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没有边界的文化舞台

        永定河是北京地区最大的河流,从河北流至北京,最后汇于天津海河,注入渤海。京津冀地缘相接、人缘相亲,三地文化也如同这条河流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脉传承、源远流长。在协同发展的洪流中,三地文化共享共建,打造出一个没有边界的舞台。

        立潮头:首都搭建大舞台

        鸡年正月初二,石家庄京剧团副团长赵玉华第二次缺席坚持了十几年的家庭聚会,坐上高铁赶赴北京。

        从2016年开始,中山公园音乐堂连续两年在春节期间举办“京津冀京剧名家名段演唱会”,赵玉华两年都受邀参加,今年她唱的是荀派经典戏《红娘》选段。

        石家庄京剧团到北京演出的机会非常少。赵玉华唱了四十年的戏,几乎没和剧团来京演出过,大部分时间,她都和同事在简陋的乡下舞台上唱戏。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出台,机会一下多了起来。2015年她来北京演出两次,2016年来北京三次,还去了天津十次。频繁来京演出对于艺术上早已成熟的赵玉华是锦上添花,但对与她同行的年轻演员而言,却是难得的成长机会。“这里有更好的舞台、更好的观众,所以每个年轻演员都特别珍惜来北京演出的机会,每次都要提前很久排练。”赵玉华说。

        北京京剧院前副院长周铁林是“京津冀京剧名家名段演唱会”的组织者。他说:“以前三地京剧人虽然也互有往来,但总体上是一盘散沙,如今有了亲人的感觉。”今年5月,他还将在国家大剧院组织一个三地京剧人都参加的演唱会。“以后这样的演出会越来越多,北京的舞台也是天津、河北京剧人共同的舞台。”

        聚在同一个舞台的不只是京剧人,过去三年间,北京搭建的大舞台让三地文化界比以往都聚得更多。

        2014年4月,“三地同唱盛世曲,携手共筑中国梦”河北梆子优秀剧目三地巡演活动在京举办,七台经典大戏和一台名家名角演唱会,拉开了京津冀文化协同发展的序幕。随后,天津、河北又先后举行三地河北梆子优秀剧目巡演。

        2015年6月,“京津冀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荟萃了三地近70个非遗特色项目,邀请百余名传承人来京进行现场技艺展示。天津的“面人汤”“风筝魏”,河北衡水内画鼻烟壶大师黄三等人与北京非遗大师并肩亮相。

        2016年10月,京津冀艺术职业教育交流汇报展演在京举行,这是几十年来三地四校第一次聚在一起,探讨艺术职业教育。

        天津艺术职业学院一直为教师资源贫乏所苦,院长范恩源在与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交流中发现,北戏引入许多优秀演员进入教学领域。他说:“这给了我们很大启发。回到天津后,我们也向天津市主管部门提交了同样的申请。”

        天津时调《老来俏》、河北吹歌《顶嘴》,还有京剧《虹桥赠珠》……今年1月,连续举办多年的“我爱北京——市民新春联欢会”在北京喜剧院再度上演,但参与表演和观看的却不只是北京市民了,京津冀三地民众同聚一堂、同庆新春。

        巧织网:北京优势辐射津冀

        “这一排我已经全都看完了。”10岁的小读者沛林指着绘本书架最下面一排谢尔·希尔弗斯坦、李欧·李奥尼等世界著名儿童文学家的作品,自豪地说。

        沛林家住廊坊市固安县城,这个寒假妈妈经常带他乘坐公交车赶到固安县永定河孔雀城里的幸福图书馆看书。虽然这家公益图书馆规模不大,但名声在外,门口挂着首都图书馆分馆和河北省图书馆分馆两块招牌,从硬件到软件也完全按照首图的服务标准来设计。

        这家图书馆就是三地文化主管部门签署《京津冀三地文化领域协同发展战略框架协议》后,首图和河北省图书馆改进公共阅读服务模式、扩大辐射服务群的创新之举。首图党委书记肖维平介绍,未来首图还会尝试将“幸福图书馆”纳入北京市公共图书馆“一卡通”网络,实现“在固安借书到北京还书或者在北京借书去固安还书”的设计。

        首图书香飘往固安的同时,以往只为北京市民服务的北京艺术家也将自己的服务半径划得更大了一些,为天津、河北人民烹制艺术大餐。

        今年1月22日,北京市文联组织艺术家前往革命老区、国家级贫困县河北阜平县慰问演出。这个距北京三百多公里的小城很少能看到如此高水准的节目,容纳一千多人的剧场挤得满满当当,门外还站着许多无法入内的观众。“阿姨,你们以后还来吗?下次什么时候来?”一位没看过瘾的小朋友,眼巴巴地望着准备离开的艺术家。北京文联负责人表示,以后一定还会经常来阜平演出。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798、751、胡同工厂……北京的文化产业园区经验丰富、资金雄厚,对于文化产业园区尚处于起步发展阶段的天津、河北,无异于是最好的老师。

