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300幅绘本大师真迹首次集结

        本报记者  路艳霞

        “妈妈快看啊,卖火柴的小女孩、海的女儿、丑小鸭从书里走出来,上墙了!”一位小观众发出了快乐的惊呼。昨天,世界插画大展——国际安徒生奖(终身成就)50周年展北京站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开幕。

        此次展出的是1966年至2014年间,25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近300幅真迹,包括“野兽国国王”莫里斯·桑达克、大猩猩“威利”之父安东尼·布朗、超现实主义的杜桑·凯利等25位绘本大师的作品。置身展厅中,大家一起重新回味《海的女儿》中小美人鱼和王子的曲折爱情,陪伴丑小鸭完成蜕变白天鹅之旅,场面温馨。

        和半个世纪的绘本珍品对话

        此次展览是北京阅读季“阅读联结关爱的力量”夏读主题重点活动。展览按照年代划分出五个展区,徜徉其中,仿佛在和半个世纪的绘本珍品对话。展览将于10月29日落幕。

        莉丝白·茨威格笔下的《海的女儿》,美人鱼变成了头发直立、挥着铁锨的神奇女孩。而在另一幅画作中,她头发垂地,扶着海边的栏杆在沉思,像在静心等待着王子,生活化、现代感的美人鱼具有特别的力量。

        在罗伯特·英潘的表现下,丑小鸭从莲花中变成一只美丽白天鹅的瞬间,隔着玻璃,依然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还有卖火柴的小女孩,画面充满温暖和甜美,梦幻中的小女孩惹人怜爱。安东尼·布朗著名的威利和大猩猩,是孩子们的最爱。大猩猩外表孔武有力,内心温暖,根根毛发毕现。看着“梦想家威利”系列,小朋友在讲解叔叔的引导下,细心地数起了香蕉,原来高跟鞋是香蕉,话筒是香蕉……而那个唱歌的威利原型竟然是美国摇滚乐巨星猫王。

        小观众吴为之的妈妈说,平日孩子看绘本很多,她发现自己熟悉的作者不少都在展览中出现,开心极了。“妈妈,这个我看过。”吴为之指着安野光雅的作品说。她觉得看画展和看书不一样,有的钢笔画线条密密麻麻,特别有趣。小观众瞿文昭和司嘉文结伴而来,她们都偏爱杜桑·凯利的《野天鹅》,“色彩好看,特别细致”。而年轻的杜先生则说,看了展览,真想回到过去,翻翻小时候看过的书。

        开幕式上,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贡献了独家的“观展三部曲”:第一步,有针对性地进行“恶补”,选一些大师的绘本读一读。第二步,步入展厅看原稿,面对那些丰富生动的故事和画面,会有更深入的感受。第三步,买画册,将永不落幕的展览带回家。 

        300幅真迹保险金达上千万

        此次展出的近300幅真迹作品,来自于艺术家本人或继承人、世界各大美术馆、博物馆及私人藏家之手。展览负责人、中信出版集团“小中信”商务总监苏日娜说,这些作品是坐着飞机,分别从十几个国家出发后,首次汇集在一起的。在这之前,它们更多是以个展的形式出现。

        值得一说的是,由于获奖者获奖时大多为五六十岁,自1966年至2014年的获奖者,平均年龄57岁,除了2014年的大奖得主,来自巴西的插画家罗杰·米罗是最年轻的60后,其余均已步入古稀之年。其中,更有不少是耄耋老人,而且令小读者伤心的是,已有10位大师离世。

        为了保护好真迹,策展方煞费苦心。苏日娜说,这些作品均采用专业材质的包装纸,进行严格专业的打包,不是简单的叠加和堆放,“它们的保险金额高达上千万元人民币”。

        300幅作品的首次集体巡游之路可谓漫长,在这之前它们已去过台北、高雄、上海,已有几十万人先睹为快。此番来京,专业人员小心翼翼地护送大师插画坐汽车前来。10月29日在结束北京之旅后,它们还将继续启程奔赴西安、成都等10个城市。对这些珍贵插画来说,这一趟出游时间不短,它们会不会想家?苏日娜说:“到底什么时候回家,还不好说,但等它们想家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告诉大家。”

        另据王志庚透露,为了方便小观众观展,展览采取了双排挂画,最低的挂画高度距离地面为1米左右,比常规的1.5米左右要低不少,那些小观众仰着脖子观展的尴尬场面,这回彻底不见了。

        “展览像是一堂VIP公开课”

