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三市共建密云水库生态小流域

        京城东北,燕山连绵环绕一盆净水。

        作为北京最大的地表水源地,密云水库的汇水面积却有三分之二在河北。上游来水是否清澈、充足,关系着北京的供水安全。

        为护清水下山,净水入库,北京市和河北省启动了首个合作共建水生态项目:在上游的张家口、承德两市五县共建22条生态清洁小流域。

        深山绿谷护京城“一盆水”

        密云山区,大大小小的沟渠溪涧总共有123条,最终都汇入密云水库,成为本市的饮用水源。

        早在2003年,本市就启动了以保护水源为中心的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杨进怀介绍说,小流域治理的具体措施多达21项,不仅包括封育保护、湿地恢复、河道清挖等生态措施,更从调节人的生产生活入手,进行污水处理、梯田整治、改造旱厕。

        密云东部的荆子峪小流域就是其中之一。记者日前踏访荆子峪时,草木尚未回青,但满山遍野碗口粗的密林,让人不难想象出满目苍翠的夏日景色。

        十多年前,这山上可是稀稀拉拉没几棵树。“只要碰上势头稍猛的大雨,山上的土就哗哗往河里陷。”67岁的赵常满世代居住在庄头峪村,他向记者描述了这片山头从前的样子。当时,村里家家户户在陡坡上开田种粮。村外的小河总有些浑浊,卷着泥沙流向下游3公里处的密云水库。如今,陡坡被修整成梯田,再也不怕雨水冲刷,流域森林覆盖率超过九成,从根本上遏制了水土流失。

        越来越多的深山绿谷涵养着北京最重要的水源地。近年来,密云水库周边近百条小流域都恢复了生态清洁。

        2014年底,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为打破生态治水的行政区域壁垒创造了机遇。本市水务部门随即把治水目光投向了密云水库上游——河北省的张家口和承德两市。

        张承治水同用“北京标准”

        京冀山水相连。展开一张区域地形图,就能清晰地看到密云水库的两大支流:潮河与白河。它们都发源于河北,分别流经承德、张家口,最后自东西两侧注入水库。

        水务部门数据显示,密云水库1.6万平方公里的水源涵养区,其中约三分之二在河北省。每年春秋两季,赤城县云州水库还会开闸放水,补给密云。“上一次放水是在3个月前,总共向北京输送了1500万立方米清水。”张家口市水务局副局长王登月说。

        京城“大水盆”里盛着河北来水,但上游的水土保持状况却并不乐观。就拿赤城县来说,有“八山一水半分田”之称,山多坡陡、暴雨频繁,虽经多年治理,水土流失面积仍有1.37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县的30%。

        因此,要保证“清水下山、净水入库”,光靠北京保水固土显然不够,需要两地三市合作共治。

        2014年11月,北京市水务局和河北省水利厅联合编制了《河北省密云水库上游承德、张家口两市五县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规划》,将利用3年时间,在承德市的丰宁满族自治县、滦平县、兴隆县以及张家口市的赤城县和沽源县,建设22条生态清洁小流域,总面积达到600平方公里。

        不论是资金投入、治理措施,还是成果验收,“北京标准”都将原封不动复制到张承地区。河北省水利厅水保处处长李树槐介绍说,以资金为例,2015年北京每建设一平方公里小流域要投入65万元,高于津冀地区。京冀共建的小流域也参照这个高标准,每建设1平方公里小流域,北京市拨付一半资金即33万元,其余资金则由河北省政府统筹安排解决。

        已建成50平方公里小流域

        赤城县东南12公里,柳林屯小流域方圆14平方公里,散落着柳林屯、双山寨两个村,357户人家。

        登上柳林屯的野山举目眺望,数百米开外就是白河,河水结冰,银光闪烁。“你看,山和村子都离白河这么近,任何扰动都会影响到水质。”王登月说,根据“轻重缓急”的治理顺序,与白河咫尺之遥的柳林屯,成了京冀合作共建的第一批生态清洁小流域。

        去年8月,山谷之间筑起8道铅丝石笼,荒坡上,数万个鱼鳞坑圈住雨水,种下了350公顷水土保持林。“树木根系在地下连成网状,能保水固土。哪怕遇上大暴雨,洪流裹挟而下的泥沙也会被铅丝石笼拦住,不会流进白河。”赤城县水保站站长赵振华介绍说,短短半年的建设,流域林草覆盖率就由35%提高到70%,每年减少水土流失2.17万吨。

