻开她的记事本,整齐的字迹密密麻麻:很多艾滋病患者在就医过程中仍会被拒绝,要呼吁社会减少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目前艾滋病治疗的药品种类偏少,供不应求;建议在各地开放综合医院作为艾滋病的定点医院……“我一定会把患者们的心里话带上会!”王克荣说。素描 王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