        对业内人士而言,25位绘本大师的作品云集一处,机会自然难得,而且别具启示意义。

        王志庚认为,如果图画和文字都是讲一件事,就没意思了,“插画一定要表现文字没讲的细节,孩子往往容易发现图画中藏着的小细节”。他认为,对绘本要有深入理解,如果有机会还是要看原作才好。曾两度获“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提名的中国绘本作者熊亮认为,此次插画展与其他展览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很注重经典性、传统性。观看这些作品更让他坚信,“绘本是为故事服务的,而不是单纯为了文化宣传和推广服务”。

        熊亮认为,从第一届“安徒生终身成就奖”得主阿洛伊斯·卡瑞吉特,到罗杰·米罗(2014年该奖得主), 这些绘本画家对自己的语言有深入的把握,他们的艺术风格永远是随着时代变化和流动的,呈现出年轻化、叛逆化的色彩,他们的作品也渐渐不单是为儿童而创作,而是加入了更多创意元素。

        插画家九儿说:“插画大师们的创作态度、绘画风格很多元,这个插画展就像是一堂VIP公开课,为我们原创图画书的创作提供了多元的观摩方向。”她发现,看真迹能看出插画的纹理、肌理,很多插画家采用了拼接、粘贴、钢笔与水彩的融合等,这是任何高清印刷都无法替代的视觉体验。

        熊亮还表示,世界插画大展不仅带来童话盛宴,也让中国绘本人思考如何基于自身文化,发展出新的视觉语言,为孩子们描绘真善美的世界。但他直言,尽管这些作品都是经典,中国绘本画家要学习、要借鉴,“但我们依然要走出自己的新路,要寻找、发现、建立起自己的风格。否则,就会像一株小草一样被吹来吹去,失去了自我”。

  • “用平静的方式,再深情地看她们一眼”

        本报记者 聂宽冕

        “这世界真好,吃野菜也得留条命下来看看……”当97岁高龄的韦绍兰老人说出这句话,现场很多观众都禁不住湿润了眼眶。看尽世间黑暗之后,还能积极阳光地生活着,这是一种怎样的胸怀与勇气。

        前天,我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电影《二十二》在京举行观影活动。主创们还以“她们的故事”为主题,分享交流了电影拍摄及上映背后的故事。

        2012年,导演郭柯曾拍过一部纪录短片《三十二》,讲述了中国一位92岁高龄的“慰安妇”和她年近70岁的日本儿子的人生故事。5年之后,他又拍摄了同样题材的《二十二》。

        在映后交流中,郭柯介绍,片名的变化隐含着一个令人心酸的现实:拍摄《三十二》时,全国公开身份的幸存“慰安妇”老人仅有32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老人们陆续离世。截至2017年7月,这些“慰安妇”老人仅剩9人。面对老人们陆续离世,拍电影的他,是在和时间战斗。

        郭柯说,希望通过电影让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思考战争给女性带来的伤害。而谈及影片的呈现方式,他说:“我选择了一种很平静的方式,让大家深情地看她一眼,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针对网络上“贩卖伤痛”“二次伤害”的质疑,《二十二》明星资助人张歆艺坦言:“这段历史大家都知道,以电影的形式记录即将消逝的历史,非常难能可贵。当初我之所以会支持郭柯,就是觉得他做的这件事是正确的,支持一个人去做正确的事情,我也不会错。”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副馆长陈俊峰也认为:“历史毕竟是需要传承和传播的,《二十二》的意义也在于此。”

        据悉,这部纪录片已经定档8月14日世界“慰安妇”纪念日上映。片方曾坦言,希望等电影上映之时能有1%的排片,目标是超过20万人次观影,因为在抗战期间,中国大陆的“慰安妇”制度受害女性数量在20万人以上。而电影后产品销售收益及票房收益,将全部捐献给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用于对“慰安妇”历史研究及幸存者的资助,所有信息都会在电影的官方宣传平台公布。

  • “京味儿”不能刻板和模式化

        本报记者 韩轩

        “京味儿不只是强调地域性的特点,京味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是文化的传承。”近日,在北京市文联主办、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承办的刘家成导演影视作品创作赏析会上,国家一级导演、《八一电影》主编翟俊杰这样说道。与会专家纷纷认同,表示京味儿电视剧也要有时代性,更应该走出地域局限,还要在网络上火起来。

        大多数人知道刘家成,是从他的《铁齿铜牙纪晓岚》开始的。这套大型古装喜剧曾风靡大江南北,创下收视神话。而让北京观众记忆深刻的,还有他的“京城三部曲”:《傻春》《正阳门下》《傻柱》。其中让人潸然泪下的《傻春》,被称为一个女人的史诗,而《正阳门下》则讲述人生百态,让观众们看着又亲切又感慨。

        引人注意的是,这些京味儿电视剧的受众并不只局限于北京地区。在2012年中国电视剧上海排行榜颁奖礼上,《傻春》还曾获得上海电视剧频道的收视前五名,北京电视台影视剧中心副主任郭跃进也在研讨会上介绍,《正阳门下》的收视群体遍布全国。

