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2035,你好北京(下)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编制,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立足京津冀协同发展,坚持以资源环境承载力为刚性约束条款,实现由扩张性规划转向优化空间结构的规划,也为如何祛除北京“大城市病”开出了药方。

        “四个层次”——老城整体保护复兴

        城内不再拆除胡同四合院

        站在景山之顶,凭栏远望,故宫建筑群沿着主次轴线平面铺展,错落有致。金瓦、红墙、蓝天,显示出纵横一气、万物谐和的辉煌和安详。

        作为一座见证沧桑变迁的千年古都,北京将怎样擦亮这张历史文化金名片?

        “过去只提老城保护,这次说的是保护与复兴。”力主重现东南角楼的北京名城委专家王世仁说,这一版城市总体规划,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力度,是北京市制定总规以来最大的一次。

        “我们将结合申遗工作,加强钟鼓楼、玉河、景山、天桥等重点地区的综合整治,保护中轴线传统风貌特色。”市规划国土委相关负责人说。

        单霁翔,故宫博物院院长,曾在3年前的一场名城委专家会上被多位满头华发的老者称为名城保护的“少壮派”,当年,他已60岁。

        在酝酿新总规的过程中,单霁翔也作为专家参与了征求意见过程。

        “过去我们的保护,只保护了建筑,如今强调了文化与自然要素相生,强调河湖水系,强调人民生活在其中的历史文化街区动态保护。”从小长在四合院,他眼中的老城不仅有紫禁城。

        四合院的民居、农村传统村落、老字号,最代表地域文化的内容,和市民生活息息相关,也深深镌刻在人民的记忆里,在新总规中都得到了保护。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单霁翔提交过两次和历史文化保护区有关的提案。他建议,扩大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范围,甚至能够把现存的好的胡同、四合院,全部纳入历史文化街区进行保护。这次非常欣慰,总体规划在这方面,扩大了历史文化街区,同时加大了对传统民居四合院的保护。

        专家们对于名城保护的建议,被浓墨重彩地写进了新版总体规划。

        新版总体规划将在北京构建四个层次、两大重点区域、三条文化带、九个方面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体系。

        四个层次分别是老城、中心城区、市域和京津冀。

        “老城是文化核心地带;中心城区是老城扩展出来的;再加上市域、京津冀地区,北京的名城保护这样叠晕式扩大、递进。”王世仁说。

        在加强老城整体保护方面,被保护的不仅是传统中轴线、“凸”字形轮廓和明清皇城,更添加了恢复历史河湖水系、保护老城原有的棋盘式道路网骨架和街巷胡同格局以及保护传统地名。

        老城内要形成六海映日月、八水绕京华景观,确定13片文化精华区,实施京城九坛八庙等主题文物保护修缮整治,城内不再拆除胡同四合院,原则上不再扩宽道路,保护1000余条现存胡同及胡同名称……

        而在京津冀区域,北京提出了连接“三条文化带”即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加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强化首都风范、古都风韵、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

        “文化线路会穿起很多珍珠,形成带状、线性的保护,让历史文化名城的内容更加丰富。”单霁翔说。

        多服药方——治理“大城市病”

        2035年轨道交通总里程不低于2500公里

        不知道有多少人,深深被这座城市吸引着——

        从经济规模看,这座城市每天要创造58亿元的增加值,形成25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仅仅一个金融街,每天的资金流量就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从教育资源看,最顶尖的教育和科研资源,让北京成为一颗学术明珠。

        从医疗资源看,全市88家三级医院,年诊疗数2亿多人,很多知名三甲医院接待全国患者的比例高达70%。

        人口越来越多,这座城,病了。

        来自北京市社科院的课题研究显示,人口每新增100万人,就需要匹配相应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保障。但由于人口规模快速增长、多次突破城市总体规划确定的人口目标,公共服务配套与人口增长不匹配,加剧了“大城市病”。

        更令人忧心的是,城六区及中心城区里,和城市建设用地犬牙交错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管理没有跟上,导致北京出现了大量“城中村”。

        水资源紧缺、交通拥堵、房价高涨、大气污染……其他超大城市出现过的“大城市病”,在北京也出现了。

        在新总规中,直面城市发展突出问题,开出了治理药方。

        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将“标本兼治,综合施策”。

        在缓解交通拥堵方面,北京将规划坚持公共交通优先的战略,围绕加强交通需求调控、完善城市交通路网、加强静态交通秩序管理、鼓励绿色出行、鼓励规范共享单车发展。

        其中,2020年轨道交通里程由现状约631公里提高到1000公里左右,2035年不低于2500公里。

        更多的“毛细血管”将被打通。北京将提高建成区道路网密度,2020年新建地区道路网密度达到8公里/平方公里,2035年集中建设区道路网密度力争达到8公里/平方公里。

