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最低1分钱,观众赏金伤人心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实习生 王广燕

        “票价:您看着给。座位:您看着坐。”昨天下午,话剧《严肃的锤子》在鼓楼西剧场演出最后一场,两百余名观众将小剧场坐得满满当当,连最后一排也坐了许多兴奋讨论的观众。

        因为推出“先看戏后打赏”的创新方式,这出由两个年轻人自编自导自演的新戏,吸引了不少尝鲜的观众。灯光暗下来,在观众期待的目光中,荒诞喜剧《严肃的锤子》开始上演。但演出结束后观众打赏的结果,却让两个年轻人伤了心。

        没办法

        年轻人排戏怕没人来看

        “听说我们要这么做,剧场的朋友都觉得我们疯了,但这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刚表演完一个多小时的话剧,24岁的管博文“咕咚”“咕咚”喝下半杯水,声音有些沙哑。

        两年前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管博文,与同学郑远鹏共同成立了榫卯戏剧工作室,《严肃的锤子》是他们的第一部作品,从创作剧本到演出共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剧本先后修改了11次才搬上舞台。

        “其实我们不想革命,只是想自救。”面对“话剧业变革”等外界声音,管博文坦言“先看后赏”是无奈之举。管博文与郑远鹏身兼编剧、导演、出品人和演员多个角色,从话剧制作到场地联系全靠自己。原创话剧本就面临上座危机,加上没有名导和名演员,缺乏宣传经费,这样的现实困境一度让两个有戏剧理想的年轻人犯了难。

        “有行内人告诉我们,像我们这样的戏可能票价打四折都没人买,再加上票务平台还会拿走一半的提成,一张票我们大概也就能收到二十多块钱,而且上座率估计最多也就六成。其实回不了成本对我们倒没什么,最可怕的是没人来看。”正在管博文一筹莫展时,有人向他建议“先看戏,后打赏”。

        “不这么做的话肯定也要准备许多赠票,不妨一试。”为了让更多观众走进剧场看到自己的作品,管博文决定试一试。他通过一些自媒体平台预定门票,“我们还是希望引导一些平时不看戏的人走进剧场。”

        没想到

        有人不打赏有人打1分钱

        50元、20元、100元……昨天演出结束后,随着演员们鞠躬致谢,台上的投影仪上所显示的二维码实时收款额不断上涨,到观众散场时,打赏金额艰难地攀升到2700多元。也就是说现场两百多位观众平均一人打赏约10块钱。

        管博文说,本来他们是想定额打赏,让观众在几个打赏金额中选择一个价位。但后来想,既然想做个试验不如就彻底一点,让观众想打赏多少就多少。

        第一场打赏最多,有6000多元,不过其中很多都是好朋友来捧场。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有一百多人没有打赏,有二十多人只打赏了一分钱或是一毛钱,一位打赏了一分钱的观众出门时还领走一份价值6元的小礼包。“预料到会有人不打赏,但是没想到会有人只给一分钱或是一毛钱,我们还是太年轻。”

        第一场的收入给两个年轻人兜头一盆冷水,但第二场他们还是咬着牙继续坚持。观众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剧场依然满满当当,但打赏金额只有1488.95元,其中还有将近1000元是朋友们的打赏。

        被观众吓到了的两人,从第三场开始请一位朋友在演出前介绍,如果觉得他们的演出一般请打赏50元,觉得还行请打赏100元,要是觉得年轻人做成这样不容易请打赏200元。这样一来,情况略有好转,第三场、第四场的打赏在3500元左右。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不打赏,或是打赏一块钱。

        五场演出下来,两个年轻人收到普通观众的打赏共15000元左右,这个钱还得再贴补一点才够给现场的舞台工作人员结账。平均每场1万元的场租成本只能靠他们自掏腰包了,也就是说他们俩从编到演耗费的这一年半时间和心血,不仅是零回报,还得倒贴钱。