        “只要是充满真情实感,故事能够打动我的,能让我有创作欲望的剧我都想拍。”刘家成这样阐释他的初衷。他还透露,明年他还将继续和著名编剧王之理合作,剧作同样是充满北京味道,“开篇要在英国、法国拍,把北京文化推到境外去。”

        刘家成的想法得到与会专家们的认同。“京味儿不是一个不变的东西,而是一种和时代性紧密相连的灵魂。”郭跃进说,现在的京味儿肯定和民国时期老舍的京味儿、上世纪80年代的京味儿不一样。北京广播影视作品审查中心主任智黎明则认为,老舍总结的京味儿是“官样”,但是从“京城三部曲”中看到的,则是市井的生活,是北京人现在的大气和包容。

        “如今《正阳门下》‘过江’(走出地域局限)了,但‘过江’仅仅是一种空间上的表现。”郭跃进对刘家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后京味儿电视剧能不能在网上赢得年轻人喜爱?就像现在特别火的网络剧一样,“让90后也像50后的观众一样爱看?”

        导演翟俊杰认为这非常必要,他还当场给出点评,现在年轻观众面对的影视剧市场有五大弊病:“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模式化;先进模范人物题材概念化;所谓的现实题材低俗化;战争军事题材游戏化;古装历史题材戏说化。”他很高兴地看到,刘家成拍的故事没有千篇一律,没有让北京文化变得刻板和模式化,“这个时候更应该咬紧牙关,沉下心来,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电视剧作品”。

        “今天的电视剧市场特别难,乱象很多,但我们不能和他们同流合污,必须写出真东西来。”王之理也掷地有声,“网络这个高地,不能不去占领!”

  • “网文大神”共话网文新趋势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昨天,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启幕。三天的活动中,各类论坛热烈举办。在由掌阅主办的“网络文学新趋势:漫谈历史IP巨大前景”论坛上,“网文大神”月关等共话网文新趋势以及历史IP巨大前景。

        最近10年,中国网络文学事业发展迅猛。最新数据表明,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了3.33亿,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到了120亿元。相关专家据此认为,网络文学处于欣欣向荣的发展阶段,正在逐渐从乱序走向有序,从被动治理走向主动进化,从新兴状态走向主流化、酝酿经典化。

        掌阅联合创始人王良认为,在繁荣的表面之下,也存在一些问题,“盗版和抄袭问题是网络文学的两颗毒瘤,需要政府、企业、作家、读者一起努力去解决”。

        论坛上,各方人士还论及,随着《军师联盟》《琅琊榜》等影视剧的热播,历史类网络文学的价值一直持续上涨,历史类IP以及其影视、游戏转化因此成为探讨的重点话题。

        月关认为,历史类IP的持续火热与中国历史文化传承分不开,随便从历史中取材一点,都可以形成一段动人优美的故事。同时他认为IP的影视、游戏转化对网络文学是积极的:“曾有人比喻说,网络文学是作家和读者之间互动共创的一种游戏。在影视和游戏产业介入时,我们就多了两个参与这个游戏的小伙伴,这必然会导致整个游戏及其规则发生改变,但这种改变是良性的、积极的。”

  • 周迅《表演者言》首谈表演心得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演员平时在生活中如何积累、面对一个角色怎么准备、开拍时怎么调整状态……作为国内首档探讨电影表演的电视节目,由电影频道《今日影评》栏目出品的《表演者言》日前开播,周迅作为该节目演员大使,首次与业内和观众交流这些年来的表演心得。

        《表演者言》将回归表演本质,从行业现状出发,每期围绕不同的表演主题,邀请优秀演员从自身角度出发,分享表演心得,共同探讨表演艺术的精妙所在。

        16岁入行、20多年来贡献出不少精彩表演的周迅,被公认为是实力极强的天赋派演员。她坦言,希望这个节目可以成为新老演员之间沟通的桥梁,“以前拍戏,可以找其他前辈聊角色,可以现场观察他们怎么演,但现在的年轻演员没有这样的机会。”她表示,自己将与大家一起分享一些演员应遵守的基本规矩和思维方式,让大家有所启发。

        青年演员刘昊然也袒露了自己在表演中的困惑。他表示,如今青年演员容易被批评,他们因为阅历不足而表演稚嫩,但他们一直在努力,希望能“让批评声音越来越少”。刘昊然觉得,自己工作机会越来越多,但学习机会越来越少,“没有人教你怎么进步”。对此,周迅鼓励他“不要怕”,无论拍摄环境怎样变化,都要时刻保持敏感和学习的状态。

