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立足每一个支部将“两学一做”抓实抓久

        “两学一做”走向常态化制度化,必须把党支部的主体作用发挥好。这首先在于党支部是教育管理党员的“第一平台”,是8800多万党员的“第一组织”,党员进行学习教育、过组织生活,都要依托于党支部。党支部又是对接实际工作的“最后一公里”。怎样将党务与实际工作有机融合,党支部最有发言权,其能动性发挥得越充分,就越能实现学习教育“以知促行、知行合一”的预期。

        中共中央政治局近日召开会议,审议《关于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的意见》,指出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为新形势下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积累了成功经验。会议进一步强调,要发挥党支部教育管理党员的主体作用,把“两学一做”纳入“三会一课”等基本制度,融入日常,抓在经常。

        所谓“全面从严治党”,简而言之就是要无禁区地管全党、无死角地治全党。早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开展之初,中央就明确这不是一次活动,是推动党内教育从“关键少数”向广大党员拓展、从集中性教育向经常性教育延伸的重要举措。这样的定位,决定了“两学一做”常态化制度化是一种必然。着眼现实形势,这更是一种必须。在决胜全面小康的关键时刻,尤其需要吹响“集结号”、合力再出发。“一名党员一面旗,一个支部一堡垒”,将“两学一做”抓常抓细具有明确的战略指向性,而以党支部为着力点则具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

        “两学一做”走向常态化制度化,必须把党支部的主体作用发挥好。这首先在于党支部是教育管理党员的“第一平台”,是8800多万党员的“第一组织”。正如直冲云霄、巍然矗立的大厦必须有极其坚实牢固的地基,我们党作为世界第一大执政党要想大而不乱、杂而不散,就必须不断夯基垒台、固本培元。几百万个党支部就是我们党的组织根基,没有党员是脱离党支部而存在的,党员进行学习教育、过组织生活,都要依托于党支部。习近平总书记在以普通党员身份参加所在党支部组织生活会时坦言:“共产党员这个称号,是一个组织称号,在组织里的人,就要过组织生活,不参加组织活动的人,也就脱离党了。”推动“两学一做”向纵深拓展,必须依靠党支部这个“基本单位”的用功发力。

        党支部又是对接实际工作的“最后一公里”。怎样将党务与实际工作有机融合,党支部最有发言权,其能动性发挥得越充分,就越能实现学习教育“以知促行、知行合一”的预期。在这方面,党支部的作用早已被历史证实。1927年9月,秋收暴动开始,毛泽东指挥3个团向敌人发动了进攻。一通仗打下来,人数锐减,编制凌乱,士气低下,唯独一团还保持着规模。毛泽东解剖这只“麻雀”发现,秘诀就在于一团里共产党员甚多,保障着队伍的团结。他备受启发,进而创造性地提出将“支部建在连上”。此后的战争中,红军总能艰难奋战而不溃散。90年后的今天,我们正在全力打赢全面小康的攻坚战,应当也必须把这些宝贵经验传承发扬好。

        发挥好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是我们党创造“组织奇迹”的秘诀之一。面对纷繁复杂的改革发展任务,我们呼唤每一个党支部都按照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将自己武装起来。但也要看到,一段时间以来不乏一些党支部荒了自己的“责任田”,认为自己处在全党的“神经末梢”,何必操中央的心;更有个别支部书记抱怨党建工作是“软活计、虚功夫”,无从下手,难以把握。这些认识都是不对的。各级各部门党委必须树立正确政绩观,坚持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大局看问题,把抓好党建作为最大的政绩。新形势下发挥党支部的主体作用,一个重要依托就是坚持和运用好“三会一课”、组织生活会等基本制度,推进“两学一做”进一步深化。在做好“规定动作”的同时,结合实际开展好“自选动作”,学习教育才能开展得风生水起。

        人类文明,纵向来看就是历史,横向来看就是社会。我们党从纵向来看,已经走过近一个世纪的风云激荡;从横向来看,也像毛细血管一样深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牢牢抓住党支部这个党的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不断筑牢堡垒、强基固本,就能让我们党的肌体充满生机活力,让党的领导更加坚强有力。