        路好走了,公交更顺畅。2020年城市绿色出行比例由现状70.7%提高到75%以上,2035年不低于80%。

        “房价”二字牵动千万人的心。新总规中写明,北京划定了未来五年新供应各类住房150万套以上的目标,在加强需求端有效管理同时,加大住宅供地,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体系,使更多的人实现住有所居。

        这些房源中,产权类住房约占70%,租赁类住房约占30%;产权类住房中,商品住房约占70%,保障性住房约占30%;商品住房中,共有产权自住房、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约占70%。共有产权自住房中,70%面向本市户籍人口,30%面向非京籍人口。

        “写得越清楚,就越好执行,越能实现住有所居的目标。”市规划国土委相关负责人说。

        在大气污染治理方面,北京将力争全面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到2020年大气中细颗粒物(PM2.5)年均浓度由现状80.6微克/立方米下降到56微克/立方米左右。

        “到2035年,大气环境质量得到根本改善。”相关负责人说。

        同时,北京将严格控制用水总量,增强水资源战略储备,提高首都水资源供水安全;在新总规中,2020年人均水资源量将提高到约185立方米,2035年提高到约220立方米。

        近期,北京将以黑臭水体和劣Ⅴ类水体为整治重点,2018年底全面消除全市黑臭水体。2020年基本实现城镇污水全收集、全处理,2035年全市城乡污水基本实现全处理。2020年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由现状约57%提高到77%,2035年达到95%以上。

        未来的北京,2020年20%以上的城市建成区实现降雨的70%就地消纳和利用,2035年扩大到80%以上的城市建成区。

        “这将是一个更健康的、更安全的城市。”相关负责人说。

        “两翼”齐飞——京津冀战略协同

        城市副中心2035年常住人口130万人以内

        最好的医疗和教育资源,超低的成本和巨大的机会,使得北京成了一块带有虹吸效应的大磁铁。

        “过多人口向中心城区集聚,会带来巨大的城市压力。因此需要引入一套反磁力系统,来平衡区域发展。”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柯焕章说。

        系统的建立,首先是要发展新的城市组团,打造“反磁力中心”。

        1983年,第4版总规出炉,其中首次提到市区要坚持“分散集团式”布局,外围郊区规划13座卫星城。

        在后续几版总规中,卫星城的概念逐渐转变为包括重点新城在内的新城。而在新总规编制过程中,通州重点新城再次升级,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

        在新总规草案征求意见过程中,多位专家提出,北京的规划必须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更加主动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

        这使得最终规划成果中增加了一章专门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内容进行阐述,也使得“一核两翼”、“构建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写进了新总规。

        “这样一来,北京在总体规划中把自己放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盘子,摆脱了一城独大、一城独优的传统发展模式。”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晓江对此印象极深。

        未来的华北平原,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将徐徐展开两翼。

        其中,北京城市副中心当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着力打造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示范区、新型城镇化示范区和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示范区。

        城市副中心的规划范围约155平方公里,外围控制区即通州全区约906平方公里,进而辐射带动廊房北三县地区协同发展。

        城市副中心2020年常住人口规模调控目标为100万人左右,2035年常住人口规模调控目标为130万人以内,就业人口规模调控目标为60万至80万人。

        同时,通过有序推动市级党政机关和市属行政事业单位搬迁,带动中心城区其他相关功能和人口疏解,2035年承接中心城区40万至50万常住人口疏解。

        整个城市副中心,将形成“一带、一轴、多组团”的空间结构。“我们会努力使北京城市副中心成为没有城市病的城区。”相关负责人说。

        同时,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实现首都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新总规提出,要发挥好北京“一核”的辐射带动作用,强化北京、天津双城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主要引擎作用,发挥节点城市的支撑作用。

        具体目标和路径图已经确定:要推进交通、生态、产业等重点领域率先突破,着力构建协同创新共同体,推动公共服务共建共享,推动京津冀区域建设成为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区域整体协同发展改革引领区、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引擎、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

        雄安,是北京的“两翼”之一。市规划院院长施卫良表示,新总规对支持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作出了安排,努力形成北京城市副中心与河北雄安新区比翼齐飞的新格局。

        连通两地的,首先是交通。北京将与雄安建立便捷高效的交通联系,构建便捷通勤圈和高效交通网。

        同时,支持在京资源向河北雄安新区转移疏解,积极引导中关村企业参与河北雄安新区建设,在河北雄安新区合作建设中关村科技园区。

        在促进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全方位合作方面,支持市属学校、医院到河北雄安新区合作办学、办医联体,共同促进河北雄安新区建设完善的医疗卫生、教育、文化、体育、养老等公共服务设施。

        对于京冀、京津交界地区,将以通州区和廊坊北三县地区、北京新机场周边地区等为重点,探索合作编制交界地区整合规划,共同划定生态控制线和城市开发边界,建设大尺度绿廊。

        “同时,这个区域也将严控建设用地规模,严禁环首都围城式发展。”施卫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