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智斗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年06月27日        版次: 09     作者:

    于洋(前)

    本报记者 王天淇

    宣判结束,于洋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39岁的于洋,是朝阳法院执行一庭副庭长。“执行是保障司法权威的最后一道盾牌,也是保护当事人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做了七年执行法官,于洋深知执行的意义。

    为了守住这最后一道防线,于洋与老赖的智斗,几乎每一天都在上演。

    诡异的账户

    郑州一家企业欠钱,被告上法庭。原告胜诉后,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遇到了难题,那家企业名下居然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于洋和同事们查到该企业有个收款账户,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这个账户很是诡异——余额从来没有变过,一直是538.5元。

    “这肯定是个‘死户’。”同事说。

    “这账户也太奇怪了,余额连零头都没有变过。”于洋紧锁眉头,“可要真的是‘死户’,怎么还不去销户呢?”

    于洋不死心,叫上助理法官,赶赴郑州,他想到开户行再查查。

    出了火车站,已是下午4时,和被执行人联系不上,于洋打算直接去开户行。“都折腾一天了,不就500多块钱吗,银行都快下班了,咱要不明天去吧。”同事嘟囔着。

    “来都来了,去看看,就当遛个弯。”于洋拍拍同事的肩。

    没想到,这弯真遛对了!

    于洋刚到银行,就发现被执行人账户刚刚汇入一百万元人民币!

    “快,冻结账户!”于洋告知银行工作人员。“冻结手续很麻烦,现在快下班了,要不你们明天再来?”柜员皱着眉头,指了指挂钟。

    “不行,这一晚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钱要是没了,谁负责?”于洋坚持。

    冻结程序进行中,于洋调取该账户近半年来的交易明细,大吃一惊——该账户几乎每天都有大额资金往来!

    那为什么余额一直没变?

    原来,这个老赖是“高手”,他知道,法院的查控系统只能查询被监控账户的余额,却看不到交易明细。于是,他在每天下午4时30分左右,先从账户里转出5元钱,试一下账户是否被冻结。如果没有冻结,就将经营所得转入账户,等到了夜间,再利用网银将资金一笔笔转走,确保账户余额不变。这样,法院上班时无论何时查询,账户余额都是538.5元。

    见账户被冻结,老赖主动联系了于洋。

    “为什么要在下午4点半操作账户?”于洋问。

    “因为那时银行快下班了,你们也快下班了,没想到你们会来银行,这回栽了……”老赖心服口服。

    案件有了进展,于洋却高兴不起来,“要是能早一点去银行,这老赖也不能逍遥这么久,得吸取教训呀!”

    首封虚拟账户

    2012年,于洋出了回名,他办成了全市第一起网络虚拟账户执行案件,开创了冻结支付宝账户用于执行的先河。

    刘捷(化名)和王来(化名)曾是一对情侣,交往期间,王来向刘捷借了20万元钱,后来,两人分手,王来一直没还钱。官司打到法院,刘捷胜诉,她申请了强制执行。

    于洋又碰到一块硬骨头。王来怎么也联系不上,经过查证,他名下没车、没房,存款只剩个位数。“这人平时怎么生活呀!”于洋知道,必有蹊跷。

    刘捷告诉于洋,王来曾在国外经营过钻石生意,回国后一直没工作,他每天都挂在网上,QQ从早到晚都在线。

    “他会不会在网上做生意?”于洋仿佛摸到了钥匙。

    顺着这条线索,于洋终于锁定了王来的账户——王来曾通过淘宝网店销售珠宝,有支付宝实名账户。

    在支付宝公司的配合下,王来的支付宝账户以“只进不出”的方式冻结。王来无奈,只好联系法院,就还款与刘捷达成和解协议。

    此后,于洋还专门跑了两趟杭州,与支付宝公司确定了一套相对标准的“冻结支付宝账户”执行流程,这使得老赖把钱藏到网络账户中的招数,不灵了。

    菜刀与泡面

    “智斗”有时候也差点变成“武斗”。

    2015年夏天,于洋带领执行小组到小红门附近的一个村子执行一起房屋腾退案。刚一推门,寒光一闪,于洋下意识地一偏头,一把菜刀贴着左耳飞过,砍在身后的木头门上。

    门被顺势关上,于洋眼睛一扫,屋里有七八条大汉。

    邪不压正,于洋和法警冲进屋,屋里的人心虚了……

    当时没事,可回过头一想,于洋很是后怕,双腿不停哆嗦,自动挡的车生生开得走走停停。

    “我要辞职,我闺女才一岁多,我要是有什么意外,她可怎么办?”于洋和领导发着牢骚。

    牢骚归牢骚,活儿还得干。

    过了两天,于洋带着执行小组执行另一起强制腾退房屋案,老赖也挺横,指着于洋破口大骂。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位右腿有残疾的大姐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拎着热水壶、桶装方便面,慢慢地穿过人群来到于洋面前,“于法官,你们歇歇,饭点儿都过了,先吃口方便面垫垫。”

    于洋有些发愣,大姐一笑,“你还认识我不?前年我的房子就是你帮忙要回来的,就在这栋楼里。”说着,大姐指了指楼上。

    每年办理千余起案件,于洋真想不起来这大姐是谁,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大姐没在意,她转过头来,劝着骂人的老赖,“你也别骂了,法院执行你肯定有执行你的道理,不会不明不白就要你腾房子,将心比心,申请人可能还等着这钱生活呢。”

    老赖不吭声了,于洋趁热打铁,向老赖说明拒不腾退的后果,又帮他找好了临时住地,案子终于执结。

    端着泡面,于洋心里很温暖,“不理解我们的人毕竟是少数,还有更多的老百姓是需要我们来维持公平正义的,我不能打退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