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祭月·月光马儿·果品

        据《帝京景物略》《燕京岁时记》载,老北京过中秋不仅讲究,而且还很有仪式感。

        祭月在封建时代是国家祭祀,目的是祈祷国家祥和安定。清代定制祭祀有三等,祭月称中祀,比祭天地、太庙、社稷的大祀低一等。但也要由皇帝亲祭或遣大臣代祭。但祭月并不在中秋节,而是在每年秋分节酉时,即月上之刻。仪注甚为复杂,此不赘述。

        民间也有祭月习俗,明人刘侗等著《帝京景物略》载:“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饼必圆,分瓜必牙错瓣刻之,如莲花。纸肆市月光纸,绘满月像,趺坐莲花者,月光遍照菩萨也。华下月轮桂殿,有兔杵而人立,捣药臼中。”

        现在人们对那时的祭月仪式是很生疏了。《红楼梦》《西游记》《儒林外史》《儿女英雄传》等小说中都写过祭月,但大多一笔带过。如《红楼梦》中说祭月,无非“陈献着瓜饼及各色果品”,“铺着拜毯锦褥”,“贾母盥手上香,拜毕,于是大家皆拜过”。曹雪芹是内务府汉军旗包衣出身,但曹家受皇帝信任,几任织造,虽然身份卑贱,但富贵之极,祭月仪式不可能如此简单。再看已故溥杰先生回忆醇亲王府中秋祭月:“西方向东摆一架木屏风”,“挂有鸡冠花、毛豆枝、鲜藕之类,说是供月兔之用。屏风前摆一个八仙桌,桌上供有一个十几斤重的大月饼”,由祖母率众人“依次向月饼烧香叩头”(《晚清宫廷生活见闻》)。虽显出王府气派,但描述仍然失之简略。

        祭月其实不可或缺的是“月光纸”,也称“月光马儿”,是祭月光菩萨的像,即纸马,祭祀天地、日月神、财神、灶神等包括360行祖师爷所用纸质物品。因秦代牲用马,唐以后改纸马。月光马儿基本为三种,分红、黄、白三色,木版水印,产地不同,精糙有别,彩色、黑白各分。清人富察敦崇著《燕京岁时记》说其“藻彩精致,金碧辉煌,市肆间多卖之者。长者七八尺,短者二三尺,顶有旗,作红绿,笆或黄色,向月而供之”。明代则高逾一丈,小者仅三寸。《帝京景物略》提到的是佛教色彩,为黄纸刻印。还有一种为太阴星君道教色彩的,白纸,因传说月神为太阴星君,故道教奉之为女神。红纸刻印文武财神关帝或赵公明,为商家所用。月光马儿在焚香行祀后要与纸元宝等一并烧掉。 收藏纸马最丰富的是已故漫画家毕克官先生,我请他的儿子查找,却仅有一幅山西老版祭月之神的纸马,无月光马儿。读赵珩先生《老饕续笔》,知他藏有一幅彩色木版水印的太阴星君月光马儿,他也感叹:“今天已很难看到了。”当时的寻常之物,今天却成了凤毛麟角。《红楼梦》与醇亲王府的祭月都未提及月光马儿,但“木屏风”应是挂置月光马儿所用。

        祭月供品必有西瓜,切成莲花瓣状。供桌上摆放香炉、蜡扦、花瓶之类,压下敬祭的黄纸等。鸡冠花寓意广寒宫桂树,毛豆枝是献给玉兔的供品,藕是三海所产九节白藕。

        上述供品据翁偶虹先生《北京话旧》回忆:月光马儿售于南纸店和香烛铺,鸡冠花和毛豆枝则逢中秋添卖于油盐店,早花西瓜是在干果店贮藏的,售价颇昂贵。

        北京最早的月饼只有“自来红”“自来白”“团圆饼”三种,后来才增加品种。祭月饼一般外购,也有王府官宦家自制。直径五六寸至一尺左右,厚一二寸。祭月后由主祭者分给家人。

        果品还供什么?很遗憾《红楼梦》和溥老都没有列出具体品种。北京本地水果,石榴、京西小白梨、玫瑰香葡萄、郎家园枣、“虎拉车”(一种沙果)、核桃、栗子之类,是中秋前后时令果品。

