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光圈”倒闭,直播面临生死战

        本报记者 李夏至

        才红火了不到一年,直播平台的风口似乎就已结束了。

        被称为直播平台“独角兽”的光圈直播近日突然被自家员工曝光欠薪300万元、公司倒闭、创始人跑路。在众人印象中本应红火的直播市场,被这起噩耗撕开了虚假繁荣的表象。被称作“直播元年”的2016年,对数百家直播平台来说,并不是“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起飞”的乐观蓝海,而是混杂着烧钱与造假、争抢与挣扎的生死关头。

        现状

        300家直播平台十分之一倒闭

        光圈直播竟然“暴毙”了!这家早在2015年9月就已拿到1250万元天使轮融资、估值达5亿元的直播平台,在数以百计的直播市场中并不算“小家伙”。由于首席内容官李舰曾担任《鲁豫有约》的主编,光圈直播去年3月的融资路演会还拉来了主持人陈鲁豫为其站台,去年6月,光圈直播又在全国举办了声势浩大的校花主播比赛。

        然而,据光圈直播员工透露,其实自校花主播比赛后,员工工资就开始停发,连比赛优胜者出国旅游的承诺都没兑现,平台主播的打赏收入也被拖欠。勉强维持半年后,光圈直播CEO在内部微信群中告知员工融资失败,随即甩手走人,而光圈直播APP也在软件市场相继下架。

        直播,这个一年前还一片利好的新兴市场,如今已走到了一个临界点。尽管直播在2016年堪称市场投资的大热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公布的第39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月活跃直播用户高达1亿,用户总数较2016年6月增长1932万,增长势头强劲。但经过一年的厮杀后,这片蓝海市场已变成了红海,甚至一度被调侃“一部手机屏幕装不下所有的直播软件”。据不完全统计,在国内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超过300家,其中80%以上还在首轮融资或尚未拿到首轮融资,通过天使轮融资的不到30%,十分之一的平台已死亡。

        原因

        盈利单一,靠融资勉强维持

        去年3月,“移动直播的鼻祖”美国Meerkat其实已经关闭,这给光圈直播的倒闭埋下了某种伏笔。事实上,从光圈直播的“暴毙”中不难发现,让这家公司难以为继的根源,其实是目前国内直播市场的通病。

        光圈直播员工透露,该平台自校花大赛后,直播间从巅峰期的138个锐减至二三十个,每个直播间的在线人数由约2000个降至一二百。面对这一困境,CEO张轶选择了大多数小平台的惯常手段,开始“刷流量”,但虚假的流量没法带来用户量的增长。而且,目前只能依靠用户打赏收入变现的直播平台,也因此丧失了唯一可以盈利的增长点。光圈直播仅仅50万用户量,在直播市场动辄千万的用户量中不值一提,也难以赢得广告商的青睐,这直接导致原本与光圈达成合作的冠名商“猛狮科技”拒绝支付后续的400万元广告费。等到融资的钱彻底烧完,光圈直播也真正走到了穷途末路。

        这一失败的路径,几乎是所有小型直播平台走向毁灭的必经之路。互联网观察者王新喜指出,直播平台盈利方式单一,却运营成本巨大,一旦资金链断裂,小公司被收购或倒闭都在意料之中。“有人算了一笔账,在线人数每达到百万人,直播平台每月仅带宽费用就超过3000万元。2015年虎牙直播的带宽支出是2.6亿元,这不是一般小平台玩得起的。”同时,对主播的过分依赖也让平台的盈利更加遥远,“目前各大直播平台秉持与主播分成机制,无论是广告还是打赏所得,平台都需要按照约定比例把钱划入主播钱袋。”王新喜认为,经过资本这一年的畸形催熟,许多人气主播身价虚高,导致直播平台的成本也水涨船高。

        出路

        尝试打赏之外的变现方式

        直播市场发迹于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曾因尺度与格调问题而备受争议,而大量无证主播和平台为博取眼球大打擦边球,最终也招致了政策监管的收紧。去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依法直播,要求主播需持证上岗。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再次对市场上的直播乱象进行了严格规定。