  • 让更多《朗读者》燃旺国人文化需求

        文化类节目在近期打出了一个小高潮。继《见字如面》和《中国诗词大会》之后,董卿以制作人、主持人双重身份推出的《朗读者》接力在央视一套开播。节目中,嘉宾们念诗,读散文和家书,分享曾经打动过甚至改变过自己的文字,甫一亮相便实力圈粉,引发如潮的关注和好评。

        在综艺娱乐充斥屏幕的当下,这几档节目弘扬人文精神、坚守文化品格,既收获了不俗的收视率,也得到了观众的口碑,让人眼前一亮。为什么似乎一夜之间,文化节目就火了起来?在生活节奏不断加快,人们高呼娱乐至上的当下,如此“清淡”的节目何以能逆势而上?节目热播的背后,折射出怎样的社会心理和传播趋势?在笔者看来,这很大程度可被视为国人文化需求在娱乐时代被长期压抑后的一次强势反弹。

        毋庸讳言,近些年来很多电视节目中的文化内容输出,极大拉低着社会需求的下线。电视剧里,你侬我侬的言情剧,纷纷扰扰的婆媳育儿剧,打着魔幻主义旗号扎堆出现的古装玄幻剧,已经开始让人厌倦。综艺节目更甚,要么音乐选秀迭出,要么明星真人秀扎堆,除了让人过过眼瘾、哈哈一乐,留不下任何心灵的触动。被乌七八糟的事物包围太久,观众势必会自发地生出某种逆反。套用一句时下的流行语,谁的内心没有诗和远方?这种需求没有被满足,就会成为一种强制储蓄,不断去找寻释放的突破口。

        文化的要义,在于涵养精神、滋润心灵,这与娱乐单纯追求感官刺激、身心放松有着截然的不同。一系列文化节目的走红充分证明,高雅厚重的东西并非没有市场,相反,在品尝了太多娱乐泛滥所带来的“声光色影”后,人们对“精神共鸣”的渴望正变得越来越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现在仅有一个《朗读者》远远不够,还需要有更多的《朗读者》站出来,以“板凳坐得十年冷”的文化定力,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文化追求,沉淀出时代的经典、吟咏出心灵的触动,满足国人的文化需求、充盈国人的精神世界。“士志于道”曾经是中国文化和中国文人的传统,一代代士人“以天下风教是非为己任”,为时代的文化河床筑土培基。而今,面对思想观念的多元多变和传播环境的深刻变革,能够更好承担这份职责与使命的,首当其冲就应是传统主流媒体。

        国人的文化需求一直存在,关键是用什么方式、用什么内容去满足和进一步激发它。几年前,《百家讲坛》的出现让文化节目着实红火了一阵子,但接下来就渐渐趋于平寂,实在令人唏嘘。这无疑提醒我们,文化节目应当是文化内涵之深与节目形式之活的有机结合,只有不断创新、做好设计,使节目既有品位又有趣味,才能守住观众的热情,产生持久的传播力。有的节目可以做一时,但有的节目可以做一世。以坚定的文化自信来展开创作,让观众在各种媒介上邂逅更多“诗与远方”,这是文化节目获得长久生命力的根基,也是今日媒体人应有的担当。

  • 精准施策

        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1日就我国脱贫攻坚形势和更好实施精准扶贫进行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集中力量攻坚克难,更好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确保如期实现脱贫攻坚目标。越是艰巨的任务,越要讲究科学施策、有效应对。聚焦“精准”,正是扶贫工作讲科学的体现。

        2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指出,要保持政治定力,坚定不移深化政治巡视。次日,十八届中央第十二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议召开。据报道,本轮巡视将对29所中管高校党委开展专项巡视,对4个省区开展“回头看”,对4个单位试点开展“机动式”巡视。以问题为导向,不断创新形式,愈发灵活的巡视工作就能更好发挥利剑作用。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提出三周年之际,北京市市长蔡奇、天津市市长王东峰和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共话协同发展新蓝图。“根治城市病,轻装再上阵”,“秉持大胸怀,融入大战略”,“着眼现实急需,集中力量突破”,三地政府一把手的介绍,传递出京畿大地悄然发生的深刻变革。事实证明,三地协同顺应大势、切中要害,是国家革故鼎新大手笔。

