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新老对手“另类合并”挑战安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8日召集举行第194届临时国会的众议院全体会议,宣布正式解散国会众议院。这是安倍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以来第二次提前举行大选。安倍此次在临时国会伊始强行解散众议院遭到日本各界反对。

        当天上午,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决定,将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新成立的希望之党组团参加大选,由后者统一推出候选人,而民进党党首前原诚司独立参选。

        一项关于大选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民进党与希望之党的民意支持率加起来与安倍领导的自由民主党旗鼓相当。

        安倍“践踏”国会 下月22日大选

        在当天中午举行的众议院全体会议上,众议院议长大岛理森宣读解散诏书,日本各党派实质上已进入众议院选举的备战阶段。安倍政府随后将举行临时内阁会议,确定于10月22日举行大选。

        本次临时国会的众议院全体会议只进行了约2分钟便草草收场。日本民进党、共产党、自由党、社民党四个在野党为抗议安倍在临时国会伊始强行解散众议院而缺席了当天的会议。

        民进党干事长大岛敦指责安倍强行解散众议院是为了摆脱森友、加计学园丑闻。社民党党首吉田忠智表示,安倍解散众议院是对立法机构的轻视,是对国会功能“践踏的暴行”。

        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小池晃表示,安倍解散众议院纯粹为了一党私利,希望在此次选举中能够实现终结安倍“失控政治”的目标。

        根据共同社本月23日、24日展开的民调,64.3%的受访者反对安倍此时解散众议院,赞成者只有23.7%。此次民调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为45%,不支持率为41.3%。当天中午,数十名民众在日本国会前举行集会,反对安倍在这一时期解散众议院。

        两党“另类合并” “只要终结安倍”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27日宣布正式成立由自己出任党首的新党——“希望之党”。“希望之党”成员若狭胜表示,“希望之党”的目标是在选举中一口气清扫安倍政权“被利益捆绑”的政治体制。

        民进党党首前原诚司28日上午在党内会议上表示,为赢得大选,他基本决定让民进党候选人以希望之党候选人身份参选,民进党本身将不再推出候选人,也不会成为本届选举的登记政党。

        前原表示,已经确定的民进党候选人身份将被取消。而他本人则将以无党派的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按日本媒体说法,前原决定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意味着他无法获得民进党的选举经费,等于是“背水一战”。

        不过,前原所在选区位于京都,他不仅在当地拥有超高支持率,在全国范围内也有较高知名度。因此外界普遍认为,前原再度当选众议员应该不存在悬念。

        下届众议院选举定于10月10日发布公告,10月22日投计票。民进党内部消息人士说,由于选举在即,为促成在野党联手,民进党选择以“另类”方式归入希望之党旗下。按照共同社的说法,这实际上相当于两党合并。

        对此,前原解释说:“只要能终结安倍政权,采取什么手段都行。”

        按照消息人士的说法,民进党候选人虽然是以希望之党的名义参选,但仍将保留民进党党籍,以获得来自民进党的选举经费。

        保守势力将进一步扩张

        民进党与“希望之党”合流,无疑将导致日本政坛大洗牌。民进党内保守派议员预计绝大多数将投入小池门下,而党内自由派议员对小池新党的保守色彩比较抵触,有可能另立门户或成为独立候选人。

        “希望之党”在立党纲领中将自身定位为“包容的改革保守政党”。但从其主要发起人阵容看,可以说比自民党更保守、更右倾、更具排外色彩。

        新党纠集了长期与石原慎太郎等极右势力沆瀣一气的中山恭子、长岛昭久、松原仁等保守派政客,也吸纳了部分从自民党退出的议员。而小池本人在政治理念、历史观等方面与安倍可谓“声气相通”。正如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所指,小池新党在修宪等政策上只是安倍自民党的“补充势力”。

        随着越来越多“非自民党”保守势力集结在小池新党旗下,这次大选很可能出现“保守派对决”的格局,即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对阵小池的新党。

