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河北将建8座机场构筑环京津群

        近日,河北省发改委编制出台《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意见》指出,到2020年,河北省将新建20座通用机场;到2030年,河北省通用机场将达50座左右。为疏解和服务京津地区的公务及私人飞行,将在涞水、怀来、滦平、三河等环京津县市建成8座通用机场。

        环京津机场群将如何布局?如此多短途飞行的航线到底有无必要?记者近日做了一番追踪报道。

        规划 河北通用机场将达50座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京津冀城市群面积占全国2.5%左右,人口却占全国8%以上,交通出行需求量大、压力明显。

        但目前,河北省仅拥有石家庄栾城、沧州黄骅、保定江城、承德平泉、唐山五重安5座通用机场。河北省运营通用机场少且保障水平低,与加快通用航空业发展要求的差距日益增大。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河北省加快布局通用机场建设。除已建成的机场外,沧州中捷通用机场目前已经开工建设,威县、魏县、围场、辛集、怀来、香河、平乡等一批通用机场正在开展前期工作。

        为加快通用机场建设,河北省发改委近期编制出台了《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意见》指出,到2020年,河北省新建通用机场将达20座,承担通用航空功能的运输机场达到30座以上,基本覆盖地面交通不便地区、农业防治区、主要林区和特色旅游景区,通用机场之间、与运输机场相互衔接,通用航空短途运输快速发展;11个设区市均拥有A1级通用机场,全省发展2-3座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多功能、综合型的通用机场,对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支撑和带动能力大幅提升。

        到2030年,河北省通用机场达50座左右,通用机场与运输机场有效衔接、与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相互融合,形成布局合理、功能完善、层次分明、覆盖全省的通用机场网络,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

        布局 依功能划分四大机场群

        《意见》指出,到2020年,河北将有46个县市确定拥有“A1级通用机场”或“其他通用机场”。

        这两个专业名词是什么意思?记者查询民航局《通用机场分类管理办法》了解到,通用机场分为A类、B类,A类分为A1、A2、A3级,划分的依据是其所承担的功能。A1级与运输机场之间、相互之间的地面交通距离原则上大于80公里。其他通用机场与A1级之间、相互之间的地面交通距离原则上大于40公里。

        通俗地说,A1级通用机场是短途运输的骨架网络,会优先布局在城市周边、重要城镇、经济较发达的东部沿海等运输需求旺盛的区域,以及距离运输机场较远且地面交通不便的北部坝上的贫困地区。除A1级以外的其他通用机场,则是为满足区域发展要求和多样化市场需求,在A1级布局的基础上补充布局,主要在热点旅游景区、体育运动基地、飞行培训学校、装备制造园区、通用航空产业聚集区、农林飞行作业区、灾害易发区等区域。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京津冀区域发展要求和需求的不同特点,《意见》中将河北省通用机场划分为四个集群,即东部沿海群、环京津群、西部北部群和中南部群。其中,东部沿海群满足经济较发达的沿海地区快速增长的短途运输、私人飞行需求;环京津群疏解和服务京津地区的公务、私人飞行、维修托管等市场需求;西部北部群提升落后地区、山区及地面交通不便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水平;中南部群满足人口较稠密的平原地区短途运输需求。

        记者发现,到2030年,环京津群将有8座机场,包括保定涞水、张家口怀来、承德滦平、廊坊三河4座A1级通用机场,及廊坊香河、安次、大城,唐山汉沽4座通用机场。 

        专家解读

        建如此多机场到底有何必要?

        有人会问,河北虽然幅员辽阔,但一下建起40多座机场,许多航线还是短途飞行,到底有没有必要?

        河北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和民航专家告诉记者,航空业的发展表面上是交通工程,其实背后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首先,航空业的发展,不仅能带动装备制造、新材料、维修托管、飞行培训、航空旅游、金融保险等上下游产业发展,还能引领通用航空消费和释放市场需求,推进交通运输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同时,由于张承地区和太行山一线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通过建立通用机场网络,能够完善这些偏远山区的交通基础设施,保障群众出行、带动资源开发,是提升扶贫脱贫攻坚支撑能力、推进区域平衡发展的重要措施。

        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曾表示,民用机场建设需要“适度超前”。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我国民用机场建设仍然滞后,数量仍远远不够。据统计,中国每万平方公里仅有0.19座机场,美国则为0.57座,欧盟0.92座,日本更是达到2.59座,连印度也是中国的2倍,达到0.38座。

        刚刚出台的《意见》中明确指出:河北各市须依据机场功能定位和需求确定建设规模,鼓励相关产业聚集发展;处理好通用机场与城市发展关系,统筹资源开发和相关产业布局,带动区域经济发展。

        作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组成部分,未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率先突破的三大领域中,通用机场的建设还将发挥更重要的纽带作用。

        制图/刘湘雅  

  • 京唐之恋

        近日,以“海誓山盟 京唐之恋”为主题的首钢京唐公司2017青年集体婚礼在唐山市曹妃甸区举行,来自首钢各单位的21对新人在花园般的厂区内喜结良缘,步入婚姻的殿堂。图为参加集体婚礼的新人放飞五彩气球。