        “如果没有外界帮助,所有的风险还都是我们自己承担的话,我们可能不会再这么做了。”正在拆舞台的管博文说到这里不由有些黯然。

        有问题

        看戏不用买票观众更随性

        国内剧场演出秩序本来就不好,赶上这种不花钱就能看戏的机会,许多“过来陪朋友看看”、“随便来了解一下”的观众进了剧场。前天的演出刚开始五分钟,就有三名观众匆忙离席而去。演到后半场,又有二十多名观众不顾台上演员的卖力表演陆续起身离开,工作人员无奈地目送他们出去,而他们晃动的身影也引起不少认真观剧者的反感。

        “有人可能只为了捡便宜而抢票,浪费了观剧的资源。”经常来鼓楼西剧场看戏剧的大学生小陈有些忿忿不平,“这样太考验观众素质,有可能让主创团队血本无归。”

        “只有足够自信才敢让人‘先尝后买’吧,但是观众们太习惯赠票了。”话剧爱好者小玉虽然喜欢先看后赏的买票方式,但有些心疼主创团队。“不能否认多数人高尚,但也不能确定没有投机取巧的人。无论观众喜欢与否,应当划定一条大家都给得起的票价底线,以避免白蹭观看。”

        从事戏剧相关工作的小李为演出打赏了50元,他觉得演出总体符合预期,但开场有需要打磨的地方。“就像切西瓜一样,切之前不知道瓜好不好,切完就知道给多少钱了。我觉得这么做挺科学的。”

        鼓楼西剧场负责人李羊朵非常理解这两位年轻人,“这样的戏年轻人硬拼票房会很难,现在寻求这种出奇制胜的方式起码赢得了一些关注,至少让更多观众走进剧场了。”不过,她认为这种做法本身也是“双刃剑”,戏好自然能打造好口碑,但如果戏不好,也会被更多人知道。

        “嘀嘀、嘀嘀……”采访中,管博文放在桌面的手机不时有微信消息推送提示音,这是几十名观众正在群里热议观后感。有的从表演节奏上给出建议,有的讨论配乐问题,还有的对两人的表演不吝鼓励。“这也许是我们最大的收获了,许多观众给了意见,让我们觉得这个戏经过修改还可以演第二轮。”

  • “土洋结合”,就想挑战观众审美

        本报讯(记者 韩轩)自从张艺谋导演的观念演出《对话·寓言2047》将登台国家大剧院的消息传出,团队方一直“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肯多剧透一句。这也不由让人好奇:跨界做观念演出的张大导演,到底要怎么玩?

        由于国家大剧院的场地排期另有安排,近日,《对话·寓言2047》团队在751D·park园区,以1∶1的比例还原大剧院的舞台进行排练。走进场地,黑黢黢一片,有唢呐锣鼓声响,有钢琴叮咚,间或穿插古老织布机的吱扭——跟张艺谋偏爱人山人海的大场面截然不同。怪不得老谋子调侃,原来“别人对我的理解就是庸俗”,这一次他憋着一股劲儿要转变形象。

        为了这场演出,张艺谋邀请笙演奏家、格莱美奖获奖者吴彤担任音乐总监。“中国演出市场有些模式化、娱乐化,有实验意义的作品不多,非常需要探索性的跨界尝试。”说起观念演出,吴彤有自己的看法,“对我们这一代做艺术的人来讲,不能太因循之前的节奏,需要有突破、挑战和探索,甚至要不怕失败地挑战观众的审美习惯。”

        这次演出中,他与出身名门的京剧表演者、跨界艺术实践者裘继戎,以及古琴家巫娜展开一次实验性的合作。吴彤把《酒狂》《神人畅》《流水》等古琴曲融合,经过再创作,由巫娜演奏、裘继戎搭配高科技效果进行表演。