        “直播行业平台大部分处于无证状态,牌照门槛就足以淘汰掉许多小玩家。”王新喜说。当代东方战略总经理李泽清则说,“如果建立在擦边球之上,直播肯定会有衰败的一天。与其如此,不妨利用政策调控,将水分挤干。”

        很多直播平台开始探索除打赏和广告之外的变现方式。“今年直播行业必将进入更加激烈的绞杀阶段,大批的中小型直播平台和违规平台将被淘汰,而资源、流量也将流入优势平台,呈现出马太效应。”花椒直播负责人表示,基于这样的忧虑,尽管去年花椒主播累计收到礼物50亿个,仅北京用户一年打赏额度就超过5亿元,但花椒自去年5月份便开始了商业化的探索,如推出了上百档自制直播节目,打通直播与电商的购买渠道,“希望能够加大领先优势,进入到较为稳定的巨头争霸局面。”

        链接

        直播阵营杀进“国家队”

        直播市场正在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堪称“国家队”的三大传统媒体“杀”了进来——人民日报、新华社和央视2月19日同时宣布加入直播阵营。

        其中,人民日报将与新浪微博、一直播合作建设“人民直播”,目前已有百余家媒体机构、政府机构、知名自媒体和名人明星等入驻。央视则宣布“央视新闻移动网”正式上线,平台的主要业务也是“新闻直播”,目前已成功汇集了全国省级广电系统入驻。新华社在原有产品“现场新闻”的基础上,推出“现场云”全国服务平台,旨在与国内媒体共享成熟的“现场新闻”直播态产品,包含中央媒体、地方媒体、地方党政机关在内的首批102家机构已同步入驻该平台。

        这是继“北京时间”等直播新闻平台后,主流传统媒体正式进入直播市场。外界普遍认为,自此,媒体的新闻直播时代正式开启。

  • “网红”白岩松更在意新闻人身份

        本报记者 路艳霞

        白岩松黑了、瘦了,是踢球踢的,还是跑步跑的?昨天,他和中国驻巴西前大使、《1+1看巴西》节目总顾问陈笃庆一起畅聊巴西这座“未来之国”,当然这场“聊”是因为他又出书了——继《白说》之后,他与新闻1+1栏目组同仁共同出版了新作《万事尽头,终将如意》。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前,白岩松随央视《1+1看巴西》栏目组一同深入探访巴西这个快乐的国度。这一趟真去着了,巴西人的热情、热爱运动之风把白岩松征服了,结果奥运会上他的解说浸染了当地的热情奔放,解说词也是火爆网络,一夜之间变成“国民段子手”,受到千万网友转发与追捧,成为炙手可热的新一代“网红”。

        而在《万事尽头,终将如意》中,他将犀利与奔放结合,以新闻1+1的代言人身份,向读者勾勒出一块更立体的巴西版图。浅至地貌、文化、物产等的全方位概述,深至贫民窟、教育、种族等问题的深度探讨;大至历史、未来、环保等人类话题;小至快乐、暴力、足球等微观话题,都以“白眼”观察,力求“不白说”。

        回首因奥运会开幕式而得来的“网红”美名,白岩松的段子手功夫四处闪现,“奥运会就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游戏,仔细想想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产业难道不是‘无聊经济’吗?最大的产业全是为填补人类的无聊所发明出来的东西,足球如此,奥运会如此,很多的都如此,本身就是游戏。”面对奥运会这个大游戏,他剧透说,其实以段子手方式解说奥运会,在伦敦奥运会闭幕式就开始了,只是那时被媒体冠以“吐槽版”罢了。

        白岩松其实很敬业,数次提到新闻、媒体人,看得出他对自己的新闻人身份十分看重,比如他就很正式地告诉大家,尽管自己骨子里是个段子手,但新闻人就得有职业感,做《1+1 看巴西》时,今天地震、明天爆炸,“如果你稍微用轻佻一点的语言去做,你会开心吗?”他正色道,这是职业,如果将来真不在CCTV了,再考虑“网红”的事。