        美国国土安全部2月21日出台针对非法移民的新指导意见,不仅扩大了被驱逐出境的非法移民范围,还计划加快驱离移民进度。同日,一个红底白字的长条幅挂上了纽约自由女神像的基座,上边写着:“欢迎难民”。尽管条幅很快被撤下,但相关照片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特朗普上台后在国内政策上不断引发非议,治国能力令人质疑,凸显了美国政治和社会的深层割裂。

  • 一周留声

        “要有‘何妨吟啸且徐行’的定力和信心。”

        2月21日,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谈及2017年中国外贸形势时表示,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变化,都要集中精力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竞争新优势和增长新动能。

        “从根本上解决起点错、跟着错、错到底的问题。”

        《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日前发布。最高法审判委员会委员戴长林表示,这项改革的底线标准,就是要切实防范冤假错案。

        “如果你不搞‘台独’,你有什么可怕的?”

        近日台湾军方展开了演习,模拟大陆对台进行“斩首行动”。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安峰山2月22日回应,台湾当局应该认清形势,回到“九二共识”的基础上来。

  • “水军”

        日前,在新浪微博、豆瓣论坛等多个社交网络页面,“《孤芳不自赏》买水军刷好评赖账不给钱”的评论在该剧官微下强势刷屏。一时间,网络水军讨薪的“趣闻”成为关注焦点。李嘉/漫画  

  • 农民工回流背后的机遇和挑战

        眼下,东部沿海多地再现“用工荒”,各地使出浑身解数吸引人才,“抢人大战”愈演愈烈。与此同时交通运输方面传来消息,西部人口大省四川今年春运期间发送旅客比去年同期出现明显下降,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外出务工人员减少。媒体在调查中发现,很多“60后”与“90后”农民工已不再愿意出省务工。

        造成农民工外出务工数量减少的原因很多,其中推力和拉力是两个主要因素。在推力方面:一是东部城市发展的需要,去产能,调结构,导致农民工就业机会减少;二是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仍在持续,企业开工不足,用工量减少。在拉力方面:一是西部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农民家门口就业机会增多;二是随着精准扶贫的推进,农村发展空间增大,农村吸引力增强。

        中国农民工流动呈现典型的地域特征,即中西部向东部单向转移,东部地区则集中于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地区。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西部源源不断的农民工为东部经济发展提供了充裕的廉价劳动力,支撑起劳动密集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创造了中国经济奇迹。但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随着人口结构的逐步转变,传统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如今,渐成趋势的农民工外出数量减少更像是一个标志,反映出中国经济发展正在走向新的阶段。这对东部经济发展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意味着短期阵痛,但只有迈过“劳动密集型”之槛,才能真正跨入“技术密集型”之门,迎来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的新阶段。

        对广大西部地区来说,农民工的回流是难得机遇。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外打工多年,大都具有一技之长,且培养了职业精神,完成了从农民到熟练工人的转型。这是西部发展重要的人力资本。越来越多人选择在本地就业,不仅节省了企业的培训成本,还能带来更高的生产效率,有利于缩小东西部的差距。同时,相较于未外出的农民,农民工思想更开放,更具开拓和创新精神,能够将城市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带回农村,改变贫困地区的“贫困文化”,加快精准扶贫的进程。从这个意义上说,农民工的回流在西部地区产生的将是正向循环效应,不仅意味着本地发展环境越来越好,也意味着本地发展潜力越来越大。

        从未来发展趋势看,随着中西部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农民工的回流会越来越多。这种深层次变化,恰恰是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运行大逻辑的现实反映。对中西部地区的政府和企业来说,要让农民工回得来、留得住,还需要创造更多的条件,提供更好的保障,让农民工身安更心安。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

  • 杨振宁的回归值得我们祝福

        近日,已放弃外国国籍成为中国公民的著名科学家杨振宁教授与世界著名计算机学家姚期智教授正式转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这在中科院学部历史上尚属首次。面对这样一则好消息,不少人感叹我们国家的吸引力已今非昔比。不过,舆论场中也不乏杂音,一些人纠缠于杨振宁的人生选择、婚姻家庭等方面,心态偏激。

        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当下,几乎任何事情都会引发不同观点的碰撞。杨振宁的人生际遇颇为丰富,遭遇舆论的热议甚至非议,也属正常。不过,议论归议论,倘若一味带着恶意,就实在有些不厚道了。大家不要忘记,杨振宁已经是一位94岁高龄的老者,一位世界物理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他从很早开始,便热心搭建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教育、学术和科研交流渠道,近些年来更是回归中国定居,在国内高校巡回报告,设立奖学金,给本科生上课,以自己丰富的阅历和科研经验指引未来科学人才,为中国科研事业做了不少贡献,办了不少实事。