        虽然裘继戎作为舞者出现在舞台上,但在吴彤创作音乐时,他已经跑到录音室一同寻找灵感。“前奏是不是可以强一点,有一点爆裂的风格。”裘继戎觉得,这样的情绪更容易“起范儿”。吴彤一听就明白他的想法:“但音量未必要大,把弱的地方做得更弱,出现反差或许有更好的效果。”一个回合的碰撞下来,二人立刻达成一致。

        除了吴彤与裘继戎之外,这场演出还有一个“土洋结合”的板块:碗碗腔演奏者、75岁老艺人王进发带来《桃园借水》的唱段。王进发上过电视节目,还曾参演过电影版《白鹿原》,但地方剧种碗碗腔在陕西之外的知名度依然有限。王进发这次和张艺谋合作,就想让这个地方剧种走出去。

        王进发将在《对话·寓言2047》中演唱《桃园借水》。一般来说,碗碗腔演出由5人组成乐队,有人弹琴,有人唱曲。不过这次,整个碗碗腔乐队变成了王进发一人。“又要弹又要唱,我也在适应。”王进发说,其中旦角的唱词也是他来唱,“碗碗腔特别讲究男声发女声,我这个声音,很多女娃都发不出来。”

        “我们就想表现很多组传统艺术与现代技术的对抗,或者说是对话,有最古老陈旧的东西,也有最新鲜刺激的东西,相互配合,也相互挣脱。”制作人鲍毅说,“新鲜的、千变万化的不一定是好的,永恒不变的也不一定不好,每个人看了都可能有自己的思考。”据悉,《对话·寓言2047》将于6月16日至18日在大剧院演出3场。

  • 220亿次播放量,也拯救不了口碑

        本报记者 徐颢哲

        欢乐颂小区22楼的“五美”聚集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前,手中的酒杯碰在一起。去年《欢乐颂》第一季这一熟悉的结尾,又出现在上周六《欢乐颂2》收官时。在万众期待中开播的《欢乐颂2》,播出32天网络总播放量超220亿次,不输前一阵子的“现象级”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但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仅有5.2分,更因为大量植入广告被吐槽为“广告颂”。

        对于许多去年追看《欢乐颂》的观众来说,《欢乐颂2》一开篇,就觉得“味儿变了”:美丽却略显空洞的海景,配上自怨自艾的安迪和油腻浮夸的小包总,让第二季的剧情变得不接地气。在随后的剧情中,“五美”各自状况不断,虽有姐妹之间的互帮互助,但在危机过后,“跨阶层”的情感反而更加突兀。有人评价,与第一季相比,观众感触最深的应该就是大城市真实的生活感消失了,即便是描绘生活的疲惫心酸或是为梦想的努力奋斗,也让人有“为赋新词强说愁”之感。

        《欢乐颂2》风格的改变,与导演的更换不无关系。《欢乐颂》的导演孔笙并未参与第二季,在保留联合导演简川訸之外,加入出品方正午阳光的另一位导演张开宙。这位之前执导过悬疑剧《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的导演,热衷于航拍,剧中上海的日景、夜景较之第一季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整体画面感十分华丽。但在剪辑层面,动辄响起配合角色的主题音乐,却让这部人物众多、故事线庞杂的剧显得拖沓,引发不少观众反感。

        《欢乐颂》的大火,让众多广告商盯上了第二季,但生硬的广告植入对观众来说堪称灾难。有网友统计过,在《欢乐颂2》中“有名有姓”的广告植入就超过50家,在片方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观众对于这种“填鸭”式的广告早已心生反感。业内人士感慨,对于工业化流程并不完善,且收入模式更加单一的电视剧来说,出现“疯狂的广告”并不难理解。

        从目前情况来看,明年很可能上演《欢乐颂3》的故事。蒋欣曾表示,樊胜美跟王柏川的故事还“未完待续”;王子文更直白地说,第三季的剧本正在写,她还会继续饰演曲筱绡。但在媒体人邵登看来,再拍续集,对出品方来说难度不小,“从内容来看,五个女孩的社会、经济层次相差甚远,能够同住在欢乐颂22楼,本就是巧合加上理想化的产物。一旦她们买房、结婚,22楼的生态就很可能分崩离析,而10年保持现有的状况,也不太可能。”