        无论二者如何此消彼长,日本政坛的保守势力都将进一步扩张,日本政界的国家主义、保守主义、修正主义,乃至排外主义的势头可能更加猛烈,政府外交安保政策的鹰派色彩也将更加浓厚。

        安倍不断掏空宪政体制

        这次安倍提前解散众议院,直接导致民进党事实上解体和日本政坛大洗牌,也标志着20多年前启动的日本政治改革的失败。

        1994年,为打破自民党的垄断地位,日本推动了以改革选举制度为核心的政治改革,以期效仿美国等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两党轮流执政。作为自民党的主要挑战者,民进党的前身民主党于1996年成立,最终在2009年大选中击败自民党,首次上台执政。

        但安倍率领的自民党2012年重新上台后,汲取下台“教训”,屡屡利用日本宪法和选举制度的灰色地带,滥用解散权、宪法解释权等巩固自身执政优势,打压反对党。安倍上台不足5年,已经两次提前解散众议院,这正是安倍执政后不断掏空日本现行宪政体制的又一体现。

        东京大学前校长佐佐木毅是上世纪90年代日本选举制度改革的主要鼓吹手。但他近期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承认,当年以打破自民党派阀政治为特征的改革,导致了首相权力在缺少党内制衡的情况下极度膨胀,安倍首相对解散权的滥用和日本宪政危机的大爆发,正是这一恶果的体现。

        延伸阅读

        更加保守化政改大失败

        安倍此举原本是打算利用主要反对党民进党当前的混乱局面,一举奠定自民党今后4年的执政优势。但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突然宣布创立“希望之党”,成为集结包括民进党在内各派反对党势力的中枢,令日本政坛出现大洗牌,这使得自民党选情不确定性大增。

        鉴于“希望之党”与自民党在安保、外交、修宪等问题上立场大同小异,无论大选结果如何,日本政坛保守化趋势将进一步强化。而从安倍此次解散众议院的前因后果看,此举也标志着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政治改革的大失败和日本宪政危机的大爆发。

        相关新闻

        安倍“大管家”曝献金丑闻

        日本国会众议院选举28日拉开大幕,安倍晋三政府的“大管家”、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却被曝接受非法政治捐款。

        共同社27日披露,2014年11月众议院选举前,菅义伟主管的竞选支部涉嫌收受约15万日元(约合8800元人民币)企业捐款,而该企业从政府承包了一份道路施工订单。日本国内专家认为,此举涉嫌违反《公职选举法》。

        根据菅义伟的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一家名为“松尾工务店”的企业在2014年11月27日向自民党神奈川县第2选区支部(代表为菅义伟)捐款15万日元。这家企业在2014年6月以3.024亿日元(约合1780万元人民币)中标国土交通省横滨国道事务所招标的一处道路施工工程,工期到2015年3月结束。

        日本法律允许企业向政党或政治团体捐款,松尾工务店这次捐款之所以涉嫌违法是因为捐款时机与《公职选举法》有关规定相抵触。

        日本《公职选举法》规定,与国家存在合同关系的企业不得在国会选举前进行政治捐款,避免借捐款帮助利益代言人上台,确保选举公正。而松尾工务店2014年捐款时恰逢众议院解散后一周,几天后各党便开始公示候选人,展开竞选。

        菅义伟政治事务所27日就此做出书面回复,否认接受非法捐款。事务所称,松尾工务店每年都会在11月定期进行捐款,“我们不认为这笔捐款与国会选举有关,而且当时也不知道该企业承包有政府工程。我们认为(该捐款)并不违法”。

        松尾工务店2013年11月、2015年11月的确向菅义伟的支部捐款15万日元。神户学院大学教授上胁博之指出:“即使每年定期接受捐款,如果是在(众议院)解散后(收受的资金),就应被视为属于《公职选举法》所禁止的政治献金。”