        还有一个有趣的细节,贾府与醇亲王府的祭月,都是由祖母先拜祭,之后才大家“依次拜过”。不像《燕京岁时记》所说:“惟供月时男子多不叩拜,故京师谚云‘男不拜月,女不祭灶’。”但贾、醇二府所述拜祭中有男性,只不过先拜的主祭者为辈分最长的女性而已。女子过去另有拜月习俗,也许“男不拜月”是指此类。

        过去贫苦人家一般不会举行祭月仪式。这是因为条件所限,首先祭月要有庭院,像溥老回忆醇亲王府祭月是在其祖母所居寝院、贾府是在嘉荫堂前的月台上,贫民小户的房子住人仅可立锥,何谈祭月场地?另外,置办供品都需破费,仅西瓜一项就是贫家半年粮了。贫民过中秋节,无非买几块“自来红”“自来白”寓团圆应景。当然,今非昔比,现在生活安定,人们过中秋节月饼、果品的种类极其丰富,可以望空拜月,寄寓心愿而不必拘泥旧形式。

        过去中秋团聚会饮桂花酒、绿豆烧、莲花白,而今时可供选择的酒品多得令人目不暇接,就让我们在月光如水的佳节良辰,沽酒举杯而祝“但愿人长久”吧!

  • 广有仓:运河直抵长城边的见证

        广有仓,诞生于明朝洪武年间,盛行于明朝240多年又延续使用至清朝末期,存世五百多年。

        开凿潮白河通州连密云

        密云曹家路古村落形成于元代后期,由一曹姓大户创村,在村东安营扎寨,史称曹家寨,后改称曹家路。因地处边关要道,自古以来都是兵家的必争之地。明洪武十三年,明军开进曹家路,修筑四门虎头形营城,营城里紧靠东城门处建造广有仓一处,占地十余亩,仓房十余间,储存军需物资,为戍边将士提供军需保障。

        蓟镇长城总长600多公里,是万里长城九镇中最重要的一镇。蓟镇长城又划分十二路,在十二路中又划分为东协、中协、西协三部分。每协又划分四路,曹家路属西协四路之一,驻军7847人,下辖15个关隘,58座敌楼。周边还建有22座城堡,这些城堡近的距曹家路五里路,远的在三十里之外,呈梅花形把曹家路营城护卫其中。为了操练军队,明军在村东南建校军场、点将台、演武厅等军事设施,占地约40亩。

        明嘉靖三十年,密云县境内设九处军事衙署,曹家路为游击署。明隆庆年间,曹家路设提督署,设提调一人,下置中军一员,千总、把总6员,额兵1506名,尖哨100名。装备盔甲3445副,冷兵器21736件,马700余匹。

        据《太祖实录》载,为了提供军需,朱元璋于洪武六年六月下诏于北平府及密云等县置仓储粮以给北征军士。

        明洪武十一年,建古北口仓,县城建龙庆仓、广积仓等。军粮及其他军用物资需要从通州陆运密云县城,然后再分运边关各处,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为了缓解运输压力,明嘉靖三十四年开凿潮白河水运线路,军需物资可从通州直抵密云城及古北口、曹家路等地,提高了实效。

        据《顺治实录》载,清顺治十二年,裁直隶顺天府密云龙庆仓、广有仓、古北口仓、广盈仓、广储仓、石匣仓、广集仓、广丰仓大使各一员。

        库管要考算术题

        廒仓建造全是土木结构,房梁呈“人”字形,由大梁、檩条、椽子、木条构成。廒仓坚固耐用,通风抗震,具有防潮、防鼠、防虫害、防霉变等功效。使用的器具有升、斗、囤、秤、印,还有石磙、石碾、石磨、犁、耙等。

        在曹家路营城内,分设着多个衙门,分别是总爷衙门、黑关衙门、白关衙门。广有仓归属总爷衙门管辖,总爷衙门内还有个专管廒仓的部门叫布政分司,在营城里可算二等衙门。其职能是督办接收调拨粮草和军需物品。广有仓可算三等衙门,设正负仓库大使、库管、库丁多人。

        大明官员实行等级制,分为九品十八级,最低品级为九品。九品以下还有一种没有品级的官员,虽然没品级,依然是官员身份,吃着皇粮,拿着朝廷俸禄,地位虽不高,也是普通老百姓可望而不可即的美差事。仓库大使就属于这种没有级别的官员,职责是管理廒仓事宜,往来于廒仓与布政分司之间办事。