        当下舆论场中的那些非议、指责和嘲讽,只能反映出一些人的不理性、不成熟、不厚道。面对杨振宁的落叶归根,即便不奉上掌声赞叹,至少也应该给予祝福,让科学的话题归于科学的探讨。至于其个人的人生选择,旁人可以各有看法,但保持起码的尊重是必须的。中华文化历来讲究宽容厚道,对待这样一位为中国乃至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又怎能以恶意去揣测?说实话,即便杨振宁已经“回归”中国,这样的大师也并不可能为中国所专有,他依然是全世界的学术财富。对此,那些没完没了纠缠不清的“键盘党”,应该学会换个心态和角度去看问题。

        其实,当我们讨论两位学者归来之时,不如将目光放在我国科技实力的水涨船高上。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我们就要不唯地域引进人才,不求所有开发人才,不拘一格用好人才,以开阔的胸怀吸引更多优秀的海外华人和外国人到中国发展。与此相应,我们的国民心态也应当更成熟、包容、大度。有人说,一个国家,只有当她的人民获得了与当前和未来发展相适应的大国心态,才可以真正称之为大国。国民心态的开放与人才资源的聚集,应当形成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正向效应。

        在今天,我们需要放眼未来,包容世界。对于卓越的人才,只要愿意为中国做贡献,我们都要鼓掌欢迎。这应当成为一种社会共识。

  • 群言众议

        由苹果公司推出的移动支付手段Apple Pay进入中国市场已一年时间。曾经号称要与微信、支付宝“三分天下”的它,却已被中国本土的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Apple Pay何以折戟中国市场,本报读者这么看——

        没有不可打破的“神话”

        国际大牌不敌本土品牌,提气!

        移动支付,可谓中国互联网市场的一大“王牌”。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的价值达55000亿美元,由微信和支付宝两大本土软件主导市场。而同期的美国却仅有1120亿美元,还被众多国际集团瓜分。就连一贯以“黑大陆”为乐的台湾综艺节目,也不得不承认祖国互联网科技的强大与魅力,例证就是移动支付的普及。

        这说明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没有什么不可打破的“神话”。只要肯钻研、能创新,中国产品就能够傲视群雄。尽管在互联网应用上,我们起步不算早;在技术应用上,我们经验不算多;在全球商业版图上,我们话语权不够强,但是我们同样闯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今天的中国与世界互动愈发频繁,国际国内市场早已打通。面对全球市场上的激烈角逐,我们毫不怯场。近年来,我国企业已经在许许多多领域崭露头角,华为、中兴、阿里巴巴等都成为国际市场上不可小觑的力量。继续将这股干劲和闯劲发扬开来,继续在科技创新、中国创造上多下功夫,中国发展的底气将更足更壮。(北京 丁棠)  

        号准脉才能赢得用户

        Apple Pay折戟,首先在于没能号准中国市场的脉。眼下,中国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已经相当成熟,支付宝、微信几乎覆盖了所有主流人群,连接起大部分国人的生活与消费。吃饭、购物、打车、交水电费,拿起手机“扫一扫”已经成了必备技能。相比之下,Apple Pay入场又晚,仅支持苹果设备,想以极低的覆盖率冲击业已形成的支付市场,显然不现实。

        同时,Apple Pay缺乏社交基因,也没能号准中国消费者的脉搏。相较于苹果,支付宝、微信不仅仅是简单的支付工具,更是社交平台。过春节,互发红包送祝福;看电视,摇一摇参与互动……这些颇具中国特色的使用场景,都是“外来和尚”Apple Pay所不具备的。只看到“果粉”手中的手机,却不去深入发掘移动支付热潮的背后,水土不服也在情理之中。

        从微信、支付宝,到Apple Pay,表面上看是各大支付平台的相互竞争,背后其实还是互联网思维、用户思维的博弈。全民“扫一扫”,看似是技术创新的偶然,但其实又是互联网背景下,支付手段进阶的必然。在“互联网+”的时代,产品不单要有技术,更要号准脉,才能赢得用户。(北京 王瑞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