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世界级大科学装置落户怀柔

        本报讯(记者 王可心)昨日上午,怀柔科学城首个大科学装置——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装置正式启动建设,这也是该科学城第一个开工的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工程拟通过5年左右时间,建成国际上首个集极低温、超高压、强磁场和超快光场等极端条件为一体的用户装置,极大提升我国在物质科学及相关领域的基础研究与应用基础研究综合实力。

        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装置的主要建设内容包括极端条件物性表征系统、高温高压大体积材料研究系统、极端条件量子态调控系统以及超快条件物质研究系统共四个实验系统,将在北京市怀柔区和吉林省长春市两地分头开工建设。位于北京怀柔科学城的部分,占地面积约4.8万平方米,将重点支撑低温、高压、强磁场、超快光场等多种综合极端实验条件下的科研需求。四大实验系统中的高温高压大体积材料研究系统将落户吉林长春,占地面积约6000平方米,主要用于合成超硬材料等方面的基础研究。

        项目首席科学家吕力透露,目前国际上已经有许多发达国家或地区,如美国、欧洲、日本等,都在极端条件领域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展开了激烈竞争,许多著名的研究机构都拥有先进的极端条件实验设施。“但都是单一的,像我们这种能将四种极端条件综合在一起的,在全世界来讲都是独一份。”吕力说,“此次建设的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装置,每一项都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极低温比室温要低30万倍;强磁场比地球的磁场要强60万倍;超高压可以跟地心的压力相比;超快光场达到电子振动的时间单位……”

        “纵观近年来诺贝尔奖中的重大科学发展,多半都是依托于极端实验条件取得创新突破。极端条件拓展了科学研究的空间,就好比探矿寻宝,有了这个大科学装置,我们就能看得比别人远,挖得比别人更深,收获也比别人更多。”中科院物理所负责人方忠认为,极端条件实验手段的整体水平直接影响着我国在若干核心领域的竞争力。

        该装置计划建设周期为5年,其中将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完成主体的建设和施工,然后进行科学仪器的进驻和调试。建成后,将向国内外用户全面开放,遵循“开放、共享、流动、合作”的运行管理机制,并通过设立流动岗位和开放基金、聘任兼职人员等开放管理模式,广泛吸引国内外顶尖人才和杰出团队开展研究,最大限度发挥装置的技术条件优势,建设成为我国相关领域人才培养基地,以及重要的科普教育基地。

        此外,落户怀柔科学城的第二个大科学装置——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也将在年内正式启动;明年11月,全球最亮光源——高能同步辐射光源装置也将正式动工。与此同时,还将有一大批交叉研究平台在怀柔科学城启动建设。

        新闻背景  

        “大装置”引领“大科学”

        大科学装置是指通过较大规模投入和工程建设来完成,建成后通过长期的稳定运行和持续的科学技术活动,实现重要科学技术目标的大型设施。其科学技术目标必须面向科学技术前沿,为国家经济建设、国家安全和社会发展做出战略性、基础性和前瞻性贡献。

        大科学装置是现代科学技术诸多领域取得突破的必要条件。20世纪中叶以来,许多科学领域的进一步发展、研究前沿的突破,都离不开大科学装置。世界各国以巨大的投入建立大科学装置,其推动力即在于此。

        作为承担我国大科学装置建设和运行的主要力量,中国科学院先后建设和运行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及北京同步辐射装置、合肥同步辐射装置、兰州重离子加速器与冷却储存环装置、上海光源装置等一批大科学装置,在我国基础科学研究和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大科学装置是国家为解决重大科技前沿、国家战略需求中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前瞻性科技问题,谋求重大突破而投资建设的大型研究设施,是国家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

  • 143场暖房宴合成一顿“邻里饭”

        在延庆农村,谁家盖了新房搬新家,都要大摆“暖房”宴,请亲戚朋友一起庆祝。来赴宴的,少不了要准备礼金。而在大庄科乡铁炉村,143户搬进新居的村民,没办一场暖房宴,你家蒸馒头,我家炒菜,大家聚在一起,吃了顿邻里团圆饭,避免了不必要的浪费,也拉近了邻里关系。

        昨天的铁炉村艳阳高照,左依青山,右临碧水,中间是一排排一栋栋崭新的二层小别墅,粉色一栋黄色一栋相间,看上去充满活力。临街的院门上,都插上了红艳艳的国旗,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房前屋后,开满鲜花。院子的铁栅栏上晾晒着成串的辣椒、玉米,一派丰收景象。

        中午时分,临街的花园里热闹起来。一张张大圆桌前,坐满了村里的老老少少,细数有30多桌300来人。村里的媳妇们,穿着整齐的蓝花布衣服,扎着头巾,从各家端出凉菜、馒头、炒菜、热汤,报着菜名端上桌来,村民们有说有笑,吃起了团圆饭。

        享受泥石流易发区搬迁政策,2014年年底,铁炉村就开始拆旧房建新居。为了方便建设期村民互相借住,工程分五期进行,经过三年时间,村民陆续搬进新家。

        “搬新家在农村可是个大事,我们这儿叫暖房,都得上饭店摆上几十桌,请亲戚朋友吃饭。”村委会主任韩河告诉记者。不办,让人瞧不起;办,少说也得两三万元,是笔不小的支出。你办我也办,礼金怎么也得500元才拿得出手。这些钱,都是不小的负担。

        为了移风易俗、避免浪费,铁炉村两委班子早早就给村民打了预防针:谁家也不许“暖房”,两委班子、党员、村民代表带头。

        多年的传统一下子改掉,难免有人不适应、犯嘀咕。村党支部书记韩台山和两委班子商量,决定在全村都搬进新居后,本着节俭自愿的原则,组织一场活动。9月下旬,在签约改造的最后一户村民搬进新居后,恰逢双节将至。村党支部提出吃一场团圆饭的倡议,没想到一呼百应。

        “现在农民不缺吃不缺穿,就是自己过自己的,邻里亲情越来越淡,趁这个机会把大伙儿聚到一起,唠唠家常,说说儿女的新变化,从前的感觉又回来了。”80多岁的村民邓秀英高兴地说。

        “暖房,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钱都不少花,花得还不值。像这样,大家自愿一块儿聚聚,花不了几个钱,还把人心吃热乎了,这饭吃的心里敞亮。”72岁的村民高万富说。

        搬进新居后,铁炉村准备发展民俗接待。“我们村因为辽代冶铁得的名,有冶铁遗址;我们村还是抗战时期的‘红色后七村’之一,有干训所、修械所等遗址。现在,我们又有了新民居。下一步,我们将打造特色铁炉宴,发展民俗接待,让村民有活儿干,能致富。”韩台山表示。

        铁炉村在移风易俗方面走在了大庄科乡乃至延庆区前列,成立了村民议事会、红白理事会等。大庄科乡授予铁炉村移风易俗示范村。后续,全乡还有几个村要搬迁,将以铁炉村为榜样,厉行节俭,树立新农村新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