        下山进村,户户白墙红瓦,去年秋天刚铺好的水泥路面结实平整,走几步就有一个垃圾箱。随意推开一户农家的大门,记者发现,旱厕已经全部改成水厕,家家户户还新修了污水收集管网。村东头,一座小型污水处理站下个月就要投用,每天能处理30立方米生活污水。

        如今,张承地区已经有50平方公里生态清洁小流域完成了建设,350平方公里完成初步设计,正在进行招标。今年,北京市与河北省共建的600平方公里生态清洁小流域将全面开工。

  • 定兴县造林首次用上北京财政资金

        一马平川、水肥土沃、盛产粮食,是大多数人对保定市定兴县的第一印象。然而,地下水位下降、土壤污染、森林覆盖率低等环境问题近年来也困扰着这里。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深入推进,这个距离北京89公里的“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正在适应其京津保中心区生态过渡带的功能定位,打响一场改变传统种植结构的战役。

        北京定兴合作造林9000亩

        2月9日下午,驱车行至定兴县定兴镇、东落堡乡一带,绵延数千亩的法桐、白蜡、油松等,在春寒料峭中孕育着勃勃生机。

        记者看到的,正是定兴县去年集中精力打造的万亩生态林。目前,这个规划面积2.4万亩的项目,已完成造林绿化1.6万亩。项目从规划设计开始便由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专家编制《定兴县2016年京津保地区造林绿化合作项目规划设计》。但是,一个平原产粮大县,为何开始造林?

        定兴县农业局副局长兼林业局局长刘雅明介绍,去年省林业厅出台相关办法,将无地表水替代的小麦种植区耕地,列入了项目造林范围,下达到定兴县的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林业项目达4000亩。另外,去年北京市政府与河北省政府实施京津保中心区造林绿化合作项目,作为京津保中心区生态过渡带的节点城市,定兴被列为项目承担县之一。“这是我县与北京合作造林的首次尝试,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合作造林9000亩,北京当年给予一次性每亩3000元的补贴。”刘雅明说。

        万亩生态林建设采用政府主导、企业经营合作建设模式,按照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由村集体组织农户流转土地,与绿化企业签订土地流转合同。在土地流转合同规定的期限内,由定兴县财政每年每亩补贴土地流转费用1000元,其余300元由企业承担。

        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生态保障

        定兴县九丰农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根得知建设万亩生态林的消息,立即承包了3000多亩。2月9日风很大,记者跟着李根漫步在他承包的东落堡乡田侯村旁的一片千亩生态林里,风开始变得柔和。在河北平原地区,按传统方法种一茬小麦,一般要浇四次水左右,而种树只需头一年浇水,接下来如果是降水正常年份基本不用浇。对于处在华北平原地下水漏斗区的定兴县,种植成片森林就像建造了一个天然聚水盆,能极大提升这里的生态系统修复能力。

        根据省政府印发的《河北省建设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规划(2016—2020年)》,包括定兴县在内,我省廊坊、保定、沧州共有33个县(市、区)的全部或部分列入了京津保中心区生态过渡带范围内,主体生态功能是为京津冀城市发展提供生态空间保障。在国家统筹部署下,合理调减耕地规模,适当增加生态用地比重。以大网格宽林带建设成片森林和恢复连片湿地,扩大生态空间,整体构建环首都生态圈。

        北京企业闻“树”而动

        对李根来说,种植生态林,可产生多重经济效益。种树第一年可以进行林苗一体化种植,适当加密林木,后期卖树苗或景观成树将是收入之一。他承包的生态林里,一棵整形成“迎客松”的油松,市场价可达几万元。林下还可循序渐进适当发展林粮、林药、林菌一体化种植。初步测算,林下间种省水杂粮红薯,每亩地毛收入可达2500多元,间种桔梗、天南星、白芷、金银花等中药材,收益好的每亩能挣3000元以上。

        不仅如此,定兴县万亩生态林也吸引来了北京高科技企业的投资合作。北京柏易金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保定恒兴食品有限公司在定兴县万亩生态林内开展林菌种植实验,养殖珍贵菌类红褐菇,市场售价高达每斤50元至100元。

  • 三方协同 共守蓝天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空气质量现在已成为京津冀地区老百姓最关注的话题之一。然而治理非一日之功,也不能靠一个地区完成。目前,京津冀已形成协同发展,为守护一片蓝天,各尽其能。