        新华社发  

  • 百年老厂涅槃冰雪基地

        张家口,北京西北边陲,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所,这里不仅诞生出了千年的古战场,也孕育了百年的老工厂——张煤机,这个曾经红透中国半边天的“中国制造之星”,涤荡在历史的长河中,沉浮近百年。

        自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以来,张家口市把发展奥运经济作为重大发展战略之一。张家口市发改委负责人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张家口的冰雪装备制造企业已发展到10余家,年产值近亿元。

        张煤机全称中煤张家口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始建于1924年,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煤矿机械制造企业,如今隶属于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进入上世纪90年代,随着张家口城市的发展、人口的膨胀,张煤机老厂房逐渐被住宅楼和民用设施“包围”了。在“污染”、“扰民”、“占地”等种种指摘之余,张煤机更是遭遇煤市行业的“寒冬”。

        2009年,百年老厂开始做出改变,经过4年规划建设,2013年张煤机新装备产业园正式投产。翻开地图,在张家口市万全区有一片占地1600亩的大园区。1600亩是什么概念?相当于1.5个北海公园。这就是张煤机的新址,全球最大的煤机装备产业园。

        今年年初,张煤机与法国MND公司签订合资合同,成立安美地(张家口)山地发展有限公司,在脱挂式索道、固定式索道、造雪机、滑雪安全设施和运动装备的工程设计、研发、生产、建设和安装等领域全面合作。

        “可以说,法国企业看重的正是张煤机厚重的工业基础实力。”新兴产品事业部总经理范国杰告诉记者,MND公司曾是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索道供应商。

        据张家口市商务局介绍,未来合资项目预计投资总额将达1亿欧元,其中一期主要生产脱挂式索道,总投资额1800万欧元,达产后年产值可达5亿元人民币。

        自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以来,张家口市冰雪产业链规划正全速推进。截至目前,占地3165亩的冰雪运动装备产业园一期即将开工建设;占地1500亩的可再生能源装备产业园部分项目已经投产;占地289亩的生命科学园也已部分开工。

        “这三个园区,是张家口市万全区打造的‘一区三园’冰雪产业链,其中冰雪运动装备产业园和可再生能源装备产业园将采取‘EPC+PPP’建设模式。” 张家口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宋乃忠表示,“‘一区三园’筹建中,中国葛洲坝集团、中建国际投资集团方案识别阶段工作已完成。另外,为加快冰雪运动装备产业园项目进度,将由张家口建发集团、高新区西山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共同注册组建合资公司,进行先期开发建设,后期按照市政府要求实施PPP合作。”

        除万全区外,张家口市宣化区也凭借雄厚的工业基础开启向“冰雪工业”的转型。据张家口市发改委负责人介绍,宣化区宏达冶金机械有限公司为解决造雪机射程范围小的弊端,自主研发了造雪机支架,为省内外部分滑雪场所青睐,并成功打入韩国市场。同时,该企业还与北京起重运输机械研究院合作,生产滑雪场客运脱挂索道,填补了该领域国内空白。宣化工程机械公司就压雪机开展了将近两年的研发,目前自主研发的350压雪机已进入试制阶段,年内计划生产2台产品,并在张家口市各大滑雪场试运行。

  • 智慧城市蕴含协同发展新契机

        近日,廊坊开发区进一步引进京东大数据、北理工VR产业研究院等创新型项目,加速发展“大智移云”产业,助推智慧城市建设。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廊坊的“智慧”探索具有典型意义。

        智慧城市是随着信息技术发展而来的一个新概念。“智”更多是以技术为骨架搭建城市,“慧”则是实现万物互联互通,精准满足百姓需求。数据显示,目前我国100%的副省级城市、87%的地级以上城市,均已明确提出或正在建设智慧城市。在这一大趋势下,京津冀城市群占据着发展先机。北京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聚集着大量的高端高新产业,在技术上能给津冀提供极大支持。同时,津冀地区得天独厚的区位与战略优势,也吸引了如华为云计算中心、阿里大数据中心等纷纷落户,有效补齐了关键技术短板。今年年初,首个京津冀协作型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在河北肥乡落地,效果值得期待。

        深化协同发展,智慧城市应当成为重要突破口。借助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智慧城市可以最大限度淡化空间和地域概念,为一体化提供新方法、新思路。例如,环境治理方面,三地可实时检测并共享空气质量、水质状况、土壤状况等数据,以更好地协作处置;健康医疗方面,在三地移动服务平台上,个人电子病例、健康档案等一应俱全,河北的居民可与北京、天津的好大夫通畅交流,看病就医极大便利。由此推演,“信息孤岛”会被彻底打破,“跨城办理”不再存在,各种资源在三地间实现高效调配。这不仅是协同发展的需要,也是城市必将呈现的新形态。如果说,产业转移承接、公共服务共建等是当下现实需要,那么打造智慧城市,则是谋划未来。

        从全国来看,智慧城市建设虽然步入了快车道,但是依然面临着基础设施不全、思路不清盲目建设、网络安全风险突出、评价体系缺乏等诸多问题。京津冀作为高新产业资源富饶地,应当在这一风口下发挥优势、积极探索,提供示范样本。这个过程也必将促进京津冀向智慧区域迈进,在产业协同等基础上进一步实现更高水平的协同。

  • 图说京津冀

        文字统筹/丰家卫 制图/琚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