        库管的选用是要有一定文化基础的,起码得会算数。库管在录用之前通常先要考问一道算术题。仓库大使问:“有两斤玉米分给三个人,一人可分得多少两?剩余多少两?”如果被考者回答每人可分得0.666两,就要被淘汰;如果被考者回答每人可分得十两余二两,则可被录用。因为在明朝时期秤的计量单位是以十六两为一斤的。

        广有仓清末民初被毁

        广有仓的仓库有好几个,有储存粮草的粮草库,有储存银子的抚赏库,有存放枪支的枪库、弹药库,还有存放布匹、食盐、颜料、木材的杂储库。

        仓库的管理工作是很乏味的,每天要进出若干种物品,库管要不停顿地记账、销账,库丁要不停顿地搬运,仓库大使也会跟随监督,一天下来,搞得每个人都很疲惫。库管每半个月清理一次账目,结算出数目,于月初汇报给仓库大使。每年的夏秋季节,是仓库最为繁忙的时候。因为夏季雨量充沛,适于水运,秋季粮食收获,各地征收的粮食纷纷上缴入库。忙完了夏运冬储以后,布政分司也会体谅库管们的辛苦,拨出一部分银两,购置酒肉面,犒赏他们一番。

        明洪武三十年,为解决军士们的吃穿住问题,在军士所在地兴起屯田制。密云卫有军屯20个,其中就有曹家路。屯田制的兴起,减轻了水路运输的负担,只是管理仓库的官丁们没有得到半点的轻松。

        到了清代,不再有战事,清朝政府依然沿袭着明代军事防御体系的设置,还在往各关口派驻军队,曹家路设都司署。清雍正二年和雍正十三年,曹家路营城和墙子路营城隶属于密云西协驻石匣营管辖。到了乾隆元年,曹家路营城和墙子路营城改由河北马兰镇镇标管辖,由都司率兵驻守。曹家路营城都司以下设官12员、马兵36名、马30匹。

        清乾隆元年三月,直隶马兰镇总兵吴正上疏朝廷,称“曹家路为龙寝龙脉,风水攸关,宜敬谨保护。请于黑峪关东南之桦皮房、板古岭、黄木沟、分水岭、朝阳洞,西南之芍香峪、南峪沟、走马安沟、三岔口、南横岭诸处,各安拨汛,派兵巡守。应如所请。”乾隆准奏,得以实施。

        从此以后,清朝官兵以看护雾灵山原始森林为职责,继续留守曹家路。而从明洪武十三年建造的广有仓也一直被清兵使用着,直至清王朝覆灭。

        五百多年过去,广有仓于清末民初被毁坏。民初1918年,被封禁270年的雾灵山开禁,大量的本地和外地山民涌进原始森林砍伐树木。伐木业的兴起又催生了运输业、服务业的迅猛发展,一时间五行八作齐聚,商贾遍地,小山村成为了地处边关要塞的经济繁华之地。外来人口在村里陆续建起房屋,广有仓的那片十余亩土地也未能幸免。

        今天,广有仓虽然在曹家路村消失了踪影,但由它提供军需保障而守卫的万里长城密云段依然屹立在村后山峦之上,它们是那样的雄伟、安详。在冷月残云照古关的夜晚,站在古长城遥望山下村庄广有仓遗址,会生发出许多的感怀。

  • 北京“八景”之赏月胜地

        北京历史上除了著名的“燕京八景”之外,还有一些地域性的“八景”,其中以观月为主题的景观有多处,是人们中秋赏月的好去处。

        卢沟晓月:“燕京八景”之一。位于京西永定河上的卢沟桥,是旧京赏月首选之地。相传乾隆皇帝曾在秋日路过卢沟桥,见良辰美景,赋诗“半钩留照三秋淡,一练分波平镜明”于此,并御题了“卢沟晓月”,立碑于桥头。皓月当空的中秋之夜,漫步于长长的卢沟桥上,举头远望,银月如玉,凌空而悬,令人心旷神怡。而晨光熹微之时立于桥头,极目薄雾疏星,晓月如梦如幻。

