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关外磨砺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年08月02日        版次: 08     作者: 本报记者 任敏

    士兵档案  

    姓    名:白浩然

    院    校: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工程专业

    服役时间:2015年9月至今

    战友评价

    姚金辉(陆军第78集团军某旅战士)

    我原以为大学生士兵比较文弱,可白浩然身上有股不服输的劲儿,新兵军事素质与老兵差距较大,他积极向老兵请教,很快提升水平,第二年就当班长带新兵。他以新闻讲评的方式提高全班理论,相当奏效,这经验后来还在全连推广。

    关外的秋,来得很早。流云透亮,蓝天耀眼,微风拂过白杨林,一片沙沙响。

    树荫里,坐着一个青年,迷彩服上满是灰尘,黝黑的脸上,汗迹未干。他望着训练场,眼里闪烁着留恋……

    很快,他就要脱下军装,重新回到北京的校园。过去的七百多天,如同电影一般,在脑海中循环闪现……

    他仿佛看见一个顶着清华大学光环,文弱又带些轻狂的新兵,正慢慢走来……

    敢挑战班长的刺头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唐)李贺  

    白浩然,是个学霸。高考时,全校只有他一个人考上清华大学。别人羡慕他心想事成,他心里则尚有隐隐的遗憾。

    “其实,我高中的时候,就想参军。”白浩然说,“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李贺名句中的豪情,令他倾心,他觉得,只有在军营,才能找到这种豪情。

    在清华园,平平静静地学习两年,参军的机会终于来了。白浩然不愿错过,他说服父母,休学参军。

    直到出发前一晚,白浩然才知道,自己将去辽宁抚顺,成为原沈阳军区陆军第40集团军的一员。那里,曾有位鼎鼎大名的战士——雷锋。

    一入连队,白浩然就领到一本《雷锋知识手册》,其中精选了60篇雷锋日记,白浩然一一牢记。

    雷锋说:“如果你是一滴水,你是否滋润了一寸土地?如果你是一线阳光,你是否照亮了一分黑暗?如果你是一颗粮食,你是否哺育了有用的生命?如果你是一颗最小的螺丝钉,你是否永远守在你生活的岗位上?”

    “那,我是什么?”白浩然自问。

    “尖兵,我要当尖兵!”

    外炼筋骨,内磨心志。三公里越野跑、手榴弹投掷、射击……每一个新兵训练科目,白浩然都咬牙做到最好,因表现不俗,他还被选入“尖刀班”。

    新兵班班长叫丁一芙,这个人有点怪,他总是提出一些“过分”要求。紧急集合,他非让大家两脚穿不一样的鞋,穿错,就得加练体能;扔手榴弹,成绩差的要去跑圈,跑圈最后一名还要加量……

    班长似乎总爱和白浩然“较劲”。跑圈时,白浩然明明第一个跑回来,可还是被命令多跑一圈;三公里越野跑,白浩然成绩刚有起色,班长突然又让他加量,结果成绩反而倒退……

    “我有想法!”一次班会后,白浩然大声说道。班长看了看他,没说话,白浩然不管不顾,一股脑儿把不满倒了出来。

    “我三千米的成绩本来在稳步提高,你这样突然加量,我都快撑不住了。”

    “你应该科学训练。”

    ……

    班长还是没说话,扭头走了。

    班长,是白浩然在新兵班的第一道坎;融入集体,则是他碰到的第二道坎。

    白浩然来自北京,清华学生,年龄也比其他新兵大三四岁,在班里显得有点另类,就连班里最爱和别人开玩笑的战友,也不和他说话。

    转机,出现在一次次训练中。

    烈日当空,40厘米高的铁丝网下,战士们拿着枪,匍匐前进,练完起身,袖子上都是血,浑身都是土。白浩然和战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有了笑意。

    枪支分解结合训练,大家怎么练也不达标。班长很生气,罚他们端枪。

    战友挨训,白浩然心里也不舒服。他在“尖刀班”训练中,曾练过相关科目,他主动请缨,“班长,停一轮,我来教他们吧!”卸弹夹、卸护木……白浩然把自己总结的技巧倾囊相授,战友们经此点拨,迅速达标。

    同进退,共患难,白浩然和大伙儿成了好兄弟。

    可那“第一道坎”,白浩然一直没过去。临下连,一位老排长对他说:“你现在恨班长,等有一天当了班长,你也会像丁一芙那样。”

    “呸!谁要成为那样的人!”白浩然脖子一梗,“我要当不一样的班长!”

    不抛弃不放弃的班长

    我愿做高山岩石之松,不做湖岸河旁之柳。我愿在暴风雨中——艰苦的斗争中锻炼自己,不愿仍在平平静静的日子里度过自己的一生。

    ——雷锋  

    团里组织新训骨干集训,如果通过考核,就能当班长、带新兵。白浩然毛遂自荐,争取到参加集训的机会。

    这次集训比新兵训练还累。26天,战士们不仅要精通手榴弹投掷、三千米越野跑、战术训练、射击、枪支分解结合等11个新兵军训必修科目,还需要掌握组织训练、队列指挥、教学演示的技巧和方法。

    看到各连的尖兵,白浩然有点心虚,“那些人多猛呀。当时真想窝囊一回,退出算了!”