        东方嘉诚是北京知名文创企业,在北京成功打造了多个文化创业园区后,2015年又在天津参与C92文化产业园区的投资建设,将创建北京文化产业园区积累的经验带到天津的园区。很快,这里就成为天津文创的重要基地。东方嘉诚负责人李文海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对于横跨三地的文创企业是最大的利好消息,三个城市的合作更为紧密,也加速了企业的发展。

        捕大鱼:合力共建抱团发展

        元宵节前一天,位于石家庄的“北京·石家庄融合媒体产业园”迎来了“团圆”。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石家庄市政府经过认真磋商,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在未来几年里,这里将成为一块京冀两地融合媒体的“试验田”。

        新的改革措施将在这里先行先试,通过制度创新,破除产业发展瓶颈,为解决融合媒体发展体制改革中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提供经验;一批大型骨干融合媒体,一批具有发展潜力的中小融合媒体将在这里诞生;国际版权交易平台,包含版权登记、代理、评估、质押、投资、中介咨询的公共服务示范区将在这里建立。

        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往日各自发展的三地有了一个共同的向心力。除了与石家庄合作外,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还将与承德市政府共同建设北京(承德)影视产业基地。北京市文化局也与天津市文广局、河北省文化厅签署了《京津冀演艺领域深化合作协议》等多个文件。

        为了更好地“抱团”发展,京津冀三地还建立了多个联盟。2015年,京津冀一口气成立了图书馆、群艺馆、艺术职业教育、文化产业、公共文化服务示范走廊等多个发展联盟。2016年,京津冀演艺联盟、文化产业园区联盟也随后成立。

        2016年10月,北京市文资办举办的第四届京津冀文化创意产业合作暨项目推介会,为三地重点文创企业(项目)搭建展示平台,促进更多的北京优质文化要素向天津、河北辐射。来自三地百余家文创产业园区代表、金融投资机构代表参加,多个文创项目在会上签署。

        当京津冀三地文化合力拧成一股绳后,所产生的影响远远超越了城市地域的范畴。

        一直在非洲推广数字电视的四达时代集团,将与北京动漫游戏产业联盟、河北省文化产业协会合作建成“京津冀动漫游戏产业‘一带一路’走出去战略合作平台”。四达时代拿出自己在非洲的440多个电视频道、200多家营业厅以及3000多个便利店等资源,助力京津冀优秀原创动漫在非洲展映,并积极筹备在非洲地区的动漫嘉年华活动。

        不仅仅是一个四达时代,也不仅仅是一场市民大联欢,从北京到天津、河北,在协同发展的主题下,三地文化共享共建,驶入发展的快行线。

  • 剧院服务平台削低外地院团进京门槛

        “首都是文化中心,应该有多元的文化生态,为市民提供更丰富的文化生活。”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吕先富表示,今年北京市剧院运营服务平台还将继续面向全国各省市院团开放,尤其重点向津冀两地院团倾斜。

        北京市剧院运营服务平台2015年年底推出,是一项公益性演出平台,即由政府出资购买剧场资源,以零场租或低场租的方式提供给文艺院团,推动更多优秀舞台艺术作品进入剧场演出,并通过整体宣传营销和实行惠民票价的运营模式,降低演出成本和票价,成为一项让更多百姓走进剧院、共享文化成果的惠民工程。

        在剧场场租日渐高企的今天,减免场租可以说是政府对演出团体的巨大扶持,更难得的是这样大力度的扶持不仅面向北京的院团,同时还有两成名额向全国其他院团开放,并重点向天津、河北倾斜。服务平台运营一年来,已有7家河北、天津院团在这项政策的扶持下,来京演出了十几场。

        河北邯郸的东风豫剧团在河北地区非常有名,但北京的观众并不熟悉,因为地方戏曲院团来北京演出非常少。东风豫剧团团长苗文华说,上一次剧团来京演出还是十几年前的事,“在北京演出成本太高,一个大戏演出两三场就得几十万元,我们可去不了。”

        不过,剧院运营服务平台的设立大幅削低了进京门槛。

        经过剧院运营服务平台的专家几轮评选后,东风豫剧团得到了免场租优惠,一下省了近10万元。2016年1月19日,苗文华率团在中国评剧大剧院演出了豫剧张派名剧《桃花庵》,“我们就像进城串亲戚,要穿上最好的衣服,把我们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北京观众。”

        天津人艺也从北京市剧院运营服务平台中获得了补贴支持。

        天津人艺宣传策划营销部主任李阳说,两年来天津人艺先后进京演出了《原野》《一仆二主》两部作品。《一仆二主》在人民大学如论讲堂演出时,正好碰上2016年夏天最大的一场雨,可是上座率依然有九成,观众都坚持到演后谈结束才离开。“我们生产出精品剧目,需要更多的平台才能良性运作起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我们提供了更广阔的市场和舞台。”李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