  • 血腥镜头已删减但仍然吓人

        本报讯(记者 聂宽冕)科幻经典系列《异形》最新一集《异形:契约》将于6月16日登陆内地。前晚,片方携手中国电影资料馆开启“撕裂与尖叫”超前点映及《异形》系列三连映活动,不仅让影迷在大银幕上重温从未在国内上映的该系列三部经典,还超前一睹《异形:契约》。

        《异形》系列由英国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开创于1979年,被奉为科幻惊悚题材的鼻祖,并曾吸引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等名导执导续集。《异形:契约》是《异形》前传三部曲的第二部,也是80岁高龄的雷德利·斯科特继2012年之后为该系列再执导筒。该片的故事发生在上一部《普罗米修斯》10年后,一群新的宇航员乘坐着“契约号”飞船前往遥远的星系寻找殖民地,阴差阳错来到上一部中的星球,不幸遭遇灭顶之灾。

        当晚观众以媒体和影迷为主,几乎座无虚席,近两个小时的内容紧张连贯,令人窒息的紧张感攫住了在场每一个人。观众高先生表示,其实影片中真正的血腥镜头并不多,但导演对气氛的渲染功力极高,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危险就会来临,“我旁边有女观众一到紧张的地方就把眼睛捂上,很多画面只敢从指头缝里看。”

        《异形:契约》北美版本为122分钟,但由于某些镜头太过血腥可怕,内地版上映时长减为116分钟。从当晚放映的情况来看,被删减内容对剧情没有影响,大多是一些异形攻击人类的画面。删减后,异形露面的次数减少,且很少有正面镜头。即使如此,该片对儿童来说仍是太过恐怖,家长们需要谨慎带孩子前往观影。

  • 冯小刚周星驰陈可辛试水拍网剧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在近日举行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数位电影大咖进军网剧的消息引发关注。冯小刚、周星驰、韩三平、唐季礼、陶昆等数位电影人都宣布,将与爱奇艺合作,投身网剧行业。

        这些电影人中,周星驰将携《西游降魔篇》网剧项目与爱奇艺签约,冯小刚将担任网剧《剑王朝》的监制,韩三平将监制网剧《战争王朝》,爱奇艺将与唐季礼合作《凤凰无双》,将与陶昆主导的工夫影业合作《河神2》。不过,这些导演首次触电网剧将扮演何种角色、效果如何,还有待检验。

        在爱奇艺世界大会的演讲中,导演陈可辛直言,他已经做好拍网剧的准备了。他表示,自己一直对网剧非常着迷,直到现在各大视频网站崛起,他才觉得机会来了。他直言,现在网剧虽然看着红火,“但真正能让年轻人叫好的还是有限”。在他看来,网剧就是“一部爱多长就多长的电影”,可以让创作者尽情表达,但前提是用拍电影的水准去拍网剧。

        拍网剧的同时,爱奇艺也没放松在电影方面的投入。作为刚成立三周年的互联网影业新秀,爱奇艺影业也公布了新片单,包括扶植新导演的“17计划”、6部主控制作影片和10部投资出品的影片。其中,“17计划”谐音“一起”,是爱奇艺影业扶植新导演的电影计划,目前已有四位导演的处女作项目,分别是已公映的金马奖最佳影片《八月》、演员吕聿来转型导演处女作《桃源》、须一瓜原著小说改编作品《淡蓝琥珀》以及姜凯阳执导的警匪题材影片《道高一丈》。

  • 《琅琊榜2》《鬼吹灯》成爱奇艺网剧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这两年的电视剧市场,视频网站开始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爱奇艺近日在2017世界大会上宣布,包括《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在内的多部重量级IP剧,都将作为爱奇艺自制剧于今年推出。