    老兵许延涛带过五次新兵,他看出白浩然的心思,主动帮他训练。

    组织队列训练,白浩然天生哑嗓,还有点不好意思喊。许延涛点拨他,得有自信,一嗓子喊出去,通透嘹亮,提振士气。他还教白浩然腹式呼吸法,胸腔共鸣,把嗓子打开。“稍息、立正、向右-转……”白浩然扯着嗓子喊了好几天,共鸣没学会,嗓子反而喊破了。一天,白浩然感冒了,嗓子彻底哑了,他没好意思请假,憋着劲尝试腹式呼吸法,因祸得福,他竟然悟通了。那天,他在楼下高吼一声“立正”,四层楼的80多个士兵都能听见。

    踢正步,许延涛和白浩然一前一后,同时踢腿,一旦白浩然节奏不对,就会被许延涛踢到;学转体,许延涛一手扶着他肩膀,一手扶着腰部,助他感受速度和力度;练侧卧,白浩然练得双手直淌血,厚厚的迷彩服外套每天都能拧出水来;补理论,每天晚上9点熄灯后,别人都睡了,白浩然钻到学习室,背知识要点,记关键参数,复习动作要领,理论小册子都快被他翻烂了…… 26天集训,白浩然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

    魔鬼训练,脱胎换骨,最后测试,白浩然总分第二,赢得当新兵班班长的资格。

    “在快要放弃的时候,再坚持一下,冲破极限,就能迎来新生!”白浩然突然有点明白丁一芙为什么逼他加量了——在战场上,谁能突破极限,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带新兵,绝不能让一个人掉队!白浩然把这视作是班长的责任。

    班里一共6名新兵。来自山西太原的大专生宗汉斌,好面子,爱表现,口才不错,可行动力不行。白浩然提醒了几次,他全当耳旁风,直到所有训练科目都不及格,宗汉斌才傻了眼。

    白浩然狠剋了一顿宗汉斌,骂完,他就拉着宗汉斌训练。跑步拉练,白浩然陪着跑、拉着跑,还把自己的负重背心送给他用。宗汉斌爱给家里打电话,白浩然就规定,手榴弹能扔及格,电话随便打!宗汉斌身上也有长处,紧急集合时动作麻利,白浩然就有意和他较量,助他精益求精……

    三个月后,新兵考核,宗汉斌全部达标。

    新兵楚艳鑫,好糊弄,只求大概齐。白浩然也和他较上了劲,整理内务,练的是耐心和细心,别人一遍过,他非让小楚多来几遍,“就是让他尝尝糊弄的代价!”

    白浩然的身上开始有了丁一芙的影子,他也渐渐悟到,班长“较劲”是为了让新兵学会军队中的铁律——服从。

    今年5月,白浩然随营转隶到新的部队。临行前一晚,白浩然找到丁一芙,“当初,老是顶撞,对不起!”白浩然声音哽咽,“再不说,我怕就没机会说了。”

    “等休假,我去北京看你。”丁一芙拍着他的肩膀,笑了。

    大学生士兵的创新

    钉子有两个长处:一个是挤劲,一个是钻劲。我们在学习上,也要提倡这种“钉子”精神,善于挤和善于钻。

    ——雷锋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这流水的新兵,使用的都是铁打的装备,多年不变。

    遇有抗洪或渡江任务时,白浩然所在的舟桥连需要快速搭建人工浮桥,浮桥和码头之间需安装跳板,供坦克等设备行驶。一块跳板,重达300斤,全靠肩挑手扛,时间久了,负责这项工作的门桥长往往会患上腰肌劳损。

    不仅如此,舟桥连使用的冲锋舟和发动机是分离的,每次演练,需要拧很多圈螺丝才能固定发动机,费时又费力。冲锋舟的螺旋桨容易被水草缠绕,也是一个难题。当了11年兵的姚金辉至今记得抚顺“8·16”特大洪灾中的惊险一幕:在南杂木镇参与救灾时,螺旋桨被杂物绊住,他只能趴在小舟上,身体外倾,徒手把1米多长的螺旋桨掀起来清除杂物。失去动力的小船顺着湍急的水流漂着,差点失控。

    老兵清楚这些不便,可只想着克服困难,谁也没想起来改变。直到团领导提出应革新技术装备,一切才有了变化。在清华大学学航天航空工程专业的白浩然被选进了革新小组。

    搞技术,这可是白浩然的强项,课堂上学的流体力学、机械制图,这下全用上了。白浩然与大家一起为跳板加装了滑道,滑移跳板,又快又省力;他们还用强磁固定发动机;螺旋桨套上保护罩;给排水装置增加了螺旋线,提高马力……

    整套技术革新一共申请了6项专利,螺旋排水装置,白浩然是第一作者,他因此立下三等功。

    起风了,白浩然站了起来,走出树荫,他挺起胸膛,迎风而立。关外的风很硬,白浩然却很喜欢,磨砺两年,这风吹走了文弱轻狂,更在他身上留下了军人的印记。

    “就要回清华了……”白浩然叨念着,眼中有了期待。

    眼前的路,笔直向前,路中有一块碑石,上面有四个大字——忠诚尚武!

    摄影 刘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