        大屏幕前三方会商空气质量

        2月10日,记者在天津市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联防联控会商中心看到,3位工作人员正与大屏幕上的北京市环境监测中心、河北省环境监测中心以及国家环境监测总站的工作人员,就未来几天京津冀三地的环境空气质量趋势进行会商。大屏幕占据整个一面墙,屏幕上出现5个切块画面:国家环境监测总站、北京市环境监测中心、天津市环境监测中心、河北省环境监测中心,还有一块是相关的技术数据。这个大屏幕,将京津冀三地联在一起,几方环境监测部门就像在一起一样,相互会商研判,交流沟通,共同守护同一片天空。

        参加会商的预报员李源对着大屏幕说:“预计12日至15日天津将出现污染天气,其中14日、15日污染程度达到峰值,我市将发布三级黄色预警……”李源话音刚落,北京的技术人员便说:“我们也预测在14日、15日的污染过程中,天津的中北部地区比较严重……”会商中,北京、河北技术人员分别提出了即将发布预警的级别。最后,国家监测总站人员进行了会商总结,并按照京津冀污染天气统一预警相关方案,给出了预警发布以及应该联合采取应急减排措施的建议。

        负责会商中心现场协调工作的天津市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陈魁告诉记者说:“视频会商机制集中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预报资源和优势,兼顾局部与整体,更好地服务于区域空气质量预测预报工作,提高了区域预测预报的准确性和精准度,为三地空气质量保障提供了重要技术支持和决策参考。”

        会商中心的建成使用,实现了天津与北京、河北大气污染联防联控的监测预警、预警分级标准的统一,即“统一监测预警”。此外,为了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本市将生态环保作为京津冀一体化三个重点领域之一率先突破,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保各项工作方面,尽好天津之责,为整个区域的环境空气质量改善、生态环境改善做出了天津应有的贡献。

        2020年天津实现秸秆全量化综合利用

        今年3月1日起,《天津市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和露天禁烧的决定》将正式施行。尽管《决定》明确,露天焚烧农作物秸秆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市农委主任沈欣认为,“对于农作物秸秆的处置不能一禁了之,而是应该通过政府主导、规划引领、政策扶持、科技支撑,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为秸秆综合利用‘找出路’,在此基础上,对于违反规定进行露天焚烧的给予适当的处罚,这既有利于保护农民利益,增加农民收益,同时也有利于促进本市的绿色发展。”

        近年来,天津市每年都安排4000万元秸秆综合利用市级专项资金,用于农机作业补贴和秸秆加工项目支持。按照规划,天津市力争到2020年基本实现农作物秸秆全量化综合利用的目标。今年,力争将专项资金增加到8000万元。到2020年,本市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将达到较高水平,为营造京津冀良好的生态环境做出更大贡献。

        天津武清:“煤改电”暖和又干净

        2月16日,记者来到武清区“煤改电”试点村刘庄,说起“煤改电”,村民们个个称赞。村党支部书记张义介绍说,按区里要求,村民们拆掉了燃煤的土暖气,用上了空气源热泵。到去年底,全村167户村民全都安装了空气源热泵,不再烧煤了,暖和又干净,也为提高京津冀空气质量做出了贡献。

        走进李善维家,墙上的温度计显示摄氏22度,暖气片烫手。李善维的爱人说,原来用土暖气取暖,晚上一封炉子,温度一下子就降下来了,半夜里常常被冻醒,现在用空气源热泵取暖,24小时恒温,晚上睡得特别舒服。另外,烧煤的土暖气,煤灰到处都是,每天要擦很多次,烟囱排放的烟尘更脏,直接影响空气质量。现在用电取暖可好了,没有煤灰了,家里家外特别干净,天空也变得更蓝了。

        武清区发改委韩雪松介绍,武清毗邻北京河北, “煤改电”的成效直接关系到京津冀三地的环境空气质量。截至2016年底,已经完成约3.1万户“煤改电”试点工作,农民欢迎,环保效果好。2017年,将保质保量完成22个镇街、353个村、10.9万户“煤改电”取暖设备改造任务。力争在10月底前,除集中供暖的农村地区外,全区农村地区的生活取暖用煤、炊事用煤和农业生产用煤全部清零,改用清洁能源。

        天津日报记者 张鸣岐 陈忠权 何会文