        “今年是鸡年,请允许我上点鸡汤吧。”白岩松果真把宝贵的时间,最后留给了“心灵鸡汤”。他说,读曾国藩的书发现两个关键词:一曰诚,二曰静,诚就是不欺人,尤其不自欺,“大家可能不会去欺骗别人,但是不自欺这方面还有很多路要走。”至于“静”呢,白岩松教导大家,中国的老庄哲学强调静,佛教强调静,生活的术强调静气,这一个“静”是参透中国文化的关键字之一。但末了他还是“暴露”了真相,“座右铭全是做不到的事,做到的全都撕了,所以我现在是动中静,忙中闲。”

  • 春节档影片《功夫瑜伽》笑到了最后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截止到昨天,17.06亿元比16.38亿元,谁也没想到,由成龙主演的《功夫瑜伽》竟然能反超周星驰、徐克打造的《西游伏妖篇》,在今年春节档上映的几部影片中,成为最终的票房冠军。

        作为春节档最具竞争力的影片,《西游伏妖篇》从上映之日起就不断刷新各种纪录:上映24小时拿下4亿元票房,创造了中国影史单日最高纪录;到了大年初八,该片票房突破13亿元,不仅成为徐克导演作品的票房冠军,还成为西游题材电影的票房冠军,同时领跑春节档。然而,在收获高票房的同时,该片口碑并不太理想,不少观众认为,影片情节转换生硬,存在诸多不合逻辑之处,对几位主角的刻画也不太成功。与此同时,成龙的《功夫瑜伽》虽然延续功夫喜剧套路,但笑料充足,动作戏看点多,反倒适合合家欢观影。于是,当《西游伏妖篇》因口碑不佳导致票房迅速下滑后,《功夫瑜伽》反而开始逆袭,并于大年初四一举拿下当天票房冠军。2月14日,《功夫瑜伽》累计票房达到16.19亿元,正式超过《西游伏妖篇》的16.15亿元,此后,这一差距还在不断拉大。成龙也因此打破了此前他主演的电影破不了9亿元的“魔咒”。

        经历了《西游降魔篇》《美人鱼》《西游伏妖篇》连续三年春节档的如约而至,观众似乎已对周氏电影产生审美疲劳,“周星驰”三个字还会是票房神话的保证吗?电影产业专家蒋勇认为,今年《西游伏妖篇》票房远不及去年《美人鱼》的33亿元,甚至还被同期上映的《功夫瑜伽》赶超,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影片质量“没那么过硬”。此外,近年来春节档电影市场火爆,各大电影公司纷纷瞄准这一档期,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去年《美人鱼》一家独大,票房自然全都收入囊中;今年春节档呈现出群雄混战的局面,《西游伏妖篇》要与《功夫瑜伽》《乘风破浪》《大闹天竺》等片竞争,票房也会有所分化。“观众虽然在逐渐变成熟,但星爷的号召力仍然不容小觑,尤其是在春节档火爆的三四线城市。”他说。

  • 中国电影走出去,无需自毁“长城”

        2月17日,张艺谋导演的电影《长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规模上映,以好莱坞大片待遇上映的《长城》却未能有大片席卷市场的表现。

        首映日590万美元的票房,落后同期已经上映一周、制作规模还不到它一半的两部影片。再加上,各个媒体并未给出高分,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显然有些黯淡。张艺谋所谓至少有1亿海外观众的预言,如今看来也是有些过度自信。

        我们可以理解张艺谋的自信,毕竟《长城》在设计之初就将海外市场包含其中。我们看到的《长城》有北美颇受欢迎的马特·达蒙,有中国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点长城,还有怪兽这种东西方观众都买单的元素,似乎没有什么理由不受欢迎。但也许这次错就错在太刻意。

        如何赢得海外市场?我们也许需要一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机缘。你不用去绞尽脑汁琢磨海外观众的胃口,然后再按照科学配比,试图制作一份能够满足他们的中国菜。毕竟,我们很多电影连中国观众的胃口都没有琢磨清楚,还谈什么海外观众的胃口呢。