        湖心赏月:“西涯八景”之一。“西涯”指什刹海,因明代文学家李东阳自小在什刹海边一个叫西涯的地方长大,并写下《西涯杂咏十二首》,吟咏这一带的景色,于是“西涯”便成了“什刹海”的代称。“湖心赏月”中的“湖”即什刹海。早年间这里湖面广阔,景色优美。每到中秋之夜,明媚的月亮映在水中,莲花菡萏,蛙声阵阵,风送荷香。人们泛舟于水上,边饮酒边赏月,赋诗唱和,感受中秋夜色之美。

        五桥夜月:西山八大处“外八景”之一。“五桥”是指从长安寺到三山庵沿途的长安桥、绿板桥、翠微桥、同济桥和万善桥。它们多跨于山涧幽谷之间。每当夜深人静,皓月当空之时漫步于此,听流水潺潺,看月光如银,仿佛置身于月上仙宫之中。早年间,每至中秋便有僧人在此焚香赏月,可谓惬意至极。

        钓台秋月:“怀柔八景”之一。位于怀柔城区西侧不远的钓鱼台,为怀沙河和怀九河的汇合处(今怀柔水库附近),因河道宽阔而鱼多,有人在此垂钓,故名。每逢中秋之夜,多有垂钓者在此一边钓鱼,一边赏月。望着天上水中的玉盘,其光遍四野,时有鱼儿跳出水面,多富情趣。

        独山夜月:“延庆八景”之一。距延庆城区30余里,古有缙山城,建于元代,这里沟壑纵横,群山起伏,林木葱葱,遮天蔽日,景色壮观。月圆之夜,惟有孤峰高耸,真如仙境一般清丽。中秋时节多有文人雅士慕名而来,赏景吟月,独享山色月色之美。

        长桥映月:“通州八景”之一。“长桥”指的是京东的永通桥,因距通州城八里,俗称八里桥,建于明代,为三券拱桥,长五十多米。中秋之夜,远望长桥,如虹卧川,月轮堕水,能赏桨碎玉盘之景,所以古人云:“入夜霜清一轮堕,凌空征铎去萧萧”,而今依然是京东赏月的好地方。

        龙潭映月:“牛栏八景”之一。牛栏即牛栏山,位于顺义区北部。此景在牛栏山北部,为怀水与白河合流处,东有龙潭,西有灵泉。每至月圆之夜,龙潭中映出一轮明月,静如碧玉,皎洁妩媚,早年间附近村镇的文人雅士多聚于此赏月、观景。

        南川午月:“沟崖八景”之一。位于昌平北部的沟崖,原名沟沟崖,因沟谷内多悬崖而得名。历史上曾有多处寺庙、道观,为佛、道两教圣地,有“北武当山”之称。沟崖南处有一高台,每当月圆之午夜时分,有僧道在此或打坐或习武,意为采午夜之灵气,沐午夜之月光。

        (参考资料:《燕京八景》、《老北京的风俗》)

  • 火器营:清代兵工厂

        火器营是地铁10号线偏西北方向的一座车站。火器营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正北,当年火器营始建于清乾隆三十五年,是专门制造炮弹、枪药等各种火器的地方,也是八旗官兵合操、演习弓箭、枪炮技术的地方。

        如今,原先火器营的影子早已不见,历史遗迹仅存一寺两庙,即蓝靛厂清真寺、碧霞元君(西顶)庙、立马关帝庙。四周新建的一栋栋居民楼设计美观,小区环境优美,街道整洁、安静。站在街边举头望去,能够唤起火器营记忆的是交通指示牌上“火器营”“老营房”旧地名,还有街心公园里现代人重塑的火器营城堡。(赵新义文并画)  

        本版供图除署名外均来自视觉中国

  • 征稿启事

        北京日报古都版征稿啦!四九城的古迹遗存、老北京的人情风物、胡同里的传统手艺、古村落的历史故事,都是古都版需要的内容。如果您对老北京既熟悉又喜爱,欢迎您和我们一起书写北京故事;如果您对老北京的某个行业、某个地方特别了解,欢迎您和我们联系,给我们投稿也行,跟我们说说也行。除了文字作品,也欢迎绘画、摄影作品投稿,投稿邮箱bjrbgd@163.com,联系电话(010)85201887,一经采用即有稿酬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