        此次爱奇艺在自制剧部分一口气推出25个项目,不仅包括《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和《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等热门顶级IP剧,还包括由电影《寻龙诀》制作班底打造的《河神》,由徐静蕾出任制片人的首部网剧作品校园剧《同学两亿岁》,由王晶担任制片人、总导演和编剧的《卫斯理传奇》,以及《蜀山战纪》系列的续篇《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

        其中,由黄晓明、天下霸唱监制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确定于今年7月上线。《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由黄晓明、刘昊然、佟丽娅出演全新的故事,并预计将于今年第四季度上线。此次《卫斯理传奇》重启,导演王晶计划将连拍三季,每季12集,还特邀余文乐、任达华、林家栋、胡然、文咏珊等超强阵容加盟。由吴奇隆担任制片人的《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启用全新人担纲主演,并远赴新西兰取景。

  • 首届银川互联网电影节10月开幕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首届银川互联网电影节将于10月15日在银川开幕。电影节以“智慧银川、影视中国、互联发展”为主题,以“搭建互联网电影交流展示发展平台,推进互联网电影的发展”为宗旨,鼓励和扶持互联网电影、互联网影视剧、导演新人,奖励优秀创作团队。导演张纪中将担任电影节“金杞奖”评委会主席。

        此次电影节,包括精选互联网电影放映、网络视听产业论坛、影视特效与技术论坛、成立中国影视知识管理联盟专业委员会、互联网影视金融与模式探索高峰论坛、“金杞奖”评选等十余项主体活动。值得一提的是,电影节将成立的中国影视知识联盟委员会,建立行业标准,推动中国互联网影视产业进一步高速发展。此外,电影节将与中信国安影视特效产业基地合作,为互联网影视作品的制作保驾护航。

  • 全球华人少年书法大会征集作品

        本报讯(记者 陈涛)一字一世界,一笔一精神。第二届全球华人少年书法大会近日在京正式启动,活动主要面向全球6岁至18岁的少年书法爱好者,希望在全球范围内挖掘青少年书法人才,通过全媒体多终端传播书法文化。

        “全球华人少年书法大会”是中国网络电视台着力打造的文化品牌和公益活动之一。2016年首届大会即在深圳、上海、西安、纽约、多伦多、巴黎、东京等海内外20多个城市开展了专项书写大会。今年的活动分前期预热、线上征集、线下活动、书法训练营、展览颁奖、延伸展示6个阶段。其中,作品线上征集截止时间为7月31日。本次大会为公益性活动,不收取任何费用。在中国教育书画协会会长张保庆看来,“不论社会如何发展,科技如何进步,作为中国人总要对书法有所了解。”据悉,本次活动由中国侨联指导,中国网络电视台联合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教育书画协会共同主办。

  • 王德威当选“致敬年度文学人物”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腾讯文化、京东图书、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主办的“21大学生世界华语文学人物盛典”近日在京召开,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系暨比较文学系讲座教授王德威当选首届致敬年度文学人物。

        “21大学生世界华语文学人物盛典”针对全球任何国家和地区的华语文学,一年一届推选一位对华语文学的写作、研究、推介有重要贡献的作家、学者或翻译家。“华语文学人物”通过由5位著名作家、批评家和学者组成的初评委推选三名候选人,而后由21位以人民大学创造性写作研究生班为主的作家研究生构成终评委,最终讨论、评选和审定。该奖项奖金为1万美元。

        王德威出生于台湾,执教于美国,一生以华语文学的写作、研究、推介为生命,是华语文学写作、研究和向世界推介的不可忽略的一道身影。他在论著中所提出的一系列的理论命题,如“想象中国的方法”、“被压抑的现代性”、“没有晚清,何来五四”、“抒情传统”等,已成为现当代文学研究的重要理论资源,开拓并激活了新的研究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