        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并不是真的无心,而是一种文化自信。我们看看在海外市场最受欢迎的华语影片是什么?是《卧虎藏龙》、《英雄》。《卧虎藏龙》当初为西方观众呈现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与传统的中国功夫片也截然不同,传递出独特的东方哲学。《英雄》中张艺谋更是以其独特的个人风格、独特的思想内涵,展现了独属于中国人的情感世界。正是这些文化上的与众不同让它们赢得了市场,想必那个时候的张艺谋也不会说,《英雄》在海外能有10亿观众,也没有铆着劲儿非得琢磨海外观众的胃口。

        全球电影市场之所以能够流动起来不正是因为文化差异吗?如果你在一部好莱坞大片中可以看到马特·达蒙,可以看到怪兽,那么为什么要看一部由中国人效仿的有马特·达蒙、有怪兽的电影?

        中国人讲究“以柔克刚”,我们却以自己初学的还并不熟练的好莱坞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将这一套玩得滚瓜烂熟的好莱坞对峙,即使再努力也无法避免先天不足。

        这里还必须提到那句大俗话“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个民族对外交流的标签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内核。好莱坞影片里一言不合就激情汹涌,《卧虎藏龙》里李慕白和俞秀莲之间那急死围观者的感情,没有谁对谁错,谁弱谁强,就是两个世界向愿意了解他们的人招手。我们的《长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将故事讲得更中国一点,将我们的“长城”守护得更好,也许比现在这种中西通吃的模样更招人疼。

  •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启动编纂

        本报讯(记者 李洋)一部将囊括中国百年来各类民间文学的集大成之书《中国民间文学大系》,昨天由中国文联、中国民协宣布正式启动编纂工作。在未来八年,来自全国的专家将把过去数代文化工作者搜集到的民间文学资料整理出书。

        中国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是一个绵延了约一个世纪的大工程,每一代文化人都为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付出了心血。仅上世纪80年代《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中国谚语集成》“三套集成”出版前,搜集到的民间文学原始资料就已达10亿字,而且这些资料当中只有极少数公开出版过。

        中国民协名誉主席冯骥才介绍,从前的“三套集成”只出版了省卷本,绝大多数县卷资料都未能公之于世,且还欠缺民间说唱小戏、各民族的民族史诗等内容,这些遗憾都将尽量在此次编纂中弥补。

  • 百位老艺术家加盟全国画院美展

        本报讯(记者 陈涛)由中国国家画院、江苏省文化厅主办的“第五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览”,本月底将亮相江苏省美术馆。

        “第五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览”前身是“全国画院双年展”,此前已连续举办四届,曾被并入中国艺术节。自本届始,它将重新以独立展览的形式与观众见面,并恢复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做法。本次大展由美术作品展览和“画院论坛”两大板块组成。其中,美术作品展的艺术类型涵盖国画、油画、版画、雕塑、书法五大门类,相较前四届仅限于国画和油画,有了极大拓展。而参展作品有两大来源,一部分是全国画院系统65岁以上、在业界享有盛誉的145位艺术家的145件特邀作品,另一部分是从全国1238件投稿中评选出的305件优秀作品。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表示,“百余位老艺术家的加盟,令展览更经久耐看。”

  • 200个故事讲述大剧院这十年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今年,正值国家大剧院开张十周年,由国家大剧院策划编著、北京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一套两册图书《水上听华音:国家大剧院与中国艺术家的故事》、《大师远方来:国家大剧院与外国艺术家的故事》近日面世。

        这两册图书从策划到问世,历时三载。编辑团队从28万人次艺术家中选取了200余位艺术家的故事,从7万多张照片中精选出800多张精彩瞬间集结成册。其中,《水上听华音》展现了122位中国表演艺术家的独特风采;《大师远方来》汇集了20余个国家、84位外国表演艺术家眼中的国家大剧院。这十年间,阿巴多、西蒙·拉特、捷杰耶夫、普拉西多·多明戈、郎朗,柏林爱乐乐团、费城交响乐团……几乎所有殿堂级艺术大师和著名院团都曾在这里一展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