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急诊“守夜人”的9小时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年08月23日        版次: 06     作者:

    在北京儿童医院急诊抢救室,夜班医生正在为高烧患儿诊治。

    本报记者

    方非摄  

    本报记者 刘欢    

    前晚10点半,北京儿童医院的常规门诊结束了,门诊大厅南侧的急救中心依旧灯火通明。当晚,记者跟随值班医生的脚步,感受急诊抢救室“大夜班”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时间还不到11点,分诊台前,护士已被患儿家长团团围住。“孩子一直吐,一直吐……”“孩子今天摔了两次,一擦鼻子就流血……”“孩子卡鱼刺了……”几个家长争先恐后向护士介绍病情。

    旁边不到40平方米的急诊抢救室里,抢救床和婴儿篮一个挨着一个,监控仪实时记录着10名重症患儿的身体数据,孩子们的哭闹声此起彼伏。

    11点整,当晚的值班医生郑远征准时到达急诊抢救室,开始跟同事交班。郑医生很年轻,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抢救Ⅰ台,躺着一位车祸受伤的少年,他骑自行车时被小轿车撞翻。“患者是耻骨、颅骨骨折,累及筛骨和眼眶,请耳鼻喉和眼科会诊……”

    抢救Ⅱ台,一个肺炎宝宝缩在被子里,身上连满了心电监护仪的线路。“发烧一周,嗓子疼淋巴结大、睡觉打呼、鼻塞,白细胞高,明天计划约佑安医院会诊……”

    心肺复苏床上靠坐着一名1岁多的小男孩,剧烈的喘息让他的小胸脯起伏不停。“肺炎,一会儿可能得上呼吸机了,明天开住院。”听完医生的话,孩子的妈妈眼泪涌出。

    郑远征一丝不苟地在本子上记录着,不时俯下身调试监护仪、检查患儿情况。作为今晚的“守夜人”,除了收诊抢救急症患儿,抢救室患儿病情变化也要她随时应对。    

    凌晨1点,交接结束了,郑远征来到抢救室外面的诊室,第一位患儿家长已抱着孩子等待多时。

    “有点咳嗽、吐泡泡,感觉还有点胀气。”老人见医生过来,赶紧将怀里的孩子向前送了送。“肚子胀吗?大便好吗?发烧吗……”说话间,郑远征双手合十,轻轻搓着,等手心热乎了,才掀开小婴儿的衣服,仔细按压触诊。

    “胃肠型胀气,吃两天药观察一下,过两天还这样就过来复查。稍等,一会儿找护士做一次雾化……”

    抢救室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喊。“我要尿尿!你们都让开!”一个患有视神经脊髓炎的女孩因排尿困难,正躺在床上向护士胡乱蹬踹。郑远征一路小跑过去。“下尿管吧。”她安慰女孩和家长,“下尿管,就疼一下,孩子就不会憋尿憋得肚子疼。”

    下尿管并不轻松。女孩挣扎中,手脚时不时就重重地招呼到医护人员身上,直到3名医护人员和家长合力折腾了十多分钟,才算搞定。

    “这种情况在急诊科很常见。免疫性脑炎的患儿,情绪容易暴躁,经常会攻击人。前两天,有个小护士隔着衣服都被咬伤了。”郑远征说着,到各个床位上又看了一遍,回到诊室,又一个抽风的婴儿被抱了进来。         

    凌晨4点,一场上了呼吸机的抢救刚刚进入尾声。“医生呢?快看看孩子!抽风了!”两个中年妇女抱着孩子,进门就一脸气势汹汹,“我们7个月的孩子,发烧快40度了,小脸都青了,在绿区那等了快仨小时了……为什么不给我们看?”

    “没给孩子吃退烧药吗?”“没有!”郑医生立刻就给孩子打了止抽搐的针。孩子抽搐停止后仍有抖动,见家属着急,郑医生安慰说,“别急,这是发烧导致的寒颤,不是抽风。您一会儿再给孩子补个抢救的号就行。”这时,孩子的妈妈突然闯进来,听到后半句,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冲郑医生大吼:“你就不能先给孩子治病吗?”

    正背对着她给孩子做检查的郑远征,被这一嗓子惊得一脸错愕。反应过来后,只见她眼神暗了暗,没说话,继续做检查。     

    上午8点,郑医生终于迎来这次“大夜班”的尾声。此时,抢救室里的重症患儿已经增加到15个。

    9个小时里,她一共去了一次洗手间,喝了一次水,却在抢救室的两间屋里穿梭了数十个来回。9点交完班,她会在医院宿舍小睡一会儿,再爬起来吃点东西。下午4点,下一个“小夜班”又将开始。

    医生建议 

    急诊不是“快诊” 请您按“色”候诊

    在北京儿童医院急诊科,抢救被色彩分出等级,红、黄、绿分别代表病患的危重程度。第一级的红区代表濒危病患——生命体征不稳定,必须立刻进行抢救治疗。紧急情况下,危重病患从下救护车到红色抢救区,可能只需要十几秒时间。

    儿童医院急诊科主任王荃直言,内科大夜急诊绿区,有70%以上的患儿只是简单的感冒发烧,其实没有必要非得夜里赶过来。这样既折腾孩子,还容易交叉感染,倒不如让孩子踏实睡一觉,第二天白天再到门诊踏实看病。已经到了医院的,“希望大家能够相互理解,相信医生,按‘色’候诊,让急诊能真正挽救更多危急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