        菅义伟现年69岁,国会众议员,在安倍2006年9月第一次出任首相时就加入安倍内阁,担任总务大臣;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上台后,菅义伟一直担任内阁官房长官至今,被视为安倍的左膀右臂。

        背景资料

        因献金退场的安倍阁僚

        安倍晋三2006年初登相位,内阁政治献金丑闻是他沦为“短命首相”的原因之一。自安倍2012年第二度出任日本首相以来问题依旧,多名阁僚因与金钱“关系暧昧”而黯然退场。

        ——经济产业大臣小渊优子

        首位“中招”的是时任经济产业大臣小渊优子。2014年10月20日,安倍内阁改组不到两个月,“招牌阁僚”小渊就因卷入公款私用和违规使用政治资金丑闻而辞职。

        小渊被指使用政治资金在姐姐开设的时尚工作室和姐夫经营的服饰店里购物。此外,她名下的政治团体被指花费2600万日元(约合24.5万美元)政治资金向小渊优子支持者赠送剧院门票,涉嫌违反选举法。

        ——农林水产大臣西川公也

        2015年2月23日,时任农林水产大臣西川公也因涉嫌政治资金问题递交辞呈并获批。

        西川在担任农林水产大臣期间,其政治资金团体曾接受东京都砂糖厂商团体“精糖工业会”等数家农业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政治献金,而精糖工业会2013年3月得到农林水产省13亿日元(约合1093万美元)政策补助金。西川被指涉嫌向所管辖行业和企业进行利益输送。

        日本《政治资金规正法》规定,禁止企业等在获得补贴的一年内向政党及政治资金团体捐款。

        ——经济再生担当大臣甘利明

        2016年1月28日,时任经济再生担当大臣甘利明在受贿丑闻曝光一周后匆匆辞职。甘利明被曝2013年至2014年间先后两次接受某建筑公司共100万日元(约合8400美元)好处费。

        (本版文字均据新华社)  

        释疑  

        最大在野党与新党为何合并?

        实际上,前原诚司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自从安倍放出提前解散众议院的风声后,民进党议员退党者络绎不绝。发起成立“希望之党”的议员中,以民进党退党议员居多。

        日本《每日新闻》27日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希望之党”目前在选民中的支持率为18%,仅次于自民党的29%,远高于民进党8%的支持率。这使得包括前原在内的民进党阵营愈发动摇。

        一些分析师说,民进党当前民望不高,政策纲领、执政能力难获民众认可,提前大选,在国会所占议席难以扩大。前党首莲舫辞职、干将细野豪志出走投靠小池,党内人心思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人员陈哲分析,前原本月初当选党首后,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党内团结。提前选举很可能打乱民进党原有的选举布局、继而削弱其在国会所占议席,到时候前原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前原以“终结安倍政权”为由,把民进党势力“输送”到希望之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民进党内派系斗争,还可以保存民进党实力,也保留自己的颜面。

        对希望之党来说,民进党候选人的加入正中小池下怀。

        一方面,希望之党25日成立,虽然人气正旺,但候选人数量少。骨干成员主要靠原自民党、民进党籍国会议员转投而来,小池缺人手,推举不出太多候选人。而小池希望参加众议院选举的候选人规模达150名,民进党成员的加入刚好可以填补这一缺口。

        另一方面,希望之党组建时尚无地方组织,选举资金严重不足。两党合作有望解决上述问题。民进党在经济界和社会界有传统支持势力,这正是希望之党急需的。

        陈哲告诉新华社记者,根据当前国会议席分布和多方预测,民进党可能占据希望之党内候选人近半数名额。在此情形下,谁吃了谁还不好说。长期来看,前原的意图是积累一定“友军”力量后同“旧部”会师,扭转国会格局,继而终结自民党政权。

        分析人士指出,对两党合作,尽管民进党和希望之党各有盘算、各有顾虑,但现在距离投票时间太紧,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另类合并”可以在短期内扩大力量。

        日本媒体认为,希望之党得到民进党助力后将对自民党构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