  • “青年艺术100”偏好新媒材创作

        本报讯(记者 陈涛)由“青年艺术100”和今日美术馆联合主办的“破折号——2017年度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日前在今日美术馆与公众见面。

        展览共带来120余位中外青年艺术家的400余件艺术品,涵盖油画、国画、版画、雕塑、装置、影像等不同艺术形式。作为市文化局重点文化推荐项目,“青年艺术100”今年迎来第七个年头。在今日美术馆2号馆展出的是2017年度“青年艺术100”入选的100名青年艺术家的作品;3号馆“转折——名泰青年艺术展”则带来近年较为活跃的青年艺术家程保忠、迟群、冯一尘等人新作。

        今年的遴选委员会阵容强大,包括陈文祺、冯博一、庞茂琨、向京、赵力等多位业界大咖。据艺术史学者陈文祺介绍,本届评委对新媒材创作尤为偏好。“如何从既有媒材里提出新意,难度着实不小,但一旦突破重围,就会给人耳目一新之感。”“青年艺术100”总监彭玮也认为,相比前些年架上绘画较多,新一代年轻人更喜欢用多元媒介和实验性手法表达艺术观点。展览将持续至15日。

  • 李云迪首次自弹自指演绎肖邦

        本报讯(记者 韩轩)钢琴家李云迪就快有一个新的身份了:指挥家。9月3日,李云迪将携手拥有116年历史的中东欧交响乐团代表——华沙爱乐乐团,在国家大剧院带来一场肖邦作品的音乐会。这场演出中,李云迪将自弹自指,成为钢琴与70人乐团的“驾驭者”。

        本场演出是李云迪与华沙爱乐乐团2017中国巡演的一场,是庆祝2018年波兰重获独立100周年的庆典系列活动之一。说来极巧,李云迪作为2000年“肖邦国际钢琴比赛”金奖得主,18岁时就与华沙爱乐合作。这次他再次与这支“肖赛”的官方合作乐团携手,演绎的仍是肖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和《第二钢琴协奏曲》。

        除了坐在钢琴前演奏,这次巡演的李云迪还将担任指挥,带领着70人的乐团奉上演出,这也是李云迪艺术生涯中首次出任指挥。“对我来说这真的是全新的体验。”李云迪坦承,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要一边想着弹琴,还要一边顾及整个乐团的演奏,让钢琴的部分与弦乐的部分完美配合,“在节奏、速度和篇章的衔接上,我都会有独特的处理,希望这一次能把我心中的肖邦展示给大家”。

  • 金曼“不插电”美声方式唱流行

        本报讯(记者 韩轩)“大家对美声唱法的理解有个误区,以为就是把嘴张大了嗷嗷叫,这印象太坏了。”前天与昨天,女高音歌唱家、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院长金曼携北大歌剧研究院师生在国图艺术中心举办两场“迎北大120周年校庆·中国美声”音乐会,用“不插电”清唱的演出告诉普通观众,“美声作为一种方法,什么都能唱”。

        在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主办的“迎北大120周年校庆·中国美声·光阴的故事——中国影视经典歌曲音乐会”与“大型交响清唱剧《江姐》音乐会”,金曼、戴玉强等歌唱家登台。 

        这些年来,金曼在教学中发现,不少学生不会用美声唱法演绎中国作品,“美声是一种方法,最终目的肯定是服务于中国的作品,不光是歌剧,民歌、艺术歌曲、流行歌曲我们都能唱。”于是金曼提出了“中国美声”的说法,借这两场音乐会,唱大家熟悉的歌,把被“吓跑”的观众吸引回来,“美声不是离老百姓很远的音乐,老百姓家炕头上随口唱的,我们都能唱。我想让老百姓一说美声就觉得,这样唱真好听。”

  • 暖心剧《领养》袁咏仪千里寻亲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本周日,由袁咏仪主演的暖心亲情大剧《领养》将在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开播。

        剧中,美籍华人琳达(袁咏仪饰)的养女娜娜罹患白血病,琳达不得不带着娜娜来到中国寻找亲生父母。为了挽救花季少女娜娜的生命,无论是相依为命的养母、拥有血脉亲缘的生身父母,还是毫无瓜葛的陌生人,都竭尽所能,深刻诠释了“大爱”的含义。

        该剧把视角对准跨国领养这一话题。金钱与良知的拉锯战、中外文化的交流碰撞、声名地位与个人生活的对抗,甚至是血缘与亲情的冲突,这些在母女二人的漫漫寻亲路中都有体现。袁咏仪坦言,自己被剧中琳达的善良、倔强和“为母则强”的闪光点所打动。生活中同为人母的她也直言:“我觉得做妈妈以后我就变成了一个超级女人,什么都可以,在这部戏中,琳达的遭遇蛮惨,但是她没有带着那种负能量的心态,还是很正能量地去面对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